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嘯內心震驚,自己試用了獸魂強化魂技,提升了50%的屬性,也只是勉強和大龍帝王達成平手,可見大龍帝王獸魂的強悍。

強化獸魂的效果是有時間限制的,只有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後,強化獸魂失效,楊嘯獸魂的威力將會大幅降低,不是大龍帝王的對手。

楊嘯必須在半個小時內打敗大龍帝王。

大龍帝王內心更是震撼,楊嘯這小子真是自己的剋星啊,獸魂的戰力如此強悍,居然和自己達成了平手,如此下來,怎麼是好?

楊嘯年輕,元氣強盛,消耗得快,恢復也快。

重生之復仇女王 大龍帝王畢竟已處於人生的暮年,他不是神,只是比普通人更加強大的進化者,同樣有元氣和體力的消耗恢復問題。

如果他和楊嘯勢均力敵,兩人僵持的時間越久,勝利的天平將會向楊嘯傾斜。

這種噴射進化能量的比拼是最消耗元氣和體力的,時間一長,兩人都承受不了。

楊嘯和大龍帝王有同樣的想法。

哥斯拉和龍魂幾乎同時一聲咆哮,收斂了火焰和極寒冰霧,沖向對方。

「嗷——」

巨大的龍尾橫掃而來,帶著風雷之威,轟隆隆炸響不斷,震得圍觀者心顫不已。

「吽——」

哥斯拉兩百多米長的巨尾劈開虛空,瞬間將天地分成了兩半。

「轟!」

兩頭巨獸撞擊在一起,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

於是,眾人便看到,半空之中,獸魂和哥斯拉彼此攻擊,追逐,火攻,冰攻……各種攻擊手段層出不窮。

兩頭巨獸一會兒飛到了天際之外,一會兒有拉到了大家的眼前,一會兒轟隆一聲,踏入了明羅城,將周圍千米左右的房屋瞬間夷為平地,一會兒又衝天而起,追逐上了雲霄之外。

「轟,轟,轟,」

「砰,砰,砰,」

「嗷——」

「吽——」

各種巨響不斷,嚎叫四起,令人心顫發抖。

天空之中,不斷有血霧出現,甚至有血雨降落,那是兩頭巨獸彼此撕咬脫落的血肉。

楊嘯要報仇,要替死去的幾十億地球人報仇,要提死去的父母兄弟姐妹親人朋友報仇,要拯救地球的未來,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他不能退宿,即便是死,他也要用盡一切方法,和大龍帝王同歸於盡。

大龍帝王要維護帝國尊嚴,要讓帝國再次稱霸巫星大陸,要給死去的戰神,龍魁還有兒子報仇,他同樣無法退縮。

兩人的內心充滿著對彼此的仇恨,所用的手段也是無所不用其極,無論是遠戰,近戰,還是肉搏,都是極為慘烈。

圍觀者的心跟隨著兩人忽遠忽近的身影跳躍,跟隨著兩人不斷發暗處的嚎叫顫抖。

現場的基因商店極為長老,白象帝王等幾十位帝國的帝王,還有數百位戰將,大家都是經歷過各種殘酷的戰爭場面。

可是,今天這場殘酷的戰鬥,仍然讓他們感覺到了仇恨的力量和恐怖。

「吽——」

「嗷——」

天空之上,傳來了兩聲怒吼,

不過,細心的人一聽便發覺不妙,

楊嘯獸魂哥斯拉的怒吼充滿這仇恨的怒火和力量,

而大龍帝王的龍魂,那聲吼叫卻充滿這恐懼和痛苦。

然後,一團龐大的身影從半空之中快速墜落下來。

眾人定神一看,龍魂纏繞這哥斯拉,哥斯拉壓著龍魂,從眾人眼前墜落。

「轟!」

直接將地面五六百米的地方砸出了一個大坑。

幸虧下面的人早就疏散了,否則,不知道多少無辜的人要慘死。

所有人內心都是猛然一跳,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兩頭巨獸已經分出了勝負。

眾人一起沖半空中降落下來。

地面的塵土飛揚,

在地面的大坑之中,哥斯拉和龍魂都已經遍體鱗傷,全身血流不止,

此刻,哥斯拉死死地壓著龍魂,張開巨大的嘴,鋒利的牙齒,咬著龍魂的脖子。

下一秒,哥斯拉只需要用力一咬,便可以將大龍帝王龍魂的脖子給咬斷,徹底殺死大龍帝王。

眾人震驚!

全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著巨坑中的楊嘯和大龍帝王,下一秒,這個世界便會發生改變。

龍靜身體顫抖,臉色慘白,淚流滿面,心痛到幾乎不能呼吸,飛奔上前,

「楊嘯,不要!你不能殺他!」 在董卓掌握京中大部分的權勢之後,還是有些效忠漢室的忠臣不願意就此屈服,各自暗流涌動,謀殺的謀殺,刺殺的刺殺,就連人家大司徒王允老兒,也不甘於寂寞,雖說是半截身子入了土,可人家的心思卻是活泛的很

這不,今日早朝之後,他便散步消息,邀請大家前來祝壽今天他生日,一起吃個晚宴就當聚餐賀壽了

一聽是晚間賀壽的活,又是大司徒親自邀請,只要是被邀請到的群臣,沒有不願意去的,畢竟得給大司徒面子,而且只是祝壽,沾沾福氣的事情,何樂而不為

被邀請到的百官都很是開心,能被大司徒給邀請,說明人家看得起咱

就這樣,大家晚間都去祝壽了,可進了院府,所有人都到齊了之後,院門便是緊閉上了,燈火也黯淡了不少,可能是王司徒就喜歡這樣的氣氛吧,畢竟年老了,過個生日也不需要太過熱鬧

該上禮的上禮,該祝賀的祝賀

今天王允也是紅光滿面,高興的很,迎來一個又一個,提前安排的酒宴上場

這些日子大家都在董卓的壓迫下,過得提心弔膽的,如今能夠在此祝壽享宴,也算是放鬆了,酒過三巡之時,王允站了起來,大家以為王允準備說什麼賀詞的時候

卻是看到王允張了張嘴,沒說出什麼話,卻是先哭了下來

眾人驚詫,難道是王司徒被自己等人照顧他面子給感動了?

「呵呵」

曹操也在這眾人其中,看到王允如此作態,他眼睛一轉就想明白了怎麼回事,也不急於說什麼,先看看王允的表演環節吧

「嗚嗚嗚~」

王允這老頭哭的是梨花帶雨,淚流不止,傷痛欲絕啊,眾人連忙問他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壽辰宴,怎麼還哭了,你還是壽星呢

「大家都是漢朝臣子,聽奉劉氏皇家之令,食皇家俸祿,可沒想到卻是讓董卓此等惡賊在朝堂之上欺君罔上,無視朝度,興風作浪!就連老夫想要召集大家前來商議,都是需要瞞著他才行!老夫枉為漢臣,枉為漢臣啊!嗚嗚~」

大家一問,王允立刻就連哭帶說的說出了自己叫大家前來的意思,說白了就是吆喝大家一起過來,看看怎麼打這個董卓,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大家在一起,眾籌良謀唄!

好傢夥,一聽王允這麼說,在場十之九八都是聞之色變,你怕是老的腦子糊塗了?

那可是董卓,董太師,手握重兵,誰能奈他何,前幾個刺殺他的慘烈下場,大家又不是不知道,千刀萬剮,暴屍…董卓是什麼做法殘忍,他就怎麼做啊!

好在這裡都是忠心漢朝的忠義之人,沒有準備投靠董卓的奸佞,不然今晚應該就是王允過得最後一個生日了

「那董卓窮凶極惡,非是吾等可以匹敵,放眼朝野,誰能與他敵?吾等雖為漢臣,卻是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啊!」

此時有人呼應道,說到了大家的心坎上,誰不想殺了董卓為漢朝立功?

可沒人能夠做到啊,手裡沒兵,沒將,憑什麼跟人家對抗?

「枉為漢臣啊!」

這下好了,說到大家心坎上,一個個都氣得面紅耳赤,痛斥那董卓罪行,罵的是文縐縐的有理有據有節,聽得曹操都連連點頭,罵人還是得這些老頭和文臣來,他們才是專業的

只是這些人說來說去,就一個意思:

董卓太壞了,大家想要殺了他,但是沒人敢

似乎是為了傾訴心內的愧疚和悲痛,這些人一個比一個哭的慘烈

曹操是唯一一個有膽識的人,哭有用嗎,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自己年幼時期遭受賊人擄掠,賤人陷害,若不是因為自己膽識過人,怕是早已魂歸西天,哪裡還能坐在這裡看著他們哭來哭去?

可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自己還未成年便領悟了的道理,他們就不懂么?

眾人哭哭啼啼的,丑相百出,看了眼坐在自己對面的那人,倒是讓曹操沒忍住笑了出來,坐在自己對面的是個文臣,年齡稍加偏小,按理說他正是雄心壯志,年少輕狂的時刻,此刻卻是跟著那些老傢伙一起啼哭,悲憤的樣子看上去他恨不得吃了董卓的肉,喝他的血

但曹操知道,一旦見了董卓,這小子怕是跪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

一想到這裡,曹操就感到忍不住的可笑,有些嘲諷的意味,也有些不理解他們

越笑越可笑,若是忠於漢室的都是這些模樣,看來漢室傾覆是無可避免了,自己也要早做打算才是,眼下或許就是一個機會

「哈哈哈哈!」

「嗚嗚嗚」

「誰!?」

「誰在那裡大笑!?」

王允雖然年邁,但是耳朵可不背,就算他有點耳背,大家的耳朵可不聾,眼睛也不瞎

曹操坐在角落放聲大笑,想不惹人注目,都不可能,畢竟大家都在哭,你一個人笑,合適么?

「司徒大人,在下乃是京城典軍校尉——曹操是也!」

聽到王允在問,大家的目光都投了過來,在大家哭的時候,曹操卻放聲大笑,無疑是戳中了眾人的仇恨點

「哼,虧你也是食漢祿的,卻是不思報國,對得起這先帝的在天之靈么?」

有人冷哼嘲諷道。

「怕不是董卓的鷹犬,還不快滾出去!?」

已經有人憤怒到極點了,直接破口大罵

「大家莫急!」

曹操的官職並不大,自從先帝逝去,八校尉都歸了人家袁紹管,董卓入京之後,八校尉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所以在這裡曹操的官職算是極小了,不被人放在眼裡很正常

王允看出了曹操的不簡單,壓住要爆發的眾人,連忙問他:

「大家都在為董卓暴行悲憤欲絕,你卻在此狂聲大笑,是為何故,當真是願做走狗鷹犬之流?」

「司徒大人,孟德雖無什麼滔天權勢,但還不至於助紂為虐,只是大家都在這裡哭哭啼啼,一想到你們哭到天明,也哭不死董卓,孟德就覺得有些可笑!」

曹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哭若是管用,當年劉邦項羽打暴秦幹啥,直接在家裡猛哭落淚便是~

「那你有何良策?」

王允點點頭,認可曹操的想法,自己可不是叫他們來一起哭的,是想要對付董卓的策子

「在下沒有什麼良策,只是聽聞司徒大人有一口好刀,名曰七星寶刀,若是願意借給曹操,明日吾便可借著獻刀之名,刺殺董卓!」

曹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眾人震驚,沒想到此人竟然這麼有膽識!?

「漢朝之幸,漢朝之幸啊!」

王允也是一驚,旋即欣喜若狂,連連點頭,叫人拿來自己的那柄寶刀! 龍靜飛撲到大坑邊緣,看著楊嘯的獸魂哥斯拉,痛苦地喊道:

「楊嘯,不要,你不要殺我父親,我求你了!」

楊嘯扭頭看著滿臉淚水的龍靜,內心猛然一顫。

哥斯拉用巨大的爪踩著大龍帝王的龍魂,張口說道:

「靜兒,對不起,你父王和你哥哥殺死我們地球幾十人,殺死我的父親,母親,哥哥,姐姐,親人朋友,這個血海深仇,我不能不報,

自從地球大災變以來,自從他們把我掠到紫源星當礦奴以來,我忍辱偷生,無時無刻不想著報仇,今天,我必殺殺死他,為我們地球死去的幾十億同胞討還一個公道。」

龍靜身體顫抖,用嘶啞的聲音叫道:

「楊嘯,我求你,別殺我父親,只要你肯放過我父親,我跟你走,無論天涯海角我都跟著你,永遠不離開你,好嗎?

我們可以回地球,我跟你回地球,我們一起幸福地生活,你是愛我的,對嗎?」

楊嘯的心又是一陣顫抖,

「靜兒,沒錯,自從在地球上遇到你,我一直愛著你,想著你,做夢都想著和你在一起。」

「只要你放過我父王,我就跟你走,我也愛你,一直都愛著你,哪怕你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了,我的心裡依然愛著你,求你了,別殺他。」

楊嘯搖搖頭,

「對不起,靜兒,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哪怕付出我的生命都可以,但是,唯獨這件事我不能答應你,你我今生有緣無份。」

「楊嘯,我求你了,別殺我父親,我什麼都可以聽你的,永遠跟著你,好嗎?」

龍靜說著,身體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跪在自己面前,當著整個巫星的巨頭們哀求自己,楊嘯的內心一陣酸痛。

大龍帝王此刻被哥斯拉死死壓在腳下,哥斯拉鋒利的爪子深深地刺入了他的身體內,令得他無法動彈。

龍靜剛才和楊嘯的對話他都聽到了,自己一還懷疑的事情果然如此。

大龍帝王一聲哀嚎,掙扎著吼道:

「靜兒,站起來,不要求他,我們大龍王族是何等高貴,在巫星橫行了數百年,怎麼能夠像一個地球的礦奴下跪哀求?

父王就算是死了,也沒有什麼關係,你好好保重,我死之後,由你繼任大龍帝國的帝位,好好統領大龍帝國,記住了,女兒!」

「不,父王,你不能死,我不能看到您死!」

龍靜哭喊著,哀求楊嘯,

「楊嘯,求你了,放過我父親,只要你放過我父親,我可以給你為奴為婢,終生侍候你,絕不反悔。」

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如此痛苦酸楚的模樣,楊嘯的心都已經碎了。

圍觀的人也無不動容。

雖然大家都不太喜歡大龍帝王,可是,眼前的大龍帝王遍體鱗傷,被巨大的哥斯拉壓在身下,無法動彈,一副奄奄一息的可憐模樣。

看龍靜梨花帶雨,痛苦地跪在地上哀求楊嘯,這份孝心也讓無數人動容。

不過,大家除了嘆息之外,沒有一個人願意上千勸說楊嘯,

畢竟,楊嘯的仇恨實在太深了,不是外人可以體會的。

眾人也聽到了龍靜和楊嘯的對話,對於兩人親密的關係也是恍然大悟。

原來兩人時候戀人關係。

唉,真是苦了兩人啊!

楊嘯一旦殺死大龍帝王,估計這對深愛這對方的戀人,此生都不可能在一起了。

楊嘯看了一眼龍靜,眼眶濕潤,哽咽而堅定地說道:

「靜兒,對不起,今生我只能辜負你的一片深情了,如果能夠拿我的什麼來彌補,日後我必定為你去彌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