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愣了一下,「誰啊?」

「宋黎!那個三年前紅遍了整個亞洲的女明星,可她卻在事業的上升期,聲明暫時退出娛樂圈。」薄清歌沒有告訴李娟,宋黎還是她大哥最愛的女人,就連她的三哥也對她極好……

「宋黎?竟然是她回來了,可網上一點消息也沒有傳出來!對了,清歌,你說,我要是把這個消息透露給那些狗仔隊,會不會拿到很大一筆錢?」

「當然會!」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手機就不用她賠了,直接拿她賣個好價錢。」

……

因為外面的雨太大,阿黎並沒有著急離開,而是在一家咖啡廳坐了下來,又要了一杯摩卡和一份她最愛的提拉米蘇甜點。

此時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回國的事情,已經被那個叫李娟的女生賣給了狗仔隊。

阿黎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刷微博。

很快,一張光線昏暗的照片闖入她的視野中,即使隔了三年不見,她依舊記得住關於他的一切,他的輪廓,他的模樣,他的身影……

只一眼就認出了他!

可他懷裡的那個女生,她卻不認識。

不過長得還不賴,至少對得起觀眾,但想要跟她比較,那差的就不是一個檔次了,阿黎對自己的容貌從來都有信心。

畢竟,白染和白珞瑜的長相都是出挑的,尤其是白染,有掰彎男人的能力。

想了想,阿黎在手機屏幕上輕輕一點,然後飛快地輸入一段話。

「就這長相!就這身高!一向眼高於頂的薄少怎麼可能看得上!你們這些吃瓜群眾看熱鬧都不帶腦子的么?明擺著是那女生投懷送抱,而且,薄少的手壓根就沒碰到她,估計這人是想紅想瘋了!」

點擊發送!

很快,這段話就出現在評論區。

當然,阿黎是不可能用自己的大號去評論的,這是她很多年前申請的小號,一直沒機會用呢!

沒多一會兒,就有網友給她點贊,而且還轉發回復了她的評論。

我有一隻小毛驢:「總算看到一個明白人了!就這長相,連給我們家小黎黎提鞋都不配!兄die,你肯定也是小黎黎的腦殘粉吧!」

看到這段話,阿黎不由得笑了,燈光柔和了她眼裡的笑,她連忙又回道:「兄die,我可算找到組織了,我就是小黎黎的腦殘粉,不過說真的,那女生長得太一般了,也不知道她哪來的勇氣!」

我有一隻小毛驢:「可不是嘛!就那長相,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噯!也不知道我家小黎黎什麼時候回歸?我就想看她用高顏值秒殺其他女明星,那滋味兒,簡直不要太爽了!」

我有一隻小毛驢:「兄die,要不咱倆加個V信?我可以帶你進小黎黎的腦殘粉群。」

一聽說要加V信,阿黎頓時被嚇到了,立刻沒了繼續聊下去的衝動。

她繼續刷了沒多久,一條微博的私信消息跳出來,「兄die,快去我的主頁!我跟你說,有重大好消息,一定要去看啊!一定要去。」

這人還故意賣了個關子!

阿黎聳聳肩,有些不想理會了。

可,終究還是架不住心裡的好奇,點開了「我有一隻小毛驢」的頭像,進入他的微博主頁,下一刻的時候,一張側臉照片出現…… 她被人偷拍了!

阿黎的腦子裡立刻冒出這個念頭,她特意將照片放大了一些,這個背景好像是……一個小時之前她被人碰瓷的那個地方吧!

那她現在這樣的裝束,豈不是特別顯眼?

黑色寬鬆T恤,同色的寬鬆工裝褲,還有同一色的棒球帽。

阿黎剛準備站起來,她就發現周圍的氣氛有些不一樣,緊接著,有個穿著咖啡廳服務生服飾的女孩子走了過來,看起來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手裡還拿著手機,像是在做對比。

「請問一下,您是宋黎姐姐嗎?」

阿黎心裡頓時一陣懊悔,不該突然跑來商場的,可對上那一雙激動的眼睛,她又不忍心否認,只得點點頭,用俏皮地語氣說道:「我是!不過,你能替我保密嗎?我是偷偷回國的。」

那小姐姐一臉的興奮,又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就知道你是宋黎姐姐,我就知道我沒有認錯人,宋黎姐姐,真的謝謝你,要不是因為你,說不定三年前我就已經不在人世了。」

阿黎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想起她讓李森嚴幫她做的事情,外公留下來的財產,除了那套別墅,其他的,她都已經變現了,然後將錢交給了李森嚴打理,讓他幫著成立一個慈善基金……

她笑了笑,說道:「不用客氣,你沒事就好。」

「宋黎姐姐,我能跟你合個影嗎?我,我一直都是你的忠實粉絲,你演的兩部電影和一部綜藝綜藝節目,我全都看了,而且刷了很多遍,宋黎姐姐,我打算下個學期就應徵入伍……」

看著眼前那一張充滿了希望的小臉,阿黎不想讓她失望,立刻答應了她想要合影的要求。

很快,女孩兒的手機里就出現了她們的合影。

「宋黎姐姐,真的謝謝你,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看,又最善良的人。」

「你不用這麼客氣。」

……

還好這個時間咖啡廳的人不多,合影結束之後,在其他人驚愕的目光下,阿黎立刻離開了咖啡廳。

可饒是如此,她依舊在門口遇上了聞訊趕來的狗仔隊,最後只能一閃身朝著地下停車場跑去。

「宋黎小姐,你別跑啊!等等我們……」

「宋黎小姐……」

「宋黎小姐,你跑慢點!我們追不上你,宋黎小姐,你慢點!」

……

阿黎不想暴露自己的另一層身份,只能用常人的速度奔跑,後面的記者們緊追不捨,即使他們中有人氣喘吁吁了,可依舊不想輕易放棄。

一個人在前面拚命跑,一群人在後面拚命地追。

阿黎很無奈,要怎麼才能甩掉他們?下一刻的時候,她突然覺得手腕一緊,不等她回過神來,她已經被拉著鑽進了電梯里。

「人呢?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大伙兒趕緊找找,說不定就躲在那臉車後面!」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在他們面前消失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一定是躲起來了。

被追了一路,阿黎並不覺得身體累,可心累啊!那些人跟瘋了似的,要不是……似是想起什麼,剛才將她拉進電梯里的人是誰?

阿黎猛然一震,下意識地抬起頭,一張英媚襲人的面龐,毫無徵兆地闖入她的視野中,那雙漂亮的杏眸瞬間睜得大大的。

……

帝都,某高檔區別墅。

薄清歌沒在商場逗留半分鐘,找了個借口把李娟打發了,然後立刻跑回家,她得趕緊將宋黎出現在帝都的消息告訴母親。

下了車,薄清歌馬不停蹄地朝著客廳跑去,可張婉怡根本就不在,只看到父親薄勛安靜地坐在輪椅上看報紙。

薄勛見了她,立刻露出一臉慈愛的笑,說道:「小歌兒回來了!」

此刻的薄清歌哪有時間跟父親寒暄,只著急地問道:「爸,你看到我媽咪了嗎?」

薄勛愣了一下,笑著問道:「小歌兒,你這麼急著找她做什麼?」

「我有事兒,重要的事兒,爸,您要是知道的話,就趕緊告訴我,您要是我不知道,那我就自己找去。」

她已經心急如焚了,說話的語氣自然也就有些急躁。

薄勛無奈地嘆了口氣,還是笑著說了一句:「媽咪在後院的玻璃房伺候花草呢!你要是找她……」

不等父親把話說完,薄清歌轉身就跑了,朝著後院的玻璃花房跑去。

張婉怡愛花,也喜歡種花,嫁給薄勛之後,他依著婚前的承諾,給她建了一座二十多平米的玻璃花房,裡面裝滿了她喜歡的紅玫瑰。

薄清歌趕到的時候,張婉怡正在給花兒捉蟲,薄清歌氣喘吁吁的,用力地抓住母親的胳膊。

「你這孩子,怎麼跑得氣喘吁吁的!」

都說女兒是母親的小棉襖,相比那三個兒子,張婉怡對這個女兒自然更喜歡。

薄清歌緩了一口氣,又咽了一口唾沫,緊張地說道:「媽咪,宋黎,我在興勝商場看到宋黎了,親眼看到的,她回帝都了。」

張婉怡心頭一震,剛修剪過的指甲硬生生地掐斷了一片葉柄,細長的柳葉眉微微蹙起,「小歌兒,你確定沒有認錯人?」

「媽咪,我六歲的時候就認識她,現在也就隔了三年而已,我怎麼可能會認錯呢!」

薄清歌咬了咬唇角,心裡很是不舒服。

似是想起什麼,張婉怡連忙問道:「你大哥知道她回來了嗎?」

薄清歌想了想,說道:「應該,應該還不知道吧!我遇到她的時候,她是一個人。」

「既然是一個人,那有可能你大哥還不知道,以你大哥對她的痴迷,要是知道她出現在帝都,絕對不會讓她一個人去商場。」

薄家的男人,骨子裡都很痴情,從來都沒有例外。

薄清歌自然也知道自家大哥對宋黎的感情,「媽咪,那我們該怎麼辦?我敢保證,要是大哥見到她,肯定會不顧一切地將她娶回來。」

如果是以前,她巴不得自家大哥這麼做,可現在……她不願意了。

就因為她是宋黎的朋友,所以她被綁架了,她不敢想,如果她嫁進薄家,那他們一家子的人身安全要怎麼才能得到保障! 帝都機場。

易胥百般無聊地坐在貴賓候機室,不時低頭瞧一眼手機,眼裡流露出一抹焦急之色,又不時地抬頭朝來時的方向望過去。

事實上,按照原計劃的話,他跟自家少爺應該已經坐上了去歐洲的航班,可,就在飛機準備關閉艙門的時候,他家少爺突然站了起來,說什麼他還有事情要處理,需要改簽到五個小時之後的航班……

於是,他老老實實地跟著自家少爺下了飛機,他呢!負責辦理改簽手續。

而他家少爺,扔給他一句「你在候機室等我,我會在航班起飛之前趕回來。」,然後,他家少爺只留給他一個清冷孤寂的背影。

「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比這次的談判還要重要!少爺以前不是這樣的,他絕對不會因為其他事情影響到工作,尤其還是怎麼重要的工作……」

易胥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他愁眉不展的時候,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易胥連忙將手機掏出來,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昵稱,他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溫柔,就連說話的語氣也變了,「喂!老婆。」

手機那端,江勝男明顯愣了一下,似是沒想到他這個時間還能接電話,她剛才也不是想試一試,萬一通了呢!沒想到還真打通了。

兩年前,易胥精心策劃了一場求婚儀式,毫無疑問,他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江勝男喜極而泣,並同意了他的求婚,婚禮就在三個月之後,婚後的易胥立馬化成為新世紀的五好男人,工作之餘,就是家庭。

就在年後沒多久,江勝男查出懷孕了,易胥興奮得立馬請了保姆照顧她,還提出讓江勝男先把工作放下,等孩子生了之後再繼續。

總之,如今的易胥那是人生大贏家!

「老公,你到地方了?」

「還沒上飛機!」又似想起什麼,易胥連忙問道:「對了,老婆,你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江勝男聞言,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他也太緊張了一些,她又不是什麼金枝玉葉,而且,她之前生過一個孩子,有經驗的!

「老公,我沒事兒,我就是想告訴你一聲,我剛才刷微博的時候,看到了一張疑似阿黎的照片,有人說,她在興勝商場親眼看到了阿黎。」

停頓了一下,江勝男又繼續說道:「你知道的,我對這種新聞一向抱著懷疑的態度,所以就想找你求證一下,這阿黎要是真的回來了,她肯定會第一時間找薄少,那你肯定也會知道。」

江勝男不知道的是,她的這番話,已經讓易胥徹底傻眼了。

他總算想明白,為什麼他家少爺會在臨起飛的時候突然下機?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可能性,他下機之後去找阿黎小姐了。

「喂?老公,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被江勝男略顯不耐煩的聲音拉回現實,易胥連忙笑著說道:「在在!老婆,我很認真地告訴你,那張照片十有八九是真的,阿黎小姐真的回來了。」

「而且,就在幾個小時之前,我和少爺還在機場看到她了,確切地說,應該是擦肩而過,因為她急著趕路,沒注意到我和少爺。」

所以他家少爺放下了重要的談判。

易胥想了想,不自覺地笑了,也是,除了阿黎小姐,還有誰能入了他家少爺的心。

「阿黎真的回來了!太好了,你不知道,這幾年她的那些粉絲一直盼著她回歸熒幕。對了,你回頭幫我把她的聯繫方式要了,我得找她。」

還真是風風火火的性子!

易胥無奈地嘆了口氣,可誰讓她是他的老婆呢!除了他寵著,還能有什麼辦法!

「老婆,你現在是孕婦,你的任務就是好好休息,等孩子生下來之後,你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我保證不多說半個字!」

「那這可是你說的。不行,你得再說一遍,我要錄音,免得你到時候不認賬!」

「老婆,我說過的話什麼時候不認賬了?」

名偵探世界里的刑警 「不行!就得錄音。」

「好好,錄音,我再說一遍。」

……

男人居高臨下地盯著她,掌心貼在她的後背,幫她擋住了牆壁的冷意,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眼底壓抑著一股濃烈的慾望。

阿黎咬了咬唇角,忽然覺得鼻子酸酸的,眼眶也微微發脹。

見懷裡的人兒濕了眼眶,薄寒池不由得一陣心疼,卻還是故意冷著臉說道:「你消失了整整三年多,難道還覺得自己委屈了?」

明明委屈的那個人是他才對!

她明明還活著,卻讓沈凡凱給她打電話,她就一點沒寫過沈凡凱對她的心思嗎?

不能忍!

被他這麼一訓斥,阿黎原本還能忍住眼淚的,可這一刻眼眶裡的淚水瞬間滾落下來。

淚雨梨花般。

見懷裡的人兒真的掉眼淚了,薄寒池一下子就噎住了,只覺得胸口悶悶的,像是壓了一塊巨石,就連呼吸都覺得痛徹心扉。

「你……別哭了,好不好?」

他雙手捧住她的小臉,入鬢的劍眉緊緊擰在一起,忽然他低下頭,溫熱的唇瓣一寸一寸地碾壓過去,將她眼角的淚痕吮干。

男人的指腹略帶薄繭,輕輕地摩挲著她的臉頰。

阿黎咬著唇角,越發覺得自己委屈了,她不過是想讓變強而已,她給他打過電話的,是他自己沒接,而且她之前也說過,她要去傭兵學院……

「乖!別哭了,我會心疼……」

男人握住她的小手,然後將她的掌心貼在他的胸口,嗓音低沉而暗啞:「這裡會疼。」

阿黎氣呼呼地瞪他,「我就要哭給你看,誰讓你剛才這麼對我!」

薄寒池一聽,不由得翹起唇角,眼底漫開暖意,不動聲色地問了一句:「阿黎,我怎麼對你了?」

他的嗓音暗啞到了極致,就像是大提琴末端的弦,彈出撩人的音符。

昏暗的樓道里,阿黎直勾勾地那一雙湛黑的眸子,如深海中的漩渦般,她在心裡想,他們不過才三年多沒見過了,卻恍若隔世。 呵!男人。

真是太過分了!

這一次,堅決不要輕易原諒他!

從樓道間走出去的薄寒池,半點沒有停留,立刻回了自己車裡。

他只覺得胸口發悶,只覺得狼狽不堪,她已經跟別人有孩子了,而他,竟然還不顧一切吻了她,還自私地想讓她留下來……

一百兩百多個日日夜夜!

是他親手弄丟她的,他憑什麼還自私地幻想著,她會在原地等著他來找……

緩緩地閉上眼睛,緊握著的拳頭用力砸下來,頓時一陣刺耳的鳴笛聲。

不過一眨眼的功夫,等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那一雙湛黑的眸子一如這幾年,冷漠中透著陰鷙,那一張英媚襲人的面龐,似是朧了一層厚厚的寒霜。

他勾了勾嘴角,說不出的邪氣魅惑。

阿黎從樓道走出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那一輛熟悉的黑色阿爾法絕塵而去,她氣得咬牙切齒的,旋即又忍不住笑了,只覺得那個男人好生幼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