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這不是現實!

這是系統虛擬出來的世界!

而且這一次竟然不是那個平行世界,而是虛擬出了我生活裏的現實世界!?

郝歡心中閃過一絲驚慌以及震撼,系統這操作也太可怕了!

他看着劉雨曦,再次確定地問道:“《無間道》現在的票房多少了?”

劉雨曦回答:“51億了。”

果然!

這就是系統按照現實世界虛擬出來的一個地方!

51億票房,那是金牛獎電影節當天的票房!第二天後,票房就已經是52億了!

郝歡記得很清楚,在前往黃浩家做客時,王樂欣親口跟他彙報的,當時黃浩還說了22天獲得52億票房已經很牛逼了!

而那時候,郝歡正在想着解鎖《恐怖遊輪》後獲得的這個特殊體驗資格!因爲系統提示的“危險慎用”而猶豫不決,不敢輕易嘗試體驗。

最後,從黃浩家吃完晚飯喝了點酒,回到酒店的他,藉着酒勁,豁出去了,使用了《恐怖遊輪》的這一次體驗資格。

所以,他確定了!

這一次的特殊體驗資格確實特殊!

系統帶他進來的,竟然是真實還原了他生活裏的虛擬世界以及人物!

郝歡這眼神,看得劉雨曦有點發毛緊張,她有點羞澀地問着:“你幹嘛一直盯着我看?”

“你不盯着我看,怎麼知道我在盯着你看?”

郝歡將劉雨曦遞給他的一杯熱咖啡還了回去,警惕地朝着那狹窄的階梯口走去。

他發現這裏確實不是遊輪,因爲遊輪那麼大,不會晃得這麼明顯,而且空間太小,說明確實如劉雨曦前面說的一樣。

這是一艘遊艇!

至於爲什麼系統會安排這種情節,郝歡就想不通了!

他現在需要戒備的是那未知的危險!

包括這個複製出來的劉雨曦,以及她剛剛遞過來的一杯咖啡。

鑽出遊艇內部,碧海晴空呈現在郝歡面前,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歡子,你這一覺睡得挺久的啊!不能喝就別喝那麼多,現在清醒了吧?”

王燁!

郝歡一聽這聲音就聽出來了,他又是皺了皺眉,更加確定了這就是系統虛擬出來的一個現實世界,不管是劉雨曦還是王燁,都是虛擬出來,完美複製的一個人物!

“這是要開去哪裏?”郝歡問着王燁,王燁在掌舵,他的旁邊,還有黃浩跟他那個身材有點火爆的大屁股嬌妻!

混亂的人物搭配!

也正是這混亂的人物搭配,才讓郝歡更加確定了眼前看到的,經歷到的,根本就不是現實裏的生活!

王燁無語,說着:“你這是喝斷片了吧?是你突然找我,說想出海遊玩散一下心!然後這幾個傢伙跟着你蹭上了遊艇的。”

出海遊玩?

遊艇?

郝歡臉色陡然一變!

他想起了《恐怖遊輪》的簡介:單身母親傑西留下孩子,同一幫朋友乘遊艇出海遊玩。出海後不久,遊艇不幸遇上風暴,在接到神祕的求救信號後,遊艇在大浪襲擊下傾覆,一名好友失蹤,剩下的人歷經掙扎終於倖免於難。

當衆人無計可施之時,一艘遊輪經過,他們以爲遇上救援,登上了遊輪……

所以,《恐怖遊輪》裏,那個單身母親所遭遇的故事,發生在了我的身上?

這個特殊體驗資格,就是讓我體驗真實版的《恐怖遊輪》嗎?

在郝歡陷入沉思時,海風忽然變猛了,那海水也因此而變得沸騰起來,萬里晴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暗了下來。

烏雲開始涌現,簡介上女主他們經歷的風暴果然來了!

衆人看着這突然變得可怕的天空,王燁臉色不好地走下甲板內部,在階梯口拿對講機聯繫海警:“呼叫海岸警衛隊!呼叫海岸警衛隊!”

那卡了磁帶般的雜音響起:“這裏是海岸警衛隊,請講!”

王燁說着:“我們的帆船遊艇速度突然從7節降到了0,這裏的天色暗得很快,像是暴風雨要到來了!”

海岸警衛隊忽然卡磁似的,沒有再回復王燁,而伴隨着卡磁的聲音傳出來,對講機裏忽然傳出一道充滿恐懼,以及讓郝歡感到無比熟悉的聲音!

“救我!快來救我!能聽到我說話嗎!死人了,殺光所有人了!他們都死了!都死了!”

那急促不安的聲音,那充滿恐懼充滿絕望的聲音,莫名的就讓郝歡緊張起來!

因爲這個對講機裏突然傳出來的求救聲音,很顯然,那就是他自己的聲音啊! “救命?殺人了?什麼鬼!”

王燁聽着對講機傳來的聲音,很有王燁風格地說着:“兄弟,你爲了讓海警營救,這惡作劇也說得太誇張了吧!”

郝歡則搶過對講機問着:“你在什麼位置?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現在是在遊輪上嗎?”

滋滋……

卡磁聲傳來,他們跟對面的求救信號失去了聯繫。

遊艇上的黃浩這時不安地喊着:“你們快看!”

郝歡跟王燁從甲板內走出來,只見天空已是烏雲密佈,遠處海面上已經颳起狂風暴雨,這意味着他們即將要被這可怕的狂風暴雨給吞噬掉!

王燁驚歡道:“穿上救生衣,趕緊躲到甲板下!”

郝歡則罵着:“蠢豬啊!先把主帆收起來!不然遊艇翻了,躲進甲板裏就等着淹死吧!”

他趕緊去收船帆,這些傢伙都特麼不靠譜!他不能讓這些傢伙順着系統安排的劇情去走,不然這特麼立馬就得面對死亡的威脅了!

如果在這裏淹死了,現實裏的自己會不會直接猝死?

這正是郝歡擔心的地方!

他覺得系統說的危險,或許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排除一切危險因素,讓自己安然無恙地通過這次體驗。

“刀給我!”

風突然很大!船帆收不起來,郝歡拿着刀割斷繩索,只見那狂風大浪突然不科學地撲了過來。

“我艹!”

郝歡剛罵出口,他們乘坐的這艘遊艇瞬間被掀翻了,所有人都掉進了海里。

這特麼根本就是強行安排劇情的節奏啊!

所以,接下來要出現的就是輪船了嗎?

郝歡心裏慶幸自己會游泳,也慶幸這暴風雨掀翻遊艇後立馬就平靜了下來,不然他們很可能都得葬身海底。

暴風雨來得突然,離開得也突然,郝歡等人坐在被掀翻的遊艇上等待救援。

即將到來的,必然是一艘充滿恐怖,充滿危機的遊輪!

郝歡雖然預知到了遊輪的到來,但他並不知道這遊輪裏將會有什麼危險在等着他!

重點是,他還指望不上王燁他們,因爲他們都是系統複製出來的npc,雖然他們呈現給郝歡的樣子跟性格都是那麼的熟悉真實,但郝歡知道,他們接下來或許就是他要面臨的危險也不奇怪!

代妾 果然,沒多久,郝歡發現了一艘遊輪從遠處朝着他們開來。

王燁他們一個個都在揮手喊着求救,只有郝歡無動於衷,繼續坐着,思考着後悔的人生。

如果系統再給他一次機會,他肯定不會解鎖《恐怖遊輪》,哪怕解鎖了,也不會使用這個危險警告的體驗資格!

這時,劉雨曦忽然開口道:“好像有人發現我們了!”

郝歡擡眼看向遊輪,正對着的太陽光芒導致他們看不清甲板上的人影。

遊輪就好像設定好了一樣,從他們旁邊緩慢地經過,所以郝歡他們順利爬上了遊輪。

然而,當進入遊輪後,他們卻發現這裏面一個人影都沒有!

郝歡開始警惕了,《恐怖遊輪》這部電影的簡介裏,有一段是這麼描述的:

神祕的追殺者、鏡子上的駭人血跡、將這羣男女帶入兇險的境地,更讓傑西陷入無盡輪迴的磨難之中,她能夠從這一切的劫難中逃脫嗎?

所以,接下來我們都得被追殺?而我,或許要體驗的就是傑西這個角色在電影裏所經歷的劫難!

他突然嚴肅地說着:“這遊輪有問題,接下來我們不要分散,免得遇到什麼危險。”

劉雨曦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麼大的遊輪,怎麼會一個人都沒有?剛剛我好像看到了遊輪上是有個人盯着我們的!”

黃浩夫妻倆一臉緊張,王燁則神經大條地繼續喊着有沒有人,還打開一個個房間的門逐一搜查。

“見鬼了!這遊輪裏的人都躲起來了嗎?”

伴隨着他的話音落下,只見附近有東西掉落的聲音。

王燁向前走去,問着:“誰啊?有人嗎?”

他走到前面的房間走廊,人影沒看着,但卻發現地上掉了一串鑰匙!

“剛剛的聲音應該是有人掉落了這串鑰匙!”

看着王燁手裏拿着的鑰匙,郝歡臉色一變,接過鑰匙,凝眉道:“這是我的鑰匙!”

王燁無語道:“去你妹的!這種時候還有心情嚇人啊!你的鑰匙怎麼可能被別人掉落在這裏!”

郝歡沉聲道:“這真的是我的鑰匙!”

王燁問着:“如果是你的鑰匙,那你怎麼解釋你的鑰匙會出現在這種鬼地方?”

“那就只有鬼才知道了!”

郝歡不指望王燁他們了,他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遊輪裏有人要殺他們,接下來他們肯定會遭到追殺。

至於爲什麼自己的鑰匙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他的心裏,突然懷疑王樂欣!

因爲他的鑰匙,除了自己,也就只有王樂欣能拿到了啊!

所以,這裏的神祕追殺者,不會就是王樂欣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系統就真特麼的艹蛋了!

找了一圈,偌大的遊輪上一個人都沒找着!在衆人緊張忐忑的商量着對策之時,劉雨曦看到了有人在另一端偷看他們,驚道:“那裏有個人!”

“誰?出來!”

王燁趕緊追了過去,郝歡本想阻止,但想想這不是真的王燁,那麼在這裏被殺掉了也無所謂,於是就任由王燁作死了。

他帶着劉雨曦跟黃浩夫妻倆追上王燁,這種時候他們必須走在一起,不能分開,否則按照那些懸疑驚悚的電影劇情,一旦落單,那就必死!

雖然王燁他們都是系統複製出來的npc,但接下來他們還是能起到作用的,否則就他一個人的話,這個特殊體驗還有進行下去的必要嗎?

“你們看這裏!”

王燁在一個房間的梳妝檯鏡子上發現了驚駭的一幕,鏡子上寫着三個鮮血淋漓的漢字,去劇院!

這一幕,令人看得恐慌,同時也驗證了電影簡介上說的那一句話:神祕的追殺者、鏡子上的駭人血跡,將這羣男女帶入了兇險的境地!

在郝歡推理思考時,其他人不知什麼時候分散了!就好像突然間人間蒸發了一樣!

“王燁?老黃?劉雨曦?”

郝歡忐忑地喊着,這特殊體驗是要嚇死人嗎?

這時,有腳步聲響起。

郝歡緊張地躲了起來,神祕的追殺者出現了嗎?

這是要逐一殺光我們?如果我在這裏被殺,現實裏會不會同樣死掉?

他不敢賭!

一旦賭輸了,那他就完了!

調整緊張不安的心情,郝歡偷偷看着樓梯口,隨後他臉色一驚,趕緊朝着身上滿是鮮血的王燁走去。

“怎麼了?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

他沒有關心王燁的生命安全,因爲他知道這不是真正的王燁,所以他只想知道神祕的追殺者到底是誰!

這個特殊體驗,他覺得自己要做的應該是找到這個神祕追殺者,將對方幹掉,最終活下來纔有可能結束這次體驗!

然而這時,王燁忽然發瘋似的伸出鮮血淋漓的雙手掐着郝歡的喉嚨!

“放手!你瘋了啊!咳……”

郝歡使勁掙扎抵抗,王燁腦部受了傷,鮮血潺潺流出,沒一會兒他就死掉了。

隨後,砰砰的槍聲響起!

黃浩夫妻倆的慘叫聲在隔壁劇院傳來,郝歡平復那惶恐不安的心情,趕緊朝着劇院跑去。

黃浩的老婆滿臉悲傷恐懼地抱着被槍殺了的黃浩屍體,見郝歡走過來後,她突然悲憤地走過來,扯着郝歡的衣領,吼罵着:“混蛋!你爲什麼要開槍殺了他!”

郝歡拍開她的雙手,冷聲道:“不是我!我剛和王燁在一起!我是聽到了槍聲後趕過來的!”

黃浩妻子怒吼着:“就是你!他臨死前親口跟我說的!就是你開的槍!你爲什麼要這樣!爲什麼要殺死他!”

黃浩屍體旁的劉雨曦,已經嚇得花容失色,她顯然不知道誰說的是真話,誰說的是假話。

只知道她們上了一艘充滿危險與恐懼的遊輪!

郝歡認真地解釋着:“不是我!我幹嘛要殺老黃!如果我有槍,那我爲什麼不把你們也給殺了!”

黃浩老婆哭罵着:“就是你!他臨死前不可能說謊!是你殺了他!你這混蛋!你爲什麼要做出這種事情!”

郝歡受不了了,陰沉着臉吼道:“閉嘴!再吵我現在就把你殺了!”

他走去看了一下黃浩的屍體,問着一旁驚慌失措的劉雨曦:“到底發生了什麼?你有沒有看到老黃被殺的過程?”

劉雨曦搖着頭:“我……我不知道,你讓我過來劇院,我還沒到的時候,浩哥就已經遇害了。”

“我讓你過來的劇院?”

郝歡凝眉,這特麼的事情好像有點見鬼了!

砰!

又有槍聲突然響起,黃浩的妻子突然中槍,肩膀處的衣服瞬間被鮮血染紅。

“看到沒有!都說了不是我!”

郝歡趕緊找地方躲了起來,老黃他們都是npc,他雖然看着他們慘死的過程有些恐懼頭皮發麻,但爲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現在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死去。

就當做現在是在拍電影!

他不能將個人的情感投入到這些npc身上!

砰砰砰!

那散彈槍的聲音接連響起,黃浩的妻子也被槍殺了,劉雨曦驚慌地躲在劇院的座椅下,不知下一個死亡的人到底是不是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