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詫異問道。

「等人。」

「我讓你提前安排的房間,準備好了嗎?」

秦穆然問道。

「我已經讓酒店安排好了,就在東方酒店頂層,那裡絕對安全……。」

李伯說道。

言罷,李伯直接帶秦穆然,乘坐電梯直接上到了東方酒店頂層。

「這裡整個樓層都已經清空,沒有別人,就連服務生也不會上來,樓下我安排了親信看守,絕不會出問題……」

李伯自信說道。

秦穆然大概檢查了幾眼后,微微點頭,表示滿意。

「秦會長,您要等的人,就是您說的援兵吧?」

李伯猜測問道。

「不錯,順便我要談論一些重要事情,為了保密,我才特意如此安排。」

秦穆然坦白說道。

李伯對華僑會和對自己,那是絕對忠心,所以秦穆然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再對李伯隱瞞什麼。

隨即,在李伯引領下,秦穆然被帶進頂層一間包廂內。

……

大約半小時后。

一輛轎車停在東方酒店外,車上走下兩個身穿連衣帽的魁梧男人,左右環視一番后,快速走進酒店大廳,行為極為警惕。

此刻,李伯親自在酒店大廳等候。

看到走進來的兩個神秘男人,李伯立刻朝兩人走了過去。

「兩位,你們是來吃飯還是住酒店?」

李伯問道。

「都不是,我們來找人。」

藏心之心如刀割 其中一個男人,聲音沉重,穿戴嚴實,低著頭,沒人能看清他們兩人的相貌。

「找誰?」

李伯繼續深問。

「一名姓秦的先生,他約我們八點半來東方酒店見面。」

男子回道。

李伯眉頭一皺,再三盤問后,確認這就是秦穆然要等的人,隨即帶兩人上樓,進入秦穆然所在的包廂內。

「秦會長,您要等的人到了。」

李伯恭敬說道。

秦穆然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神情淡然。

「老頭兒,你退下吧,沒有我的吩咐,頂層任何人不得進入,違令者,格殺勿論。」

秦穆然語氣森冷。

李伯神情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秦穆然如此嚴肅的一面。

格殺勿論!

這是何等嚴格的命令,這也可見,秦穆然一定有重要事情要談。

「明白,我現在便親自守在樓口,保證一隻蚊子也飛不進來。」

李伯言罷,立刻退出了包廂,並將房門關嚴。

隨著李伯離開,那兩名男人,立刻單膝下跪,抖擻精神,拜服在秦穆然面前。

「見過冥王。」

兩人異口同聲說道,身上都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勁氣和氣場,不過和秦穆然的氣場一比,他們的氣場又顯得有些薄弱。

「好了,都是自己家兄弟,站起來說話吧!」

秦穆然輕聲說道,態度顯得平易近人。

「謝冥王!」

兩人起身,脫去掩飾,抬頭看向秦穆然,他們正是冥王殿的雙曲星。

曲天馳和雷凱。

「你們兩個身上的傷勢,現在痊癒的如何了?」

秦穆然問道。

「老大,我們在布朗家族的地下角斗場,只是受了點兒皮外傷,這幾天已經痊癒的差不多了。」

雷凱說道。

秦穆然掃了眼兩人臉色,面色紅潤,短短几天,確實已經有了很大變化。

「看來你們的確恢復的不錯。」

秦穆然欣慰說道。

如今,冥王殿和太陽宮已經針鋒相對,正是用人之際,雙曲星的痊癒,無疑能分擔秦穆然不少壓力。

「老大,您為什麼選在這個地方見面?」

雷凱問道,神情帶著几絲不解。

「很簡答,這裡安全,畢竟我們的對手是太陽宮,所以辦事一定要謹慎。」

秦穆然說道。

他將約見雙曲星的地點定在東方酒店,一來是因為這裡是華僑會的地盤,相對比較安全,二來是因為這裡每天進出人比較多,即便有人跟蹤發現,也不會懷疑他們是冥王殿的人,只當他們是客人。

重生之婦甲天下 「哦,原來是這樣,老大,還是你考慮事情比較周到……」

曲天馳滿臉欽佩的說道。

「你小子,就會拍馬屁,言歸正傳,這次你們給我帶來了多少援兵?」

秦穆然問道。

曲天馳立刻從身上取出一份人員名單,遞交到秦穆然手中。

「老大,這次我們兩人,共帶來百十餘名強者,都是咱們冥王殿的精銳,這是人員名單。」

曲天馳說道。

秦穆然接過曲天馳手中的人員名單,細細看了一眼,百十餘名強者中,加上曲天馳和雷凱在內,僅是古武強者,便有足足十幾人。

「不錯,有了這樣一支實力強悍的援兵,再加上華僑會的實力,足夠咱們在格蘭塞堡城陪太陽宮好好玩一把。」

秦穆然笑道。

「老大,來的時候,霍爾頓讓我給您帶一個消息。」

「咱們冥王殿的情報網得到消息,最近一段時間,太陽宮的勢力調動頻發,看樣子,他們彷彿是要有什麼大動作了……」

雷凱說道。

這一點,秦穆然其實早已預料到了。

他早就說過,太陽宮不會輕易罷休,阿波羅一定會做兩手準備。

「沒辦法,如果阿波羅真想玩一把大的,咱們冥王殿也只能奉陪到底。」

秦穆然冷聲說道。

「還有,不僅僅是太陽宮,其餘三大神殿,最近也都有些異常,都在頻繁收攏戰力,好像也都要有什麼大動作。」

雷凱說道。

因為這些消息,不僅關係到冥王殿,而是牽扯到了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這樣的信息,霍爾頓不會輕易在電話中說。

畢竟,其他四大神殿的情報網,也都不是吃素的。

秦穆然微微一笑。

「這一點很正常,我們和太陽宮發生矛盾衝突,其餘三大神殿,自然不會閑著。」

秦穆然說道。

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殿,原本互相制衡,鼎足而立。

霸道總裁:前妻很搶手 如果冥王殿和太陽宮發生衝突,勢必打破這種平衡狀態,其他三大神殿,肯定也會捲入其中。 “你們全部都要死!”

三個烏魯木低沉着語氣對着兩人說道,聲音相互疊加,詭異地在四周響起。

趙小川心中一寒,注視眼前三個烏魯木片刻,漸漸發現了他們之間的不同。

左邊的烏魯木一臉陰沉的望着他們,渾身散發出一股陰冷,身上籠罩着一層黑色濃霧,讓人不由心悸。

右邊的烏魯木身體虛幻,如同風中搖曳的殘燭,明滅不定,似乎下一秒就會消失一般,但又和周圍的景色完美的融合。

最可怕的是中間的烏魯木!

他臉上無悲無喜,額頭處的天演散發出碧綠的光芒,雖然不動,但卻讓趙小川感覺自己從血液和毛髮被對方完全窺探,似乎沒有任何祕密而言。

“我們都要死?就憑你?”龍王冷笑一聲,擋在趙小川面前。

趙小川一愣,看着龍王,越發覺得龍王實在保護自己。

不過還沒有等他確定心中所想,不遠處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瞬間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轉頭望去,發現這聲慘叫聲正是剛纔被龍王逼到絕境的柯雲泣發出的,而此刻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冰劍。

冰劍三尺,穿透柯雲泣的胸口,一層白色的冰花正沿着冰劍向着四周蔓延開來。

“夏雨青~”

趙小川看清刺傷柯雲泣的人,倒吸一口涼氣。

一旁的龍王微微皺眉,很顯然沒想到夏雨青對於對付柯雲泣如此的心急,甚至連當前的局勢也不顧及了。

“柯雲泣,用着這一副身體可還舒心?”夏雨青咬牙切齒地問道。

柯雲泣猛然擡頭,赤紅雙眼,面目猙獰地望着夏雨青。

這一劍蘊含了夏雨青本身的黃泉之力,可以凍結靈魂,很顯然柯雲泣的傷勢並不想是表面那般簡單。

“好,好,當然好!只可惜沒有用這副身體和你共度良宵!”柯雲泣短短續續說着這麼一句話,期間連噴幾口鮮血。

夏雨青臉色一寒,柯雲泣曾經是貴族學校的教授,對於夏雨青和蘭天之間的事情十分的瞭解。

“你找死!”夏雨青爆喝一聲,手中的劍一旋,冰劍長吟,化爲一條冰龍將柯雲泣包裹起來。

幾十丈長的冰龍將柯雲泣包裹,長着大嘴對準柯雲泣,看起來十分的壯觀。

“老傢伙,你還不動手?還要看到什麼時候?”

柯雲泣感受到貼面的寒氣,不由打了個哆嗦,隨即衝着烏魯木喊道。

龍王,以及其他人聽到柯雲泣的求救聲,向着烏魯木望去,卻發現三個烏魯木竟然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他們在什麼地方?”龍王眼中黃光一閃,連忙向着四周掃去。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陣勁風從他的身後傳來。

“噗~”

龍王幾乎沒有做出半點反應,便感到一股大力從他的身後涌來,猛然噴出一口血後,向着前方衝去。

不過還好,他只飛了幾十米便停在了空中。

他轉身向着身後望去,看到不知何時趙小川已經被那虛幻的烏魯木擒住,而那面無表情的烏魯木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緩緩地將垂在空中的手放了下來了。

“兩個?還有一個在什麼地方?”

趙小川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不敢想寫龍王被打飛了,但他很快反應過來。

問題剛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彷彿一種感覺一般,他轉頭再次向着夏雨青望去。

只見夏雨青被提在了半空中,而柯雲泣正閉目養神,似乎正在恢復元氣。

“怎麼可能?剛剛僅僅是一瞬間,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撒嬌BOSS追妻36計 這還是那個烏魯木麼?”趙小川震驚。

沒有任何預兆,沒有任何空間波動,沒有任何人觀察到烏魯木是如何移動位置和出手的,這烏魯木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仙?你是仙!”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身旁的龍王開口了。

龍王震驚地看着烏魯木,漸漸地恢復過來,雙眼平靜地看着烏魯木,但趙小川看着龍王發抖的手,知道他的心中並不如表面一般平靜。

烏魯木沒有回話,一人和龍王對持,一人卡着夏雨青的脖子,而另一人則守在了柯雲泣的身旁,似乎防備有人會打攪他。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天空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平靜之中,但地下卻鬧翻了天。

海浪滾滾,水平面不斷下降,一頭頭綠皮猴子和沒有死光的海獸向着回時的路退去,龍一、龍二、龍三憂心忡忡地看着空中。

“我希望他死在這裏!”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龍一恨聲道。

龍二輕笑一聲,臉上帶着苦澀,道:“死?你是想說有人殺了他吧?可是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勝過他?”

“沒錯,龍王是無敵的!”龍三淡淡道:“如果龍王好對付,那麼也就不需要我們奪位!”

“奪位?那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我算是看透了,如果沒有絕對實力,就不算是真正的無敵!”龍一嘆息道。

剩餘兩人擡頭看向龍一,臉上露出一絲思索,隨即兩人齊齊將目光注視到了趙小川的身上。

“如果說這個世界有誰可以勝過龍王,恐怕也只有他了!”

龍三心中默默想道,回想起小時候龍王給她講起有關輪迴者的事情,一時間默然無語。

…….

“你要做什麼?”

趙小川身體懸在空中,看着那虛幻的烏魯木將那如霧如煙的手爪探入自己的腹部,心中升起一絲不詳預感,沙啞着嗓子問道。

“放心吧,我只是取回第一世寄存在你這裏的東西。”那烏魯木手中一頓,淡淡說道,然後將自己的大半個胳膊都探入了趙小川腹部。

趙小川還想要說些什麼,但立刻覺得有無數細密的閃電流過自己的身體,瞬間化作石像定在了空中。

龍王自然也聽到了趙小川和烏魯木之間的對話,臉色驟然一變,再也顧不得阻攔着自己的烏魯木,身上瞬間爆發出耀眼的金光,向着對方衝去。

“不自量力!”

面若冰霜的烏魯木見龍王衝來,冷哼一聲,額頭的天眼發出濛濛的綠光,四周的空間扭曲起來,向着龍王壓去。

龍王還未近身,身上的骨骼已經發出“嘎吱嘎吱”的響動,同時他的速度也慢慢地降了下來。 深夜,十點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