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白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一直在尋找的真師,竟然會是這名神秘老人!雖然之前他心中也對這老人的身份有過疑惑,但每每想到當初那神秘老人出手提點自己,為自己釋疑解惑的情景,就會讓他打消了心裡的那個想法,認為神秘老人只是隱世不出的高人而已。

一個曾經指點過自己,為自己釋去心中最大疑惑,指點迷津的人,到頭來竟然會是自己最大的敵人,這是林白實在沒有想到的變數!

但仔細回想起來,似乎不管是丹增,抑或是趙靜廷,都清楚無比的跟自己說過,真師只不過是把自己當做了一頭『豬』而已,之所以不對自己動手,不過是想把自己養得更肥一些,等渾身長滿了肥脂,才殺了使用。只是當時的自己深陷憤怒,根本沒仔細去想這些話。

如今回想起來,自己終究還是tooyoungtoosimple,太年輕太天真,在玩弄心機計謀這些事情上,和那些老人相比起來,實在是太過稚嫩。若是自己當時能夠早一些捕捉到這些訊息,現在也不會變得這麼被動,被真師牽著鼻子走。

但現在一切都悔之晚矣,只能在心中留下諸多嘆息。

「沒有想到是我吧。」許是看出了林白心中所思所想,真師臉上也是露出一抹調侃的笑容,淡淡道;「原本的恩人,現在變作最大的仇人,的確是有些諷刺。」

「說到底,還是我要承著你的恩情,如果不是你的指點,我也不可能那麼快找出化神境界的訣竅,讓境界穩固下來。」原本在林白想來,自己見到真師的時候,一定會無比憤怒。卻沒想到,當真師真的站到自己眼前的時候,自己竟然會變得如此心平氣和。

其實林白出現這心態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事情已經發生,而且已經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此時就算是再懊悔或憤恨,也不會對事情產生任何影響。恨而不能,便叫人平靜。

「不需要和我談什麼恩情,你不欠我什麼,我指點你,一則是投桃報李;二來則是想讓你替我出手去做一些事情,那些事情之玄妙,非同小可,你沒有足夠的實力也不可能完成。」真師淡然擺手,平視林白許久后,慨嘆道:「不過你的天份,還是叫我有些驚訝,沒想到在這種天地靈氣衰竭,風脈崩毀的時代,你竟然還能有這樣的晉階速度。」

「後悔當初幫我了?」林白苦笑搖頭,許久之後緩緩道。

「後悔什麼?老夫這輩子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要是件件都讓我後悔的話,那還活著做什麼。」真師聞言輕輕發笑,手指輕輕敲擊著左手手背,淡淡道:「而且就算是你如今的修為,也著實入不了我的法眼,我又有什麼後悔可言。」

林白聞言沉默,誠如真師所言,從見到真師的那一刻開始,雖然他表現得風輕雲淡,但實際上每時每刻都在承受著無匹的靈壓,那種感覺,叫他窒息。即便是當初在塵封之地,在面對無支祁的時候,他都從未有過這種感覺。真師之強大,著實遠遠超過他的想象。

「你說投桃報李,我是投了什麼桃,才讓你告知我相術三境,以及法相的隱秘。」苦笑搖頭,將心中煩亂的思緒排空之後,林白緩緩發問道。

真師說的第二個原因他相信,但第一句話里的投桃報李,卻是叫他有些不明白。自己之前從來沒有跟真師有過任何交集,也從來沒見過此人,更是沒對他做過什麼事情,怎麼著他會說指點自己,竟然是有投桃報李的意思在裡面,這著實叫林白無法理解。

「你可還記得當初你和那諸葛老道鬥法之時,金陵城內發出的那聲巨響?」聽得林白這話,真師臉上頓時露出一幅詭異笑容,望著林白緩緩道。

巨響?林白聞言一愣,他怎麼會不記得當初金陵的那聲爆響,尤其在爆響過後,林白還感覺到城內出現過一股稍縱即逝的強大氣息,但當時的他卻是把那氣息當做了天地感應。 “無畏,你先回去交任務去,然後到城防處領取新的任務,咱們倆爭取早日升到20”李易聽到無畏說任務完成了,這纔想起來讓無畏多領幾個任務。

無畏一聽“擦。大哥啊,太不夠意思了,有任務竟然不告訴我.。”


李易一聽無畏的牢騷。“趕緊去,要不然任務沒了可別怪我。那裏任務每天都是有數的。”無畏一聽,連忙問清了位置就跑路了,因爲城鎮不小就算以戰士的體力來回也要1個小時,等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無畏看到李易一個人在單刷地痞和流氓,只見李易的手中發出法術並且靈活的躲避着人形怪的襲擊,一邊躲閃一邊攻擊。

“老大,真是NB啊。我啥時候能練到這個地步。”無畏竟然看呆了。

李易結束了戰鬥後發現無畏竟然回來了,但是在那裏發呆。

直接來到了無畏面前,一下子拍了過去。“小子,啥時候回來的,還有時間發呆,任務都領了沒。都是什麼類型的?”

無畏被李易這麼一拍醒了過來,又聽到李易的問話,用手摸着頭嘿嘿的說道“老大就是老大,自己一個人單練,這麼輕鬆。”

“別說廢話,趕緊說都領取了什麼任務。要是太難的就放棄吧。”李易笑了笑,讓無畏趕緊進入正題。

“老大你怎麼知道的。我領了一個大任務。消滅李三。給你分享下。”無畏得瑟的說道。

李易一聽嘴角裂了一下。沒有看共享直接說動啊“你直接放棄把。咱倆的實力完成不了。”

無畏一下子傻了眼“老大不是吧,這可是橙色任務,任務完成可是獎勵橙色的裝備。我現在連一件裝備也沒有。雖然不知道橙色裝備是什麼等級的,但是一定很好的。老大咱倆努力一下做了唄。”說完搖着李易

“暈,別搖了,老大是術士不是戰士。我來給你講講,省的以後丟人。” 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裝備分爲。白色、綠色。藍色。橙色、金色、紅色六級。

白色裝備。世界中最普通的裝備。只附加一種屬性或兩種。

綠色裝備。附加了某種特殊效果。附加二到三種屬性。


藍色裝備。擁有比綠色裝備還要好的特效,並且附加三到四種屬性。

橙色裝備。不用說了比藍色還要好。附加五種屬性。

金色裝備。附加六種屬性。並且每種屬性都很多。

紅色裝備。也就是以往遊戲中的神器。每種神器因爲職業和等級的不同,屬性也不同,但是完爆同等級的金色裝備。

無畏聽完了李易的解釋恍然大霧“大哥,可是我已經領了任務啊。要七天內完成。不完成可是要扣聲望的。我現在就只有三十聲望,還是第十個達到十級纔給的。一但扣了200我不成了負數。不會有什麼懲罰把。”

“你才知道,那任務我來這第一天就看到了,但是沒有接,聲望一但到負數,無論和買東西還是做任務,都十分的吃虧。買東西的時候NPC會狠狠額宰你,讓你出平時一倍到兩倍的價錢才能買。任務NPC是降低你的獎勵。反之如果你的聲望達到1000任務的獎勵還會增加一些。當時沒有告訴你,也是我的疏忽,這幾天全力練級把。爭取七天到20到那時估計能給你做了,但是你要做好失敗的準備啊。”李易想了想,要是他到了20級換上術士的裝備並且把技能提升上去,或許能完成就說了出來。


無畏一聽任務有戲了,不用扣聲望“老大,我都聽你的,你要我怎麼做都行。”

“好了去引怪去把。這次一會殺兩個個,你要拉好知道不。”

“老大。不是把。我一個還可以但是兩個我。。”無畏一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笨啊。忘了我教你的自由模式啊。動動腦子。你是豬嗎?”李易很是生氣,剛剛叫他沒有多長時間竟然忘了。

“老大。老大我錯了。我去引。”看到李易要削他趕忙去引怪了。

一邊走一邊想我該怎麼辦呢。回想着上午李易交給他的辦法,忽然想到了。


跑到地痞的旁邊“嗨孫子。”

本來地痞看到無畏的到來已經蠢蠢欲動了,在加上無畏的挑釁直接衝了過來,無畏直接躲閃開來,帶着地痞向前跑去,就這樣一下子引了三個地痞,回到了城門口。

李易看到無畏一下子引了三,也不生氣而是十分的高興“終於開竅了。不過膽量不小。不愧是前世的防禦之王。”

只見無畏在三個地痞的中間是不是的被擊中一次,但是已經能夠躲開多次的攻擊。差不多三下能躲開兩下,實在躲不開就硬抗,反正他升級的屬性都加在了體質上,血量很多。並且還能夠還擊幾次。李易一看放心的攻擊了開來。

只見李易手中的法術已經比一級的時候打了不少,原來是經過了一天的使用到了二級

法術一級

二級

消耗魔法值12點。發出一道魔法攻擊,對目標造成200+魔法傷害的攻擊。

-550

-549

-555

一連串的攻擊在李易的手中發出,速度十分的驚人,竟然達到了一秒多一發。這都是今天練習的接過,雖然前世是一名戰士,但是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跑啊。

前世的視頻可不是白看的,只不過是咒語唸的不熟練而已,李易相信只要自己咒語熟練了,一秒一發很是簡單,裝備在跟上一秒兩發十分輕鬆。

“叮。獲得經驗500”

“叮。獲得經驗500”

“叮。獲得經驗500”不一會三隻地痞都解決了。本來無畏想休息一下,但是李易卻讓他繼續引怪。

除非血量剩下十分之一的時候在休息。本來無畏很是不解,但是相信老大不會害他,就聽話的繼續引怪了。

還是一次三隻,不到一分鐘就滅殺了。

無畏再一次的引了三隻,只見這次李易是一隻打一下讓三隻的血量在同一水平,在極短的時間內三隻地痞全部倒地。

“叮。因爲你短時間內大量屠殺地痞。地痞精英前來追殺”

無畏一聽“擦。老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咋不跟我早說啊.”

李易一聽“你水平不行,要是太興奮了容易死。”

這把無畏說的沒了脾氣,下定決心好好鍛鍊技巧。

無畏一聽沒話了等着精英的到來。 難道那股氣息就是眼前這神秘老人,也就是真師發出的?!

不是,應該不是!仔細回想了當日的情形之後,林白緩緩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 天下兵器錄絕命刀 ,倒是有些類似禁制之力!

禁制?深潭之下的黑獄?!想到此節,林白心中猛然一動,眼角更是狂跳不止,盯著身前的真師,沉默不言,但眼中卻滿是狐疑。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眼前此人,絕不可能是自己心中猜測的那人,如果一切真是那樣的話,那所有的一切就都亂了套了!

六代祖師,難道眼前此人是六代祖師?!他不敢去想象,如果眼前此人真的是六代祖師的話,自己究竟該何去何從。有關河圖洛書的隱秘,六代祖師所知所識,恐怕要比自己還要多;而且他也想不通,當日留下遺言如此抵觸仙門的六代祖師,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變故!

「你不會是把我想成劉伯溫那老東西了吧?」看到林白的表情,真師冷然一笑,寒聲道。

不是六代祖師!聽到真師這話,林白心中懸著的大石終於墜落。剛才那一瞬間,從接觸到的那些訊息,他是真有些畏懼眼前的真師,就是六代祖師劉伯溫。

但是如果眼前此人不是六代祖師的話,那他會是誰?按照黑獄之中石壁上的記,那裡乃是六代祖師的葬身之地,那裡怎麼還會有旁人!難道是自己之前估算錯了,那股駭人的氣息,並不是黑獄開啟之時散發出來的,而是其中另有蹊蹺?

「不用再想了,那股氣息的確是黑獄開啟之時,散發出來的,而從黑獄之中走出的,便是我姚廣孝!」望著林白面上變幻不定的神情,真師冷然一笑,雙唇微微開啟,緩緩道。寥寥兩句,卻是猶如九天雷鳴響徹於林白耳畔,叫他心神恍惚失守!

「姚廣孝?!你怎麼可能是姚廣孝,你怎麼可能還活在這世間?」聽到這話,林白不禁驚呼出聲,望著身前那神秘老人,臉上滿是不可置信和驚懼之色。

姚廣孝,長洲人,為大名赫赫的吳興姚氏後裔,生於元末亂世。此人少年多學,長於吟詩作畫,十七歲出家,自取法號道衍。后從靈應宮席應真修習道家《易經》、方術以及兵家之學。終將儒、釋、道三家之學雜糅於一身,成就一番威名。

但也許是命運的緣由,在朱元璋征戰天下的時候,姚廣孝並沒有出什麼大力氣,反倒是明朝建立后,因為給已故的馬皇后誦經祈福,而被人舉薦給燕王朱棣,當時的他已四十八歲。

及朱元璋駕崩,惠帝朱允炆依次削藩,導致各路王公不滿。姚廣孝察覺到機會之後,進言燕王朱棣,勸其出兵爭奪天下。而他最出名的一句話,便是『臣知天命,何論民心!」

以此言遊說燕王朱棣之後,他更是以卜筮之法,為燕王朱棣堅定了信念,而後提出了以『清君側』為旗號,向惠帝朱允炆發起靖難之役。

功成之後,姚廣孝更是承擔起輔佐太子、太孫的術業功課,時稱『黑衣宰相』。

按照史書記,姚廣孝亡故於永樂十六年,病逝慶壽寺。按史書記,當日『帝震悼,輟視朝二日』,以僧禮葬之,文武百官弔唁者更是『肩摩踵接,添郭溢衢』,更是被明成祖追封為推誠輔國協謀宣力文臣、榮國公、上柱國等等封號。

所謂上柱國,自春秋起便是軍事武裝高級統帥的尊稱,窮明一朝,獲得此封號的只有寥寥數人,而以僧人身份,獲得此榮勛的,唯有姚廣孝一人!

而對於姚廣孝,林白更是對他恨得牙痒痒,按照黑獄石壁之上的記,黑獄便是姚廣孝設計坑害六代祖師劉伯溫的所在,而六代祖師更是身隕於其中。

原本林白以為此事已經散入歷史煙雲之中,無論是六代祖師還是姚廣孝,都已化作煙雲,復仇之事,也是無從談起!可現如今這真師怎麼會自稱為姚廣孝?!

姚廣孝,真師怎麼可能會是姚廣孝?!按照黑獄石壁上的刻畫,黑獄乃是姚廣孝設計坑害六代祖師之地,怎麼著這個始作俑者會被關在了黑獄之中?!如果眼前此人是姚廣孝,那黑獄中的枯骨又會是什麼人?而六代祖師又到底是生是死?!黑獄中那行字又做何解?

錯了,一切都弄錯了!就在驚疑不定之際,林白心頭猛然一動,重新想起了黑獄石壁上的那句話,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當初在閱讀那些文字之時,犯下的一個巨大錯誤!

那個錯誤,便是現代人的閱讀習慣與古人閱讀習慣的不同!現代人習慣橫排書寫文字,而且書寫和閱讀的習慣是自左向右;而古人的書寫習慣則為豎排,而且書寫和閱讀習慣是從右自左!所以那句話並不是『姚廣孝害我劉伯溫』,而是『劉伯溫害我姚廣孝』!

而且也只有這樣念,一切才能有完美的解釋!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自己體內法力遭受禁錮的時候,為何那明明是以相師術法,凝聚香火願力,匯聚而成的禁之世界中,竟然存在著貪、嗔、痴這佛家三毒,甚至那三毒之兇惡,更是世所罕見。

普天之下,舉世之間,以儒入道,再以道入佛之人甚多,但能夠深得這三家精髓之人,卻是少之又少,但凡是有成功者,無一不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而姚廣孝更是其中的翹楚。

只是六代祖師向來寬仁,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才會對姚廣孝下這樣的狠手,甚至布置出這樣的絕殺之局,引誘姚廣孝深入其中,將其禁錮於黑獄?!

難道這已經不是真師第一次試圖開啟仙門,而是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有過一次嘗試,也正是因為那次嘗試,所以六代祖師才會施此辣手?越是想,林白越是覺得這想法的可能性極大,望向身前真師,更準確的說是姚廣孝的眼神也就愈發忌憚。

「想明白了?」姚廣孝咧嘴一笑,但那笑容確實要比哭還要難看,望著林白輕笑道:「只可惜劉伯溫千算萬算,怕都是算不到最後把我從黑獄里放出來的,會是他的後世門人!而且他的後世門人,更是被我姚廣孝一步步操縱,為我重新開啟仙門,出了一份大力!」

輪迴,一切就是一個輪迴!聽著真師狂狼的笑聲,林白只覺得如墜冰窖,毛骨悚然。

姚廣孝,他一定是姚廣孝!也只有當初被相神袁珙作出『是何異僧!目三角,形如病虎,性必嗜殺』的評價,攛掇燕王朱棣發起靖難之役,並且為其出謀劃策,被後世稱作『黑衣宰相』的姚廣孝,才會有這樣的術法修為,才會有這樣的心機!

林白震驚無言,他生平第一次如此驚懼,也是第一次臨陣之時,向後退卻一步!

「哈哈哈,想不到吧,誰又能想得到,我姚廣孝竟然能從黑獄中謀求到一線生機,殘喘苟延至今!」看著林白的表情,真師狂笑不已,而且隨著他的笑聲,他的面容更是急劇變化!

面容癟瘦如乾果,頭頂的髮絲猶如一撮撮乾枯的雜草,眼窩深陷,牙齒更是全部落光,全身上下的肌膚也都完全失去了光澤,猶如一截截的枯木。嶙峋的骨頭外包著一層如樹皮般乾枯的皮膚,那模樣看上去,就如同一具被反風吹日晒形成的乾屍。

人一瘦,眼眶就會深陷,更不用說是受到了姚廣孝這比皮包骨還要更甚的地步,他那深陷的眼窩,看上去就像是兩個幽深的黑洞,一眼望不到底,極為恐懼。但偏偏就是在這樣深陷的眼窩裡面,透出來的眼神卻是帶著無比的聖潔和慈悲!


但只有知曉這枯瘦如乾屍的老人,曾經做過什麼事情的人,才會明白在這如神佛般慈悲聖潔的目光之下,包藏著怎樣如豺狼虎豹的禍心。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這話用在姚廣孝身上,再恰當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