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害怕極了,自己女兒可不能有事啊,面前的哪裏是人?那是披着人皮的魔啊!

林氏一把把女兒拽到了身後,然後看着眼前的男人說道!

“君先生,正如我女兒所說,您的來意到底是什麼?”林氏不會去求情,和這種人你求情都是白費心思呢。

男人展顏一笑,看着林氏的目光柔和的很。讓林氏心裏更加的發毛了!

“二十五年前,司徒三夫人三歲多的時候,曾經救過在下一命,鄙人此次來是還人情的。”男人的話驚的司徒清和瞪眼!

末日裏好幾十歲的人不顯老,那是因爲異能改造身體了。可這男人那張臉比她娘還嫩,居然是老男人了嗎?

也是,那雙滄桑的眼睛已經能說明問題了!

林氏顯然是想不起來,她三四歲時候的事兒啊,原諒她不記得了啊。可尼瑪你報恩的方式很獨特啊。

這不是報恩,這是報仇好不好?不帶這麼嚇人的啊!

林氏對這個男人心裏很發憷。

姓君的男人也沒廢話,繼續說道!

“宣暘侯的老太太找了鄙人的手下,說是十萬兩把司徒七小姐賣給鄙人的手下。這銀子都收了,鄙人的手下正準備今天晚上來接人呢!”姓君的此話一出,林氏臉色一片氣惱。

“這個老妖婆,我就知道她會繼續做。”事關女兒,林氏的脾氣瞬間就爆了!

“君先生,您既然是來還人情的,那這事情您是否會幫着解決?”林氏可不想這事情鬧的沸沸揚揚的!

司徒清和沒覺得多憤怒,宣暘侯府的人做出多可怕的事情都能接受,這羣人腦子都是不正常的。

可這事情還是夠奇葩的。

“娘,司徒烈都沒資格管我和我哥的婚事,那老妖婆還真是蹬鼻子上臉啊。”司徒清和被噁心住了!

姓君的男人看着林氏母女的反應,覺得好玩兒的很!

不過這裏可是當街啊,你們母女就這麼大刺刺的罵自己的親婆婆,親奶奶的,真心好嗎?

不過這性子他喜歡!

“司徒三夫人,我們是不是找個地方聊聊這個問題?”姓君的男人說着還對着林氏挑了挑那雙好看的丹鳳眼。

司徒清和驚悚了,這男人難道不是衝着自己來的,是衝着自己母親來的?

不是吧,千萬別說這男人是自家老孃的爛桃花啊,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瞧瞧盯着她們母女倆的目光啊,讓人慎得慌啊!

林氏沒發覺姓君的對她拋媚眼呢。聞言嚴肅的點頭,說了聲“請”就率先一步拉着自家女兒進了布莊了!

姓君的男人好笑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隨後昂首闊步的跟了進去!

留給別人一個俊美的背影兒。

司徒清和回頭瞄了一眼身後跟上來的人,嘴角抽抽。

兩輩子加起來,這是她見到的不論男女,最漂亮的人了。到底是咋長的?

------題外話------

今天開始雙更,不出意外的話,月底基本上上架了!麼麼噠,親們要繼續支持啊! 姓君的心裏有些惱火,司徒清和的目光太能說明問題了。

這姑娘那雙眼睛再說他比女人還漂亮呢!

從小到大,他就沒少被人這麼稱讚過。也沒少因爲長的漂亮而被謀害過!

要知道,大齊的男風也是很盛行的!

大大小小吃了無數虧的他,此刻被司徒清和的目光給噁心住了!

這孩子可真夠操蛋的,這是姓君的對司徒清和的第一評價啊!

前妻難求 布莊三樓倉庫,還有個雅間,三人落座,林氏開門見山!

“君先生既然能找我們母女,那一定是對此事有了思量,可否告知我們母女?”林氏不知道布莊大掌櫃此刻很憂心的盯着樓頂在看呢!

你說自家夫人小姐怎麼就敢和一個陌生男子獨處一室呢?

大掌櫃的憂心無人得知,可大掌櫃看見黑着臉的司徒烈,神魂皆飛啊!

“老……司徒三爺,您怎麼來了?”大掌櫃以前在布莊也就是二掌櫃,當年沒少看見司徒烈與當年的大掌櫃狼狽爲奸,吞銀藏布的。

說實話,這位大掌櫃對司徒烈那是真瞧不起啊!

好在自家夫人是和此人分產別居了,否則他還要噁心自己叫此人一聲“老爺”呢!

司徒烈這是養好了傷,出府轉轉呢,無意間走到了這邊街面上,就聽到別人說他老婆林氏的是非呢!

什麼絕色美男?什麼司徒烈頭頂綠油油?

聽了這樣的話還能淡定的了?

司徒烈就急匆匆的找上門了,看見的就是姓君的那一道絕豔風華的背影啊!

同樣是男人,司徒烈臭屁的認爲自己這樣的纔是純爺們兒啊!

“你家夫人此刻可在布莊?”司徒烈危險的看着大掌櫃!

大掌櫃想說不在,思量一番就點頭說在!

司徒烈心口就憋氣的不行了,這是明目張膽啊!

大掌櫃也不曉得和自家夫人在一起的男人是誰,故此繼續說,是在談生意。

來布莊不談生意還能做什麼?

大掌櫃可不會亂想林氏什麼不好的事情。

司徒烈錯愕,是啊,自己是不是太過神經了?林氏眼中除了林家的榮耀,那就只剩下自己那對兒嫡子女了。怎麼會想別的?

司徒烈一屁股坐在了大堂待客的椅子上,大掌櫃顛顛的親自給泡了杯茶!

心說怎麼就沒和離呢?司徒烈這種小白臉,看着糟心!

司徒烈內心很掙扎,上去呢?還是不上去呢?

上去了林氏絕對劈頭蓋臉的給他一頓沒臉呢。那不是丟人丟在大街上了?

不去吧,他又止不住的亂想林氏在上面做什麼呢!

要不是大掌櫃的說司徒清和也在上面的,司徒烈絕對不會再一樓大堂坐着。

司徒烈糾結,而三樓的林氏此刻卻是驚怒交加。司徒清和則是驚呆了,順帶手癢好想打人啊!

這男人居然爲自己提親了?

姓君的偏偏還一臉的認真!

“鄙人家裏無正妻,這麼多年走南闖北的,事業已經上了軌道,不到萬不得已,鄙人也不想出京都了。鄙人想在京都安家娶妻生子,恰好覺得你與我很合適,你難道看不上鄙人嗎?”姓君的一臉,看着好欠揍。

林氏問他老太君賣孫女的事情怎麼解決,這男人居然當着林氏女兒的面求娶林氏……

林氏那張臉就紅了白,白了紅的。

當年宮宴上,被人撞破她遭了算計,和司徒烈衣不遮體時還要難堪啊!

林氏咬牙怒視着姓君的!

“君先生,您浪跡天下,遊戲人生,您無所謂您自己的名聲,還請給我們母女一個活路。這話是能隨意出口的嗎?看來您是故意要爲難我們母女了!”林氏氣的不輕,好想爆粗口啊!

司徒清和也想罵人啊,可是這會兒開口,林氏一定會更難爲情的,讓她憋屈的難受的不行!

姓君的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雙頰都是粉嘟嘟的,看着眼暈,美豔無邊的!

司徒清和覺得自己雙眼都不夠使了,這男人這會兒是在孔雀開屏啊!

林氏卻不爲所動,只是站起來打開了雅間的大門,做了個送客的動作!

姓君的很是委屈的站起來,不情願的走到門口!

“你真的不考慮一下?我知道你現在還沒和離呢,這事情我來解決就好。”什麼叫蹬鼻子上臉?這就是啊!

司徒清和想雙手捂眼,從沒想到過這男人盯上的獵物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母親啊。

這蛋疼菊緊的人生啊!

可還是想說:母親威武!

雖然對林氏,是很難堪的求婚場面,可司徒清和心裏多少是激動的,是興奮的,是驕傲的!

林氏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眼看着都要當婆婆了,這還有如花似玉的男人來求婚呢。

這事情回去一定要告訴自家大哥不可。母親行情好好。

林氏咬牙切齒的吐出一個字“滾”。

姓君的就磨磨蹭蹭的走出了房門,林氏眼疾手快的要關門,那姓君的就再次閃身進來了。

還大搖大擺的坐在了之前的位置上!

“都被你給嚇傻了,這事情你可以慢慢考慮嗎。我們不是要先說你閨女的事情?”姓君的說着還討好的對着林氏笑!

林氏的臉徹底的黑透了,氣的雙目都泛紅了!

司徒清和有些心疼,可這男人臉皮厚啊,被自家老媽趕出門都能轉身再回來的主,這可不是僻靜地方,爲免丟人,還是少惹這沒皮沒臉的男人爲妙。

“君先生,先說說那老妖婆的事情,你怎麼想的?”司徒清和其實挺看好這姓君的男人!

她可沒有母親不能再嫁的想法。末日裏,強者爲尊,男女之間的問題,其實相當的開放,看誰順眼,只要武力值高,撲倒直接上,咳咳,粗俗了,這裏是大齊!

姓君的不走,林氏也沒臉在呆在這裏,轉身自己出去了!

林氏真火了,在倉庫裏轉來轉去的!

姓君的看着林氏的背影很是委屈,可憐兮兮的看着司徒清和!

“你說你娘也真是的,就你爹那樣的男人,不要也沒啥好可惜的,怎麼就不能看看別人呢?我對你娘是真心的!”姓君的很委屈,司徒清和眼角抽抽,尼瑪你還委屈,你破懷了你狂傲的氣質你造嗎?

畫風如此不對,都是拜你所賜,你居然還敢委屈?

------題外話------

林氏桃花也多呢。親們好好選選。帥老頭閒親王,美豔男君天,感恩男……

咳咳,以後再說這個人,O(∩_∩)O哈哈~ 君天的委屈是否爲真,只有他自己知道。

今日走到這一步,直接揚言要娶林氏,君天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議!

故此,在林氏不在的時候,君天立馬又狂傲起來!

“你那個祖母可不是一般的心黑。十萬兩銀子賣了你,不是做妻子的,是做妾的。”君天說着,還戲瑜的打量司徒清和!

京都的貴族們,看着光鮮靚麗,可這內裏的骯髒,君天比任何人都清楚!

宣暘侯府的老太太說起來還不是手段最狠毒的,只是夠噁心人罷了!

司徒清和麪無表情,沒有因爲這個消息而有所動憤怒,這反倒把君天看的稀奇的不行了。

“嘖嘖,你不愧是你孃的女兒,這份兒淡定和你娘如出一轍!”君天一臉思憶的表情,司徒清和也心中一動!

君天只怕和林氏早年有不得不說的故事,可自家母親那樣子,也真的是和這人不熟悉!

反而君天求婚的時候的,那認真是很真誠的,做不得假的。

這到底有什麼故事?

司徒清和八卦也不會此刻就問什麼。

君天要是真對自己母親有意,這些故事她早晚都會知道的。

司徒清和不爲所動,君天自己也說的沒意思了,這才收斂神色繼續說道!

“讓你母親放心,那老太太收下那十萬兩銀子,一定會後悔的撞頭的。今日是鄙人莽撞了,改日鄙人親自登門賠罪!”君天這話說的灑脫極了!

司徒清和有一種被長輩關愛,被長輩護着的錯覺。

這感覺很淡,可是君天那話真的讓她感受到了如同林氏護着她時候的感動!

看着君天的背影,司徒清和緊隨其後,隔壁倉庫裏的林氏也穩住了心神,三人一起下樓了!

君天走在前面,林氏在中間,很有三口之家的感覺。

這感覺不只是司徒清和有,坐在大堂喝茶的司徒烈也是同樣的感覺!

冷哼一聲,司徒烈妝模作樣的站了起來!

“閣下是?”把鼻孔就差朝天了!

司徒烈一副“我是大爺”的賤樣兒。

林氏抽動嘴角,因爲君天求婚而不自在的心,徹底的迴歸常態了!

林氏越過君天冷笑的說道!

“臉上的傷都好了?今日怎麼到這裏來得瑟了?難道還想着拿捏我的掌櫃,從這裏拿銀子養小妾呢?”林氏這話不客氣到家了!

司徒烈怕丟人,一直焦急的坐在下面等,本想着下面人多,林氏能給他幾分臉面。

可司徒烈完全的想錯了。

林氏委屈自己十五年了,走出宣暘侯府就不會再委屈自己了。

司徒烈的算盤是徹底的打錯了!

司徒烈黑着臉,尤其是看到君天那驚天地泣鬼神的美貌的時候,臉色就更加的難看,黑中透綠啊,感覺自己頭髮都是綠色的啊!

君天剛纔惹惱了林氏,這會兒灑脫的對着林氏抱拳!

“司徒三夫人,鄙人就先告辭了!”君天說完就走,那瀟灑的背影閃瞎人眼啊!

太養眼了,司徒清和真心覺得林氏踹了司徒烈嫁給君天是不錯的選擇!

畢竟她和哥哥以後能自己照顧自己,林氏也該找找自己的幸福了!

司徒烈被林氏的一頓排頭鬧的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

怎麼自從林氏離開宣暘侯府之後,他的日子就各種鬧心呢?

林氏纔不會在意司徒烈怎麼想,和大掌櫃說着布莊的打算!

擬定下來進貨的品種之後,林氏帶着司徒清和看都沒看司徒烈就準備回去了!

司徒烈坐了一會兒心理建設,把臉皮拋到了一邊,趕緊拉着林氏的手臂!

“咱們說說話,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司徒烈的姿態有些低,這是多年沒見識過的模樣啊!

林氏本來不想和司徒烈廢話,不過司徒清和準備和司徒烈說道說道。

“父親請上三樓。”司徒清和拉着林氏先上去了。

司徒烈上去之前,還趾高氣昂的交代大掌櫃準備茶水點心,這是打算長談啊!

看着司徒烈上樓的背影,大掌櫃很不厚道的啐了一口,翻了個白眼,這纔打發店裏的小廝去準備了!

司徒烈知道三樓的雅間,一般是用作談生意的。

進門之後,司徒烈心裏更加不爽,剛纔那男人可是在這屋子裏和妻女待過的!

司徒烈心裏酸酸漲漲的,一屁股坐下來之後,就看着林氏開門見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