楊嚴將一張丹方遞給葉楓,丹方上沒有寫丹藥的名字,只有一堆靈材的名稱,和簡單的靈材投放步驟,其餘的一些靈材特性和控火都沒寫,看著丹方,葉楓微微皺眉。

這丹方上的靈材,有一部分葉楓是覺得陌生,他之前也花了點時間去看當初紫芸給自己的那本講述靈材特性的書,可他還沒看完,然現在尷尬的是,這丹方上的有一部分靈材,他不認識,那這部分靈材的特性,他是更加不了解。

葉楓用力搓著眉心,心裡嘀咕:「這回真是羞大了。」

然正當葉楓想放棄的時候,他突然發現這丹方上的靈材跟之前梁冰給的那三張丹方上的某一張很相識;葉楓隨即興奮的從自己腦海中拿出三張丹方作對比。

「沒想到竟是天玄丹。」看著天玄丹上的靈材清單,葉楓心裡甚是興奮。

「這人品好運氣就是不一樣。」葉楓是一臉自戀的表情,這表情突然這麼大轉變,一旁站著的楊嚴和胡大師都不由側目看向葉楓,因為葉楓這表情是自戀的有點過分;連小蘭看了都不禁直搓眉心。

旁人自是不知葉楓為什麼這麼開心,然葉楓心裡是清楚的很,梁冰給他的那個丹方,裡面都標的非常詳細,每種靈材應該怎麼用火都寫的明明白白,若再加上青妖烈焰的幫忙,那自是可以水到渠成。

興奮后,葉楓深呼一口氣,然後喚出青妖烈焰,將青妖烈焰打入丹爐;看到青妖烈焰出來那一瞬間,楊嚴和胡大海都不由微微皺眉,然想到葉楓能幹掉蕭杵,那把他的青妖烈焰一併收了也實屬正常;所以兩人見到青妖烈焰那一刻,也只是微微皺眉,之後也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煉製五品丹藥的靈材雖然貴,但對於可以獲得一個五品煉藥師而言,再貴的靈材也是值得;所以煉藥師認證時所使用的靈材都是煉藥師聯盟提供,當然,煉製出來的丹藥,最終也自然是歸煉藥師聯盟。

丹爐預熱后,葉楓就開始往丹爐內投入靈材,很快第一種靈材就被煉化,而然便是第二種、第三種……..

有了梁冰的丹方相助,這天玄丹的煉製起來比想象中要簡單,還有就是青妖烈焰也是非常配合,使得煉製過程更加輕鬆;隨著靈材不斷的被投入丹爐之中,煉化后發出的陣陣葯香在整個丹房中瀰漫。

「出丹。」隨著葉楓一聲冷哼,丹爐應聲打開,一顆丹藥迅速飄落在葉楓的手中,看著手中的天玄丹,葉楓微微一笑。

「嚴閣主請過目。」葉楓將手中的丹藥遞給楊嚴。

楊嚴一臉激動的接過丹藥,看著手中那顆完整無缺的丹藥,還有聞著丹藥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原本蒼老的面容此刻看上去是年輕了幾分。

「無缺五品丹藥,你果然是五品煉藥師。」楊嚴興高采烈的說道。

看到楊嚴如此激動,胡大師也不禁從楊嚴手中拿過丹藥,對著丹藥仔細的檢查了好幾遍,然結果都一樣,這是一顆貨真價實的五品丹藥無疑。

「你這是怎麼做到的?你不久前還是一個剛認證的煉藥師,連品級都沒有,現在居然可以連跳幾級,直接進階到五品煉藥師,這….太不可思議了。」胡大師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葉楓。

「上次來認證,因為當日臨時有事,所以沒做品級認證而已。」這麼短時間連跳幾級,確實讓人難以置信,葉楓隨便扯了個理由,以免兩人繼續用看怪物一樣的眼光看著自己。

「臨時有事?我可是聽說你小子當日在紫芸的房裡待了一晚上,出來的時候兩人還摟得不依不舍的,你這叫臨時有事?你騙誰啊?」胡大師又開始一臉老不正經的看著葉楓。

「竟有此事?」楊嚴是一臉驚訝的看著葉楓,就連一旁的小蘭也不由好奇的看向葉楓,她雖然知道葉楓跟紫芸關係匪淺,可胡大師口中這事,她是沒聽葉楓說過,進化后的小蘭連心智也跟著成熟了不少,她自是能猜出來胡大師口中的意思。

「拜託,我們那天晚上只是在一起煉丹,你這老不正經的都想啥去了,你這樣想,你讓紫芸以後怎出來見人。」被這幾人這麼盯著,葉楓是用力搓著眉心,他是沒想到這事會被人傳得變成這般模樣。

「有丹房不用,跑回去房裡煉丹?啥丹得跑回去房間練?反正這事打死我也不信。」胡大師是一臉鄙視的表情對著葉楓,那眼神是極度懷疑。 「你懷疑我也就算了,你不能這樣污衊紫芸啊,你們都是看著她長大的,她是什麼人,你們還不清楚?」葉楓對著胡大師是極度無語,一把年紀的人,可腦子內就喜歡裝這些東西。

「紫芸人品肯定沒問題,不過這男歡女愛的,情到濃時,也沒啥好羞恥的,我們自是不會怪她。」胡大師還是一貫的口吻,氣得葉楓直吐血,這大師的名號,果然不是白叫的。

「得,你們愛咋想咋想,我不想再跟你們糾纏這個問題,我這次來,除了做煉藥是品級認證以外,還想請閣主幫個忙。」葉楓說話時看向楊嚴,他已經不想再跟胡大師在那胡扯。

「葉楓小友但說無妨。」楊嚴微笑著說道,現在炎城分部突然多了一名五品煉藥師,他甚是高興,那葉楓想找他幫忙,能力範圍內,他自是沒有問題。

「我有幾位朋友也是受到我的牽連,之前被困於流仙宗內,現在已被我救出,他們現在已身在炎城,我想把他們安置在煉藥師聯盟裡面,好讓蕭家和陽炎宗的人不能傷害到他們,而且這些人楊閣主也見過,是流仙宗的王欣長老和他的師兄他們。」葉楓向楊嚴講述道。

「原來是王欣長老他們,這個自然是沒有問題,雖然我們炎城分部整體實力不怎樣,不過他們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他們斷然不敢冒犯我們炎城分部,這個你大可放心。」楊嚴微笑說道。

「那葉楓在此謝過楊閣主。」葉楓恭敬的向楊嚴謝道。

「不過,你也需要答應我一件事。」楊嚴看著葉楓微微笑道,看著這笑容,葉楓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楊閣主請說,能做到的,我葉楓一定不會推遲。」葉楓一臉嚴肅的說道,雖然表面上很鎮定,但實際內心很緊張,他真怕楊嚴會突然給他整個大驚喜。

「不久后,煉藥師聯盟將會舉行一場煉藥師大賽,我想你代表我們炎城分部參加,要是能取得好的名次,那我們炎城分部的地位將會得到很大的提升,到時我們便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源來培養煉藥師;聽說前三名的,還可以從總部的丹方庫裡面自行選取一張七品或者以下的丹方。」楊嚴一臉期待的向葉楓講述道,像葉楓這樣年輕的五品煉藥師,楊嚴可以想象,他這個炎城分部,定會獲得不少人的關注。

聽到楊嚴的話后,葉楓鬆了口氣,原本緊張的心,也一下子平復了。

「這個自是沒有問題。」葉楓一臉輕鬆的說道,而剛才楊嚴口中那個前三名的獎勵,也確實引起了葉楓的興趣,七品或以下的丹方,而且還是可以自己挑,要是能拿到前三,說不定可以從丹方庫裡面找到復明丹的丹方,那胡超的眼睛就有救了,想到這裡,葉楓不由得有點激動。

「看你聽完我的話后,變得這麼輕鬆,你是不是以為我會要求你把紫芸娶回家?」楊嚴一直留意著葉楓臉部表情的變化,多少也能猜出點事情。

被楊嚴這麼一說,葉楓不由摸著鼻子,一臉的尷尬,他是沒想到楊嚴會突然這麼問,心裡不禁嘀咕:「我表現的有這麼明顯嗎?」

「我還是先把欣姐他們接過來吧,他們估計也等得很心急。」葉楓說著便拉著小蘭往外走,他可不想再跟這兩位前輩討論他跟紫芸的事情。

「唉…」看著葉楓對這事避而不談,楊嚴也不由深嘆一口氣。

「看到這臭小子對紫芸的態度,就莫名的來火,紫芸這麼好的一個姑娘,他還嫌棄,真想上去一巴掌抽死他。」看著葉楓快速離開的身影,胡大師又是莫名的生氣。

「唉,感情這事,強求不來,你也不是不知道紫芸有過一段不光彩的過去,誰知道這葉楓會不會介意…….」楊嚴說著又不由得搖頭嘆氣,更讓他擔心的不是紫芸的歸宿問題,而是紫芸現在還下落不明。

「唉,造孽….」楊嚴的話也不禁讓胡大師搖頭。

………

炎城分部外,小蘭和葉楓並排而走。

「楓哥哥,你會娶紫芸姐姐嗎?」小蘭看著葉楓,眼神充滿了好奇。

「小孩子,哪來那麼多問題,感情這事勉強不了,長大了你就明白了。」葉楓一臉語重心長的跟小蘭說道。

「小蘭現在已經長大了,楓哥哥不要再把小蘭當小孩了,小蘭現在懂得可多了。」小蘭一臉嬌氣的看著葉楓,嘟起的小嘴巴,看得著實可愛。

「好好好,楓哥哥知道了,小蘭已經長大了,我們還是快點把詩倩他們接過來吧,不要讓他們等太久了。」

……….

三國之絕世謀臣 一座小別院內,眾人正在著急的等待,看到葉楓進來,眾人懸著的心,總算可以放下來。

「葉楓,你可回來了,一切都還好吧?」王欣看著葉楓,一臉關心的問道。

「欣姐放心,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葉楓一臉微笑的說道。

「安排好了就好,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走?」王欣看著葉楓說道,雖然有點不舍,但她知道,葉楓決定好的事情,其他人很難改變。

「把你們安置好后就離開。」葉楓微微嘆氣道。

「那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有些事情做不了就不要勉強,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王欣一臉語重心長地說道,對於葉楓這個後輩,王欣一直非常欣賞,曾經想著等葉楓來流仙宗的時候,將他留下來好好培養,然等到他真正來的時候,卻發現已經全面超越了自己;王欣不得不感嘆葉楓的成長速度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期,可以用妖孽來形容,這更讓她覺得,葉楓要好好的珍惜自己,勿要太過衝動,她可以預見,葉楓日後將會有一番巨大的成就。

………

與王欣和詩倩他們分別後,葉楓便帶著小蘭和胡超趕往百越宗;葉楓本是打算讓胡超留在炎城分部等紫芸的消息,可胡超執意要跟在葉楓身邊,無奈之下,葉楓也只好把胡超帶上。

由炎城去往百越宗,路程有點遠,一個在西域南邊,而另外一個則在西域的北邊。

鳳城-鳳山鎮。

在前往百越宗的途中,葉楓先到了鳳山鎮,老馮一直沒有出現,他有點擔心,雖然知道老馮不在鳳山鎮,但葉楓也想到這裡調查一些關於老馮的情況。

鳳山鎮內,依舊如葉楓當日離開時的平靜,看不出有太大的變化;走在幽靜的街道上,人跡稀少,偶爾能見到幾個熟人,不過因為葉楓戴著面具的緣故,並未認出葉楓;而葉楓也不想引起他們的注意,沒上前打招呼。

在鳳山鎮的東邊,葉楓駐足,眼前是一家藥店,不過現在已經不叫老馮藥店,改叫有間藥店;葉楓走進藥店,裡面的一切都沒都沒變,唯一變的就是櫃檯上原本坐著的老馮,現在變成了一名中年女子。

看到葉楓進來,女子向葉楓問道:「幾位需要點什麼嗎?」

「老闆娘,你好,請問你知道這裡之前的老闆去哪裡了嗎?」葉楓向那女子問道。

「這個我真不清楚,或者你到外面問一下其他人吧。」女子禮貌的回答道。

「那不知道你們來這裡有多長時間?」葉楓繼續問道。

「大概半年時間吧?具體也不太記得。」女子微微一笑。

「謝謝。」

「不客氣。」 藥店外,葉楓微微皺眉。

「大概半年前就已經離開,我離開也就大約半年時間,難道我離開了,老胖就跟著離開?」葉楓在心裡嘀咕,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老馮離開的時間跟他離開的時間這麼相近,當初葉楓曾問老馮,會在什麼時候離開,老馮跟他說,到了該離開的時候,自然會離開,然為什麼會突然又離開了?

「難道我離開的時候,就是他要離開的時候?」葉楓想不明白,這裡面有太多他解釋不了的東西。

「老胖,你到底是什麼人?」葉楓不由在心裡問自己。

正當葉楓在沉思的時候,前方出現了幾個陌生的身影,他們同樣戴著面具,此刻正快步向葉楓這邊走來;葉楓抬頭看向幾人,而此時那幾人也同時看向了葉楓他們。

「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對男女來過這裡?」那幾人中的其中一名男子向葉楓問道。

「什麼樣的那女?」葉楓皺著眉頭問道。

「一對年輕男女,身穿百越宗弟子的衣服,有沒有印象?」那名男子繼續問道。

「百越宗弟子?難道這些人是殺手?可為何要追殺百越宗的弟子?」葉楓心裡不禁嘀咕,裡面的疑團讓葉楓不禁擔心,同為百越宗的弟子,要是有自己宗門的弟子被追殺,那他理應出手相助。

「沒見過。」葉楓淡淡的說道。

「我們到其他地方找找看。」聽到葉楓說沒見過,那名男子便讓其他人繼續尋找其他地方。

等他們走遠后,小蘭好奇的向葉楓問道:「楓哥哥,這些都是什麼人?他們為什麼要找你宗門的弟子?看他們都戴著面具,肯定不是什麼好人,你需不需要跟過去看看?」

「跟過去看是必須的,不過你剛才說這個戴著面具肯定不是好人,這是什麼鬼?這弄得我都不敢戴面具了。」葉楓一臉尷尬的說道,畢竟現在葉楓和胡超都帶著面具,雖然小蘭不是說他倆,不過這話聽起來真的有點不那麼舒服。

「嘻嘻,你倆除外。」小蘭一臉壞笑的說道。

「這面具我看以後還是別戴好,這真被誤會了就尷尬了。」葉楓一邊搖頭,一邊向前走,向著剛才離開的那幾人的方向快速跟過去。

在鳳山鎮鎮外東邊的一片樹林內,葉楓看到了一群戴著面具,服飾統一的人此刻正圍著兩人,裡面的兩人似乎受了點傷,但還不足以致命,此刻正在頑強對抗。

「白夢和展雲?」躲在遠處觀察的葉楓,看到被圍住的兩人,居然是百越宗正陽峰的弟子白夢和展雲,葉楓不禁眉頭深皺,雖然葉楓跟這倆人交集不多,但也勉強算得上朋友。

「為什麼他們倆人會被人追殺?這一群戴面具的人又是什麼人?」葉楓在心裡嘀咕。

「被戴面具的人追殺…..白雲沖……對了…..」葉楓突然想起了白雲沖,一名白家的弟子,當日在一片妖獸山脈被葉楓所救,當時白雲沖也是跟葉楓說過,他們無故被一些戴著面具的人追殺,現在看來真有那麼一回事。

「楓哥哥,這兩人你認識嗎?」小蘭一臉好奇的看著葉楓。

「認識,是百越宗的弟子。」葉楓微微皺眉說道。

「那楓哥哥不打算出手相助嗎?」小蘭問道。

「先等會,他們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若有危險再出手也不遲。」葉楓沒有立即出手的打算,因為此刻的白夢和展雲的確沒有太大的危險,雖然被圍攻,但這一群人中,只有那麼幾個是武空境,其他的都在凝元境,對於武空境的白夢和展雲,沒有太大的威脅。

然沒過一會,又有幾人從不遠處趕來,修為都在武空境,看到那幾人的到來,葉楓的臉色不由凝重起來。

那幾人到來后,其他的人紛紛停止了對白夢和展雲的攻擊,略感驚訝的白夢和展雲看向到來的幾人,幾人對視一眼后,其中一人看著白夢和展雲說道:「白家的大小姐,身邊怎就不帶一個有實力點男人,帶這麼一個小白臉在身邊,不覺得丟人嗎?」

「我愛帶誰帶誰,你管得著嗎?」白夢一臉生氣的看著那人說道。

「樣子長得不錯,就是嘴巴有點鋒利。」那人對著白夢輕薄的笑道。

「宋飛,不要再在這裡廢話了,幹掉他們,我好快點回去復命。」另外一名男子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蕭山,急什麼,這麼漂亮的女子,就這樣殺了你不覺得可惜嗎?」宋飛陰險的笑道。

「你是蕭山?」展雲和白夢一臉驚訝的看著宋飛身邊的男子,就連躲在遠處的葉楓也不禁驚訝,他沒想到蕭山竟會參與到追殺白家這事上。

「蕭家跟白家也有衝突?」葉楓想不明白蕭山的動機。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忘記了你們都是百越宗。」宋飛說著是一陣邪笑。

「都是將死之人,也沒什麼好擔心的。」蕭山冷冷的說道。

「蕭山,我白家跟你蕭家向來無怨無仇,你為何要殺我?」白夢對著蕭山大怒道。

「這你可誤會咱們蕭家大少爺了,這可不是你們白家跟蕭家的恩怨,你是你們白家跟我們陽炎宗的恩怨,你家的老頭子不肯歸順我們陽炎宗,那就只好將你們除掉。」宋飛是笑得陰險。

「你們是陽炎宗的人?」白夢臉色凝重,眉頭不禁深皺。

「沒錯,要是白大小姐肯屈身於我宋飛,我保證白大小姐可以安然無恙,而且日後每天都會過得舒舒服服。」宋飛看著白夢,笑得一臉**,那看白夢的眼神,也是下流無比。

「我呸,下賤的東西。」白夢對著宋飛一聲怒喝。

「那個叫宋飛的聲音聽起來好熟悉,要是我沒記錯,當日追殺我和紫芸的時候,他應該在場。」一旁的胡超,臉色凝重的向葉楓說道;當日折磨他的正是此人,對於這個聲音,胡超永遠無法忘記。

不過胡超並沒有將自己的遭遇告訴葉楓,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影響到葉楓;不過善於觀察到葉楓,卻發現了胡超的不對勁,雖然胡超的面部表情沒表露出來,但他的雙手卻出賣了他,他那緊握的雙拳,指甲已經插入到自己的手掌之內,一絲絲的鮮血正不斷的從手掌滲入到指甲之內。

「你們在這裡等我。」葉楓說著一個瞬身從小蘭和胡超面前消失,再次出現,已經是人群之中。

「你是什麼人?」發現葉楓的到來,一名男子對著葉楓呼喊道。

「別打岔。」葉楓扶手一揮,便把剛才對葉楓呼喊的那名男子給拍飛了出去;葉楓的這個舉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一驚,眾人的目光不由全部聚集在葉楓身上。

「玄修境?」蕭山和宋飛不由眉頭緊皺。

「這位兄台,我們乃陽炎宗的弟子,還請兄台能給個面子,不要插手我們陽炎宗的事。」宋飛對著葉楓冷冷的說道。

「你倆留下,還有你倆也留下,其他人不想死的趕緊滾蛋。」葉楓說話時指了指白夢和展雲,還有戴著面具蕭山和宋飛,並不理會宋飛的話。

庶女狂妃:鬼帝大人寵翻天 「我好言相勸,你別以為我真怕了你。」宋飛手指葉楓,對著葉楓一聲冷喝。

葉楓目光一寒,一個瞬身殺至宋飛身前,未等宋飛做出任何反應,抬手就是一掌。

啪!葉楓一掌扇在宋飛的臉上,直接將宋飛拍倒在地;摔倒在地點宋飛還想站起來反抗,然葉楓直接騎在宋飛的身上;接下來的畫面就夠血腥了,葉楓握著拳頭對著宋飛一頓亂揍,將宋飛打得哭爹喊娘,最後更是被揍得直接昏死過去。

看著宋飛被揍得變形的臉,眾人一個個都驚得目瞪口呆,半響說不出后。

葉楓從宋飛身上下來,還不忘將拳頭上的血跡擦在宋飛的衣服上,然後悠悠的說道:「不可否認,今天我的火氣著實有點大,你們自己掂量下自己有沒實力留在這裡吧。」 葉楓這話說得甚是平淡,但聽的人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宋飛在這群人中,實力已是頂尖,然一個照面就被按在地上爆揍一頓,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別說被打那個,看得那個都覺得臉疼。

一眾的陽炎宗弟子相互的對視了幾眼,然後紛紛的退到一邊去,剩下的蕭山,是一臉忌憚的看著葉楓,右手緊緊握著利劍,時刻防備著葉楓的突然襲擊。

「沒事別在這裡看戲,都快滾,老子發起脾氣來打得可不是人,都當畜生打。」葉楓眯著眼睛看向還在一邊站著沒走的陽炎宗弟子,那眼神甚是藐視,像看著一群畜生。

一眾陽炎宗的弟子,心裡雖然不爽,但又無可奈何,畢竟真的打不過,要留在這裡也只有被揍的份,無奈之下,紛紛離開。

「小蘭,你有沒有覺得今天公子有點不一樣?」胡超雖然看不到葉楓現在是什麼情況,不過從說話的語氣上,胡超還是能分辨出來,跟了葉楓有一段時間,他能感覺出來,今天的葉楓跟之前有點不太一樣。

「實力絕對輾壓,說話都能帶風,你不覺得這樣的楓哥哥也很可愛嗎?」小蘭微微笑道,她倒是喜歡現在這個略帶幽默的葉楓。

「你到底是什麼人?」蕭山對著葉楓冷冷說道。

「蕭山,這麼快忘記了你的仇人,很不應該啊?」葉楓說著拿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葉楓?」驚訝的不只蕭山,連一旁的白夢和展雲都不禁大驚,雙眼齊刷刷的看著葉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