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梅想了想,問道。

他這一次回來就是爲了自己姐姐報仇,自己姐姐曾經給他打過電話,讓他回來一定要替自己報仇,讓一個叫王越的男子徹底的一無所有。

這一次來,他就是要帶着所有的家族資源來打垮王氏集團的。

“大小姐,王氏集團如今已經市值上千億,而且在京都還是有合作伙伴的。”

“上千億的資產,沒想到這個王越倒是挺有本事的。”

柳青梅聽到老者的話後,臉色微微一變,隨後有點生氣的說道。

“而且他們後天王氏集團要舉辦一場答謝會,據說濱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來。而且他們還會推出很多新的產品,說是爲了上市做準備。”

老者這段時間已經把王氏集團所有的發展情況都調查的很清楚,不得不說,如果要是王氏集團的這個會議要是辦成功的話,王氏集團絕對能夠更上一層樓。


聽說到時候不僅有頂級的明星,還有很多記者會到場,總之王氏集團的宣傳很到位,到時候一定在濱海市舉辦的十分的盛大。

“哼,到時候王氏集團的人就會知道,他們舉辦的這場宴會將是他們王氏集團的一場噩夢,到時候我一定要讓所有人知道我柳家的人可不是這麼好惹的。”

老者聽到大小姐的話後愣了一下,沒想到大小姐並沒有生氣,看來他對於這件事情已經早就有了打算。

“原來是這樣。”

隨後老者想到了什麼,他能夠知道自己大小姐這一次回來,肯定是爲了自己姐姐的事情來的。

柳媚兒由於之前的事情直接入獄被叛了一年年的時間,如今他在監獄裏被關着,所以出不來。

沒想到柳家的人竟然出來想要管這件事情,看來柳青梅這一次來就是爲了針對王氏集團。

“對了,這一次來我準備和濱海市各大企業合作之前,我讓你舉辦的宴會的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

“已經在準備了,濱海市各大企業都會給咱們這個面子,還有京都好幾個重要的人物都會來這裏的,而且十大家族之中也有好幾個大家族會來給我面子。”

“做的不錯,這一次我要讓濱海市的人知道我們柳家不是那麼好惹的。”


這一次,柳青梅來到濱海市一個原因,是爲了給子自己姐姐報仇,還有一個他要徹底的掌控濱海市的經濟命脈,然後讓柳家那些長老好好看看自己的實力。

“對了,聽說濱海市最近出現一個大人物,好像還是龍組的隊長,對不對?”


這段時間濱海市出現龍組隊長的事情已經傳遍了很多地方,儘管龍組的人一再壓制着這個事情,但是很多內部的人還是知道了。

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這個人具體是誰,柳青梅其實很想請到這個人,如果要是他來的話,那麼自己絕對很有面子。

“大小姐,這個神祕人物確實在濱海市最近很出風頭,聽說之前他還執行了一個任務,在國際的賞金獵人網站上,已經超過了很多僱傭兵組織的賞金。”

“你試着去找一下這個人,如果要是能聯繫到的話,對於我們柳家來說肯定十分的有利。”

柳青梅想了想,隨後對着他說道。

如果這件事情要是能夠做成的話,對於他們柳家來說,實力將會水漲船高。

沒想到小小的濱海市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人物,這讓他倒是有點好奇。

“大小姐,我知道了。”

老者聽到大小姐的話後,點點頭,其實他何嘗不想去找這個人。

這樣的大人物實在是所有人都渴望巴結的存在,既然大小姐這麼說了,他一定要找到對方。

柳青梅乘坐汽車將目光放到了窗外,這一次,他再次回到濱海市,一定要在自己姐姐出來之前把所有的麻煩都剷除,然後讓濱海市這些人知道一下他們柳家的厲害。

另一邊,當王越處理完公司的事情後,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看到是陌生的電話號碼,所以王越掛了。

只不過掛了之後電話再次響了起來。

“王越,你這個沒良心的,我懷孕了。”

當王越接通那邊的電話後,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這讓王越有點無語。

隨後他苦笑了一聲說道。

“趙海良,別鬧了。”

雖然電話裏的聲音故意壓低了,但是王越還是能夠聽出來,這是自己之前爲數不多的朋友趙海良。

雖然自己如今在濱海市比較出名,但是他們也只不過是聽過自己的名字而已,估計不會把王越和自己聯繫在一起吧,估計很多同學都以爲重名了。

所以王越並不準備解釋,畢竟一直以來他都很喜歡自己低調一點。

既然很多人不知道的話,索性自己也不想去解釋。

“我靠,老王,你怎麼知道是我?”

電話那頭,趙海良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忍不住說道。

本來還想和王越開個玩笑的,沒想到王越竟然只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聽出了自己的聲音。

王越聽到後,隨後有點無語的說道。

“沒想到這麼多年你還是一點也沒變啊。”

其實對於趙海良,王越印象還是不錯的,記得自己那會兒上高中的時候,趙海良沒事兒就喜歡和自己在一起吃飯玩耍。

只不過後來他半途中給轉學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裏。

沒想到這麼多年了,他又找到了自己。

王越的電話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變,就是爲了有些朋友們能夠聯繫自己。

而這個趙海良就是其中的一個自己的好朋友。 “老王,你做什麼呢?”

“當然是上班了。”

“趕緊請假,我們高中好幾個同學都來了,大家好好聚一聚啊,就差你了。”

趙海良聽到王越正在上班,想了想,直接說道。

王越從趙海良的口中也大概能夠明白,之前他們班的好多同學上了大學後都出國留學了,今年好多人都回來了,所以就想聚一聚。

所以趙海良還有這些出國留學的同學,不知道自己在濱海市的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過王越也並沒有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趙海良覺得這樣的酒局王越絕對不能缺席,畢竟王越當初可是自己的好朋友。

“老趙還是算了吧,畢竟當初那些同學都已經忘得差不多了,我去了也不好。”

王越想了想,對着趙海良說道。

畢竟那些同學至今也沒什麼感情,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並不想去。

不過他的話說完,趙海良直接對着王越說道。

“老王,不行,你趕緊來,我今天就想見你。”

“要不我們改天兩個人單獨出來吃個飯也可以啊,我還是不去了。”

趙海良聽到王越並不準備出來趙海良有點着急了。

隨後他想了想,對着王越說道。

“老王,你可一定得來,我最近買了輛法拉利,到時候帶你去兜風。”

“怎麼,最近你發達了?”

“還好吧,總之你一定要來。”

“那好吧,我現在就過去。”

王越聽到趙海良的話後,能夠知道趙海良之所以能夠買法拉利,其實和王氏集團是有關係的。

之前王氏集團和濱海市一家貿易公司合作的時候,他就發現了對方是自己的老同學趙海良。

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把公司的單子給了趙海良。

就在王越準備掛電話的時候,那邊的趙海良忽然開口了

“老王。”

“怎麼了?”

“謝謝你了。”

王越聽到趙海良的話後,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笑着說道。

“你謝我什麼,我可沒幫你什麼忙。”

“好了,總之你過來,我們好好聊一聊吧。”

趙海良聽到後,也沒解釋什麼,隨後直接把電話掛了。

半個小時後,在濱海市聚香樓的大廳裏面,這裏的人氣十分的好,很多人來人往,貌似這個酒樓現在被杜小鳳給收購了。

“先生,有什麼能夠幫助您的嗎?”

“我是來找人的,一個叫趙海良的人在這裏訂了位置。”

“在三樓。”

“謝謝。”


聽到服務員的話,王越想了想,然後直接上了三樓。

見到王越離開那個服務員並沒有多說什麼,不過這時候一個女人忽然着急的走了過來。

“花姐,怎麼了?”

眼前的花姐是這個酒樓的負責人,別看他平日裏對誰都和顏悅色的,但是他是一個得罪不起的人物。

可以知道,這個酒樓可沒人敢得罪他,現在也不知道花姐爲什麼這麼緊張,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剛纔那個先生去了哪裏?”

別人不認識王越,但是花姐可是認識王越的。

杜小鳳和王越的關係很好,所以花姐自然能夠認識王越。

花姐現在十分的緊張,沒想到能夠在這裏見到王越,這一次如果要是能巴結王越的話,恐怕杜小鳳這邊一定會好好的獎賞自己的。

總之,像王越這樣的大人物,他可不敢怠慢。

“在三樓。”

服務員聽到花姐的話後,想了想,隨後說道。

他有點好奇爲什麼花姐這麼緊張,只不過隨後花姐說的話,讓他直接傻眼了。

“把三樓所有的客人全部給我清走,讓他們去其他地方,千萬不能吵到這位先生。還有直接將他們的所在包間升級成VIP,對了,要頂級VIP!”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