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狠狠的回頭看了他一眼:“要還是想要讓我帶你進入通天山,就他媽給我閉嘴,剛纔縱容門下的人呢,也沒見你有意見。”

東聖門的掌教臉色變幻無常,一會鐵青,一會兒紅彤彤的,他自出道以來,就沒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但是李晨這般說他,他也無法反駁,剛纔他自己門下的弟子出手,他都沒有及時出手,而到李晨向別人出手了,他卻先發言了。無論從什麼方面,他都是理虧。

可縱然是這樣,縱然他知道自己理虧,但是,被李晨像小孩一般呵斥,他內心也其實是崩潰的。

片刻後,陣法消失,幾個斗篷人倒地不起。


李晨之所以將幾個斗篷人殺掉,是因爲這幾人就是當初追殺者cc進入他們山門陣法的那夥人。

而這人想要得到的東西,居然可以讓人無視陣法,說不得,這人還會有方法破掉,他建立的陣法。而東聖門等人之所以這麼忌憚就是因爲自己佈置的陣法,沒有人能夠破除,若是自己失去了這個條件,他們就會想自己發難。

因此,他必須殺了這些人,即使讓自己跟東聖門的人關係再次緊張,不惜惹怒東聖門的掌門,他也要將這些殺死。  “我需要準備。”李晨殺人之後若無其事的說道:“另外,作爲我帶你們進入通天山的報酬,隨便給些能夠讓我們天雷門夠七八年消耗的物資就行。”

十天之後,李晨將修爲提升到了地尊一重天的時候,就帶着四大聖門的掌教還有一些跟他們一個級數的人進入了通天山。  “啊,你踩了我的符咒,我要殺了你。”

東聖門的掌教突然說道。


與此,同時李晨腳下出現了一個符咒,是突然出現的,李晨笑了笑,身影消失不見。他知道自己羞辱了東聖門的掌教,對方肯定會爲難自己。

而對方只是發下了不會因爲之前的事情爲難他的誓言,而沒有說不會因爲別的事情爲難他。  東聖門的掌教老臉一紅,他真是太想殺了李晨了,所以自己將一符咒放在李晨腳下,硬生生的找了這個蹩腳的理由爲難李晨。

擡頭看去,之間周圍的環境大變,是一個空曠的空間,在空間中有幾道光柱,光柱上漂浮着文字。

“地階高級功法瀾滄決。”

這時,他的腦海中也接收了一道訊息,他知道他們進入通天塔後就會被傳送到通天塔的第一層空間中,而每個房間中都有一個光柱,這光柱就是一個傳承功法的地方。

接受功法後,完全理解後,就能進入第二層的房間中,還是有一個光柱,接受功法傳承,能夠完全理解就能傳送進入下一層,每一層都一樣。  而隨着傳送的深入,功法的深奧程度就會越來越大。

有的功法,自身的資質以及積累不夠的話,就會陷入功法中無法自拔,甚至有在其中直接坐化的危險。

有句話叫做朝聞道夕死可矣,就是說的這種情況,一個人一旦陷入功法中不可自拔,就會自發的燃燒自己的靈魂,來提高領悟力,最後的結果,逃不過一死。

東聖門的掌教躊躇了一下,便進入那光柱中,他對自己的資質以及積累還是很自信的。

小半天后,他從光柱中~出來,眼中發出制炙熱的光芒怪不得通天塔叫做通天塔呢,這第一層的功法就如此的玄妙,都能比的上他們東聖門鎮教典籍了。

“我肯定是第一個理解完的。”他自信滿滿,卻在這時聽到了一道聲音,“九號領悟室,領悟完畢。”

東聖門掌教笑了一聲,沒想到還有人能夠跟自己的成績一樣呢,可是,他的笑容纔剛剛展現,一下就凝固起來。

因爲他聽到了一個聲音:“四號領悟室,領悟完畢。”

他看了一眼自己所在房間的房間號,四號?

這說明,這道聲音的展現是有延遲的,並不是自己等人一出來就會發出聲音,那麼也就是說,自己不是第一,還有人比他領悟的速度還要快。  他簡直不敢相信。

……  九號領悟室中,李晨淡笑了一聲,心念一動,一道光柱降下來,進入下一層中,然後想也不想的進入其中。

……  四號領悟室中,東聖門的掌教,心中一動進入下一層中,看到那光柱遲疑了一會兒,也是走了進入。他之所以遲疑是因爲這第一層的領悟室內的功法就很是玄妙,要是這第二層領悟室中的功法玄妙程度,翻倍的提升,那麼他真的是危機了。

而在其他的幾個領悟室內,都聽到了那聲提示音。

之後又接連響起了聲音。  從聲音上提示來看,四大聖門的掌門果然是人傑,比其他的高手破解的要快。

陣門掌門陣無敵擦了擦汗,從光柱中走了出來,心中遲疑一下,還是決定不進入第二層了,因爲在第一層領悟室內,他領悟完畢功法,都有些費勁,差點迷失在裏面,要不是當時他靈光一閃,領悟了關鍵,他這會兒還真出不來。

從他的決斷來看,他還真是一個當頓則斷的漢子,居然,放棄了高級功法的誘~惑。  有有自知之明的人存在,自然還有那些不自量力的人。

在第二層八號領悟室中,一個人本來他他在第一層的時候,就有些費力,卻還是沒有抵制住功法的誘~惑,進入了第二層。  在功法傳承光柱中,他接受完了完整的功法,可是,這功法就是連十分之一他都不能理解。  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上滾下來,臉上的青筋像一條條小蚯蚓一樣。

忽然,他眼中發出一道精光,靈魂像水一樣的沸騰起來,最後猛然爆發出來,他臉上最後留下一個滿足的笑容後,整個人人燃燒起來。

朝聞道夕死足矣。

……  李晨從領悟室中走了出來,馬不停蹄的進入下一層,就像吃飯喝水一般的簡單。  這當然不是說,李晨的領悟力真的妖孽到這種地步,而是,天界見到這些功法後,就像惡鬼見到了美食,瘋狂的吸收着這些功法,而與天界爲一體的李晨,自然也是快速的理解這些功法。  而且,天界在吸收了這些功法之後,吸收功法的速度越來越快,而李晨的腦海中,還沒完全接受那些功法,天界就迫不及待的催促李晨進入下一層。  而李晨本人對於吸收功法上癮了一般,即使大腦被充斥的有些疼,但是還是潛意識的進入下一層。

而他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地階一重天,兩重天,三重天……  當李晨從第五層通天塔的光柱中走出來時,他的修爲已經到了地階九重天的修爲。  “我定能在這次領悟中取得第一的好名次。”東聖門掌教信心滿滿的從其中走了出來。

走出來後,他首先聽到了提示,他自己取得領悟完畢的提示,可是下一刻,他又呆滯在那裏,因爲裏面提示說,已經有人闖到了第五層通天塔……不對,就這一會兒呆滯的時間,那個變~態,居然已經闖過了第六層通天他。

在第六層通天塔中,李晨身上猛然爆發出一道突破的氣息,外界的靈氣瘋狂的進入體內,而且進入體內的還不光光有靈氣,還有一些空間氣息。

而天界在這一瞬間也快速的變化。

天尊境,成。

這是這個世界沒有人能達到的程度。

到了第九層通天塔,李晨擦了擦頭上的汗,走了出來,這一層的功法太過玄奧,涉及了世界之祕,甚至在領悟的過程中,他體內神祕的天界都差點承受不住,而天界感悟出來的東西,也沒有個反饋給他。  ……  第六層領悟室內,東聖門的掌教又一次呆住了因爲又提示有人將第九層通天塔的功法領悟了。  “怎麼可能有人比我領悟的還快,這絕對不可能。”他怎麼也不相信,可是事實明擺着呢:“是李晨。”

魔王的異世餐廳 ,只有李晨才能這麼妖孽,想到這他平靜下來,“哈哈,那麼不是說,若是能夠抓~住李晨,就相當於得到了一個超級大功法祕籍。”

“是你想對我不利。”

他剛爲自己有這麼明智的打算,而自豪,卻耳邊卻聽到一個聲音,順着聲音看去,正是他剛纔唸叨的人李晨。

“哈哈,得來全不費功夫。”東聖門掌教哈哈大笑,下一刻自己卻倒飛出去。

豪門頂級寵婚

東聖門的掌教簡直不敢置信,李晨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總裁耍無賴 ,韶華易逝。

如今的華夏大地,遍地銀裝素裹,正值冬季。

秦楓上身全luo,光腳着地,頭頂天,腳踩地,白雪皚皚中踏步向前。

在秦楓的臉上,看不出神情,也讀不出表情,俊逸出塵的氣質中隱隱夾雜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擡頭看了看九天之上的黑色洞窟,秦楓眉頭深鎖。

在那裏,他感覺到了討厭的氣息。

秦楓大步流星,橫跨那片白雪覆蓋的森林,抵達了森林最中心的木屋。


木屋冉冉飄起了炊煙,秦楓跨步走了進去。

“回來啦?馬上就可以吃飯了,你等一等。”屋內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秦楓百年沉靜的臉上,漸漸露出了一絲笑容,夾雜着溫馨。

不多時,桌上已經張羅了一桌好菜,而秦楓則是坐在椅子上,注視着對面的女人。

女人似乎察覺到了秦楓的目光,沒好氣的在他頭上敲了一下,笑道:“有什麼好看的?都看了五年了,不嫌累麼?”

“不累不累!”秦楓嘿嘿一笑,端起碗筷,開始風捲殘雲。

飯後,女人也沒急着收拾碗筷,看着窗外鵝毛大雪,問道:“秦楓,咱們在這崑崙腳下住了五年了!”

“嗯,不多不少,正好五年!”

女人嘆了一口氣,將視線轉向秦楓,問道:“五年了,你就沒有一點想法?”

秦楓用一臉迷惘的神色看着女人,似乎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女人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呢喃道:“你的記憶,應該就只有這五年了吧?那一戰,你保命就很難得了!”

“輓歌,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秦楓沉默了一下,最後開始忍不住開口了,“這五年來,雖然你臉上天天掛着笑容,但是我知道,你並不是真的快樂,能告訴我麼?”

女人,叫姜輓歌,一個氣質堪比女神的女人,如果不是要像凡人一樣爲柴米油鹽煩惱,她……就是女神。

“你等一下!”姜輓歌看了看秦楓,轉身走進了臥室。

那是秦楓和姜輓歌的臥室。

當姜輓歌重新回到廚房時,手中多了一個盒子,而那漆黑如墨的盒子上面,秦楓能夠感覺得出一股威壓。

“這是什麼?”

姜輓歌也不解釋,只是拿着盒子朝秦楓的胸口探了去,那盒子接觸到秦楓的胸膛,忽然變得虛幻起來,竟然就這麼被姜輓歌拍了進去,正好是心臟的位置。

秦楓沒有任何閃避,因爲他知道姜輓歌是不可能害自己的。

“這東西必要的時候能夠救你,眼看五年降至,有些事情是要跟你說了!”姜輓歌嘆了一口氣,她知道說出這些意味着自己將要離開秦楓。

五年前,姜輓歌受無妄殿主的命令,從第二界跨界而來,親眼目睹了秦楓和況天明的一戰,雖然成功將況天明擊敗,但是秦楓卻也是身受重傷,撿回一條命已經是萬幸。

秦楓失憶了。

本就是用記憶碎片拼湊起來的記憶,在與況天明的戰鬥中,徹底失去了。

雖然姜輓歌千方百計尋找能夠恢復記憶的方法,但是無奈一直找不到,即使是第二界的無妄殿主,似乎也是束手無策。

隨着況天明的戰死,第二界況家大亂,更是有況家絕世高手想要跨界屠殺秦楓,只不過第二界通往這邊的大門被無妄殿主攔住了,儘管如此,第二界還是有一部分人抵達了這個世界。

五年來,華夏大陸已經不是想象的那麼和平了,幸好,華夏憑藉幾千年的深沉,涌現出一批隱世的高手和大家族,這些人恰好可以阻擋第二界偷渡而來的超人類。

而原本站在世界巔峯的“傭兵界”,也不是唯一無敵的存在了,改名成爲“傭兵學院”,由三大兵王主持。

與之並列的勢力,還有老對手“殺手學院”、最近新冒出來的“異能學院”和“極道學院”。

這四所學院,瓜分了傭兵界,成爲世界最強大的四個組織。

不能保證第二界是否有況家的人偷渡過來,爲了保護所有和秦楓有關的人,姜輓歌只能把這些人送到圈城,只有少數幾人留在華夏大陸。

秦楓認真的聽着姜輓歌訴說五年前的事情,儘管知道姜輓歌說的全部都是事實,但是秦楓依舊沒有任何印象,腦子空蕩蕩的,記憶的最根源,就是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宛如天仙的女人。

看到秦楓的眸子依舊帶着迷惘,姜輓歌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秦楓,你是不凡之人,帝王命格,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你心裏渴望的,就能得到,哪怕我不在你身邊,也要好好的!”

秦楓不知道姜輓歌說這些幹什麼,但是隱隱覺得,應該要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或許,無妄印章打入你的體內會導致你的性格發生變化,但是,你都要平靜的對待,我希望看到樂觀自信的你!”

聽着姜輓歌的話,秦楓內心的不安擴散起來,當他看到姜輓歌的身體漸漸虛幻的時候,終於慌了。

和姜輓歌生活了五年,對於沒有記憶的秦楓來說,是唯一的親人,唯一割捨不掉的牽掛。

“秦楓,不要驚慌,當無妄印章在你體內覺醒的時候,就是我們再見面的時候,現在你要做的,便是下山讓無妄印章覺醒,九字真言已經大成,天門八脈也開啓了四脈,這樣的實力下山應該不是問題。”

“下山後,你先去燕京城,那裏自然有人告訴你怎麼做,如果你還期望我們能團聚,就下山去吧……”

姜輓歌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一字一句傳進秦楓的耳中,雖然已經知道了自己以後道路,但是他就是遏制不了心中的恐懼,眼看着姜輓歌在自己面前消失,想要伸手去抓,卻完全碰不到她的身體,只能看着姜輓歌帶着悲慼的笑容,注視着自己,直到身體徹底消失在空氣之中。

秦楓錯愕,呆若木雞。

哇——

一口鮮血從秦楓的口中噴出,氣血沸騰,秦楓雙眸一翻,失去了知覺。

那天的雪特別大,北風呼嘯,崑崙山下便是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雪崩,將山腳下八成的面積全部覆蓋。

而恰恰也正好是這一天,九天之上的黑色窟窿,五年中唯一一次的顫抖了起來,整片華夏大陸出現了三個小時的混沌社會,沒有任何亮光,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大雪崩之後的一個星期,天氣漸漸暖和起來,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不知道爲什麼,三小時的混沌社會之後,華夏大地便出現了萬物復甦的景象,以往都是北風呼嘯的1月,如今卻是有些春暖花開的季節。

今年的春天來得特別早。

所以,春心蕩漾的人特別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