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瑤人呢?”趙東問道。

“在車後,放心,她沒掉一根頭髮。”福特淡淡道。

“很好。”

趙東點了點頭,然後走到SUV旁,看到車後座上的林夕瑤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們兩個,把她給我帶到樓上去,就放在我的房間,我先和福特先生談談生意。”

趙東指着兩名女子說道。

“是,趙公子。”兩個女人點了點頭,然後打開車門,將林夕瑤擡了出來。

還好是女人來抱林夕瑤,如果是哪個男的敢碰她一下,葉寒一定會在這裏就殺光他們。

“福特先生請,我們進去談談。”趙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看着這些人走進別墅裏,葉寒皺起眉。

趙東,自己好像不認識這個人,爲什麼他要聯合地獄的那羣傢伙來對付自己?

葉寒想了一會,然後飛進別墅裏。

在空中飛行,想要進入這棟別墅很容易,直接就飛進了陽臺。

葉寒輕輕的打開陽臺的落地窗,進入了別墅。


當葉寒剛剛踏入房間裏,兩個女人就把林夕瑤抱了進來,直接很粗暴的扔到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葉寒頓時就瞪圓了眼睛。

這不,葉寒剛想動手,另外一個女人就拿起一個水杯,直接把水潑到了林夕瑤的頭上。

“啊!”

林夕瑤直接被驚醒,當她發現自己躺在地上,並且兩個凶神惡煞的女人正看着自己的時候,整個人頓時就慌了。

“你們是誰。”林夕瑤滿臉驚恐的看着眼前的兩個女人。

“你這個賤人,不就是長的漂亮一點麼,憑什麼趙公子要大費周章的把你抓回來。”一個女人走到林夕瑤面前,滿臉猙獰的說道。

“趙公子?”林夕瑤愣了愣,然後說道:“趙東?”

“你也有資格直呼趙公子的名字?看我不好好教訓一下你這個賤人。”另外一個女人擼起袖子,舉起手,準備要扇到林夕瑤的臉上。

林夕瑤頓時被嚇得閉上了眼睛。

但是,想象中的巴掌卻沒有落到林夕瑤的臉上。

“別想動我的女人。”葉寒陰沉到極點的聲音,一字一句的傳進了三人的耳裏。

“哥哥?”林夕瑤睜開眼睛,立馬就看到了葉寒站在她的身旁,並且抓住了那個女人的手。

另外一個女子完全呆住了,因爲葉寒剛纔是直接憑空出現的。

“啪!”

葉寒狠狠的抽了眼前這個女人一巴掌,十成力!

這個女人直接被甩出很遠,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啊!”

另外一個女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嚇的尖叫起來。


但葉寒卻不給她尖叫的機會,身形一閃,直接掐住了這名女子的喉嚨,直接將她提了起來。

“你可以去死了。”葉寒滿臉陰沉的說完,右手徒然發力。

“咔嚓!”

這名女子的喉嚨直接被掐斷。

“碰!”

葉寒將這個女子的屍體隨手一丟,彷彿扔垃圾一樣扔到地上。

另外一個女子看到這一幕,也不顧臉上的疼痛,發了瘋似得往大門爬去。

但葉寒可不給她逃走的機會,敢這麼對林夕瑤,就算她是什麼貴族,一樣要死。

“你走不了。”

葉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她的身旁,淡淡的說了一句話後,擡起了腳,狠狠的踩到她的脖子上。


“咔嚓!”

這名女子腦袋一歪,直接斷氣。

“哥哥。”

看到葉寒連續殺了兩個人,林夕瑤有些被嚇到了。

“夕瑤,對不起,對不起。”

聽到林夕瑤的喊聲,葉寒來到了林夕瑤的身前,用力的將她抱在懷裏。

自己曾經對她下過誓言,永遠都不會讓她遇到任何危險,也不會讓她掉一根頭髮。

但是,就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自己卻不在她的身邊,沒能及時的保護她。

再多的誓言,無法做到,還有什麼意義。

“啪!”

葉寒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這一掌,他沒有收斂任何力氣,就這麼狠狠的扇在了自己的臉上。

葉寒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五個手指印,嘴角也流出了鮮血。

“哥哥。”林夕瑤聽到聲音,連忙擡頭,看到葉寒臉上的巴掌印和血跡後,頓時張大了嘴巴。


“是我沒保護好你,是我沒有做到保護你的承諾,我該打。”說着,葉寒舉起手,想要再扇自己一巴掌。

“哥哥,不要。”林夕瑤連忙抓住他的手,流着眼淚道:“哥哥,這不怪你,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麼。”

葉寒的心很痛,爲什麼自己剛纔不在她的身邊,否則她也不會被別人抓住。

“夕瑤,能不能告訴我剛纔發生了什麼事。”葉寒再次把林夕瑤抱進自己懷裏,抱的很緊,生怕她突然消失了一樣。

林夕瑤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剛纔爸爸媽媽走了之後,我和心語姐姐準備返回酒店,但突然間整個停車場的燈都熄滅了,一羣人衝了出來,有一個人還向我們扔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那個東西很快就冒出了白煙,我和心語姐姐都無法呼吸。”

“***。”葉寒在心中想道。


“心語姐姐爲了保護我,把我拉到身後,然後她和一個大個子打了起來,但那個大個子好厲害,心語姐姐都打不過他。”

“在心語姐姐和他打架的時候,我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打中了,脖子一疼,就暈了過去,之後,就出現在這裏了。”

林夕瑤說完,往葉寒的懷裏縮了縮,很明顯她沒有從驚嚇中恢復過來。

葉寒輕輕的撩起林夕瑤那溼漉漉的頭髮,果然在她的脖子上看到一個小小的紅點。

“麻醉彈。”

葉寒眼神一冷,然後將手按在林夕瑤的脖子上,念力緩緩的輸進她的體內。

很快,林夕瑤就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一股暖流在遊走,驅走了麻醉彈留下的後遺症。

“夕瑤,你知不知道那個趙東是誰?”葉寒輕輕的拍了拍林夕瑤的後背,柔聲問道。

“那個趙東啊,他是很討人厭的傢伙,上次心語姐姐還教訓了他一頓呢。”聽到趙東這個名字,林夕瑤頓時皺起眉,顯然對他厭惡到了極點。

“他是誰?”葉寒再次問道。

“他是趙家的人,很討人厭的一個傢伙。”林夕瑤回答道。

“這次就是他派人抓你的。”葉寒說道。

“又是他,哼哼,哥哥,你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他上次還在校門口對我表白,幸虧心語姐姐幫我教訓了他一頓。”林夕瑤嘟起小嘴,一副很生氣的模樣。

葉寒點了點頭,然後將林夕瑤抱了起來,說道:“夕瑤,你放心,我今天會讓那些傷害你和傷害你心語姐姐的人,全部送去見耶穌!”

說完,葉寒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

他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這麼生氣過了。

林夕瑤是他的逆鱗。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哥哥,你要殺人嗎?”林夕瑤抱住葉寒的脖子,問道。

葉寒點了點頭,“所有傷害你的人都要死。”

說完,葉寒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披在了林夕瑤的身上。

葉寒心疼的擦了擦林夕瑤額頭上的水珠,柔聲道:“夕瑤,你乖乖在這裏等我,我出去殺光那些人就回來。”

“不要,我害怕。”林夕瑤搖了搖頭,然後指了一下地上的兩具屍體,示意她不要和屍體在一起。

葉寒笑了笑,點了點頭,然後將林夕瑤抱在懷裏。

就算抱着林夕瑤,他也有信心對付這些人。

“夕瑤,想見一些好玩的事情嗎?”葉寒親了一下林夕瑤的小臉,笑道。

“什麼好玩的事情啊?”

在葉寒懷中,林夕瑤已經忘記了所有的恐懼。

“看着。”

葉寒笑了笑,念力將兩人籠罩在內。

如果有人站在一旁的話,肯定能看到,葉寒和林夕瑤的身體,都消失了。

將自己和林夕瑤都隱身後,葉寒推開房門走了出去,那姿勢簡直就是大搖大擺。

“哥哥,這樣我們不會被發現嗎?”林夕瑤輕聲說道。

“不會,你看着,絕對沒人能看到我們。”

葉寒笑道。 靈冰襲對於下方長老們的哀求不答,只是面色凝重的看向黑暗祭壇上的那團邪氣。

如今邪氣的孕育已經到達一個臨界點,想要出手破壞,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況且邪氣旁邊有迷霧森林的王者幽冥老祖守護,在這場混戰中他從未出手,無人知道他的實力強弱,但是能夠成為整個迷霧森林的王者,這樣的人想也知道不會那麼簡單。

場下的長老們、山頂的清靈、鳳玄凰、祭壇上的幽冥老祖目光齊聚在身形飄在半空的靈冰襲。有人滿懷期望,有人滿心防備,似乎這一場浩劫的成敗,都指靠在一個忽然出現的銀髮少年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