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世傾正啃着蘋果並沒接話,隨後幾人邊聊着天邊喝酒,時不時米歇爾和詹姆斯給講幾個笑話緩解氣氛,聊着聊着幾人也就熟了,那酒也消的比之前快了許多,王若男和慕雪以及應傳煥都喝的小臉通紅有些醉了,眼看範小沁倒是還有些清醒只不過也差不多了,楊世傾感覺到不妙想要叫她們回去睡覺,可這酒勁上頭根本就說不聽。

“世傾割塊羊肉給我!”王若男趴在楊世傾肩膀上說道,還不停打着飽嗝,楊世傾咂了咂嘴皺着眉頭,割了塊熟羊肉夾給王若男。

王若男嘟着嘴:“我要你餵我!”楊世傾嘆了口氣也只好照做,慕雪眨了眨大大的美眸拉了拉楊世傾的衣角:“那我呢?”

楊世傾很是無奈,早知道就不讓她們喝那麼多了,歸根到底還是得怪詹姆斯和米歇爾,眼看兩人正笑着吃羊肉,一臉老子拿不下你就讓你這些後宮佳麗來收拾你的樣子。

王若男邊吃着羊肉邊靠着楊世傾,美眸緊閉雙手挽住楊世傾的脖子,那誘人的紅脣滿是油脂,讓人看上去忍不住想要去吸吮,可楊世傾則是一臉的煩躁,扯過一張紙巾爲其擦乾淨。

“走我送你回房睡覺!”楊世傾抱起王若男,可慕雪又起身抱住了他:“世傾我也困了!”楊世傾嘆了口氣:“詹姆斯快來幫我抱一個!”

詹姆斯笑着擺擺手:“哦不不不傾,這你們華夏有句話怎麼說來着?哦對了男女授受不親不行不行。”

楊世傾萬分着急,剛想說話眼看王若男腮幫子鼓起眼看要吐,楊世傾眼睛睜大剛想出聲制止,但已經來不及了王若男直接就吐了他一身。

詹姆斯和米歇爾眼看竟捧腹大笑起來,楊世傾是氣的直接罵娘,詹姆斯和米歇爾這才大笑着走過來幫忙攙扶。

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氣楊世傾這才把王若男搬上樓,自衛生間拿過手巾爲其打理擦拭,但眼看王若男的身上也被她自己吐的到處都是,這不換衣服是不行了。 對於楊世傾來說這注定是個難眠之夜 ,把喝醉了的應傳煥給送到應傳明哪裏,又安排好慕雪,至於王若男的那番春光乍泄他是早就已經目睹過了。

幾人都喝的爛醉自然是沒開車回去,詹姆斯和米歇爾倆大男人楊世傾並沒去管,他們走前跟楊世傾打過招呼,至於範小沁居然沒醉他心想這小丫頭怕是在夜總會上了幾天班,連酒量都練好了倒也釋了懷,打了輛車又將其送走他這才返回到家中開始收拾起爛攤子。

“你打算什麼時候才把樊婆安葬?”楊世傾正掃着地,耳聽身後傳來那隻癩蛤蟆的聲音,他動作頓了頓:“明天!”

那隻癩蛤蟆跳下臺階:“現在的局勢已經開始發生變化了,肯定有人投靠蠱族和宗教!”楊世傾回頭望了望她:“你整天待屋子裏怎麼知道這些?聖火教已經來人了,她們教主有當年樂正大人分撥的法器還怕什麼?”

“這個局可沒你想的那麼簡單,你以爲持有法器的三大教族真能一條心嗎?”癩蛤蟆繼續說道。

楊世傾嘆了口氣:“只要蠱族能死個通透,誰贏誰輸我無所謂!”癩蛤蟆沉默片刻說道:“衆生離苦得樂,你已經入得這個圈子爲什麼不想着扮演一個好角色呢?”

“那我那一家四口的債誰來還?”楊世傾質問道,癩蛤蟆鼓了鼓腮幫子便沒在談論這個話題,因爲每當談到這個點上楊世傾便都會像變了個人似的,怒氣可以瞬間飆的很高。

“現在當務之急你得先幫我解除魔咒還回原型,相信我。我能幫你報仇!”癩蛤蟆又道,楊世傾地已經掃乾淨,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

“放心我答應你的事不會反悔,至於我家人的仇還是我一個人來報吧!”楊世傾說道,他並不想欠這名女子的人情債。

癩蛤蟆偏頭望着楊世傾:“鬼茗是一定會衝破封印的,就算是蠱族不造屍山!”

“我今天很累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談吧!”楊世傾起身向別墅走,癩蛤蟆也並沒強迫楊世傾的意思,眼看楊世傾走到一樓這才說道:“記住我的名字,公西長川!”

楊世傾站立片刻便再度向樓上走,他可以聽出公西長川話中口吻,應該是要離開自己一段時間,至於爲什麼楊世傾沒打算問也不想問。

……

雖然楊世傾表面已經接受了穆婉伊,但心裏那道坎說過就過那顯然是不現實的,他上了樓並沒回自己臥室,也沒回到穆婉伊的小粉牀上,而是躺在了沙發上寧心靜氣默默感受着自己身體之中的那兩股力量,多次觸發之後它們和楊世傾明顯有了一點點感應,說是感應倒不如說感覺,時而有時而又沒有。

如公西長川所說,自己身體之中的有一股力量是鬼谷先師當年留下的一絲殘魂,至於是哪三魂之中的那一魂,還是要等脫離自己身體之後才知道,他心想是靠機遇脫離還是需要信物脫離,他正在用意念想要與其交流並指揮它們,但很明顯都是無用之功那兩股力量彷彿休眠了一般根本不搭理他,索性也就等找到信物之後再說。


正當楊世傾想的有些困的時候,穆婉伊的房門突然打開了,一股刺眼的燈光自房中射了出來,楊世傾條件反射的用手擋住眼睛望向了穆婉伊,此刻夜已經很深了差不多三四點的樣子,眼看穆婉伊臉表疲倦還有些不高興的樣子。

“怎麼不回屋睡覺?”穆婉伊質問道,楊世傾嘆了口氣:“我纔剛忙活完想着躺沙發上休息一下再進去。”

“騙人,你趕緊給我死進去,以後再睡沙發你就別住我的房子了!”穆婉伊大聲嬌呼道,楊世傾坐起身來:“不住就不……”

“水……世傾給我接杯水……”楊世傾話說一半,耳聽王若男的聲音從自己房間之中傳來,穆婉伊瞪了他一眼也沒說什麼,氣鼓鼓的轉身就往房間走,嘭的一聲重重把門關上。

楊世傾快崩潰了,不斷拽拉着自己的頭髮,耳聽王若男還在一個勁叫自己名字,心想這也是沒辦法畢竟人家是喝醉了,也只好接了杯水走到王若男身邊把她扶起靠在自己懷裏,王若男喝完水之後躺下便又睡着了。

楊世傾走出房間給慕雪也接了杯水放在旁邊櫃子上,這才畏畏縮縮打開了穆婉伊房間的門,透過門縫眼看穆婉伊正坐牀上生着氣,楊世傾嘆了口氣走了進去關上門。

“你和慕雪她們談了些什麼?”楊世傾主動問道,穆婉伊白了他一眼:“關你什麼事?”楊世傾鄒着眉頭正寬衣解帶:“我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什麼事情都瞞着我!”

穆婉伊冷哼一聲:“你也知道我們什麼關係啊?那你爲什麼還和她倆卿卿我我?”楊世傾一時話被卡在了嗓子眼,愣了一下繼續脫着褲子。

“既然我們都發展到這種程度了那你爲什麼還要做那些?”楊世傾又問道,穆婉伊望了望楊世傾:“公平競爭我贏了怎麼樣?她們還有臉跟我搶嗎?”

“公平競爭?”楊世傾回頭質問道,穆婉伊有些心虛的偏過頭去,但她的傲氣還是絲毫不減。

楊世傾眼看穆婉伊這樣也只能唉聲嘆氣,話說他只想和這三位紅顏成爲普通朋友那明顯是在搞笑,這三位大美人的內表他誰沒看過?說出來可能連他自己也不相信。

既然事情都發展到這一步了他也別無選擇,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沒選擇在去詢問心裏也已經有底了。爬地上開始迅速做起俯臥撐來,穆婉伊見狀冷哼一聲跳下牀便騎到了楊世傾的背上,楊世傾撐起身子偏頭望了望自己背上一臉高傲的穆婉伊,嘆了口氣繼續做起俯臥撐。

睡前訓練做完楊世傾又洗了個澡,這才爬上穆婉伊的小粉牀準備睡覺,穆婉伊很是霸道的把楊世傾的身子按平,自己則是趴在他的胸口上閉上美眸作勢睡覺,楊世傾爲了睡的舒服一些也只好將其摟住,片刻不到的時間兩人都雙雙進入了夢鄉。

……

次日清晨楊世傾照時起牀,生活規律都是一如既往,先是晨跑然後又給幾位大美人買了早餐,這纔打電話把穆恆給約了出來,兩人定的地點是老地方,也就是繁榮市公安局。

楊世傾換過衣服便抱着樊婆的骨灰盒駕車自公安局駛去,時至八點半便到得公安局門口,眼看公安局忙碌的景象呈現在自己面前,楊世傾心想應該是結界已經消失了。

到得辦公室眼看穆恆已經茶都泡好了,正目不轉睛的看着檔案,連楊世傾進來了都渾然不知。

咚咚咚……

楊世傾敲了敲門:“穆叔?看什麼看的那麼入迷?”穆恆擡起頭來望了望楊世傾,愣了一愣這才笑着起身:“來來來世傾我跟你說件好事,快坐茶都快涼了。”

楊世傾笑着點頭穆恆這人當上副市長還是一點沒變,這讓他感到非常的高興,心想也是一個爲了安慰自己被利用的理由吧。

“什麼事啊穆叔?”楊世傾笑着坐下,穆恆遞給楊世傾手上的檔案:“研究成果出來了,那些行屍體內包含大量的硫酸很有商業用途,而且比一般硫酸還要有效的多。


楊世傾笑着搖搖頭:“穆叔這東西我看不懂,那些硫酸提煉出來了嗎?”穆恆十指相扣點了點頭:“上頭叫我聯繫你想要獲得渠道抓捕更多的行屍,至於這次研究成果你能分到百分之七十左右,嘿嘿差不多一百多萬的獎金,因爲這次量少!”

“渠道?”楊世傾一臉驚訝,穆恆笑着點點頭問道:“怎麼了?”

楊世傾有些蹙眉喝了口茶,這些行屍可都是具有很高攻擊性的,再者自己抓的那些都還是沒完全養成的,如果說就專門抓行屍給繁榮市**做商業用途的話,搞不好會惹到蠱族,到時候蠱族報復穆恆這事情可就鬧大了,但這話又說回來那些行屍都是人變的,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楊世傾可幹不出來。

“穆叔適可而止吧!雖然人死如燈滅但我們也得讓他們入土爲安啊。”楊世傾淡淡說道,穆恆手摸下巴想了想也點點頭:“那我到時候會和上頭說的。”

楊世傾邊喝茶邊點着頭,正準備提起樊婆的事情穆恆便又說道:“世傾婉伊最近過的好嗎?我打她電話她一直不肯接!”穆恆一臉的愧疚之色。

楊世傾笑了笑有些不敢看穆恆,如果讓穆恆知道他女兒已經被自己給開苞了,也不知道穆恆會是什麼反應。

“怎麼了世傾?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穆恆又問道,楊世傾打着哈哈乾笑兩聲:“那個穆叔婉伊她很好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穆恆慢慢點了點頭:“餘青的職已經被撤了他現在情緒很不穩定,好像被驚嚇過度瘋了,還有那小子的老二被人給廢了,這下輩子恐怕……哎……” 十二月。

繁榮市開始下起鵝毛大雪,這裏的氣溫明顯比金陵縣的要低得多,楊世傾正坐在花園的亭子之中抽着煙,呆呆望着正在大馬路上堆着雪人的穆婉伊。

他和穆恆的談話已經是三個星期以前的事了,慕雪和王若男都已經回老家過年去了,至於應傳明父女倆是昨天才走的,他手裏一直拿着手機,也不知道魯偉什麼時候纔給自己打電話。

“世傾快來打雪仗呀!”穆婉伊捏了個大大的雪球向楊世傾扔了過來,楊世傾條件反射的用手去擋了一下,只不過還是被雪花濺了一臉。

穆婉伊指着楊世傾笑的是花枝招展,還不斷用雪球扔楊世傾:“來呀大壞蛋來抓我呀!”穆婉伊笑道。

楊世傾邊笑着用手擋邊向穆婉伊衝去,穆婉伊見狀邊嬌笑着拉開距離邊向後跑,時不時還向楊世傾扔個雪球。

“穆婉伊!”楊世傾笑着大喊道,頭上也已經滿是鵝毛大雪,就這樣楊世傾追穆婉伊跑,正當楊世傾快追到穆婉伊時耳聽手機響了,他用一隻手擋住穆婉伊的攻擊,另一隻手作勢撈出了手機一看是個陌生號碼,他欣喜若狂心想應該是魯偉打來的。

“喂?魯偉?臭小子怎麼這時候纔給我打電話?”楊世傾笑罵道,對着穆婉伊做了個噓的手勢,可穆婉伊還正在興頭上皺着小鼻子向楊世傾走了過來。


這電話還真被楊世傾猜中了,只不過魯偉半天都沒回話,當然他也並沒掛斷。

“喂?魯偉你小子在搞什麼鬼名堂?”楊世傾繼續罵道,耳聽魯偉自電話那頭吸了吸鼻子笑了兩聲:“兄弟兒最近過的還好嗎?”魯偉聲音很是滄桑無力,讓人聽上去有種虛弱沒休息好的無力感。

楊世傾蹙着眉頭:“是不是你家裏出什麼事了?”魯偉直接一口否決:“沒有沒有就是最近家裏比較忙,剛纔我電話拿反了所以沒聽見你說話!”

楊世傾望了望一直打着自己胸口的穆婉伊,嘆了口氣拉着她的小手往花園裏的亭子走。

“你爹的病好點了沒有?”楊世傾繼續問道,魯偉笑了笑:“你咋還惦記這事兒啊?早就好了!”

楊世傾本來也就不健談,一時問了這些話題就找不到話題聊了,至於王鳳霞的墓有沒有掃他沒打算問,因爲這是找人家幫忙這事得一碼歸一碼,關係好也不能總強迫麻煩人家。

“你小子今年真不打算回來了?”魯偉主動問道,楊世傾望着穆婉伊笑了笑:“對啊不回來了!”

魯偉笑了笑:“你小子,哦對了你家那房子**準備翻年就拆了,來人問你裏面那些傢俱什麼的東西還要不要?”

楊世傾沉默片刻:“都是些老木頭了不要算了。”魯偉嗯了一聲好似突然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吸了口涼氣說道:“你爹的病已經好了,只不過鳳霞死這件事他給忘了!”

“什麼?你把話說清楚一點!”楊世傾驚訝問道,魯偉嘆了口氣:“王叔他不是精神失常了嗎?但就在前兩個星期突然就恢復正常了,只不過他又把鳳霞死了這事給忘了。”

“那你沒告訴他吧?”楊世傾站了起來,魯偉急忙否決:“沒有沒有,我怕他受不了。騙他說鳳霞跟你去城裏打工去了,今年年底會回來看他。”

楊世傾眉頭鄒的更緊了:“你小子……”


“魯偉!魯偉你給我出來……”

“那個世傾我家裏來客人了就先掛了啊!”魯偉慌慌張張掛斷電話,楊世傾二話不說又打了過去,不過一直都是無人接聽。

“世傾怎麼了?”穆婉伊一臉疑惑問道,楊世傾搖了搖頭:“婉伊我要回老家一趟,你好好在家裏待着明天我就回來!”楊世傾匆匆忙忙向亭外走,穆婉伊緊隨其後:“不行我要跟着你一起去!”

楊世傾轉過身來:“你好好呆家裏別給我舔亂了!”穆婉伊張口反駁:“我不我就要去!”楊世傾無奈嘆了口氣也只好讓穆婉伊跟着去,她一個人在家裏說心裏話他也有些虛。

……

事不宜遲楊世傾是打算直接開車去的,因爲現在春運的票基本上直接搶不着,楊世傾等穆婉伊去把該拿的東西拿好下樓,又等着她坐上車系好安全帶,這才發動車子快速駛出小區。

這人的大腦和心理上受到極大的攻擊或是受到極大的壓力之時,潛意識之中便會主動封存這段記憶去保護自己,所以對於他老丈人失憶這事他並不感到有多奇怪,他擔心的是魯偉家裏應該是出什麼事了。

“世傾你真的結過婚嗎?”穆婉伊一臉認真問道,楊世傾正專心開着車,瞥了一眼穆婉伊苦笑兩聲:“對啊怎麼了?後悔跟我發生關係了嗎?”

穆婉伊搖了搖頭:“這就叫做天意!”楊世傾笑着摸了摸鼻子便沒在說什麼,對於天意這種東西楊世傾是不怎麼相信的。

兩人是早上八點左右出門的,當然穆婉伊和穆恆父女倆的關係也早就和好了,穆婉伊走後給穆恆打了電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了一遍,穆恆也只是叮囑注意安全也就掛斷電話了。

穆婉伊望着窗外白雪皚皚的崇山峻嶺,打開車窗閉上美眸吸了口氣,又伸出白嫩玉手去接天空之上飄落下來的鵝毛大雪。

“世傾我能問你個問題嗎?”穆婉伊說道,楊世傾車速開的很慢,因爲崎嶇的山路表面有很多積雪,點了點頭也並沒拒絕。

“王鳳霞是怎麼死的?”穆婉伊小心翼翼問道,楊世傾也並沒生氣的意思,嘆了口氣搖搖頭也並沒回答,穆婉伊撇撇嘴說道:“我不怕!”

楊世傾蹙着眉頭問道:“你不怕什麼?”穆婉伊望着楊世傾嬌聲說道:“跟着你我不後悔更不怕死!”

咯……咯吱……

楊世傾不知爲何一腳剎車直接停下,穆婉伊被嚇到了,脖子被安全帶勒出了一條明顯的紅印子。

“你以後再亂說話我就搬走,記住了嗎?”楊世傾虎目睜大吼道,穆婉伊被嚇哭了:“你兇什麼兇,我說的就是實話!”

“砰砰砰,實話也不行,你聽見沒有剛剛我說的話?”楊世傾拍着方向盤大聲質問道,穆婉伊委屈落淚點了點頭,楊世傾怒目圓睜大口大口喘着粗氣,兩手搭拉在方向盤上低着頭。

滴……滴滴……“我艹走啊**崽子兒?好狗不擋道這道理都不懂嗎?”楊世傾車後跟着一輛奔馳大G,一滿面油光的大胖子探出頭來,正大聲咒罵着楊世傾。

咔嚓……

楊世傾面無表情解開安全帶開門下車,但那雙虎目之中可以看出滿是猛火星光,穆婉伊擦擦眼淚邊制止着楊世傾邊跟着開門下車,眼看奔馳大G的車門也到了,下來三名身穿貂皮大衣的壯漢,個個目露兇光草爹罵娘,眼看平時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

“世傾世傾算了以後我不說了我不說了!”穆婉伊拉住了楊世傾,那三名貂皮大衣壯漢明顯是那名胖子的保鏢,胖子挺着個大肚子站在前頭一臉不屑,瞥了一眼背對自己的穆婉伊回頭望了望那三名冷笑連連的保鏢。

雖然是大冷天的但穆婉伊穿的還是很性感,黑色的小高跟鞋配一條黑色的皮褲,襯衣是一件黑色圍脖毛衣,外衣則是一件加長版的風衣,和楊世傾穿的是同款。

“小癟犢子兒,咋滴兒?老子用嘴教你做人你還不領情,非得哥幾個給你來頓毒打心裏才舒服是不?”胖子極度囂張說道。

穆婉伊耳聽這話那還得了,大小姐脾氣一上來轉身瞪着美眸,指着那名胖子嬌罵道:“死胖子本小姐在救你,非得拳頭打在臉上才知道疼是嗎?”


胖子並不生氣而是一臉淫穢望着穆婉伊那兩條豐腴飽滿的大長腿,自下往上好似在欣賞一件藝術品,眼眸之中滿是貪婪和淫穢。

“哥們兒?妹子不錯啊?要不今天你把她借哥玩兩天,今天這事咱就算了你看怎麼樣?”一名光頭大漢笑道,穆婉伊氣的小臉通紅胸部劇烈起伏着,這倒是和了那四個大王八羔子的心意,都看的是不亦說乎大飽眼福。

“那你把你媽借我玩兩天怎麼樣?”楊世傾把穆婉伊拉到了自己身後,現在穆婉伊可是他的女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