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緩過神來之後,想阻止已經來不及,只能將身周的妖力全部收回,拼命圍剿屍氣。

不過在張誠的操控下,這些屍氣根本就不跟妖力硬碰,而是分成好幾縷,在朱雀全身經脈中不斷亂竄。

屍氣所到之處,那一段經脈就迅速乾枯,失去了生機,妖力運轉也越來越晦澀。

趁它病,要它命!

張誠也不會在一旁傻等着,立刻舉起天龍鐗,飛到朱雀頭頂,猛抽而下。

此時朱雀正在全力圍剿入體的屍氣,根本無暇顧及其他,再次結結實實捱了一下,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腦門上原本只有指甲蓋大小的傷口,此時已經變成了一股血洞,頭骨都隱隱有些變形。

眼看着張誠又舉起天龍鐗,朱雀哪裏還敢硬接,身形一晃,雙翅橫掃,九道妖氣瞬間離體而出,化作九道幻影。

這九道幻影,每一隻都是朱雀的模樣,只是體型略小,身上的妖氣也淡一點。

儘管如此,仍然勢不可擋,剛一出現,就朝不同方向衝出去,其中大半飛向葉小曼等人,明顯是想逼走張誠。

不過有乾坤八卦鏡在,葉小曼飛快結印,增大先天八陣圖的威力,雖然自身也不好受,但總算是將朱雀分身擋了回去。

而相柳那邊對上三隻朱雀分身,很快就手忙腳亂,被金色火焰燒得哇哇亂叫,險象環生。

張誠一見,也只得飛身過去幫忙,天龍鐗一陣猛劈,打滅了其中一隻,然後跟相柳聯手對付其他分身。

而另外六隻分身見攻不破葉小曼的陣法,同時掉頭,加入到圍攻張誠的相柳的隊伍裏,將他們纏在原地,一時無法脫身。

朱雀的本尊此時還趴在地上,像老母雞抱蛋似的一動不動,一心一意追擊體內亂竄的屍氣。

本尊在此,九道分身逃走也沒用,此時朱雀只是想擋住張誠等人,好給自己逼出屍氣的時間。

張誠也知道這點,急忙對相柳吼道:“這些分身都是朱雀妖氣所化,本尊不滅,分身是滅不掉的,一旦被擊殺,又會回到本體,沒一會兒就會恢復,只有同時打散它們,我們才能衝出去!”

相柳九顆蛇頭眨巴着眼睛,無奈的說道:“老祖宗,這點吾也知道,但是這些分身實在太多,根本不可能同時打滅啊!”

“說你傻你還真的傻!”張誠白眼一翻,沒好氣的說道:“你的絕招呢?水火不相容,朱雀是火系神獸,你是水系神魔,幹不過本體,難道連分身也幹不過嗎!”

相柳一愣,終於明白了張誠的意思,九顆蛇頭同時吸氣,將周圍的塵土石渣全部吞入口中。

“嘭嘭嘭!”

隨着幾聲悶響,九道散發着惡臭的綠水同時從相柳的口中噴出,潑灑四周。

張誠一見,連忙捏着鼻子,一個翻身騎在相柳的身上,抓住一顆蛇頭,像是打水槍一樣瞄向最近的一隻分身。

相柳的毒水能融金化石,加上又是水屬性,澆在烈火熊熊的朱雀分身身上,頓時騰起一大蓬白煙,一股煮死耗子的味道迷茫整個山谷。

被綠水當頭澆中,分身上的火焰瞬間黯淡下去,不停嚎叫,拼命躲避。

但相柳的綠水粘性極佳,只要沾上就很難掙脫,那隻分身只是撲騰了幾秒,就化作輕煙,鑽入朱雀本尊之中。

“繼續!”

見真的管用,張誠跟相柳同時精神一振,反守爲攻,瘋狂攻擊分身。

幾秒之後,又一隻分身帶着不甘的尖叫化爲青煙,但是朱雀也不是真的白癡,連續被滅了兩個分身之後,便不再當,而是動用妖力,將剩下的分身合併在一起,妖力空前強大,避開九道綠水,直衝張誠而來。

擒賊先擒王,朱雀就算再笨也明白這個道理。

打了這麼久,它也看出張誠是這羣人的首領,而且性情十分奸詐。

只要滅了他,剩下的根本不足爲懼! 基本的事情都可以解決的,只要對方不是太過於囂張跋扈,她都能接受。

在小島上生不如死的歷練了一年多的時間,她學會了隱忍,還有什麼是無法承受的?

如果說真的有,那就是所有的心裏上的打擊,是她不能接受的。

“薇薇,你別鬧了,真的嚇死我了。”

安然嚇得眼眶都紅了,嘆了一聲,說道:“你是對裴珊妮一點都不瞭解。”

說話間,她左右看了一眼,見到四周沒人,立馬說道:“在圈子裏混的人都知道,她性子狠辣,囂張跋扈,仗着自己的爸爸能力很強,什麼事情都做的非常的毒辣,可沒人敢招惹他,你知不知道?”

這麼一說,她終於明白了裴珊妮是怎麼進入劇組的。

原來除了一張好看的容貌之外,還有一個能力不凡的爸爸啊?

怪不得呢。

這下子,讓蘇薇兒覺得自己遇到了勁敵了。

“好,我知道,沒事的。”

蘇薇兒安撫着她的情緒。

兩人坐了一會兒,安然給她講了一下劇本的問題,一切到還挺順利的。

到了中午,開始發盒飯。

安然和蘇薇兒兩人拿了盒飯,坐在了一旁最安靜的角落吃飯休息。

“安然,你現在演技很好啊,才幾年不見,簡直都可以出師了。”

蘇薇兒由衷的感慨着。

“哪裏呀,你別胡說八道。”

安然白了她一眼,“當初你演技比我好多了,很多時候都是你指點我的。別忘了咱們學校你可是第三名畢業的。”

“誰誰誰,誰第三名啊?”

他們正料到,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過來。

兩人側目看了過去,就看見一名穿着瀲灩紫錦衣的男子朝着他們走了過來,腰繫着黑色腰帶,穿着黑色祥雲靴,腰間繫着一條同色的白玉紫流蘇。

他瀟灑不羈的撩了撩額前劉海,高高束起的長髮甩了甩,大喇喇的走到他們跟前,坐了下來。

“祁文淵,你過來幹什麼?”

安然看着他,“你不是很喜歡跟裴珊妮一起吃飯的嗎?”

他沒好氣兒的揶揄了一句。

“嘁,誰喜歡跟那個嬌滴滴的小姐姐一起吃飯?不是給她爸爸三分薄面嗎。”他說的理所當然。

聽着他的話,蘇薇兒忍不住噗嗤一笑。

祁文淵立馬看着蘇薇兒,笑容明媚燦爛,“這些好看的小姐姐就是蘇薇兒吧?”

“你好。”

蘇薇兒象徵性的點點頭。

“誒,你的事情我可都聽說了啊,你說說你一個模特,怎麼緋聞比我們娛樂圈的緋聞還多啊。”

他對蘇薇兒似乎很感興趣,湊了過來,問道:“說說,你當年墜入海中是怎麼活下來的?感覺你的一生都可以寫成一本書了。”

那感興趣的樣子就好似一個呆頭呆腦的可愛小弟弟。

但蘇薇兒知道,這個叫祁文淵的男孩,跟她是同一年的。

“那倒是。”

蘇薇兒覺得祁文淵說的有點道理的樣子,想一想她悲慘遭遇,似乎真的可以寫成一本書。

離婚前和老公互穿了 可即便是寫成一本書,恐怕都不會有人會相信的。

“那你倒是給我說說吧。我跟你講,我有個朋友寫書的,到時候我讓他給你寫本自傳。”

他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皓齒,笑容極其單純。

倒是蘇薇兒挺不喜歡這樣自來熟的人,不悅的蹙了蹙眉,“你對每個人都這麼自來熟?”

真心有些不習慣。

祁文淵吃飯的動作一滯,呆呆的看着蘇薇兒,咀嚼着嘴巴里的紅燒肉,眼神一愣,“別人都很喜歡我,你怎麼那麼冷漠?” 雖然分身合體,但是張誠也不是吃素的,從相柳背上一躍而下,與對方戰成一團。

此時朱雀本尊一直未動,葉小曼等人膽子也大了起來,從旁邊遠遠繞了過來,開始圍攻分身。

“孽障!吃你佛爺一招!”

一道佛光,突然罩向分身,諶小冰祭出九葉蓮臺,當頭砸下。

朱雀本體的確強大,但是張誠的屍氣遠比普通殭屍的精純很多,此時屍氣入體,大部分妖力都用來對抗屍氣,用來凝聚分身的並不是很多。

再加上張誠的妖屍之身實在強橫,以分身的攻擊力很難造成實際上的傷害,而且還有相柳在一邊不斷吐痰,分身一時間也左右難支。

這時諶小冰突然偷襲,分身根本一點準備都沒有,渾身一哆嗦,被張誠一劍劈在身上,火星亂飛。

朱雀分身回頭一看,發現諶小冰不過只是禪師修爲,頓時大怒,放棄張誠跟相柳,轉身猛撲諶小冰。

“我靠!”

見朱雀分身來勢洶洶,諶小冰立刻縮回乾坤八卦鏡的範圍之內,那分身幾度衝擊,都被擋住,愈發暴躁。

“都小心點!”

葉小曼剛提醒了一聲,就見朱雀分身突然高高昂起頭,尖銳的鳥喙狠狠啄在結界上,隨即一道凝聚到極點的烈焰噴吐而出。

先天八陣圖立刻震顫起來,葉小曼一見,頓時暗叫不好,剛準備增強陣法威力,朱雀分身的腦袋就已經硬擠了進來,一口叼住小靈,就要咬合。

情急之下,葉小曼也顧不得其他,長袖一揮,放出一柄白骨製成的匕首。

這東西是張誠在騰蛇仙府所得,通體用上古大妖的骨骼製成,用鬼力也能驅動,回來之後就送給了葉小曼。

這東西雖然品級不高,但卻十分鋒利,一出手就直中朱雀分身右眼,妖力頓時噴涌而出。

分身神識一鬆,動作不禁緩了一緩,旁邊的諶小冰連忙打出手印,將九葉蓮臺橫插進對方的口中。

九葉蓮臺乃是孔雀明王的佛器,諶小冰轉世之後帶來了陽間,雖然發揮不出全部威力,但材質十分堅硬,分身自然咬不爛,小靈也僥倖沒有被一口咬斷。

“張誠!”

事情實在是發生的太快,此時葉小曼才轉頭厲吼一聲。

張誠擡頭一看,同時聽見小靈恐懼的叫聲,瞬間被嚇得魂飛天外,腳下一蹬用最快度衝過去,兩隻手直接摳住分身的鳥嘴,拼命掰開。

在張誠的巨力之下,鳥喙被一點點拉開,朱雀分身不斷搖頭晃腦,企圖將張誠甩開,但是對方卻死不鬆手。

葉小曼腳下一點,躍到分身腦袋上,操縱骨匕,一擊刺入分身的天靈蓋中。

“啾!”

朱雀分身發出一聲淒厲的鳴叫,一團金色烈火再次從喉嚨裏涌出。

此時小靈還被它叼在嘴裏,張誠也近在眼前,金色烈火一出,張誠死不死不知道,但小靈絕對會被燒得灰都不剩。

“小曼姐!”

張誠大吼一聲,看向葉小曼,葉小曼瞬間會意,手腕一翻,一道紅光從乾坤八卦鏡中射出,籠罩張誠全身,在體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光膜。

此時火焰已經從喉嚨裏涌出,炙熱的火苗已經快燒到小靈的身上,張誠不敢有絲毫的猶豫,右手突然放開上方的鳥嘴,手臂往前一伸,居然硬生生地將那團金色烈焰頂了回去,堵住了分身的喉嚨。

“嗝!”

隨着一聲悶響,朱雀分身劇烈一顫,脖子部分突然發出了一道道刺眼的光線,隨着“嘭!”的一聲,長長的脖頸被炸成了飛灰。

就算有先天八陣圖形成的結界護身,但直接抓住金焰,張誠的整隻右手也齊腕被炸斷,露出尖銳的骨茬,看上去十分恐怖。

朱雀分身是妖力所化,沒有血肉,炸開之後就化爲一團精純的妖力,飛快的飄向朱雀本尊。

“想跑!” 絕戀蜀山仙 葉小曼雙手一合,先天八卦陣立刻縮小,結界威力也陡然提升,將妖力硬生生的困在其中。

張誠調出屍氣,一隻新的手掌很快從腕部生長而出,猛衝過去,殺生之劍一陣狂劈,將這縷妖力徹底打散。

相柳緊隨而止,九顆蛇頭瘋狂吸氣,將這些妖力全部吸進嘴裏,吞噬一空。

朱雀乃是神獸,它的妖力也算是神獸之力,此時被斬斷了與本體之間的聯繫,只是一團巨大的能量。

相柳吸收之後,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在原地搖晃了好幾下,隨即一臉的歡欣滿足。

不過張誠可沒時間注意它,擊潰妖氣之後,就連忙抱住小靈,查看對方有沒有受傷。

小靈此時嚇得魂不守舍,緊緊抱住張誠,渾身顫抖,但好在並沒有收到什麼傷害。

確定之後,張誠才長鬆一口氣,同時對小靈也更加看重了幾分。

自己這徒弟除了天資聰穎之外,還是天生煉體,比普通人的身體強橫許多,當時在屍界,也是很多強大殭屍覬覦的目標。

不過也幸虧是這樣,這次小靈才能逃過一劫。

否則就憑金色火焰的高溫,就算沒直接接觸到,在剛纔那麼近的距離之下,只是餘溫也能將普通人燒成黑灰!

“沒事了,沒事了……”張誠拍了拍小靈的後背,本想多安慰她一會,但是戰鬥還沒有結束,只好把小靈扶起來,交給葉小曼照顧,自己跟相柳直奔朱雀本尊。

似乎是感受到分身被滅,很久沒動的朱雀突然從地上站起,甦醒過來。

張誠一言不發,直接高高躍起,天龍鐗瞬間出現在手中,照朱雀腦門砸下去。

朱雀之前吃過一次虧,現在也明白這骨頭似的武器厲害,也不硬拼,翅膀一扇放出熊熊金焰,擋在張誠前方。

“相柳!”

張誠一聲令下,相柳九顆蛇頭立刻張開,噴出滔天綠水,與火焰撞在一起,互相絞殺。

相柳被困在萬象空間無數年,因爲靈氣匱乏,實力下降很大,只能發揮上古全盛時期的三成左右。

但是吸收了朱雀分身的妖力之後,它的實力瞬間恢復了不少,此時已經能發揮全盛時期的大半實力,綠水的威力也隨之大漲。 “蠢?”

祁文淵撇了撇嘴,從她手裏搶走了溼紙巾,擦拭着自己的臉頰,一臉嫌棄,“我的天,太噁心了。”

蘇薇兒尷尬不已,“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伸手捂着嘴巴,憋着笑。

不後悔相愛 憋着憋着,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死了,祁文淵,你真的是太奇葩了,我那種謊言你怎麼能相信?”

太天真了。

祁文淵擦拭着臉頰的動作一僵,看着她,板着臉,說道:“我當然相信了。你死而復生,而且重要的是結過婚還能讓陸少宸愛你。你知不知道陸少宸一直是我的偶像?太崇拜他了。沒想到你居然拿下了他,還讓他爲你放下一切,簡直不要太厲害。”

怪不得呢。

蘇薇兒還在想着祁文淵爲什麼過來找她呢,原來是因爲他很崇拜陸少宸的原因。

不過想想也是,在B市,陸少宸曾經是站在金字塔頂尖的男人,能力超凡,模樣冷峻,妥妥的鑽石王老五,傑出青年企業家。

那樣的男人,能有多少人是不喜歡的?

只是沒想到他影視圈男神也會喜歡商業圈的那個男神。

“他現在很落魄了。”

蘇薇兒止不住感慨一聲。

“什麼落魄?不管怎麼說,他都輝煌過,偶像就是偶像。”祁文淵根本不在意陸少宸現在的情況。

儘管是明星,也有自己崇拜的人。

聞言,正在吃飯的蘇薇兒眼眸微微一緊,所有所思。

對呢,不管怎麼說,那個男人都曾經燦若驕陽,即便現在落魄了也還是一顆摧殘明珠。

這時候,安然已經把盒飯拿過來了,遞給了祁文淵,似乎擔心他會生蘇薇兒的氣,特意道歉:“不好意思,薇薇她就是這麼大大咧咧的人,你可不要跟她斤斤計較。行嗎,祁文淵?”

祁文淵從她手裏接過盒飯,不經意的說道:“他是我偶像的老婆,我當然不可能跟她計較。再說了,我有那麼小氣嗎?”

“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