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忘生走到發點中央點燃了幾根薰香。

開派祖師嗎?

“你以後就在這裏修煉。”

“那我住在哪裏呢?”


“你就住在偏殿就好了,那裏的生活用品早就準備好了。”

“多謝師兄了。”

“都是小事。”

你現在還有什麼問題可以,我剛好也沒有什麼事情剛好就當你的嚮導了。

“那怎麼好意思。”

“不礙事,往後我們是兄弟之間不要客氣,都是自己人了,我們門規沒有那麼森嚴,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什麼門規的。”

“那我先把夏琳送到偏殿吧。”

“去吧。”

一直抱着一個人,好像也不是一個辦法。

葉荒很快就回來,李忘生已經找了一個蒲團做了下來。

“你也坐吧。”

“實在是不好意思,耽誤你這麼長的時間。”

“師弟。剛纔我才說過的話你這就忘記了?”

葉荒知道李忘生說的是不用跟自己太客氣。

但是葉荒也知道什麼是禮貌。

不客氣也要在有禮貌的情況下有禮貌,否則的話就不是不客氣,而是粗魯。

小心斟酌了一下詞彙,葉荒終於問道。

“師兄,爲什麼我們華瓊派人這麼少?” 葉荒的第一個問題不得不說其實是有一點尖銳的。


所以葉荒才猶豫了一下,但是其實這個問題對於李忘生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因爲這個問題自己也問過自己的師傅,當初自己的師傅給自己的回答自己現在都還記得。

所以也就直接跟葉荒複述了一遍。

大概意思就是其實修真門派其實只要把這個消息公佈出去,那麼這個世界上沒有人不會心動。

但是華瓊派不會這麼做,不但單單是華瓊派不會這麼做,其他的幾家修真門派也不會這麼做。

修真門派的招收徒弟和其他的那些門派不一樣。

或者說是和江湖的那些門派不一樣。

江湖上面的門派都是唯恐自己的幫衆少了,所以一把都是拼命的招手徒弟,也不管弟子資質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

這是因爲在江湖上面其實大家的水平都是差不多的,這個時候人多的哪一方就有優勢了。

但是修真門派不是這樣。

修真門派向來都是寧缺毋濫的。

也就是說寧願門派傳承斷絕也不會找一個不符合自己心意的徒弟。

因爲修仙就是爲了修仙,而不是爲了招手弟子來去爭名奪利。

所以大家都不是很在乎自己的弟子有多少。

弟子多的門派不會看不起弟子少的門派。

這裏面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說其實這些門派裏面弟子多寡並不代表這個門派的強大與否。

傳說中的崑崙派,只有區區幾個弟子,但是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大派!

因爲人家一個弟子都跟你掌門的修爲差不多,所以這個時候弟子的數量已經沒有了那麼大的意義了。

華瓊派也是這個樣子,寧缺毋濫。

雖然華瓊派看起來很是氣派,光是這種供弟子居住的宮殿就有幾百座,但是實際上的弟子算上葉荒也就是三十五人而已。

這樣一個大派結果只有這麼多的人,着實讓葉荒想不通。

但是李忘生解釋了一遍之後葉荒纔算是瞭解了一下。

總得來說就是修真界更加重視質量而非是數量。

“那天下的英才實在是多了去了,爲什麼不直接下山招人呢?這樣的話也會有不少頂尖的年輕人願意來到這裏的。”

葉荒還是現代人,所以其實葉荒的很多的想法都是現代的想法。

“這裏是下界,就算是有天才又能有幾個呢?這樣無非就是白費功夫而已。”

李忘生的話讓葉荒聽的有些心寒,難道下界的人就不能修真了?

“可是我身邊就有不少比我還要優秀的人啊?”

李忘生知道自己的話可能是讓葉荒理解差了,所以開口解釋說道。

“葉荒,你現在是修真者了,所以有些觀念你一定要轉變過來,也是怪我剛纔沒有說清楚,我不是歧視下界人,我只是說修真和武術是不一樣的。”

“不一樣的?”

“對就是不一樣的,有些人在下界是頂尖高手,但是卻始終無法修真,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武學奇才不一定是修真奇才,我這麼說你能理解嗎?”

葉荒多少有點理解了,其實就是說武術和修真完全不是一回事。

“下界的人有很多,但是真正能夠修真的就是九牛一毛了,所以廣開山門去下界招收弟子是毫無意義的意見事情,這樣是下界之所以被叫做下界的原因。”

葉荒這纔算是瞭解。

“你一直說下界,那是不是還有上界?”

李忘生仔細思索了一下然後纔開口。

“其實按照理論這個宇宙中應該是有無數的世界的,而下界就是一個比較特殊世界。”

“特殊?哪裏特殊了?”

“這裏連通着很多個世界,你可以把這裏理解成是一個樞紐。”

葉荒大吃一驚,這裏一個時空樞紐?

開什麼玩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下界豈不是早就不存在了?

就算葉荒什麼都不懂也知道這樣一個時空樞紐的重要性,誰要是能夠掌握這個時空樞紐,那豈不是就是掌握了半個宇宙?

“你不是在說笑吧?這裏是時空樞紐?不要搞笑了好吧。”

“我沒有開玩笑,剛開始我也不是很相信,但是……”

“但是你後來相信了,說說看吧?到底是什麼讓你相信的。”

李忘生覺得這個小師弟是真的難纏。

“因爲我們這個世界就是和下界相連的,還有其他的幾個修真門派的世界都是和下界相連的。”

“就只有這些嗎?”

葉荒那眼神中寫着不信任。

“這是師傅跟我說的,你要是不相信就儘管去問師傅就好了。”

李忘生徹底的不想再跟葉荒解釋了。

“那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修真者的境界是怎麼劃分的?”

李忘生微微點頭,這纔像是一個正常的問題。

“這個修真者的境界前面就跟江湖上面劃分的一樣,就是化勁、抱丹、超凡之類的。”

“這麼說我們修真者用的也是這種下界人的稱呼?”

“額,準確的說是他們用我們修真者稱呼,還有小師弟,你不要太過在意下界這個稱呼,這個稱呼沒有任何貶義的意思。”


李忘生知道這是葉荒還在糾結下界的這個叫法,但是其實這個名字真的沒有什麼特殊的意思,就是因爲那個地方是這個世界的下面。

“誰在意了,你繼續說後面的,我也就是主要後面的不知道。”

葉荒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李忘生看了一眼葉荒然後繼續說道:“後面的境界稱呼就不一樣了,超凡之後下界的人叫做超凡之上,其實就是不知道後面有什麼名字了。”

“那麼後面的境界名字是什麼呢?”

“超凡之上後面就是元嬰期、元嬰期後面就是渡劫期最後是大乘期。”

葉荒聽到了幾個熟悉的詞彙,元嬰、渡劫、大乘,這些不都是那些修真小說裏面寫的嗎?

“這幾個境界我有點耳熟。”

“不錯這幾個境界就是小說裏面寫的那些境界,所以我才懷疑是不是一個修真者開創了這個修真小說的類別,但是現在不是說那些的時候,我還是詳細的跟你說一下這些境界到底都是什麼把……”

其實這些境界還有其他的名字,元嬰期對應到的就是飛天境界,這個境界就是說人已經可以不借助任何條件在天上自由自在的像是鳥兒一樣來去自如。

之後的境界是渡劫,渡劫顧名思義,其實要渡劫,但是要渡的不是天劫,而是心魔劫。

度過這個劫之後纔算是沒有任何心魔,往後也都不會再產生心魔。

至於最後的大乘,其實也有一個別名,就是大自在境界。


到了這個境界就可以無拘無束獲得真正的大自在,真正的自由,這也是傳說種的境界。 李忘生給葉荒詳細的跟葉荒講解了一下之後的境界,葉荒提聽的也很認真,但是還是有一個地方沒有聽懂。

“師兄,你現在處於什麼境界。”

“無感境界。”

“什麼境界?”

“無感境界,全名就是無感境界,也就是下界人所說的超凡之上。”

葉荒這才瞭解,原來不是自己聽錯了,而是這個李忘生本根就是忘記說超凡之上對於修真界來說到底叫什麼了。

“原來是這樣。”

“怎麼樣?你還有什麼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