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隸喜歡這種單純的夫妻關係,一對一,沒有第三者,只有一份最誠摯的愛情,杜絕了猜忌,杜絕了府裏無窮無盡的相鬥。可是,在這樣婚姻關係中得利的尤氏,怎麼能沒有想到這些呢?

尤氏從兒子的雙眼裏讀到了一股深深的失望,這讓她肺裏驀然倒抽了口涼氣,同時怒火中燒:憑什麼?!

朱隸起身,站起來時,背對着尤氏,低沉的聲音說:“母親可能不知道,外界的傳言其實有誤。之前母親可能聽到的都是,是三皇子不要敏兒,實際上,是敏兒不要三爺。”

“什麼?!”尤氏從椅子裏跳起來,呼呼地喘着氣,只覺得這事兒越來越離譜了。李敏有什麼條件不要朱璃?這意思是說她李敏眼界甚高,有本事可以不要她護國公府嗎?

朱隸深沉的墨眸,掃了眼尤氏的臉上以後,收了回去,什麼都沒有再說,負手走出了花廳。

門前,抱拳的伏燕道:“王爺,王妃不讓蘭燕跟了,蘭燕只好悄悄跟在馬車後面。”話聲之中,可以聽出這對師兄妹對於府內現在鬧出的動靜感到不安和難受。

李敏是多好的人,不懂李敏的人,纔不知道李敏該有多好,多厲害。他們這羣跟着朱隸出生入死過多少年的人,都知道,這天下,能配得上他們王爺的人,只有李敏,不會有其她女子了。

WWW ★ttk an ★c o

朱隸的眼神,望着伏燕臉上那抹不安,一隻手放到他肩頭上拍了拍:“放心,她不會走的。”

她是他的人,他的妻子,他說什麼,都不會放任她離開他身邊的。誰讓他第一眼看到她時,已經不可救藥地愛上她了。

尤氏坐在小花廳裏,捏着茶蓋子的手指像是要用力間捏碎了瓷器。兒子在門口說的什麼話,她好像順着風都能聽見。反正沒有錯的了。兒子現在整顆心都是李敏的了,不是她這個母親了。

方嬤嬤站在尤氏面前,神情憂愁。

所謂家和萬事興,這句話,經常在以前,老爺在的時候,老爺常說的一句話。當初,皇室裏也有人想竄謀讓老爺納妾,可是老爺始終沒有這麼做。因爲老爺說了,府裏女人多了,難免不能家和。咱們護國公府比皇室強的一點,是家和。爲什麼,尤氏都能忘記了自己老公生前說的話。

方嬤嬤噎噎口水,想着是不是該和尤氏搬出老爺的話。可是,尤氏在氣頭上,不是連朱隸什麼話都不說走出去了。

“你——”尤氏彷彿察覺到了她臉上一抹細微的表情,眯了眼睛,“方嬤嬤,你是護國公府的人,不會想着變成是誰的人了吧。”

“回夫人。大少奶奶也是護國公府的人。”

“放肆!”尤氏驟然變臉,只差沒有把茶水直潑到方嬤嬤臉上,“她是護國公府的人?!她現在的所作所爲是護國公府的人嗎?!”

方嬤嬤閉上眼睛,倒是很恨不得被尤氏潑一臉,這樣能讓她下定決心站誰陣營裏。

“你給我記牢了。她現在做的事,是不利於護國公府的。”尤氏說這話時,同時掃向那些在門口畏縮的丫鬟婆子,“你們一併給我都聽明白了!”

“是——”

尤氏喝了這麼多聲,早就口渴了,換了杯新茶,揭開蓋子,喝口茶水,結果被燙到了舌頭,一舉把茶盞摔的粉碎。

心頭這個大火,讓她忍無可忍。隨手招來自己的大丫鬟喜鵲。

“夫人。”喜鵲低下頭問話。

“你上趟白家,幫我傳個話給白府。”尤氏手指攆了攆手腕上的玉鐲子,眼裏多出幾分戾氣。

這種事情,哪個大戶人家的兒媳婦會不鬧的?但是,鬧又能怎麼樣,只要到時候水到渠成了,先斬後奏,人都擡進房裏,同房了,做媳婦的再鬧也只能是認命。

她這個婆婆能拿不住她李敏?笑話!太后和皇室的人打什麼主意都好,都不能干涉到她管轄的護國公府內。因爲她這個婆婆,有權力給兒子納妾。

是女人,就該認命!她李敏,早就該認命了。只要不和她這個婆婆爭,和那些大戶人家的媳婦一樣,熬成婆,自然有另一種地位了。

李敏坐車,並沒有讓王德勝趕車去到徐氏藥堂,問的是王德勝知道不知道那個人住在哪裏。

王德勝似乎已經聽說了在她身上發生的事,臉上本是和念夏他們一樣戴上憂愁,聽她問是找的誰,連忙說:“奴才知道徐狀元住在哪裏。”

徐有貞的住所,其實在京師裏並不算是祕密。徐有貞在京師裏沒有自己的房子。

在當初進京殿試前,開始住進的那家客棧老闆,認爲徐有貞很有才華必定能高中狀元,給徐有貞免去了一切食宿費。到了今時今日,仍然把客棧的客房給徐有貞免費吃住。因爲都知道這裏出了個狀元郎以後,那些想沾點徐有貞喜氣的人,都會擠着到這家客棧消費。生意滾滾而來,財源廣進,客棧老闆感激徐有貞肯住在這裏都來不及。

客棧老闆,專門在客棧裏闢了個單獨小院子,給徐有貞住。

徐有貞可以從小院子的角門進出,不經過客棧門面。想找徐有貞的人,卻一般出於尊敬狀元郎,都會先通過客棧門前的小二詢問通報,等徐有貞同意見客了,再進去找徐有貞。

王德勝把馬鞭子交給了念夏,自己跑進客棧裏和小二交涉。

沒過多久,客棧的門前久違地出現了徐狀元的真身。那些在客棧逗留消費的客人們,沒有回過神來時,徐有貞腳下生風,是走到了馬車面前,對馬車裏的人溫聲裏帶着一絲親切的柔情說:“臣徐有貞參見隸王妃。”

李敏僅在幾次公衆場合,遠遠目睹過這位徐氏表哥的風範。只是眺望的幾眼,都能看出徐表哥的風采,在人才濟濟的京師裏面依然獨領風騷。

連萬曆爺,都當衆多次出口讚美徐狀元的英俊與才華。所以,到至今,萬曆爺都不知道要把徐有貞安排到哪兒去任職。

皇上如果特別喜歡一個人,可以將其留在身邊,一如周大學士,成爲吃喝玩樂的文人陪伴。同時有適當時機,提拔爲內閣幕僚都有可能。

徐有貞不是沒有這個機遇。而有不少人家,一樣看中了徐有貞可能一飛沖天的機會,開始向徐有貞頻頻拋出橄欖枝。

據聞,內閣首輔鮑大人府裏,都有給徐有貞派過媒人。連首輔大人都看好的未來女婿,其他人更不可小看徐有貞了。

念夏掀開車簾子,李敏從馬車裏走了出來,環望四周,怕是有人認出她身份來,利索地跳下馬車。

徐有貞一看,生怕她摔到了,急急忙忙上前攙扶她。李敏接住他的手,擡頭看見他那張俊顏,心頭不得一驚。真的是近距離看,才益發看的真切,她這位表哥,長得真是一表人材,英俊秀美,好比潘郎。

“進屋裏再談吧。”徐有貞和她一樣,顧及被人看見了會猜疑他們之間的關係。

李敏點頭,跟在他後面,繞過客棧,從後院的角門進了小院子。

進到屋裏,王德勝在外面守着門,念夏給他們兩人倒茶。

李敏歇口氣,取下一路遮蓋臉面的斗笠,隨手放到了榻上。

徐有貞看到了她的樣子,頓然像是有些失神。

“表哥?”李敏問。

徐有貞搖搖頭:“沒有什麼,只覺得表妹,與家中一幅畫裏的人物有些像。之前離的遠,都沒能看清楚表妹的容貌。聽得多,但是百聞不如一見真切。”

“像?”

“家中老祖母的人像畫。”

像自己媽媽倒也算了,像到老祖母去了。李敏一聽這話哭笑不得。 叫我船長 這是隔幾代的遺傳隱形基因轉顯性基因?

“老祖母是爺爺的奶奶。”徐有貞仔細這樣一說,李敏這個像法,是像到那兩百多年前的老人家容貌。

李敏問:“家裏都擺滿祖先的畫像嗎?”

徐有貞說:“倒不是所有祖先的畫像都有陳列在徐氏的宗廟裏。老祖母是因爲創建了徐氏炮製術,被奉爲徐氏藥母,靈牌排在宗廟裏靈位的第一列。”

原來是這樣一個在徐氏家族裏赫赫有名的老人。

徐有貞說到這,不免又看了李敏兩眼,說:“表妹的醫術,據聞已經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的境界。爺爺都說可惜了,早知道讓你回家繼承家業也好。”

“徐家沒人繼承家業嗎?”李敏問。

“也不是這樣。只是,表妹的才華,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

“在妹妹看來,表哥纔是獨具才華的那一個,徐狀元這個名字,在京師裏家喻戶曉。”

絕情總裁惹舊愛 徐有貞聽到這兒,擺手一說:“表妹口齒伶俐,我甘拜下風。”

看得出來,她這位表哥是個斯文人,認真的讀書人,斯文人免不了謙虛。

李敏微笑着吃了口茶。

徐有貞坐在她對面,一邊吃茶,一邊望她幾眼,可能在思摸她爲何而來。

李敏不是不知道他是徐氏家族裏派來的人。但是,之前,並沒有主動選擇與他見面。現在挑選這個時機主動來着他,八成是,他今早上看到的那張皇榜,是真的了。

李小姐微博的1500天 太后下達的懿旨,明着看對她李敏有利,實際上只要想想,都知道其實在護國公府裏不一定有利。只要護國公府自己有這個意思給朱隸納妾,李敏身爲一個弱女子如何攔得住。

徐有貞沉了幾分眼神,是早知道,在她要嫁去護國公府的那天晚上,直接帶她回徐氏家族就好了。

沒錯兒,現今大明王朝裏,哪戶人家不納妾的。可是,他們徐家的這個女兒非同一般,才華斐然,連皇上太后都得讓三分的人,何能被護國公府輕易欺負了去。何況,李敏嫁去護國公府纔不過多長時間,護國公府急着給朱隸納妾了,豈不是有看輕李敏,認爲李敏後面沒有孃家撐腰,欺軟怕硬。

越想,徐有貞越有些氣。他當初怎麼就輕易信任了朱隸呢。朱隸當時是一番話與他說的真切,說是一輩子都不會辜負李敏。事實上?事實上,娶了李敏才幾天,已經急着找新歡了。

“妹子。”徐有貞手裏端着茶,溫和的聲調裏少有的露出了一絲硬朗,說,“妹子如果想回老家,只管說一聲,我陪妹子回去。家裏衆多兄伯叔嫂,兄弟姐妹,而且爺爺在。當初,爺爺讓姑姑嫁到尚書府來,其實一直都十分後悔。”

李敏聽到他這話,當然都是她最想聽的。一個女子最幸福的地方,不過於在落難的時候,家裏人對她不離不棄。心腸裏熱烘烘的,暖和和的,李敏知道自己來對了。

但是,這事兒不能操之過急。

“表哥,你不是高中了狀元嗎?陪我回老家的話,你在京師的仕途做妹子的怎能捨得耽誤?”李敏說。

徐有貞立馬讀到了她話裏的意思,不免一笑,先解了她的顧慮再說:“我要是有心做官,早就進翰林院,或是疏通關係,到地方上任職了。之前,隸王找我時,都對我說過,我想當什麼官,儘管和他說就是了。”

原來,她老公找過他了。

李敏眉頭一挑,有些好奇,他們之間說過些什麼話。

徐有貞當然是有的能說,有的不能說,說來說去,最重要的是:“我這次來京,不是爲做官,只是奉爺爺的命令來看你,在你有難時帶你回去。徐家人,本就不貪官利。是你父親,李大同一心謀官。”

李敏擰了擰秀眉,有些所悟,問:“表哥知不知道,我母親是怎麼死的嗎?”

對於她這個問題,徐有貞面露猶豫,難言啓齒,在她一再追問下,纔不得不吐了實話說:“當初,姑姑嫁給你父親之後,一直在京師,遠離徐家,偶爾與徐家聯繫,只談藥業,也不談其它。據聞是暴斃。爺爺乍聽到姑姑死訊時,都不敢相信。因爲姑姑自身有些醫術旁身,不像是會一下子死掉的可能。後來,爺爺從一個藥商手裏,拿到了姑姑死前費盡周折轉回家鄉的一張紙條。”

“上面寫了什麼?”李敏話聲裏都不由帶出一絲聽故事的緊張。

徐有貞說:“寫的是:請爺爺帶敏兒走。”

非常簡單的一句話,卻已經顯而易見當時徐氏的處境有多危險,基本是處於無能反抗的地步。所以,乞求孃家人能出面保住自己女兒。但是,徐氏沒有讓徐家人到李大同家和李大同鬧,只要他們帶女兒走。

果然是,這事兒,不止牽涉到尚書府裏而已。這事兒,單純是王氏所爲,可能還做不出來。畢竟當時王氏只是個妾,想謀害徐氏,論醫術也不及徐氏。

這些推斷,都在李敏腦海裏閃現過,如今,聽徐有貞這樣一說,無疑是離真相更靠近了一些。

與徐有貞在屋裏聊了會兒,外面大街道上,貌似什麼大人物經過的陣勢,人羣擁擠,熙熙攘攘的喧鬧聲,都傳進到了這個偏僻的小院子裏了。

念夏稀奇地想探出頭去幫李敏查看是出什麼事。

李敏只看對面徐有貞紋絲不動儼然是胸有成竹,問:“表哥,這幾天京師都這樣熱鬧嗎?”

“表妹可能以前都二門不邁,深居宅中,所以並不知道這京師裏的世情。我以前沒到京師之前,也是不知道的。見過一次兩次之後,沒有了新奇。當然,這並不阻礙那個人,在逢年過節的時候出現在街頭行善。”徐有貞幾句話像是解釋,又像是讓人更墜入一頭霧水裏。

“什麼人按時在京師裏行善?”李敏聽到這樣說,好像腦海裏能浮現出一個猶如觀音菩薩那樣的人影。

聽到觀音菩薩這句話,徐有貞笑笑點頭:“表妹還真是猜對了,此人在京師百姓口中被譽爲女菩薩。據說有摸着人的額頭,能治百病的奇效。”

摸人額頭就能給人治病,豈不是變成傳說中的聖母瑪利亞了。李敏沒有一口茶水直射出來已經很好。

唯物主義者,不相信這種有神論。哪怕她已經穿過了一回,仍然堅信科學,認爲這只不過是個未待科學證實的自然現象。

“要是真有這種女菩薩,我們當大夫的,都可以歇了回家了。”李敏淡淡地說。

徐有貞對她這話點着頭:“這種話,聽聽也就算了。就怕一些糊塗的人,不懂事,只想着求菩薩治病,耽誤了病情,最終害了自己。”

“是什麼人?”李敏問。

“白府裏的四小姐。白大人的第四個女兒。白大人可能表妹不知道是誰,白大人其實是內閣首輔鮑大人的學生,經由鮑大人推薦,一路扶搖直上,現在是正三品,太常寺卿。”

太常寺是皇家祭祀時用到的禮官,檢查器具有不乾淨之類。這個職位,說白了,有些閒,沒有什麼大的實權。大明王朝罷黜了中書省,實權歸於六部。但是,一切權力都在皇帝一個人手裏。什麼事都由皇帝說了算。這樣的情況下,握有實權的六部,還比不上日日夜夜跟在皇帝身邊的周大學士。像李大同,一個戶部尚書,不如自己女兒李華在萬曆爺耳邊嘮叨。

內閣的權力,和後宮的權力,其實才是暗藏的巨無霸。官位不高,足以影響到皇帝就夠了。但是,一個太常寺卿家白府的女兒而已,怎麼能有這樣大的影響力。

見李敏有興趣聽,徐有貞繼續解說:“其實是這樣的,據聞這位四小姐,早年生過一場大病,差點兒夭折了。等病好以後,突然有了神力。”

李敏越聽越像是在聽一個諾大的笑話,不過,這笑話一點也不好笑。因爲,如果沒有人因此乘風做浪,這個四小姐的名聲,可能變成她尚書府二小姐李敏一樣變成病癆鬼,而不是具有神力的女菩薩了。

“是不是,她父親之後,仕途一路風順?”

徐有貞不得不對她傾佩地豎起拇指:“正是如此。”

能做上爲皇家祭祀做事的官員,家裏沒有個有神力的人怎麼行。

李敏輕輕揭了茶蓋,聞着徐有貞這個茶,是地道的普洱,沒有什麼香氣,吃起來卻不鬧肚子,很舒服。看來她這個表哥是深得養生之道的人。

走進來的念夏,像是在外面爲李敏打聽完消息了,在李敏耳朵邊上耳語了一陣。

李敏聽完,眼睛眯了幾分,回頭,對徐有貞說:“表哥,這位女菩薩,白府的四小姐,是不是尚未出嫁?”

“哎——”徐有貞先是一怔,想她怎麼猜到的,“白府中,這個四小姐是年紀都十六了,確實未出嫁。京師裏的百姓們相傳,都是說不知道什麼樣的男子,才能配得上這位女菩薩。”

李敏眸光裏掠過一絲光亮。

徐有貞再看到念夏,很快明白了怎麼回事,低聲說:“倘若表妹心裏有何委屈,對我說便是了,我定會爲表妹討個公道。”

“我心中哪有什麼委屈?”李敏脣角微揚,美麗的弧度宛若天邊的一朵雲彩,純粹的肆意瀟灑,“人倘若有志,無需想着什麼委屈。去或是留罷了。我李敏走不走,從不需要聽任何人的話。留不留,也從來不需要被人左右。沒有人能阻擋我走,也沒有人能阻擋我留。”

徐有貞只聽着她的聲音宛如一潭泉水,清澈而有力,放天下女子之中,竟是無人能像她說出這樣的話來。忽然能感覺到她一下子變得高大,而迎面從她身上撲來的氣勢,更是讓人吃驚。

心中暗生驚奇的徐有貞,感覺看着她的眼都能變的模糊,辨不清她究竟是何人的感覺。

或許,真是他們徐家傳說中的老祖母藥母轉世都說不定。徐有貞暗自想着。

說到皇宮裏,昨晚太后那道懿旨下了以後,太后對護國公府納妾的事不做聲了,皇后也不做聲,當初做花名冊的莊妃,更是不敢做聲,因爲十六爺的病情剛轉好,被李敏救的。

皇宮裏那樣幾位大人物都不敢做聲了,更何況下面那一批沒有什麼話語權的小主子。可是,即使是這樣,皇后娘娘的孃家,光祿寺卿家,每時每刻,定期舉辦的太太聚會,卻是少不了的。

盧氏自從身體好了以後,舉辦的聚會與日俱增,風頭更漸。眼看自己女兒在後宮裏的後位很穩當,太子也還在太子位上,中秋宴上的風波對東宮來說算是有驚無險地渡過去了。

接到白府裏傳來的消息,盧氏發了張請帖,邀請護國公府的人過來坐坐。

尤氏坐車前往白府,今早上,剛發了消息給白府,沒有想到,下午這樣快有了回話。尤氏心裏知道,說明自己兒子在京師裏大受姑娘家們歡迎,多的是有人想嫁給她兒子。這個李敏,尾巴翹什麼翹?以爲她兒子除了李敏不會有其她女人喜歡嗎?

以前是以前,那是因爲她兒子遠在邊疆,極少在京師裏露面,導致他人誤會居多。現在,朱隸在公衆場合露了幾次臉,儀表堂堂,英俊無雙,多的是姑娘家會死心塌地地喜歡上。

並且這個太常寺卿家,竟然不嫌棄自己家小姐給護國公府當妾。

尤氏又有了幾分自信,相信這事兒定能讓李敏從此屈服在她這個婆婆面前。

到了光祿寺卿家,盧氏親自在門口迎接尤氏,見到尤氏,笑吟吟地貼在尤氏耳邊說:“這位四小姐,靖王妃莫非以前見過?”

尤氏怎麼會指名道姓要白府的四小姐,當然是很久以前都盤算過了的。自己兒子的婚事,正妃的話,要經過皇家同意,她這個做媽的做不了主。可是,除了正妃,其她的小妾之類,都可以由她這個婆婆做主了。

她要讓兒子娶誰就娶誰。

點了頭,尤氏說:“京中的女菩薩,誰人不知曉。”

尤氏看中的是白府四小姐的花容月貌與性情。

“要我說,靖王妃你眼光真是不了的。這個四小姐,多少戶人家搶着要,要擡回去當正妻的,可是,偏偏只答應你靖王妃,願意到護國公府當小。靖王妃是魅力不減當年。”盧氏特別擅長拍任何人的馬屁。

尤氏抿着嘴角的微笑:“人在裏面嗎?”

“是,和她母親一塊坐着呢。雖然說是白府裏的庶女,可是,名聲在外,一直是在白府裏被當作嫡女一樣受人尊敬。她母親親自陪她過來的。”

白府四小姐白素晴,人稱晴兒姑娘,親母死了以後,與自家主母關係甚好。

尤氏一路聽盧氏這樣說來,更覺得這個四小姐心胸寬廣,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子。像是李敏,自己母親死了以後,有在府裏和其她姐妹以及主母不合的斑斑劣跡,現在想來就是因爲李敏心胸狹窄,小雞肚眼。尤氏越想越肯定是這樣。 99 神力?

光祿寺卿家裏的景色,似乎無時無刻,都是百花齊放的盛景。

遼東之虎 尤氏一路隨盧氏走過去,沿路全是盆栽花景,不由心裏想,這該花費多少人力物力做這事兒。花無百日紅,也只有盧氏這種堅持不懈的,一直追求長年累月的花紅。

抱廈裏,坐的客人,等不及人的情況下,已經有說有笑起來,一陣陣說笑聲傳出窗戶。

尤氏聽到熟悉的聲音,心頭一驚:是誰?

守在門前的丫鬟掀起海洋珍珠串起的珠簾,深居膝蓋:“靖王妃到了。”

裏面坐着的人立馬停止了笑聲,一個個站了起來。尤氏率先穿過了珠簾,那左側,站的正是白家四小姐白素晴以及她母親白夫人。而右側,是兩個她怎麼都沒有想到會在這裏出現的人物,王氏和尚書府三小姐李瑩。

看到王氏那雙眼向王氏母女直射過去,盧氏慌忙上前幾步,笑呵呵地對尤氏解釋:“碰巧,今日李夫人過來時,說與白府的白夫人是舊識,一塊坐了下來。對了,靖王妃可能還不知道,太后下了懿旨,要三爺與三小姐完婚了。”

尤氏想,這盧氏莫非是和王氏她們合夥起來氣她的,盧氏難道都忘記了這對母女之前對他們護國公府做出來的缺德事。

李瑩盈盈向前邁了一小步,衝尤氏深深地一屈膝:“臣女拜見靖王妃。其實有句話一直想和靖王妃與王爺解釋,只苦於一直沒有機會。錯失王爺,是瑩兒的不幸。瑩兒早就後悔不已,只是,三爺是瑩兒不能推拒的人,望靖王妃與王爺能諒解瑩兒的苦處。瑩兒不過是個受人擺佈的女子,無權無勢的女子罷了。”

也不知道這話是真是假,但是能從這個女子口裏聽到對她兒子後悔兩個字,尤氏心頭肯定是舒服一些了,輕輕咳了聲,尤氏說:“好好服侍三爺吧。三爺是朝廷重臣,太子的輔臣。”

“瑩兒謹遵靖王妃的教誨。”李瑩答。

見兩人之間似乎化干戈爲玉帛了,盧氏摸着胸口一陣高興,連聲說:“大家都是我這裏的貴客,我最喜歡看到大家都和睦相處了。這也是皇后娘娘在宮裏常說的那句話,家和萬事興。”

家和萬事興?

每個人聽到這話表情各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