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道長,你買這麼多米根本沒地方放啊,我們兩輛車子壞了一輛,這一輛車子裝我們五個人,又裝這四袋子米…….”趙鳴指着地上的四袋米對我說道。

“別的我不管,但是這糯米必須想辦法帶回去”我鄭重其事的對趙鳴說道。

“那好吧”趙鳴見我說的這麼堅決只好點頭答應,當一切準備完以後又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剛纔的天還是灰濛濛的,轉眼之間天就變黑的,我們五個人擠在車裏開始往回走,由於天已經黑了,之前還下了一場大雨,原本坑窪不平的路現在變得泥濘不堪,在這樣的路上行車,車速想快也快不了,車子慢悠悠的行駛着,而我整個人處於崩潰的階段,我心裏一直念着千萬不要出事。

就在車子行駛到一個多小時的時候,我們車子的對面也開過來一輛越野車。

“咦,那不是老馮的車嗎?”開車的那個男子指着前面的車說道。

“把車靠道邊停一下”趙鳴吩咐開車的那個男子停在了路邊,此時我前面的那輛車也停了下來,然後從車上走下來一個健壯的男子。

“老馮你怎麼出來了”趙鳴向那輛車走下來的人問道。

“趙哥,大事不好了,你家那老祖宗復活了,而且他還將咱們兩個兄弟給咬傷了,現在這兩個兄弟傷勢挺重的,而且還發着高燒,我得送他們去醫院了”老馮指着車裏的兩個人說道。

“什麼,我家老祖宗復活了,你胡說八道什麼,你是不是也發燒了”趙鳴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我沒胡說八道,等你回去就知道了,我不跟你說了,我得趕緊送兄弟們去醫院,你趕緊回去吧”那個叫老馮的也不在多說什麼,急忙轉身向車上走去。

“等一下,先讓我看一下”這個時候我從車上走了下來說道,剛剛趙鳴與那個叫老馮男子的對話全都被我聽見了,我所擔憂的事也終於發生了,雖然我心裏很煩躁,但是這個時候我決不能亂。

“你是醫生嗎?”那個老馮沒好氣的問到。

“我不是醫生”我答道。

“你不是醫生你看什麼,我忙着呢”那個老馮說完這話就準備上車。

“趙先生,你的那兩個兄弟被殭屍咬了,就算現在去醫院醫生也治不了,如果現在不讓我看一下的話,恐怕他們活不過今天晚上”我見那個老馮不信任我,我只好跟趙鳴說。

“你特麼的胡說八道什麼,信不信我揍你”那個老馮聽我這麼一說徹底的惱怒了,他下車就奔着我來了。

“老馮,現在不是胡鬧的時候,還是讓林道長去看一下吧”那個老馮一聽趙鳴這麼說,他沒在說什麼,他只是站在一旁憤怒的看着我。

“林道長,那你趕緊去看看吧”趙鳴對我說道。

“好”我點點頭就往前面的那輛車走了過去,趙鳴也跟在我的身後走了過去,畢竟車裏的那兩個人也是他的兄弟,他心裏也有點着急。當我打開車門的時候,我發現越野車的後座上坐着兩個渾身是血的男子,這兩個男子被殭屍咬的地方都不同,一個胳膊被咬,一個肩膀被咬,看到這兩個傷口我覺得很欣慰,起碼這兩個傷口沒咬到要害,如果咬到脖子處的動脈血管的話,那這兩個人幾乎就沒得救了。

“趙先生,你去咱們那輛車裏拿點糯米過來,我要給他們先清理傷口的屍毒”我對趙鳴吩咐道,趙鳴點點頭跑到我們剛剛坐的那輛車上提起一袋糯米就跑了過來。

“真特麼的扯淡,用糯米治病,大哥這道士的鬼話你也相信”那個老馮沒好氣的對趙鳴說道,趙鳴什麼也沒說,他心裏也有點犯嘀咕,這糯米治療傷口確實有點扯淡。

我將糯米袋子打開,然後抓起一把糯米直接糊在了其中一個被殭屍咬在肩膀上的那個男子的傷口上,這肩膀的傷口比較靠近心臟的部位,一旦讓這屍毒侵蝕到心臟的話,那這個人就沒得救了,值得慶幸的是這兩個人被殭屍咬的時間不是太長…….。

先是“滋啦”一聲,糯米接觸到那個男子傷口的時候冒起一絲青煙還泛着一股腥臭的氣味。

“啊”那個男子張大嘴巴慘叫了一聲然後疼的暈了過去。

“你對他做了什麼”那個老馮跑到車旁直接將我從車上拽了出來,然後將我摔在了地上,那個老馮用的力道很大,我被他這一下摔的氣都喘不上來了,我被摔在泥濘的地上大約有一分鐘沒有爬起來,趙鳴他們幾個站在一旁冷眼的看着我,沒有一個人過來扶我一把。

我咬着牙忍着疼從地上爬了起來,此刻的我渾身是泥,臉上,嘴裏都是,我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個老馮,然後緩緩的向他走了過去,此時我的內心燃起了一團憤怒的火焰。

“怎麼,你不服唄”那個老馮看我向他走過去怒瞪着雙眼對我說道,然後他雙手握拳,右拳擺在前面,左拳放在右拳的後面,然後左腳向後邁了一步,老馮擺出這個架勢一看就是個練家子,趙鳴他們四個人站在一旁看着我們倆,開車的那個男子則是一臉擔憂的看着我。

“林道長,你是打不過他的,老馮的軍體拳在我們部隊連得了三年冠軍,別自找苦吃了”趙鳴在一旁提醒道,此時我腦子裏就一個想法,我一定要給這個傢伙一點顏色看看,我要讓他知道我林不凡不是誰都可以拿捏的。

“我大哥說的對,我勸你還是省省吧,你是打不過我的”那個叫老馮的對我譏諷道。

這個老馮的身高大約在一米九左右,比那個趙鳴還要高,相對一米七的我,他要比我高出一個頭,而且他的身材十分的健壯,一身腱子肉,他那粗壯的胳膊比我的小腿還粗。

“咳咳”我用手捂着嘴咳嗽了兩聲,剛剛他摔我的那一下實在太重,望着手裏咳出的血,我是格外的憤怒。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好心幫你們,你們卻如此對我”我目漏兇光的對那個老馮說道,同時這句話也是在對趙鳴他們在說,趙鳴聽我說到這番話的時候,他臉色瞬間變的難看起來,然後皺着眉頭看着我什麼話都沒說。

“哼,那你是想自找苦吃了,我今天就好好的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那個老馮說完這話奔着我就襲了過來。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 老馮走到我的面前揮起右拳就對着我的頭擊了過來,我將頭往左閃了一下,很輕鬆的躲過了老馮這一擊,當老馮的右拳從我的耳邊穿過去的時候,我能感受到老馮這一拳帶着很強的拳風,要是這一拳直接打在我腦袋上就算不死也得脫一層皮,老馮見這一拳落了空,他又揮起左拳對準我的頭擊了過來。

這次我的頭又往右偏了一下,也躲過了老馮的這一擊,我迅速的伸出兩隻手抓住老馮那粗壯的左臂然後一個轉身,“啊”我怒吼一聲直接給老馮來了個背摔,這一次我也沒有保留完全使出了渾身的力氣,我將那個老馮重重的摔倒我前面五米遠處,那個老馮被我的這一記背摔直接摔暈了過去。

趙鳴他們四個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他們沒想到一米九身高體重二百一十斤的老馮居然被我一個過背摔直接摔暈了過去,而且我的身高只有一米七多一點,體重頂多也只有一百二,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我的爆發力居然這麼強。

原本我以爲事情結束了,可是沒想到站到趙鳴身後的兩個人也站了出來,這兩個人的年齡也就在二十七八歲左右,身高也都在一米八上下,體型也十分的健壯,他們倆一臉憤怒的看着我。

“怎麼,你們兩個也不服”我擡起頭看着站在我面前的那兩個人說道。

精怪登錄器 “他是我們的哥哥,你打了他,也就等於是在打我們”那兩個人握着拳頭怒視着我說道。

“好吧,那你們就一起來吧”我完全沒有把這兩個人放在眼裏。

“喝”那兩個人大喝一聲就衝着我奔了過來,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着這兩個人。

其中一個人飛身一腳就對着我的胸口踹了過來,我也擡起一腳對着那個人的腳踹了過去,按理說那個人的這飛身一腳的力度比我站在原地踹出的這一腳的力度大,可結果那個人被我這一腳直接踹飛出去撞在路旁的小樹上,把那手腕粗的小樹直接撞折,而我此時站在原地沒有後退一步,我這一腳也徹底的把另一個向我襲來的男子給震到了,他此時望着我心生膽虛,他此時是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就在那個男子萬分糾結的時候,我揮起一掌直接打在了那個人的胸口上,給站在我前面的那個男子打的口噴鮮血直接倒飛出去,原本我想用拳的,我怕我這一拳下去直接給這個男子打死,所以我換成了掌,沒用上一分鐘,這兩個想要給老馮報仇的人全都被我打倒在地暈了過去,對付這樣的人我完全沒有保留。

趙鳴憤怒的看着我,從他的眼神中我不但看到了憤怒也看到了震驚之色,他沒想到我居然這麼厲害,自己一個人將他手下的三個人打的倒地不起,他手下這三個人實力有多強他心裏清楚。

我無視趙鳴的眼神轉身向老馮的車上走去,這個時候說我什麼都不想說,我要趕緊救人,如果讓車上的人屍毒攻心的話,那什麼都晚了。

“啊”此時老馮的車上又傳出一聲怒吼。

“我上”早上接我的那個男子握緊拳頭咬着牙對趙鳴說道。

“沒用的,你不是他的對手”趙鳴按住那個男子說道。

此時我走下車來到趙鳴的身邊“如果你不想你車上的那兩個兄弟死,就趕緊拉着他們倆回去,我自有辦法治療他們身上的傷口,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那就算了”

“你將老馮他們幾個弄到車上,我開車拉着林道長還有那兩個兄弟先回去”趙鳴此時選擇了相信我。

“好的大哥,那你們先走吧”那個男子將拳頭放下點頭答道。

“林道長,那我們趕緊走吧”於是趙鳴開着車拉着我們往回走。

我坐在車裏望着後面的那兩個人,後面的那兩個人的傷口發黑,散發着腥臭的氣味,他們兩個臉色蒼白,同時也處在發燒的階段。

“林道長,沒想到你身材這麼瘦小,功夫居然這麼了得”趙鳴一邊開着車一邊對我說道。

“恩!”我無心的回答着趙鳴的話,此時我的心裏正在惦記着二柱子,也不知道這小子怎麼樣了,如果他出什麼事的話,我可怎麼跟他的母親交代。

“林道長,像你身手這麼好的人應該去當兵,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來找我”趙鳴在一旁說道。

“不好意思,我沒有興趣”我想也沒想的拒絕道。

“那真是可惜了,如果你去當兵的話,我保證一年之內讓你的軍銜提到上尉”趙鳴繼續說道,他想利用軍銜來利誘我,而我則是什麼話都沒說,目光盯着車上的那兩個人看,趙鳴見我沒說話,他也知趣的將嘴給閉上了。

當我們回到別墅的時候,別墅裏面是一團亂,趙鳴帶來的那些人全部站在別墅的院子裏警惕的看着別墅的後院,我在人羣中我也找到了二柱子的身影。

“二柱子,這到底是怎麼一會事”我走下車直接奔着二柱子走了過去問道。

“師傅,這都是趙老先生乾的,跟我沒有關係”二柱子神色慌亂的說道,此時我看到趙鳴的大伯臉色難看的坐在院子裏的凳子上抽菸,他也不敢看我。

“二柱子,你仔細說”我臉色凝重的對二柱子說道。

“你走了大約一個半小時候後,外面的八口棺材有兩口棺材晃動了起來,當時我特別的害怕,我讓屋子裏的人陪我去貼符,結果沒有一個人願意陪我去,最後我一個人壯着膽子向後院的八口棺材走去,當我將手裏的符咒貼到棺材上的時候,那兩個棺材瞬間就安靜了下來,當我回到屋子裏的時候,我看到屋子裏的那個老祖宗的眼睛是睜開的,看着那個老祖宗瞪着兩個眼珠子我這腿就嘚瑟,趙大爺則是以爲他們家的老祖先復活了,於是就將你貼在那屍體上的符咒就揭了下來”二柱子說到這的時候則是一臉驚恐的表情。

“你沒阻止嗎?”我對二柱子指責道。

“我當然阻止了,你也知道趙大爺這個人的性格,他想做的事我根本就阻止不了,他讓這些人把我當場就給按在了地上,一動也不能動”當二柱子說到這的時候,在場的那些人全部羞愧的將頭垂了下去。

“你接着說”我喘了一口粗氣接着問道,此時我真是想殺人的心都有。

“過了不到十分鐘,趙大爺的那個老祖宗就活了過來,當時趙大爺跪在地上就對着他的老祖宗磕頭,可沒想到趙大爺的那個老祖宗體從門板上跳下來後就奔着人羣撲了上去,最後那個老祖宗體咬了兩個人就向後院飛了出去。之後趙大爺的那個祖宗用腳將後院的八口棺材蓋子全部踢飛,我看到那八口棺材裏的屍體也全部都復活了,他們的眼睛發着綠色的光就奔着別墅蹦了過來,我當時立即將後院的門關上,並將鎮屍符貼在了門上,然後又把撿起趙大爺之前揭下來的鎮屍符貼在了窗戶上,再後來我和這羣人就跑到了院子裏”二柱子將事情從頭到尾簡單的對我說了一遍。

“這是真的嗎?”趙鳴在一旁不可置信的問着院子裏的那些人,他有點不信二柱子所說的這一切,院子裏的那些人都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點點頭,那意思在說二柱子說的這些都是事實。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趙鳴不由的向後倒退了一步捂着腦袋說道。

此時我跑上車抓了兩把糯米就向後院跑去,等我跑到後院的時候,那九具殭屍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九口空棺材擺在後院,此時我感到渾身無力然後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師傅,你別坐着地上,起來啊”二柱子趕過來見我坐在地上趕緊將我扶了起來,隨後趙鳴領着他的那些人也趕了過來。

“林道長,車上的那兩個兄弟怎麼辦”趙鳴要不提車上的那兩個人我還給忘記了。

“趕緊將那兩個人背進屋子裏”我起身就向前院跑去,我覺得這個時候應該先救人,一旦讓那兩個人屍毒攻心的話,那這裏就又多了兩具殭屍。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 “趙先生,你先把車上的那袋糯米拿過來,只有糯米猜才能救他們兩的命”我慎重的對趙鳴說道。

“好的”趙鳴回過身就跑到院子裏將車門打開然後把糯米從車上提了下來送到我的面前。

“二柱子,找兩個大一點的盆,泡兩盆糯米水”我對站在我身旁的二柱子說道,二柱子二話沒說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趙先生你讓人熬一鍋糯米粥,要稀一點,不要太厚,一會要給他們兩個灌下去”我指着躺在炕上的那兩個人說道。

“恩”趙鳴點着頭應道,然後他就去安排人去熬粥了。

總裁的貼身下堂妻 “來人啊,過來幫忙摁住這兩個人”我對着站在地上的衆人說道,結果那些人沒有一個過來幫忙。

“林道長讓你們怎麼做,你們就怎麼做,現在他說的話就等於是我說的haunted”此時趙鳴對那些人吩咐道,大家一聽趙鳴這樣說,他門全部跳到了炕上然後死死的按住了躺在炕上被殭屍咬的那兩個人。

我從糯米袋子裏抓起兩把糯米就按在他門倆的傷口上。

“啊”那兩個人再一次疼的大吼了一聲,同時他們倆的傷口處冒起了絲絲青煙,他們的身子也在奮力的掙扎着,豆大的汗水也從他們倆的額頭滑落下來。

“米變成黑的了,米變成黑的了….”那些人看到傷口處的糯米瞬間變成了黑色,一個個驚呼道。

“師傅,糯米水來了”二柱子將一盆泡着糯米的水端了過來。

“二柱子,再拿一個碗給我”我說這話的時候,又抓了兩把糯米糊在了那兩個人的傷口上,“啊”那兩個人又一次的………

“師傅,給你碗”二柱子將一個空碗遞給了我。

我接過二柱子裏的碗,舀了一碗糯米水就往那兩個人的傷口上倒,當糯米水澆在他們傷口的時候,他們傷口“滋啦,滋啦”冒起了青煙,而且整個屋子裏都瀰漫着令人作嘔的腥臭味,其中有兩個人忍受不了這腥臭的味道跑到外面扶着牆就開始哇哇大吐。

趙鳴望着眼前的這個違反科學的景象完全說不出話來,他不明白那白色的糯米水倒在傷口上爲什麼會冒出青煙。

我剛要倒第二碗糯米水的時候,兜裏的電話響了起來,我將兜裏電話掏出來看了一眼,我發現屏幕是碎的,這多半是之前被那個老馮摔的,我試着用手滑了一下,還能用。

“喂,柏兄弟,你們走到哪裏了”來電話的正是柏皓騰。

“我跟鶴瞳已經來到了你說的那個kd縣灌水鎮了,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走”柏皓騰在電話那頭急切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找個人跟你說吧”我說完這話就將電話遞給了趙鳴。

“我有兩個朋友過來幫忙,他們不知道你們這怎麼走,麻煩你告訴他們一聲”我對趙鳴說道。

“恩”趙鳴點着頭接過我手裏的電話,然後對着電話講了起來,我拿起碗繼續往那兩個人的傷口處倒糯米水,最後我也懶得再倒了,而是將那兩個人的傷口直放在了裝着糯米水的盆裏。

“林道長,對不起,這件事是我的錯”趙鳴的大伯紅着臉走到我的身邊說道。

“什麼也不要說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先處理事重要”我心裏雖然生這個趙鳴大伯的氣,但是我又不好說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第二輛車也趕了回來,開車的那個男子回到屋子裏叫了一些人出去將車上那個被我打倒的三個人擡進了屋子裏,那些人詢問着開車的那個男子他們三個怎麼了,那個男子看着我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

“等糯米粥熬好了,給那兩個人灌倒嘴裏就行了,我現在要忙了,你們都不要打擾我”我說完這話將硃砂掏了出來倒在碗裏,接着我又往碗裏倒了一些糯米水將硃砂沾溼。

我提起狼毫筆開始在趙鳴大伯家的牆上,門上,窗戶上畫符,我心裏在想,今天晚上只有趙天罡這一具殭屍吸了人血,還有八具殭屍的肚子還是餓的,我怕他們晚上會跑過來找這別墅的人進食,面對那九具殭屍我心生無力,現在最主要的是防患於未然。

“林道長,你的電話”趙鳴走到我的身邊將我的電話遞給了我,我將電話揣進兜裏繼續畫符。

“林道長,剛剛實在不好意思,我會賠一部新的電話給你”趙鳴對我抱歉的說道。

“不用”我說這話的時候沒有看趙鳴,只是認真的在門上畫着鎮屍符。

“嗷嗚,嗷嗚…..”就在這個時候後山傳來殭屍的吼叫聲,此時屋裏的人也全部緊張了起來。

“師傅,那些屍體會不會來啊”二柱子臉色蒼白的跑到了我的面前詢問道。

“肯定會來”我一邊畫着符一邊對二柱子說道。

“那該怎麼辦啊師傅,我害怕”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帶着哭音。

“只要待在屋子裏就行了”我說這話的時候故意將聲音提高了一個分貝,我的這句話不僅僅是對二柱子說,也是在對屋子裏的那些人說。我將屋子裏的門還有窗都畫上了鎮屍符,以及二樓三樓的窗戶也都畫好了。

“嗷嗚,嗷嗚…..”那羣殭屍吼叫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我站在別墅裏能清楚的看見那些殭屍正在往我們這裏蹦,此時二柱子嚇的緊緊的抓住我的胳膊不放。

“大哥,我們這裏這麼多人怕個什麼,什麼樣的死人我們沒見過,咱們出去把那幾個亂蹦亂跳的屍體給綁了吧”此時一個膽大的男子走到趙鳴的面前提議道。

“聽林道長的,待在屋子裏不要出去”趙鳴對那個膽大的男子說道,那個男子點點頭再沒說話。

“師傅你快看,那具屍體會飛”二柱子指着那八具殭屍身後的那具殭屍說道,這具殭屍正是趙鳴的祖爺爺趙天罡,我完全沒想到這個趙天罡居然變成了飛屍。

“把燈都關上,大家不要出聲”我對着屋子裏的人喊道,此時屋子裏的那些人迅速的將屋子裏的燈全部關上,一個個緊張兮兮的看着外面的那九具殭屍。

“嘭”的一聲,當一具殭屍試圖用身子將門撞開的時候,畫在門上的鎮屍符閃出一道黃光將那具殭屍直接彈飛出去。

“嗷嗚,嗷嗚….”別墅外的那羣殭屍望着屋子裏的我們發出野獸般的吼叫,透過月光,我們能清楚的看到這些殭屍的臉是青黑色的,兩顆長長的獠牙從嘴裏伸了出來,除了趙天罡的眼睛是血紅色的,其餘那些殭屍的眼睛全是綠色的,看着那些閃着綠光的眼睛,我們屋子裏的所有人都感到頭皮發麻,後背也都直冒涼風,就連剛纔那個要提議出去捉殭屍的男子也不由的打了個冷顫。不要說這些凡人害怕,就連我看到外面的那羣殭屍,我這心裏也是害怕,我現在唯一期待的就是希望柏皓騰和鶴瞳他們倆能早點趕過來。

“嗷嗚…..”最後那羣殭屍在飛屍趙天罡的帶領下奔着別墅院子裏的豬圈蹦了過去,接下來的場景看着我們大家都有一些心有餘悸,很多人都有些不忍心看那場面了,實在是太噁心太血腥了。

趙鳴的大伯一共養了四頭豬,中午殺了一頭還有三頭豬在豬圈裏,剩下的這三頭豬是趙鳴大伯準備留着過年的時候大家來他們家殺的,結果那八具殭屍趴在了那三頭豬身上就是一頓亂咬。

“我的豬,我的豬啊…..”趙鳴大伯看着自己養的豬被那羣殭屍分屍,眼淚控制不住的就掉了下來,我心想這趙鳴的大伯也真是個奇葩,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心疼他那三頭豬,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不錯了,如果不是他將趙天罡頭上的鎮屍符揭下來的話,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樣,這個老傢伙實在是太頑固了。

八具殭屍在吸那三頭豬的血,趙天罡那具飛屍則是盯着別墅的屋子裏看,看着他那閃着紅光的眼睛,讓屋子裏所有人都感到膽寒,我自認爲即使沒有那八具殭屍,我自己也絕對不是那具飛屍的對手,如果換做是我師傅張大狗的話,估計他能輕鬆的將這具飛屍拿下,想到這的時候我有點想我師傅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當那八具殭屍喝足以後,它們繞過別墅向後山蹦去,而那個趙天罡則是飛在它們八具殭屍的前頭,沒一會那九具殭屍就徹底的消失在我們的眼前,此時在場的所有人後背都是溼的,大家都被剛剛的場景嚇出了一身冷汗。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 這九具殭屍前腳剛離開,柏皓騰和王鶴瞳便開着車趕到了。

“柏兄弟,鶴瞳,你們來了啊”我立即推開門迎了出去。

“林兄弟,你怎麼整的如此狼狽”柏皓騰見我臉上,身上都是泥。

“是啊林哥,你這是怎麼搞的啊”王鶴瞳也是一臉關心的問道。

“腳滑不小心摔了一跤”我笑着對他們倆說道。

“師姑你來了啊”二柱子滿臉笑容的迎了上去衝着王鶴瞳喊道,王鶴瞳沒有說話只是對二柱子點了一下頭。

“臭小子,就看見你師姑沒看見你師叔嗎?”柏皓騰故意打趣着二柱子。

爹地,媽咪生氣要哄哄 “師叔”二柱子拉着個臉子衝柏皓騰心不甘情不願的喊道。

“二柱子,你這個態度有問題啊”柏皓騰裝作生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好了柏師兄,你就別開二柱子玩笑了,趕緊問正事吧”王鶴瞳在一旁沒好氣的對柏皓騰說道。

“林兄弟,這裏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會出現九具殭屍”柏皓騰不再打趣二柱子,而是一本正經的向我問道。

“你們先跟我去一趟後院吧”我帶着柏皓騰還有王鶴瞳往別墅的後院走去,趙鳴也緊緊的跟在了我的後面,至於其餘的那些人全部龜縮在別墅裏面,剛纔那慘不忍睹的一幕還在他們腦海裏一遍又一遍的重複放映着。

“今天在這一座墳裏遷出了九口棺材”我指着後院的八口紅木棺材以及墳中心的那口石棺對柏皓騰說道。

“這還是真罕見,我最多見過一墳三口棺材的,這一墳九口棺材我還是第一次見過”柏皓騰驚訝的說道。

“一般都是一墳兩口棺材,而且還是夫妻合葬,難道這是地主家的墳,他有八個老婆”王鶴瞳在一旁說道。

“不是這樣的,這一座墳裏埋的是九具男性屍體”我對王鶴瞳說道。

“這就有點難以讓人理解了”柏皓騰搖着頭說道。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早上我先是開壇做法……”於是我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對柏皓騰還有王鶴瞳說了一邊,包括在石棺裏發現的那個黃綢布上寫的墓主的生前經歷一併說給了柏皓騰聽。

“照你這麼說的話,這屍體產生屍變應該是在今天發生的,而不是早就產生了屍變”柏皓騰在一旁說道。

“沒錯,我也是這麼認爲的”我點着頭說道。

“由於他們生前守城失敗,大多人都是戰死的,還有兩個人是服毒自殺的,所以他們有怨氣聚在喉嚨,這應該是屍變的原因”柏皓騰在一旁說道。

“我也是這樣認爲的,但是我不知道這些屍體爲什麼就在今天屍變呢”我疑惑的問向柏皓騰,柏皓騰則是搖着頭表示他也不知道。

“林哥,你說這九具殭屍中有一具是飛屍,你能確定嗎?”王鶴瞳一臉凝重的向我問道。

“恩的,我確定,這九具殭屍中有一具是飛屍,其餘的那些也都不簡單,他們的實力也全部在跳屍等級”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王鶴瞳與柏皓騰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沒有一絲血色,他們倆被我的這句話徹底的驚到了。

“先不說那八具跳屍,就那麼一具飛屍就不是咱們三個能對付的”柏皓騰慎重的說道。

“沒錯,就是那具飛屍也夠咱們三個喝上一壺的了”我點着頭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