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玄聞言,則是擺了擺手說道。

「不用謝我,這是你應得的,下一個……」 出姜家的店鋪時,姜太阿換下了帶有青鸞綉標的服飾,換了一套沒有任何家族標誌的衣服。

走在坊市的街道中,姜太阿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一間間店鋪間進進出出。

相對而言姜家的新盤下的那家店鋪位置還是非常不錯的,在兩條路的交接處,佔地也比較寬闊,因此人流量相對而言更大一些。

「也不知道家族花了多大代價才盤下這間鋪子。」姜太阿邊走邊想著。

姜太阿準備先找一家店鋪出售部分丹藥與靈桃。

逛了一大圈之後,靈桃倒是賣出去了,一共賣了一百枚靈桃,得到了七十塊靈石。

一枚一階中品的靈桃售價是一塊靈石,但是店鋪收購的話一枚就要打七折了,所以一百枚賣出了七十塊靈石。

靈桃也是很有價值的,比聚靈丹的效果要稍差,但是更容易煉化,所以售價與聚靈丹相同。

靈桃雖然出售了但是聚靈丹卻是沒有一家收購的。

無奈,姜太阿只能交易廣場去碰碰運氣了。

交易廣場所在的地方,是一片巨大的青石廣場,在廣場上有著一個個攤位。

擺攤的多是散修,因為在這裡擺攤不需要繳納租金,所以很受散修歡迎,也有極少數的家族子弟會來這裡擺攤換取一些資源。

雖然這裡不是很正規,但要是眼光毒辣的話偶爾也能淘到一些好寶貝。

這裡不僅可以用靈石交易,只要買家與賣家同意,可以直接以物換物。

姜太阿又在廣場上閑逛起來,不得不說,這裡的商品的種類琳琅滿目,有著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相應的,在這裡淘東西就更考驗眼力了,有很多散修吆喝的噱頭極大,動不動就是什麼金丹真人的本命靈寶,遠古宗門的傳承之類的。

在這兩個攤位姜太阿駐足了一會兒,雖然姜家現在沒落了,但之前可是實打實的金丹家族,族內的典籍眾多,眼光也就更加毒辣一些。

姜太阿一眼便看出,那什麼金丹真人的本命靈寶只是一件殘缺的二階下品靈器,雖然寶光四溢,但是估計使用一段時間就要報廢了。

至於那遠古宗門的傳承,是一塊不知深淺的石頭,形狀像是一隻猿猴。

姜太阿之所以駐足片刻,是因為看中了那吆喝遠古宗門傳承的散修攤位上的一件靈器。

姜太阿修鍊資源暫時不缺少,但是卻沒有法器,畢竟這是修仙界,出了家族以後處處都有著兇險,所以自身實力是極為重要的。

購置一把靈器可以直接增加戰力,何樂而不為呢。

更何況姜太阿現在有著八十四塊靈石的巨款!

買一件好的一階上品法器雖然不夠,但是買件很好的一階中品法器還是綽綽有餘的。

攤位上的那件靈器是一隻小鍾,名叫火靈鍾,聽攤主介紹,練氣中期的修士手持火靈鍾,哪怕是練氣巔峰的修士來了也無法攻破,進可攻,退可守。

姜太阿非常中意,既能攻擊又能防守,雖然攤主所說的一定有不少水分,但姜太阿估計遇到練氣巔峰的修士,能抗幾下應該是真的,也算是件極為實用的法器了。

就是價格有些昂貴,足足六十塊靈石,正因為這個價格,雖然有不少人比較中意火靈鍾這件法器,但是都被這高昂的價格勸退了,畢竟這個價格都可以買到次一點的一階上品法器了。

有人詢問能否便宜一些,攤主是個留著山羊鬍子的老叟,咬定六十塊靈石,一塊靈石都不讓。

過了一會兒,圍觀的眾人都散去了,看眾人離去,姜太阿上前與那老叟商量,他倒不是講價,而是詢問能否用聚靈丹來抵靈石。

聚靈丹姜太阿還有不少,而且還能不斷的煉製,靈石可是只有八十四塊。

「老夫這火靈鍾可是貨真價實的頂級一階中品法器,要不是老夫急缺靈石,才不會便宜你們。」老叟一邊掐著自己的山羊鬍一邊說道。

最後廢了一大番口舌,山羊鬍子老叟還是要靈石不要聚靈丹,但是決定,火靈鍾加上那塊號稱遠古宗門傳承的猿形石頭一共五十五塊靈石賣給姜太阿。

加了個附贈品,最終姜太阿買下了這兩樣東西。

賣掉火靈鍾后老叟就準備收攤走人了,臨走前告訴姜太阿,那個傳承石頭是他在一個紫府修士洞府之中撿到的。

當時洞府內除了一具枯骨,就只有這塊石頭了,而那個洞府的主人疑似很久之前的一個超級宗門的弟子。

所以附贈給姜太阿讓他碰碰運氣,說不定可以找到些門路,他自己反正是對著石頭毫無頭緒。

交易過後,姜太阿又接著在其他攤位之間逛了起來,現在身上還有二十四塊靈石,但是聚靈丹卻一枚都沒有賣出去。

想了想后,姜太阿也在交易會上擺了一個攤位,售賣聚靈丹,五枚一瓶的捆綁售賣,一瓶只賣四塊靈石,比正常店鋪要便宜一些。

等到快天黑時終於將聚靈丹掉了,一共出售了四十顆,加起來一共買了三十二塊靈石,加上姜太阿身上原有的,總共的資產一共是五十六塊靈石。

這些收益全是混元珠給他帶來的,目前因為他的能力有限只能煉製一階中品的靈藥,但是給他帶來的收益也是很可觀的。

等日後混元珠內的空間擴張了,他還可以在裡面搞更多的東西。

完成了預期的目標后,姜太阿便返回了家族的鋪子中,為了防止有心人盯上自己,姜太阿故意多繞了幾圈,確定沒人跟蹤后才返回了自家店鋪。

回到自己的洞府之中后,姜太阿掏出火靈鍾細細的觀察,在滴血認主后,姜太阿在洞府之中試著讓他變大變小。

一番把玩之後,姜太阿對這個火靈鍾非常的滿意,總的來說還是值那六十塊靈石。

雖然一般的一階中品法器價格在二十到五十靈石之間,但是很難遇到火靈鍾這樣攻守皆備的法器。

此外就是那塊傳承石頭了,姜太阿研究了半天也是沒有找到一點門路,滴血認主,包括用靈識試探也都使用過了,都沒有任何反應,

這塊石頭除了比一般石頭更重一些外,便沒有其他的特點了,姜太阿一度覺得那山羊鬍子老頭框了自己。

不過想想也是遠古宗門的傳承這麼容易得到的話,早就人人都是紫府金丹了。 等到朱誼汐回到院落,只見朱大個三人正翹首以盼,老遠望見他,就迎了上來。

隨即,他們見到跟隨其身後的一輛馬車,以及其上堆積的糧食,瞬間目瞪口呆。

「看什麼?趕快搬進去!」

朱誼汐喊了一句,三人這才回過神來。

「宗主,您,您太了不起了。」

十三忙上下尋摸了一番,察覺無傷后,這才驚詫道:「這糧食,是從秦王府拿回來的?」

「借的,借的。」

朱誼汐風輕雲淡道:「咱們宗室餓成這樣,只能去秦王府打秋風了,快搬回去吧!」

「嘿!」其他兩人也笑嘻嘻地搬運著。

「大頭,我說吧,宗主是有本事的,跟著餓不著。」朱大個低聲說道。

「沒錯!」大頭狠狠地點點頭,憨厚的臉上露出笑容:「能從秦王府摳出糧食來,宗主本事大著呢!」

秦王府雖然富庶,但卻是一脈相承的摳門,這是整個西安城有目共睹的,能要到糧食,的確是大本事。

好不容易將糧食放好,眾人出了一身的汗。

朱誼汐看著堆積而起的糧食,突然感覺,幾個月都不愁吃穿了。

如此,他才短暫的告別餓死的處境。

「宗主,您走不久,總督府就送來了這個!」

十三眉開眼笑,捧著一張通行令牌。

「他們還讓您明天去軍營呢!」

「知道了!」

朱誼汐點頭道,又看了看眼巴巴的朱大頭、朱大個兩人,隨即道:「今日起,你們就住我這,反正房間多的很。」

兩人互相一望,大喜,忙道:「多謝宗主,多謝宗主!」

「對了,柳樹葉弄回來了嗎?」

「宗主,雖然窮人多,但柳樹葉沒人吃,咱們就用了半斗麵粉,換了二十來筐,約莫一百來近呢!」

朱大個走上前,一臉遺憾道:「宗主,這東西真的不能吃啊!」

「我自有用處。」

朱誼汐沉聲道:「另外,以後但凡我吩咐的事,只許應下,不許瞎說,也不能對外亂說,知道嗎?」

「是!」兩人愣了一下,懾於其威嚴,忙拱手應下。

十三望之一楞,也隨即應下。

「以後,但凡我有一口飯吃,就有你們一口喝,絕不會餓死你們的。」

朱誼汐鄭重其事道。

三人一楞,隨即狠狠地點點頭

晚上,自是饅頭,幾人一臉幸福地大吃著。

朱誼汐烤著火,陷入了思考。

保證餓不死後,接下來,就得將四人小團體擴張,然後形成足以在這亂世自保的能力。

薅羊毛的話,孫傳庭那裡人挺多的,就是摳門。

錢糧的話,糧食最多的,就是在秦王府。

怎麼有法子薅羊毛呢?

「宗主!」突然,一聲輕喊驚醒了他。

扭頭一看,瘦弱的朱大個,臉上帶著笑,試探地說道:「宗主,咱們今天用去了三斗糧,如今還有五石又七斗,省點吃,能過半年。」

「嗯?」朱誼汐瞅著其一臉精明的樣子,疑惑道:「你想說什麼?」

「嘿嘿!」搓了搓手,朱大個不好意思,眼神有些琢磨不定,好一會兒,才壯起膽,誠懇道:「假如,咱們用這細面換些粗糧,能以一斤換四斤,夠咱們吃兩年的了。」

「換粗糧?」朱誼汐拍了拍腦袋,恍然大悟,對朱大個另眼相看:「你有門路?」

「嘿嘿!」朱大個眯著眼笑道:「宗主,去糧鋪,一斤只能換三斤粗糧,但我認識朱舉人,能換四斤呢!」

朱舉人,朱誼汐也認識,其本名朱誼泉,乃是秦藩的宗室,萬曆十八年,允許郡王以下的宗室參加科舉。

中了舉人,所謂的中尉爵位,自然也廢黜,一躍而起,成了人上人,秦王也管不到了。

「哎!」

朱誼汐聞之,羨慕極了。

他要是有個功名在身,早知道就跑了,何至於還在西安城。

「留下一斗,其餘的都換了去。」

朱誼汐擺擺手,隨即認真地看著其人,朱大個被看的有些惶恐。

「自今日起,你就是賬房了。」

朱誼汐問道:「你可識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