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胖則大咧咧拍拍他肩膀:“沒事,有黃羊吃,狼纔不吃你呢——”

司機嘎巴嘎巴嘴,竟然找不出話來反駁,可是小胖子你這麼說,很傷人自尊知道不?

瞧着瞧着,司機也直搖頭:“我讀過狼圖騰,那裏面的草原狼老厲害啦!你們這兒的草原狼名不副實啊,連黃羊都攆不上,就跟在後邊吃灰啦!”

李小胖對此卻頗爲不以爲然:這是俺和丫丫定好的,沒事的時候,叫狼羣攆着黃羊羣和鹿羣玩玩。主要是別叫這些食草動物**生,始終有生存危機感,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捕獵好不好。

不過這話也不好跟外人說,只能嘿嘿幾聲:“大哥,要不咱們從這個鐵殼子裏出去,試試這些草原狼的斤兩?”

不去不去——司機使勁搖腦袋。

等這一場追逐大戲漸漸遠去,挖掘機這才加快速度。這位司機大哥也是個喜歡玩耍的,途中發現一隻野兔,還驅動發掘機,突突突地攆了好一陣,最後那隻野兔吱溜一下,鑽進一個沙洞裏。


司機大哥還想用挖掘機的鐵爪子挖一下子,結果被李小胖給攔住:要是這麼弄,野兔還得從草原絕跡,太狠了!

等到了四泡子,司機大哥也有點傻眼:“全是磚頭瓦塊啊,沒十天半月清理不出來,再說了,挖出來的建築垃圾往哪堆啊?”

李小胖直撓頭,他都想把這些建築垃圾直接推到旗**門口了,怎麼管的啊?

不管怎麼說,也得先把泡子清理出來,至於這些建築垃圾,就先往泡子邊上堆吧。

等司機大哥開始幹活之後,李小胖就又閒起來,剛要弄點水出來解解渴,就看到視野之中又出現一小撮山羊,在那啃草皮,數量有十多隻。

這裏距離多倫諾爾也有二十多里路呢,放羊的也不能跑這麼遠,沒準是誰家走失的。李小胖於是就往前湊乎,準備先把這羣羊歸攏過來,再慢慢尋找失主。

不料想,距離羊羣還一百多米呢,這些羊就撒開蹄子,向遠處飛奔而去。

別跑!李小胖撒腿就追,嘴裏還得瑟着:“跟俺玩長跑啊,信不信都把你們跑拉稀——”

要說李小胖還真不是吹大氣,只見他大步流星,越跑越快,身後的沙地上,揚起一溜滾滾的黃龍。

雙方的距離也在迅速拉近,李小胖看清楚了,那羣山羊個頭還不小,身上披着青毛,體格也都頗爲健壯。李小胖心裏有點畫魂:這山羊啥品種,以前沒見過啊?

似乎是被李小胖給追急了,這羣山羊也開始發力,速度驟然提升,又開始和李小胖旗鼓相當,變成了一場比拼耐力的拉鋸戰。

一路向東,跑跑追追半個多小時,李小胖終於受不了啦,一屁股坐在沙地上,嘴裏就跟拉風箱似的,呼噠呼噠喘粗氣:“這,這啥山羊啊,太,太能跑啦——

這邊已經進入草甸子的範圍,那羣山羊大概也累夠嗆,看到水溝子,都湊上去舔水。李小胖一瞧樂壞了:這回看你們還往哪跑!

山羊喝水的地方是個迂迴的河套,三面環水,李小胖爬起來把唯一的出路堵住,剩下都是好幾米寬的水溝,山羊肯定無路可走。

等李小胖舞舞喳喳衝上去的時候,那羣山羊卻不慌不忙地將身一縱,高高躍起,飛躍幾米寬的河道,落到對面,瞧得李小胖直傻眼:不僅是長跑冠軍,還是跳遠健將啊,俺就不信邪啦——

李小胖也助跑一陣,衝到水邊,猛然躍起,飛行一段距離之後,噗嗤一下,落到河邊的淤泥裏,他到底還是沒跳過去。

濺起的淤泥糊了李小胖一臉,倆手邊抹邊甩,眼睛都睜不開了,好不狼狽。隱隱聽到彪叔的聲音傳過來:“小天啊,你跟斑羚比跳遠,那不是找憋屈嘛!” 斑羚,原來不是山羊是青羊!李小胖心中一喜,野生的斑羚在他們這邊消失也有十多年了,想不到現在又被草甸子給吸引來,果然是有了梧桐樹,才能引來金鳳凰啊!

於是撩了幾捧水把臉洗乾淨,然後從淤泥裏拔出腳,噗嘰噗嘰走到岸上,往草地上一站,腳趾稍稍收攏,立刻就有黑色的稀泥從腳趾縫裏被擠出來——鞋子好像陷到泥裏啦!

李小胖暫時也顧不得這些,四下打望,很快就看到那一羣斑羚的身影,就在不遠處悠然吃着青草,不時擺動兩下小斷尾,展現出它們現在的心情很不錯。

這時候,彪叔大步流星走過來,他本來是在發掘現場那邊幹活呢,看到李小胖攆着一羣羊跑回來,便迎上去查看,走近了才瞧出來,這是一羣斑羚,無論是跑還是跳,都是它們的特長,就算是身體素質超強的李小胖也白給。

“彪叔,這羣青羊肯定也要在咱們這安家落戶,嘿嘿嘿,俺好不容易攆回來的呢。”李小胖興致勃勃地往自個身上攬功,事實上,即便是他不追趕,這羣斑羚顯然也是奔着草甸子來的。

彪叔的心情顯然也不錯,使勁點點大禿頭:“要說,還是咱們這的草場好啊。只有草場大了,才能容下越來越多的野牲口。”

李小胖嘎巴兩下嘴:“彪叔你的意思,就是林子大了啥鳥都有唄——”

其實,草甸子和林子都是一個理兒,只有形成一定的規模,才能給野生動物提供生存空間,成爲它們的庇護所。這羣青羊,也成了黃羊和梅花鹿之後,草甸子的新住客。它們也跟梅花鹿差不多,可以在草甸子棲息,也可以在林子裏生活,而且單從數量上來看,比狍羣還要壯大許多,未來的發展充滿希望。

甸子裏來了青羊的消息,也很快就在黑瞎子屯傳開了,不僅僅是那些遊客,就連村裏的男女老少,也都趕過來湊熱鬧。要知道,青羊在神話傳說之中,也是頗有些地位的,是有名的神羊。

丫丫當然也聞訊而來,有了這小丫頭,那羣青羊也就不怎麼眼生,和人羣保持十幾米的距離,任憑遊客拍照。

雖然斑羚也列入保護動物名冊,但是因爲宣傳的關係,依然遭到非法獵殺,以至於數量越來越少,在人們眼裏,也算是稀罕玩意。

尤其是看到丫丫被一羣青羊簇擁着,遊客們好生羨慕。更令那些小娃子羨慕的是,猴三毛手毛腳地騎到了那頭最爲高大的青羊背上,倆小爪子抓着羊角,小尾巴啪啪抽打着青羊的屁股蛋兒,來來回回跑了好幾圈,真叫這幫娃娃羨慕嫉妒恨啊。

猴三這貨一貫如此,用李小胖的話來說就是有騎乘癖,青子被它騎過,梅花鹿被它騎過,黃羊也沒能逃過它的小爪子,就連野豬都不例外。新來的青羊,當然也沒能逃過它的魔掌。

瞧着瞧着,李小胖也好生羨慕,忍不住湊上去,跟丫丫商量一番,也徵得了一頭青羊的同意,翻身跨上羊背。

周圍看熱鬧的爆出一陣鬨笑,青羊比梅花鹿還小一號呢,猴三個小,騎上去還不覺得有什麼違和感;李小胖就不同了,兩條腿都耷拉到地上,隨着青羊的腳步,他的兩隻腳也往前一步一步挪動。

沒跑出去二十米呢,李小胖自個就踮起腳尖,倆手撒開羊角,那隻青羊就從他身下鑽了出去,恢復自由。

“小天,有啥感腳?”彪叔笑呵呵地問了一句。

李小胖抓抓後腦勺:“感覺不錯,就是有點累——”就他那姿勢,不累纔怪呢,又不能真放低重心壓下去,那樣肯定直接把青羊壓趴下不可。

圍觀了好一陣,斑羚羣這才跑遠,身形漸漸隱入草叢間。彪叔還有點不放心:“別叫那羣狼崽子給禍禍嘍?”

“俺都攆不上這幫青羊,狼羣更白給。”李小胖撇撇嘴,心中又涌起一陣挫敗感,然後纔想起來,好像把挖掘機的司機大哥自個扔到四泡子那邊了,這哥們不會迷路吧?

正好這時候,也到了吃午飯的時候。爲了節省時間,直接挑着擔子,把午飯送到挖掘現場,飯菜都用水桶裝着,還有一桶蛋花湯呢,上邊飄着翠綠的野菜,混着金黃的蛋花,看着就有食慾。

李小胖也跑餓了,就跟着一起吃,就着送來的菜餚,消滅了三碗二米飯,然後又帶了一份,去給四泡子那邊的司機大哥。

一天下來,發掘隊並沒有什麼收穫。這也在意料之中,像這種考古發現,兩三個月都算短的。

跟了幾天之後,李小胖就有些煩了,天天都在這挖沙子,實在太枯燥。最主要的是,這片區域他都用特殊能力探查過,根本就沒有化石了,明明知道是無用功,還得跟着遭罪,實在提不起興趣。

和李小胖同樣不務正業的還有雷布斯教授,最近這兩天,天天都跟着李大明白混在一起,鬼鬼祟祟地在草甸子上溜達,瞧他們的架勢,好像也在尋找什麼。

難道這老外有什麼更先進的探測儀器?李小胖知道李大明白喜歡貪小便宜,擔心他被老外給收買,於是也就跟他們湊到一起,組成了不務正業三人組,整天瞎逛。

也不能完全說是瞎逛,收穫還是有的,李大明白就發現了幾十種草藥,只不過數量還比較稀少,所以沒有進行採摘和挖掘。即便如此,也足夠聞訊之後的吳青鸞興奮一陣子的啦。

通過她的對比實驗,已經驗證:黑瞎子屯周邊出產的中藥十分地道,有效成分遠遠超出一般的野生藥材。雖然產量暫時不可能太大,但是作爲藥材市場上的高端藥材,價值一點不小。

這也叫吳青鸞更加堅定了跟黑瞎子屯合作的決心,特意從城裏趕過來,加入到李大明白的小隊之中。她穿着長褲,紮緊褲管,手裏拿着一根柳條棍,整天在齊腰深的草叢中穿行,樂此不疲。

“這丫頭,是個做大事滴——”李大明白也讚不絕口,他這個歲數的人,都比較傳統,還是喜歡能吃苦耐勞的。

李小胖則撇撇嘴:“還不是無利不起早。”

說完瞧瞧不遠處在草叢裏踅摸的雷布斯:“也包括累不死,明白叔,這些日子,你們到底找啥呢,你得跟俺交個實底?”

“說了你們這些小年輕滴也不懂。”李大明白的老臉上頗有些躊躇。

李小胖卡巴幾下小眼睛:“您不說俺也知道,是不是找不老草呢,就知道你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老心不老,想返老還童是不是。”

“你咋知道涅——”李大明白的嘴巴張的老大,同時老臉也有些泛紅。不老草這玩意,雖說吃了不能真正返老還童,但是泡酒之後,還真能恢復某些方面的功能,重新煥發青春活力,也就相當於返老還童了。

自從他跟雷布斯提了一句之後,雷布斯這個老不修就惦記上了,整天拽着李大明白在草甸子踅摸。

就知道你們倆老不正經湊到一起沒好事——李小胖腹誹一句。不老草是他們當地的叫法,學名也聽小格子說起過,就叫草蓯蓉,跟沙漠里長的肉蓯蓉功效相近,都屬於比較珍貴的中草藥,可以和冬蟲夏草相媲美。

不過,這玩意假貨比較多,充斥市場,效果大打折扣。真正野生的不老草,在他們這邊也絕跡十好幾年了。而且,不老草是一種寄生植物,對生長的環境有着比較嚴格的要求,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生長的。

得知他們沒搞什麼貓膩之後,李小胖也就放心了,索性在草叢裏撿蘑菇,準備晚上回去炒着吃。

草原上的蘑菇,歷來頗負盛名,最有名的要算“口菇”,因爲以前都是要從張家口這地方流入市場的,所以纔有了這個名稱。不過要是具體說起種類,那還是分成很多樣的。這月份,草甸子上最多的是雷窩子。

這種蘑菇,一找就是一窩,密密麻麻地簇生在一起,基本上一窩就能採半小筐。李小胖的運氣不錯,很快就找到一窩,蹲在那挑好的摘。剩下的,就留着自然繁殖比較好。

“好多的蘑菇!”不知道什麼時候,吳青鸞也轉悠過來,蹲在那幫着動手。

“別趕盡殺絕啊,那些太老的和太小的都留着——”李小胖不高興了,這種滅絕性採摘,是他最討厭的。

吳青鸞剛要立起丹鳳眼,想想李小胖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就白了他一眼,忍了。

很快就採了一堆雷窩子,不過李小胖空這手呢,索性就用衣襟一兜,準備回家。

遠遠的,傳來林妹妹的吆喝聲,這丫頭忙完了遊客那邊的事兒,也跑來湊熱鬧。發現吳青鸞招手之後,就氣喘吁吁跑過來:“你們躲在草叢裏幹什麼壞事呢,老實交代。”說完,還朝李小胖的大肚皮上瞄了一眼。

“採蘑菇呢,還不是爲了你這個小饞貓。”李小胖還真怕這丫頭瞎咋呼。

林妹妹一聽高興了,揚揚手裏的小柳條筐:“心有靈犀啊,都放這裏吧。”

李小胖剛要把兜着的蘑菇撒進筐裏,結果發現筐底橫着一棵紫色的花穗,有一尺多長,忍不住瞪大眼睛:“丫頭,這東西哪來的?”

“採的,剛纔路過一個溝邊,看到這根草模樣怪怪的,就採下來。”林妹妹沒心沒肺地說着,還把那株花穗拿起來搖晃幾下。

“這就是命啊——”李小胖朝不遠處的李大明白和雷布斯望望,這倆老不正經的找了好幾天都找不到,結果呢,人家林丫頭一走一過就採了一株,這算不算有心栽花花不放,無心插柳柳成蔭呢? “哪找滴不老草涅?”李大明白此刻手裏正拿着那株不老草,一臉的激動。也難怪他表現如此不堪,眼前這株不老草的品相實在太好啦,花穗就一尺多長,而且異常粗壯,尤其是那膨大的基部,比他胳膊還粗呢,整個一小棒槌。

不老草,一聽這名字就是好東西——林妹妹一把將不老草搶回來,嘴裏還宣佈主權:“我的我的!”

就連吳青鸞也眼睛放亮,她以前沒少見過不老草,但是剛開始看到林妹妹籃子裏這株植物的時候,有點沒認出來,因爲它實在太過粗壯。

“夠粗夠壯,效果肯定槓槓滴——”李大明白一邊點頭一邊唸叨。然後雷布斯就湊上來,打量一番那株不老草,也跟着李大明白一起點頭:“很好很好,這外形就很奇特嘛。”

林妹妹把不老草重新放回筐裏,還美滋滋地說着:“不老草,是不是吃了就能不老啊,明白叔,你快點告訴我怎麼服用?”

女人嘛,誰不想青春永駐,永遠不老。只是這個不老草的功效,並非是在容顏方面,所以李大明白也有點說不出口,嘴裏這個那個的,說不出個子午卯酉。

李小胖知道林妹妹身上具有刨根問底的精神,也連忙打岔:“泡酒喝的,滋補身體,提高免疫力,對中老年有效果,你現在用還早點,還是趕緊領俺們過去瞧瞧,到底在哪找的。”

於是,一行人在林妹妹的帶領下,一路向北走,走了五六裏地之後,林妹妹才停住腳步,用手向前方的水溝一指:“就是這兒啦——”

這邊比較僻靜,就連李小胖也來的不多,除了種草撒尿素的時候來過兩趟之外,平時也沒怎麼往這邊轉悠。結果這冷不丁一看,他還真有點傻眼:只見順着水溝,躥起來一叢叢茂密的小樹,比周圍的野草還高呢,隨着微風,微微搖動樹葉,看上去是那麼歡快。

“咱們在這種樹了嗎?”李小胖揉揉眼睛,雖然去年入冬的時候栽種過一批胡楊,但主要集中在幾個水泡子邊上,還沒顧及到這邊呢。

李大明白也一個勁搖晃大腦袋,嘴裏自言自語:“在十幾年前,這邊倒是有一片老林子滴,不過早都伐沒了,這咋又長出來了涅?”

這話對李小胖卻有了很大的觸動,他也忽然想起來,在他幾歲的時候,還來這邊的林子採過蘑菇和野果呢。看來,雖然十幾年過去,但是當年的那些被砍伐的樹木,卻並未徹底死去,它們的根部,依然保留着生命的胚芽,它們的果實,依舊在土壤裏靜靜等待着發芽。而泡子的重新蓄水,以及李小胖施加的尿素,終於喚醒了沉睡的生命,重新綻放出翠綠的色彩。

生命力的頑強,竟至於斯!

李小胖的心中,也滿是敬畏,同時,更有無限的欣喜:這樣一來,用不了多少年,這裏肯定又變成鬱鬱蔥蔥的林子,省了黑瞎子屯多少植樹造林的工夫啊!


滿懷着驚喜,一行人快步走到近前觀瞧。溪邊因爲水分充足,所以樹木的嫩芽也格外茁壯,通過李大明白的初步辨識,這些樹苗的種類就有十多種,而且多是闊葉樹種。

最令人欣喜的是,樹苗帶連綿不絕,隨着河流,一直延伸到遠方,想來面積絕不會小。

奇蹟啊,這簡直是奇蹟——李小胖也只能在心中感嘆。

“哈哈,這邊還有不老草呢!”林妹妹不知道這片林子的重大意義,所以全心全意尋找不老草,結果呢,又在岸邊不遠的地方找到一叢,高高矮矮,大概十幾株的樣子。

其他人這纔想起來這兒的初衷,於是都平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向林妹妹那邊靠攏過去。


李小胖眼尖,沿途就發現了好幾叢不老草,個個都壯碩異常。扒開草叢,細看之下才發現,原來在這邊的地下,還有不少陳年的老樹根,有的已經枯死,而有一些,則老樹發新芽,那些不老草,就是寄生在這樣的樹根上,才得以生長的。

“俺早該來這邊滴——”李大明白激動的直拍大腿,不過這話多少有點馬後炮的意思,難怪他下象棋比較臭呢。

雷布斯則是行動派,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採摘不老草,李小胖還在旁邊不時警告:“採一半留一半,這是俺們黑瞎子屯的規矩——”

沿着河流一路走過去,不大一會之後,李小胖身上就背了一大捆不老草。沒錯,確實是論捆的,兩岸的不老草鬱鬱蔥蔥,起碼有幾千株。

這還剛搭頭,要是再發展幾年看看,絕對能成爲一塊生長不老草的“基地”。

最激動的當然不是李大明白,而是吳青鸞,她獨家收購黑瞎子屯所產的野生藥材,這些不老草,在不遠的將來,能給她帶來源源不斷的收益。

“行了行了,這些夠用啦,吳丫頭帶回去點化驗化驗,剩下的分給村裏人用。”李小胖看到李大明白和雷布斯還彎腰撅腚地一個勁採收不老草,不禁有點肉疼。

要知道,不老草除了滋陰補陽的功效,主要是因爲它裏面的有效成分能增強細胞活力,從而提高人體免疫力,達到減緩衰老的作用。正因爲如此,可供應用的領域十分廣泛,開發價值不可估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