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時:「???」

蘇雲兮洗完澡換好衣服后,一臉舒適地從浴室有了出來,還是泡澡舒服。

「有什麼意義嗎?」

「我蘇雲兮絕不吃虧!」

「大聰明……」

就在這一刻,時間剛好晚上6點整,蘇雲兮的感知逐漸褪去,林時重新掌握了身體,摘下眼鏡的第一時間,林時跳了跳,沒有感覺到哪裏不適。

「怪……」

發現林時跳了兩下,蘇雲兮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林時沒有繼續試探,回應道:「沒事,藤藤蛇也快一天沒吃飯了,我去給它做點能量方塊。」

「那我就要看着你是怎麼做的了,跟我有什麼不一樣!」

「好好學吧你。」

林時下樓和蘇母打了聲招呼,今天蘇父也在家,正在幫忙記賬,隨後林時拿了些樹果就來到了廚房。

將三顆桃桃果和一顆橙橙果切碎後放進了混合機里,開始高速轉動起來,林時手放在按鈕上,每次都恰到好處的點到了,最後一顆粉色上面還有幾點藍色點綴的能量方塊像一顆果凍一樣掉了出來。

「這是什麼原理啊?不用每次都點到完美嗎?」蘇雲兮覺得有些奇怪,感覺林時就是隨意在做。

「完美是提純,那就太甜了,吃兩顆就會膩,不需要提純那麼高,控制好就行,而且我還加了顆橙橙果調味,讓口感更好。」

蘇雲兮:「……」

好,唯一一點能自信的東西又沒了。

做了一些之後,林時將藤藤蛇放了出來抱在手上,藤藤蛇下意識想要反抗,可和林時對視一眼后反倒朝他懷裏拱了拱。

蘇雲兮:「……」

「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論,這是命。」林時調侃一番后將能量方塊餵給了藤藤蛇,隨後摸了摸它的頭,小聲說道:「以後白天就聽那個笨蛋的好好訓練,晚上回來我繼續給你做能量方塊。」

「你罵誰是……」蘇雲兮話音未落,就見到眼前藤藤蛇沒有任何猶豫就點頭同意了,「你說的都對,我就是笨蛋!」

「具有較強的自我意識,不錯。」

隨後林時抱着藤藤蛇來到客廳,對着蘇父蘇母說道:「爸媽,我出去公園訓練精靈了,晚飯給我留點,我回來自己熱著吃。」

蘇母看了下時間,點了點頭:「8點之前回來,天太晚了,女孩子就別在外面待太久。」

「我知道了~」

說罷,林時就跑出門去,在蘇雲兮的指揮下來到了離家幾百米的一個公園內,這裏平時沒多少人,非常適合訓練精靈。

「果然很怪……」林時發現自己抱着藤藤蛇慢跑了幾百米,一點都沒有感覺到累,那蘇雲兮之前是什麼情況,難道身體素質是跟着靈魂跑的?

林時將藤藤蛇放在地上,然後對蘇雲兮說道:「我猜你應該是想拿到那個啥比賽冠軍吧?」

「肯定啊,你覺得我能贏?難道說你要在比賽的時候教我打?」

「睡了一下午還沒睡醒么?繼續做寶可夢吧,別醒了,不要把所有對手都想的跟你那個朋友實力一樣,她本來就是會的,但我不要輕敵,不過我們就是要輕敵!」

蘇雲兮:「???」

「一幫新人而已,不懂看局勢只會無腦放技能,撞擊撞擊撞擊!以為靠氣勢就能打贏比賽嗎?我告訴你,當然能!我來教你怎麼炸魚。」

「雖然我沒怎麼聽懂,但你說的確實有道理,所以怎麼炸?」

「方案裏面我給你寫了,藤鞭拉進距離然後大蛇瞪眼,麻痹后對面速度減半,優勢就全在你了,拉開距離無腦用魔法葉打就完事,只要不是電系或者火系毒系之類的,基本穩贏!」

「聽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感覺自己已經贏了……原來藤藤蛇這麼強啊!」

「沒有最廢物的精靈只有最廢物的訓練家!當然你也要用眼睛去看,看看對面有啥技能和特性,萬一是陰間配招,你直接翻車,還有一件事,任何時候手上必須要留一張底牌,避免任何意外,直接絕殺的那種!」

林時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說嗨了,不過蘇雲兮也沒有注意到,「你是說……那個偽飛葉風暴?」

「對,所以……」林時看向藤藤蛇,繼續說道:「你,準備好了么!」

藤藤蛇望着林時的眼睛,神色一凝,認真地點了點頭,「塔塔!」

林時柳眉一挑,嘴角微微上揚:「以內~很不錯的眼神呢~那就開始吧!」同樣作為高中,北海一中可是要完敗浦州的任何一所高中學校,能夠進入那裏面學習的學生都有着極為恐怖的讀書能力。

舉個例子來說,浦州一高是浦州二高很多學生心裏不可逾越的,同樣的道理,北海一中的學生,在浦州一高的學生看來,也是一個個難以戰勝的天才。

張嫣嫣的學習成績……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二百零二章浦夏杯開始的前奏 在有了上一世的經驗后,這種超遠程的軍事單位還是很容易就設計了出來。

這種超遠程個體單位,是一種自殺式的飛行單位,被集群意識稱之為「追爆者」!

追爆者的飛行速度不是很快,和空中子體差不多。

為了讓追爆者避開敵方的攔截,集群意識為其設計了一套特有的攻擊方式。

在發動攻擊之前,追爆者會飛到目標的幾百公里之外。

然後就一隻往上飛,飛到極限高度之後便收攏翅膀,依靠自由落體的勢能滑翔至目的地。

如此一來,追爆者在發動攻擊的時候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還能增加了一段基本無法攔截的攻擊距離。

當追爆者飛至目標,就會自行斷開內部填充了兩種化學物質的隔閡,使其發生劇烈的爆炸。

為此,集群意識給追爆者設計了一套二級極限的中樞神經系統、全套的感知系統、兩對高效的肉翅、堅硬的外殼……

二級極限的中樞神經系統就能夠讓追爆者自行進行一些簡單的判斷,比如目標的優化再選擇、飛行中的閃避……

至於目的地太遠了,靠滑翔攻擊不到的問題——可不要忘了追爆者本身也是能飛的!

只要先慢吞吞的飛到攻擊距離之內,剩下的幾百公里就全靠滑翔了!

換個角度來說,追爆者的攻擊距離可以是幾近無限的!

要說追爆者的缺點,集群意識當然是很清楚的,比如在發起攻擊之前的速度過慢,容易被攻擊等。

所以,集群意識又參照人類的戰鬥機設計了一種全新的空中攻擊單位。

在有了孵化巢之後,集群意識不必再去依靠長久的時間來演化新單位。

這就讓它能夠在設計單位的時候可以盡情的發揮,以不至於被各種條件給限制了。

且在知道了人類戰機的厲害之處后,集群意識就精心的設計出來了這種各方面都比較均衡的新單位——突擊者!

突擊者,是為了從空中攻擊地面的個體單位。

其飛翔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和鳥類一樣的羽翼飛翔,另外一種飛翔方式這是和蜻蜓一樣的振翅。

羽翼是長遠距離飛翔時用的,最大速度還是達到了近六百公里每小時。

而振翅則在戰鬥的時候為突擊者提供了無與倫比的機動力,以躲避攻擊。

一對羽翼位於突擊者的兩側,兩對振翅位於突擊者的背部,兩者都可以收攏以便切換使用。

可以根據需要自行切換,如有必要甚至可以一起使用。

而且突擊者的體型比較大,直立起來有着三米多高——這已經是現階段這種飛行方式的極限了。

攻擊方式除了可以用爪子進行近戰外,其遠程攻擊的方式屬於化學腐蝕。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不管是骨刺的動能衝擊,還是爆炸類的蛋,以突擊者的體型根本就裝不下。

所以最後集群意識選擇了生物特有的化學腐蝕來作為其攻擊方式——從其嘴部噴射而出。

作為化學腐蝕的液體的腐蝕能力還是挺強的,甚至都不能將其存在突擊者的體內。

只能提前將兩種化學物質分別存放,在進攻的時候再一起噴出,在空中混合成腐蝕性非常強的混合液體。

因為這種在體外進行混合的攻擊方式,集群意識都想過將其換成一種能夠燃燒的液體。

但是想到突擊者所處的環境,也就做了罷,畢竟集群意識可不想一把火將自己給燒了。

不過這種燃燒的攻擊方式卻沒有被集群意識所捨棄,變成了另外一種陸地單位的攻擊方式。

突擊者的攻擊範圍不說很大,甚至可以說是很短近,或許只有在對敵攻擊的時候有着一定的攻擊距離。

面對人類的戰機,突擊者估計除了靈活性外,估計就沒有其它比得上的地方了。

但是不要忘了,集群意識一直以來都沒有想過以質量來獲取勝利的——數量和一定質量的配合才是它的特長!

三米多的突擊者,如果有需要,在有着充足食物的供給下,一座孵化巢一個半小時就可以產出三十六隻幼體來,然後再過三個小時就可以成長為成熟體了!

這樣的生產速度完全就不是人類所謂的工業能夠達到的——就算突擊者的壽命只有一兩年。

生物的回收利用效率可是非常的高,只要有着轉化者和孵化巢在,突擊者什麼的完全可以循環利用!

既然人類都擁有着高速度的飛行器,那麼集群意識自然也是要有着同樣的高速度的空中個體單位。

這種高速度的空中個體單位的飛行方式已經不再是翅膀了,而是以化學反應的能量來推動的——空戰者。

空戰者的體型和自然界的鳥類有了非常大的區別,看起來更接近於人類的飛行器。

前尖后粗的空戰者有着兩對骨質硬化的邊翼,用於控制飛行方向。

在粗大的尾部有着一個大大的噴口,飛行的動力將從這裏噴射而出。

在內部,前部分的身體大部分是用於存儲化學燃料的,後部分就是化學燃料燃燒的地方。

在後半部分的外邊,和燃燒室相連的是兩個進氣口,用於提供燃料燃燒所需的氧氣。

至於空戰者的攻擊方式,也就是它的武器,集群意識沒有用遠程攻擊,而是用了近戰!

因為空戰者的最高速度達到了每小時近兩千公里。

所以集群意識就為其配備了一對利刃,裝載了邊翼之上。

在空中和敵方相對而過,憑藉着高速度,這對利刃就能肢解對方!

為此,這對利刃是可以進行脫落的。

只要在接觸的瞬間將利刃給拋離身體,自然也就對空戰者本身造成不了多少傷害。

如果有需要,還能提前拋離利刃,也可以讓利刃利用慣性進行遠程攻擊。

只不過這樣就沒有多少準頭了,也不能進行最大化的傷害!

畢竟空戰者的中樞神經系統只是剛剛達到了三級,可進行不了多複雜的應變。

對於集群意識來說,無論是突擊者,還是空戰者,全都是在量的前提下進行開發設計的,最後還是要靠量來取勝的!

。 「諸位愛卿,你們就不能消停一會嗎?」

朱由校臉色陰沉地看劉一璟幾人道:「曹大伴那邊,朕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你們也不能太過啊。」

「昨晚上,皇后在朕這裡哭訴了一整晩,現在朕的大舅子還在東廠呢,你們斗也就算了,為什麼非要將朕的皇后和大舅子一起拉下水呢?」

朱由校佯裝揉了揉太陽穴道:「現在皇后想要親自去查是誰在背後算計她,朕也派了西廠提督魏忠賢去幫忙查了。」

「諸位愛卿,你們就消停一點,讓朕安生一下吧。」

出了乾清宮后,劉一璟幾人一臉的懵比,他們也完全沒有想到,朱由校一大早匆匆忙忙召集起來,就是為了吐苦水的。

「劉兄,這皇後娘娘那邊的事情應該是那位做的吧。」

王在晉走到劉一璟身邊低聲道。

「應該是吧…」

劉一璟遲疑著了一下,隨即又搖了搖頭道:「他做這件事之前也沒有跟我們透過氣,我們也沒有辦法,只能希望他自己有所準備。」

聽到劉一璟的話,其他人也紛紛陷入了沉默,因為他們也沒有辦法,朱由校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想再看見什麼煩心事。

更何況皇后那邊也不是他們能得罪的,枕邊風的威力有多大,他們同樣清楚,況且那是皇后,說到底,那是一國之母,君臣有別,一旦事情鬧大了,他們這些人肯定少不了天下人的口誅筆伐。

「諸位,喬某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說完之後,喬允升便匆忙離去。

「喬大人自便。」

對於喬允升的行為,幾人也不意外,那位是浙黨的人,喬允升擔心再自然不過了,而且那位一倒,說不定還會拉大半個浙黨的人下去呢。

另一邊,在朱由校那邊纏了一宿,得到朱由校同意后,張嫣便將魏忠賢招進了坤寧宮。

「奴婢參見娘娘!」

來到張嫣面前,魏忠賢連忙跪下行禮道。

「魏公公不必多禮,平身吧。」

「謝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