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未曾追擊,擡槍就是一通連射,銀色光束不斷劃過夜空,就如同一陣流星雨一般炫目與美麗。

但這些光束不是流星雨,而是致命的能量飛彈,每一束都能讓先天巔峯毫無反抗的被射殺。

轟轟轟…

這片區域立馬轟鳴不斷,山峯一座又一座炸開,狂暴的能量四處流竄,這裏立即被戰火淹沒。

金三撐起一片光幕抵擋混亂的能量與漫天亂石,只有要擊中自己的光束炮他纔會用金槍挑飛!

能將山峯與地面炸出大坑的光束炮,金三可不想測試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強,自己是否能硬抗得住。

所以金三都是能避則避,避不了的就會用金槍挑飛!

葉銘看着磐石城遠處不斷明滅的火光與轟鳴的爆炸聲,臉色露出苦笑。


這種程度的戰鬥還不是自己能夠參與的,就憑現在的他多半剛進去就會被撕裂絞碎。

“讓李瑞回來吧,這人不是與刺客一夥的!”馬車之中此時響起一個病殃殃的聲音,聽起來弱不禁風,如同大病初癒的一般。

不過公主的聲音很動聽,虛弱的聲音更給人一股我見猶憐的感覺,就算沒見到人也想要保護這個女子。 第四章勢均力敵戰愈狂

轉眼間,北辰宇已經從死亡魔城走出來七天了。

不出所料的,在從死亡魔城走出后的第三天,北辰宇順順利利的突破到了出體期。在他人面前是一道鴻溝的境界障壁,對於北辰宇來說一層紙一樣脆弱。

這幾日,北辰宇從鈴兒的話語中,隱約聽出了一點意思。那夜的事情,被柯府一些支脈的弟子通過一些渠道得知了,很有可能來找他的麻煩。

北辰宇估計,之所以這麼久還沒有人來,應該是礙於柯夜雪的存在。

只不過,柯夜雪也不能整天閑的沒事幹呆在屋裡。這一天,柯夜雪帶著鈴兒有事出去了。

北辰宇盤坐在房中,吞納著天地間的能量,將其中的荒力分離出來,與體內的本體荒力交融,共同運行在經脈中。每運行一個周天,都會有些許的天地荒力被同化為本體荒力。

咚咚咚!!!

正在這時,響起了急促有力的敲門聲。北辰宇停止煉化荒力,眸中精光一閃而逝。按照這個修鍊速度下去,在一個月後,他突破到出題後期也沒什麼問題。

「北辰宇出來!少爺找你!」北辰宇剛剛站起身來,門外之人就彷彿等的不耐煩了,大聲咆哮著。眼中湧現出一抹戰意,北辰宇知道,這應該就是來找茬的人了!

隨著房門打開,北辰宇也看到了外面的人。離門最近的,是一名尖嘴猴腮的下人,此時正伸出手,想來是準備再一次敲門。

接觸到北辰宇充斥著戰意的目光,這名下人一個哆嗦,向後退去。北辰宇瞟了他一眼,便將目光投在了後面的幾人身上。

這幾人衣著華貴,養尊處優,模樣也頗為英俊。很顯然,這就是柯家少爺中的幾位了。

北辰宇向他們看去,只見其中帶頭的一人上前幾步,迎著北辰宇的目光,氣度不凡的說道:「你就是北辰宇吧?希望你以後能離柯夜雪遠點。」

聽到這話,北辰宇先是一怔,旋即反應了過來。看來這幾人只是來警告一下自己,也是,以他們的身份,也不會如此容易就和自己戰。

怎麼樣才能激怒他們……心念電轉之間,北辰宇心生一計。

「你說讓我遠離柯夜雪?」北辰宇故意做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傲然道:「這就由不得你們了。」本來準備說柯夜雪是自己女人的,但是北辰宇還是改口了。他現在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柯夜雪,如果讓柯夜雪知道自己這麼說……想到這裡,北辰宇心中不禁打了個寒顫。

只是,即使是這樣一句話落在幾人耳中,那意思也大不一樣。聽到北辰宇這話,其中一人快步上前,臉色漲紅道:「我只問你一件事,那天晚上……」

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是意思誰都明白。這幾天雖然有一些消息在柯家流傳,但是畢竟還沒有證實。聽到這少年的問話,其他幾人也都豎起了耳朵。

北辰宇掃了這少年一眼,眸中一亮。這少年有著出體初期的修為,倒是可以讓自己過一把癮。再看少年此時的神態,明顯是對柯夜雪一往情深。想到這裡,北辰宇嘴角掛起一抹怪異的笑容,開口道:「這就無需你多問了,雪兒的事情還輪不到你管。」

「你……」聽到這話,那少年面色微變。北辰宇這話沒有否認,在他看來就是承認了,再加上北辰宇話語中說的是「雪兒」這麼親昵的稱呼,而不是柯夜雪,這少年愈發肯定了兩人的關係。

「啊!」眼前黑了一下,少年大吼一聲,揮動拳頭向著北辰宇撲了過去。其他幾人也沒有阻止,而是全神貫注的看著,顯然是想要試探一下北辰宇的實力。


看著衝過來的少年,北辰宇心中暗道一聲:我可是什麼都沒有說,是他自己瞎想的。

如果柯夜雪父女知道北辰宇的想法,肯定會大罵一聲無恥,然後默默哀嘆自己看走眼了。

這倒確實是柯夜雪父女看錯了,北辰宇根本不是什麼老實的人。只不過,面對對手,北辰宇可以無下限,但是面對被自己「欺負」過的柯夜雪,情商基本為零的北辰宇實在不知道怎麼辦。

故此,幾天前才會出現那一幕。

「喝!」暴喝一聲,北辰宇鐵拳緊握,爆發出璀璨金光,向著那少年迎去。

轟!

能量爆開,北辰宇站在原地不動,而那名少年則是「蹬蹬」倒退幾步。北辰宇乃是唯一荒體,熔鑄了諸多王體、皇體以及聖體,即使不動用荒體符文,肉身也不是同階可比的。

「再來!」不等那名少年回過神來,北辰宇露出快意的笑容,再次沖了上去。那名少年匆忙揮拳抵擋,雙方再次爆發出轟然巨響。

北辰宇越戰越勇,愈戰愈狂。伴隨著爽朗的大笑聲,一雙鐵拳接連轟出,那少年抵擋越發艱難,直覺的拳頭生疼,快要爆開一般。他的一腔熱血早已被北辰宇打散,心中暗暗發苦,自己怎麼遇上這樣一個怪人?拳頭堅固無比不說,戰鬥起來還這樣瘋狂。

其他幾人也是瞠目結舌,有生之年,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與人搏殺還能笑得這麼爽朗的。就彷彿戰鬥對他來說,是莫大的享受一般。

轟!

再度一拳轟出,北辰不在隨身而上,而是向著其他幾名少年揮揮手,大笑道:「一起上!」

其他幾人也都是出體初期的修為,聽到北辰宇這話,幾人相覷一眼,大吼著沖了上去。

「哈哈哈!來吧!」北辰宇笑得愈發狂傲不羈,兩腿一蹬,爆發出金色血氣,揮拳而上。

轟轟轟!!!

這四名少年也都是柯家天才,平日所學也都不凡。剛才是北辰宇占絕對優勢,方才壓制的那少年連抵擋之力都沒有。如今幾人齊上,實力已經與北辰宇戰平,長久練出的戰鬥素養也展現了出來,相互之間的配合很是不錯。

「喝!」北辰宇雙拳揮出,將面前的兩人轟退。不等他收回身形,另外兩人便轟上了他的後背。

縱躍而起,北辰宇兩腿劈來,將身側攻擊自己的兩人踹飛出去。

「再來!」

北辰宇暴喝一聲,向著前面後退的兩人衝去。四名少年相視一眼,長期養尊處優壓抑的血性也爆發了出來,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昂揚戰意。

「殺!」四人齊聲暴喝,向著北辰宇衝去。北辰宇看到了幾人眼中的戰意,也是大笑著沖了上去,「哈哈哈!這才對!」

轟轟轟!!!

一時間,院中能量大作,不知何時,院門口已經為了一圈看熱鬧的下人。甚至有兩隊軍士以為出了什麼事,聞聲趕來。只不過,那準備出面的兩隊軍士,被同樣趕來的柯家主制止了。

看著院中戰意昂揚的五人,柯家主若有所思,喃喃道:「或許,天才少一些也不是不可以彌補的……」話音落下,他便轉身離去,臨走前留下了一句話,「只要不出殘廢死人,就不要多管。」

對於門口的情況,院中幾人確實沒有人注意到。此時的五人,早已沉浸在瘋狂的戰鬥中。終於,不知道打了多久——

「喝!」

隨著一聲暴喝,北辰宇將四人的合計轟退。大口的喘著氣,五人沒有再戰,而是大眼瞪小眼。

「哈哈哈!」突然,幾人相視而笑,都是直接躺在了地上,變成一個「大」字,仰視湛藍色的蒼穹。

「北辰兄弟,我柯夜晨服你了!」最開始說話的那名少年大聲道。其他兩人也都是大笑著,「我叫柯夜川,他叫柯夜凡。」「柯夜北。以後有什麼事找我們!在這柯府還沒有幾個我們怕的人!」

掃了幾人一眼,北辰宇開口道:「我剛才都是騙你們的,我和柯夜雪之間什麼都沒有。」

聞言,四人就意識到了不對,開口問道:「為什麼騙我們?」

北辰宇頓了一下,給出一個讓他們吐血的答案:「我不那麼說,你們會和我站嗎?」

「……」聞言,幾人都是無語,見過喜歡戰鬥的,沒見過這麼喜歡戰鬥的。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清冷的聲音傳來:「這是怎麼回事?院子里亂成這樣?」

聞言,幾人身形皆是一僵。飛速站起身來,掃視了一眼凌亂的院子,四名柯家少年都是打著哈哈,「夜雪姐好啊,嘿嘿,我們是來找北辰兄弟玩的。嘿嘿嘿,就是這樣的,我們走了哈……北辰兄弟再見……」

看到幾人的表現,北辰宇頓時滿頭黑線。說好的有事找他們呢?說好的沒幾個怕的人呢?不過,目送著幾人離去,柯夜雪轉過身來,一雙美眸直視著北辰宇。


迎著柯夜雪的目光,剛才還威風八面的北辰宇頓時焉了,訕笑道:「嘿嘿~嘿嘿……」

「哼~」白了北辰宇一眼,柯夜雪開口道:「還以為你會有什麼麻煩,害得我這麼著急趕回來,沒想到你過得挺滋潤吶。」

北辰宇就是再笨也聽出了柯夜雪話語中的關心之意,從小便被塵封的內心悄然打開了一絲,卻沒有引起主人的絲毫注意。

「跟我走吧……」柯夜雪又道:「本來是在外面給你買戰甲的,既然回來了,就先帶你去選戰技吧。」

正常來說,達到出體期,就可以修鍊戰技。

跟在柯夜雪的身後,北辰宇心中多出了一份對柯家的認同。原因無他,柯家什麼好東西沒有?既然需要去外面買,肯定會是非同一般的戰甲。

雖說柯家也等於是利用自己,可是這份看重卻是實實在在的。 一騎士聽到公主殿下吩咐,拿出一道玉符將其捏碎,玉符被捏碎,化作一道白光遁走,消逝在交戰的地方!

白光消逝,遠方的戰鬥也立即停止,隨後葉銘就看到兩道光飛遁而來,一金一銀!不過卻比離去之時暗淡不少,看來雙方都受創不輕。

銀色機甲降落,李瑞已經脫離“共鳴”狀態,銀光劍也被收回,但落地時還是擡頭與金三對持。

金三也已經脫下戰甲,穿回一身黑衣,單手持槍靜靜立在空中,同樣注視着李瑞,沒有任何言語。

“我們走吧!”馬車中再次響起公主殿下虛弱的聲音。

銀光閃爍,機甲被李瑞收回納戒,臉上的血跡也早被擦拭乾淨!

李瑞坐回嘯天虎,其餘騎士也都歸位,一行人繼續前進,至於葉銘,他們沒有人在開口!其實一個後天武者,他們沒有一人在意過,也從來就沒有將他往刺客方面聯想,至於將其抓捕,也純粹因爲鬱悶,想要發泄一番,俗稱…替罪羊,背黑鍋!

葉銘咬牙,今晚他發誓要儘快提升實力,他再也不願從新經歷今晚的事了!

被人抓來“莫名其妙”挨一掌被打得半死不活,他都準備“發瘋”時,又被“莫名其妙”的放了。

這次的事歸根結底還是他實力太弱,根本沒人在意過他的感受,如果今夜他就有黑衣人那恐怖的修爲,就算李瑞沒有證據也不敢動他!

“在這強者爲尊的世界裏,煉丹師只能贏得別人的尊敬,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讓人畏懼!”葉銘自語,他此時深切體會到實力的重要性。

前世,他有師尊撐腰,整個仙界都沒人敢招惹他,這也讓他忽略實力,專心摸索藥道成就丹仙!

這有利有弊,因爲如此讓他成爲仙界藥道第一人,仙界唯一一位丹仙!

但這一世,一切都靠他自己,沒有人會幫他撐腰,繼續像前世那般閉門摸索丹道顯然不行。

想要在這個吃人的世界中走得更遠,他必須要有強大的實力!

“這一世,武道至極,神道絕巔纔是我的目標!”葉銘擡頭仰天,心中默默許諾,雖然沒有說出來,但他的道心卻從未有如此堅定過。

“好自爲之!”金三看着坐在地上發愣的葉銘,蹙眉說了一句,隨後化作一道金光遁走。

葉銘沒有理會,他原本就不認識這人,至於對方爲何要幫助自己,葉銘此時也不清楚。

一切都結束了,葉銘也起身離開,至於傷勢,在他靈品療傷丹藥下早已恢復了!

“剛纔李瑞被拖住,如此好的機會你怎麼不出手?”

夜幕下,有兩人站在房頂一直注視着剛纔的戰鬥,不過隱蔽很好,如同融入黑暗了,沒有人察覺到兩人。

熊勇搖頭,對旁邊的幻神無奈開口“我不想連累其他人!”

熊勇說完就緩慢融入黑夜消失。

“連累人嗎?”幻神看着葉銘離去的背影,臉色玩味的開口,隨後也散成一片黑羽飄散。

金三離開後並沒有離開磐石城,而是繞了一圈又回到磐石城,在沒有任何人察覺下潛入進葉家。

“小姐,您吩咐的事我已經完成了!”金三出現在季夢軒身旁,表現得十分恭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