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暢的內心是更加的不平靜了,在朱雀一族的年輕人當中他雖算不得站在頂尖的人物,但也是同輩中的翹楚了,朱雀一族的魂技魔法技能浴火重生在同齡人當中他是第一個掌握的,這樣的進步的速度一直是他內心的驕傲。

可是隨著和趙庸的接觸,那點驕傲和自信被磨掉了,現在他更是深深的感到了自卑,雖然他很是崇拜趙庸,也曾一度有想要拜他為師的想法,這並不是他妒忌趙庸,而是他不明白,他和趙庸的年齡幾乎不相上下,可是實力的差距怎麼會那麼大呢?

「哎,幽蒼、靈空,那個是什麼東西?」

朱雷一邊小心的防範那大鳥可能的突襲,一邊靠近幽蒼和靈空問道,看來這兩個傢伙跟著趙庸的時間也不短了,趙庸的表現給了他很大的震驚,可是看著兩個老傢伙反應卻是淡淡的,肯定是他們見慣了,所以反應才會那麼的平淡,對那隻大鳥也應該知道點。

「靈獸風行!你們沒見過也該聽說過吧?什麼鳥獸雷的能有那麼恐怖的速度啊!」

靈空淡淡的看了朱雷一眼,一副認為朱雷少見多怪的樣子。

「切!見過有什麼了不起的!用得著那麼跩嗎?」

靈空的表情和語氣差點把朱雷的鼻子給氣歪了,老東西,還真以為自己是根蔥了?再牛也不是趙庸的小弟嗎?

幽蒼和靈空也不理會朱雷不滿的嘟囔,緊張的感應著戰鬥的局勢,一段時間沒跟著趙庸,沒想到他的實力又增長了那麼多,以他現在的實力,再加上同樣擁有疾風訣,那風行也該對他造不成威脅了。

朱越和朱暢當然也是聽見了朱雷和靈空的對話,他們沒有想到第一次出來就能遇上傳說中八大帝獸之一的靈獸風行,不知道他們是好運還是走霉運!

令他們更加驚奇的是,這趙庸的速度竟然能和靈獸風行不相上下,要知道這個世界速度最快的就數這靈獸風行了,在所知的人類之中還沒有人能達到風行的速度,這趙庸還是個人類嗎?

「嗤!」「嘭!」

兩聲輕響過後,一人一鳥再度的現出身形,不過趙庸看起來神定氣閑,那大鳥的情況就有點差了,一身的鳥毛也有點凌亂了,胸脯也是急劇的起伏著,腦袋也前伸並耷拉著,嘴裡不斷的哈著氣,顯然是累得不輕。

「跑夠吧!」

趙庸看著那狼狽的風行說道,要說和自己耗,這個鳥傢伙怎麼能耗得過自己?有了天靈珠靈氣的支持,自己就不信累不死它!

他現在也發現了,這風行的速度是夠恐怖的,但是不能持久,自己以疾風訣再加上步法,勉強和它的速度持平,但自己勝在能持久,那風行就不行了,更何況那風行還要弄出那疾風斬,時間一長,氣力自然不濟,慢慢的就處在了下風,這要是放在以前,今天估計得和朱雷他們合力才能困得住他了,現在它自己送上門來,自己就沒有理由再放過一個收服送上門來的鳥小弟的機會了。

「小子,你沒事吧!」

朱雷看著和那大鳥對峙的趙庸問道。

「你看我像有事嗎?」趙庸心想,這不是廢話嗎?看來這朱雷也是鳥眼昏花了,看不清情況了,「鳥人,我看你跑了那麼久,估計很熱吧?要不我給你凈凈身涼快涼快?」

「咕嘎!」

風行一聽,身子一哆嗦,雙腿自然反應似的一併,一對翅膀「唰」的一下也遮在了自己的前面,不過下一刻它就明白了,自己又被面前的這個小子給調戲了! 風行知道這次不同上次了,上次是自己一開始抱著玩玩趙庸的態度,所以沒盡全力,結果著了他的道,被他的一種黑色的東西給困住了,身上的羽毛也被燒掉了,結果弄得自己狼狽不堪。

這次在這裡偶遇,它本來以為能一雪前恥,現在看來它想錯了,沒想到這個小子一段時間不見,實力增長的那麼的快,結果自己追打了半天,連一點便宜也沒佔到,估計再打下去,自己就栽在這裡了,明知道他在調戲自己,它也沒那個心思再找面前這個小子的麻煩了,相反,它在尋思怎麼逃跑了。

「混賬小子,他叫那個大鳥叫鳥人,也不考慮考慮我老傢伙的感受啊?」

朱雷心裡暗暗罵了一句,自己也不是一個鳥人嗎?他懷疑趙庸是不是在拐著彎罵自己呢?


那風行身子一抖,渾身的鳥毛再次的炸了起來,一雙小眼睛直勾勾的瞪著趙庸,做出要最後一搏的架勢來。

「怎麼?還來?」

趙庸一愣,難道這個傢伙消耗的氣力有恢復了?不過他馬上明白了那風行的意圖,那風行看似一對小眼直直的瞪著自己,可是那目光卻有點飄移不定,看樣子它是在裝腔作勢,實際上是想逃跑了。

趙庸也不動聲色,在自己的心念喚醒下,那空間精靈在自己的四周悄悄的布下了空間壁障,只要那風行逃跑,空間壁障的阻擋哪怕僅僅只是一瞬,自己就有把握再次燒掉風行的一身的鳥毛。


風行的身形動了,但不是沖著趙庸去的,而是一轉頭,向著一旁竄去。

趙庸暗暗的一笑,自己果然所料不錯,那風行眼見占不到便宜就要逃跑了,隨著那風行的行動,他也發動了,向著那風行逃跑的方向掠去。

「嘭!」

那風行轉頭剛跑出沒幾步,就覺得自己一頭撞在了牆壁上一樣,那一瞬間的撞擊頓時令它頭暈目眩,儘管如此,它的意識里還是知道不妙了,它想不明白,自己都沒有感應到那小子提前做了什麼手腳,這周圍怎麼會突然出現空間壁障的?

等它再次的站起想要繼續跑的時候,它發現已經晚了,因為它已經看到那小子的一隻手上跳躍著一朵黑色的炎火,另一隻手上跳躍著一朵血紅的炎火已經在他的一彈之下,向自己飛來,如果一擊不中的話,估計那黑色的炎火就會變成一張黑色的網子罩下來了。

「嘎咕!」

風行一個激靈,邁腿就跑,可是卻發現速度比之先前慢了許多,它往自己的身上一看,頓時傻眼了,那血紅色的炎火明明還沒有沾身,可是自己身上的羽毛已經被燒沒了,渾身上下光禿禿的,一根鳥毛也不剩了!

「完蛋了!」

那風行心裡一聲哀嘆,自己也是後悔了,沒想到雪恥不成又被辱,現在想跑也跑不掉了,乾脆把自己光溜溜的身子用一對肉翅膀一裹,趴在了地上。

如果自己還有堅持要跑的話,惹得那小子發怒,估計下次燒掉的不僅僅是自己的一身的鳥毛了,而是自己都要變成一坨熟肉了!自己羽毛豐全的時候還佔不到便宜,現在毛都被燒光了,更別奢想能從他的手中跑掉了!

趙庸收回一紅一黑炎火,走到那風行面前,現在的風行是徹底沒了鬥志,就像一個被脫光了的女人,光顧著遮點了。

「嘿嘿,這就是傳說中的風行?」

朱雷見那風行被趙庸徹底的斗敗,也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好奇的看著它,看起來這脫了毛的風行也不怎麼的嗎?脫了毛的風行還沒一隻光腚雞好看呢!

幽蒼和靈空也是圍了過來瞧稀奇,他們是聽說過風行,先前也見過風行了,可是被脫了毛的靈獸風行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們不知道先前幽離是怎麼控制它的,但像現在這樣情況的,估計這趙庸算是第一人了吧?

朱越隨著和趙庸的接觸,越來越發現他的恐怖了,這個小子竟然連靈獸風行都給搞定了,難道這小子要成為幽離第二?

朱暢現在對趙庸的仰慕之情也是越來越大了,這也更加堅定了要跟著趙庸的決心,要說以前礙於族規這個想法他想都不敢想,現在雀兒都和趙庸聯姻了,自己也是提出來今後要一直跟著趙庸的話,估計朱羽族長也不會反對。

「風行,你少給我裝死,我給你兩條路去選,第一就是去死,第二就是乖乖的跟著我,二選一,我知道你能聽懂,別在這給我玩無賴那一套,我數三下給你考慮,不選擇就是默認第一條,一、二!」

「我選二!」

風行嚇了一跳,這小子說數數就數,哪裡是留給自己考慮的時間了?就是有時間考慮,可是自己有得選嗎?自己還不想去死。

「嚇!」

風行的突然口吐人言,把圍觀的朱雷嚇了一跳,不是他們對風行說話感到驚奇,畢竟靈獸和普通的獸族修為到了一定的程度,都可以幻化成人形,可以口吐人言,但這個傢伙從一開始就沒有說過一句人話,他們還以為這個傢伙不會說人話呢!

趙庸也知道,這個傢伙只要不是傻鳥,就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就像先前的土重和雷閃一樣,單單是僅僅的口頭承諾是不夠的:「拿來!」

那風行一愣,隨即就明白趙庸所說的是什麼了,已經被逼到這份上了,它不想拿出來也不行了,於是乖乖的把嘴一張,一個渾圓的風行元丹就被吐了出來,然後飄到了趙庸的跟前。

趙庸也不客氣,拿過那風行元丹,迅速的在風行元丹上打上了自己的靈魂印記,人後把它還給了風行,有了這層保障,這風行再也不敢和自己瞎搗蛋了,不然只要自己動動意念,就能把風行置於死地。

朱雷和朱越、朱暢三人,看著趙庸如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在看看匍匐在地的靈獸風行,簡直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那麼的一個八大帝獸之一的靈獸就這樣的成了趙庸的鳥小弟了! 「行了,被在那裡趴著捂著屁股了,沒人對你的屁股感興趣!」

朱雷上前照著風行的屁股就是一腳,靠,他們還得去辦正事呢,被它這麼一攪和,耽誤了不少的時間,還沒有一隻光腚雞好看呢,還捂個什麼勁啊!

「咕嘎!」

風行直愣愣的瞪了一眼朱雷,雖說自己的光屁股不好看,但也不能讓你們隨便看吧?可是它還不敢發火,愣是趴在地上不起來了。

「趙庸盟主,你還是趕緊讓這個傢伙起來走吧,我怕耽誤的時間久了,寒凝雪會發生什麼變故,到那個時候可就晚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幽鵬說道,幽離也一直想要找到四個靈獸,可是無奈實力沒有恢復,沒想到在這裡能遇上一個,可是被趙庸給搶了先收了去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趙庸這個傢伙的表現也越來越令他震驚了,就是剛才他弄出來的那兩種不同顏色的東西,肯定也不是普通的東西,火焰在這個世界了很常見,但是想那樣的顏色的火焰他倒是沒有見過。

趙庸點點頭,這風行是耽擱了自己不少的時間了,不能再耗下去了,可是看那風行德行,如果沒有什麼遮身它是不打算起來了,現在它是自己的鳥小弟了,自己總不能以死相威脅吧?

不過他突然想到了那綠炎,它能治療自己的傷勢,修復損傷,不知道能不能讓這個鳥人給長出羽毛來。

趙庸想到這裡,心念一起,然後伸手一彈,一抹綠光一閃就進入了那風行的身體,把趴在地上的風行給嚇的一哆嗦,總不是自己趴在地上不起來惹怒了趙庸,想要幹掉自己了吧?

「你這是……」


幽鵬看著趙庸的舉動,也是不明就裡,自己讓他把風行弄起來趕路,他弄出來一縷綠色的東西打進了風行的身體是怎麼回事?

不過朱雷,幽蒼和靈空卻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幽蒼和靈空見的早了,朱雷是在趙庸給自己療傷的時候見過那綠色的小人,它發出的光芒就是綠色的,療傷的速度比光明魔法師的速度要快多了。

不過療傷是一回事,可是要把燒光了羽毛的風行再長出一身的羽毛來又是一回事,就算能讓那大鳥的羽毛長出來,難道他們還要等它的鳥毛長全了再走嗎?估計等它的鳥毛長全了,寒凝雪也完蛋了!

他們知道趙庸在做什麼,可是也沒有解釋給那幽鵬聽,只要趙庸沒刻意展現出來的東西,也不能說給幽鵬知道,雖說現在幽離和他們暫時結成了聯盟,可是今後是敵是友他們也不能確定,越是讓他摸不透趙庸,也就對他們越有利!

風行心驚膽戰的等了好一會,也沒感覺自己的身上有什麼異樣,忐忑的心情才安定下來,自己的風行元丹都已經給這個人類的小子打上了靈魂印記了,他弄入自己身體的又是什麼東西?

風行正在胡思亂想不得其解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周圍的人都大睜著眼睛盯著自己,頓時菊花一緊,剛才那個老傢伙不是說對自己的光屁股沒興趣嗎?可是現在都用那樣的一種眼神盯著自己是什麼意思?

風行下意識的攏了攏翅膀,想要把身體再遮蓋嚴實一些,這個時候它突然驚奇的發現,自己本來光禿禿的身體上已經長出了一層細細的絨毛,而且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風行也是疑惑了,上次自己的羽毛被燒掉,可是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長全,害得自己在一個隱蔽的地方窩了好幾個月也沒敢出去,失去了速度的優勢,自己就是一塊肉,誰都可以咬上一口。

可是現在眼見自己身上的羽毛生長,也難怪那些人都大睜著眼睛看自己,這個時候它才回味起剛才的那一抹綠色的光芒來,難道就是它的原因嗎?

不大一會兒的工夫,風行的身上就回復了它原來的樣子,身上再也看不出被燒光過的痕迹了,甚至剛剛生長出來的羽毛比之以前的更加的豐厚,粗壯!

「奶奶的,這樣也行啊!這長毛比插毛還快!」


朱雷現在甚至想讓趙庸給自己燒傷一把火,把自己一身的老羽毛也給燒掉,然後再從新長出一身新生的羽毛來,他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辦法,等有時間了還真得讓趙庸試試!

朱越是對趙庸越來越敬畏了,也不知道雀兒那丫頭從哪裡碰上的這麼一個怪異的傢伙,就這麼短短的相處的時間內,就展現出了不同非凡的一面來,估計自己所看到的,也只不過是他很少的一部分,他身上肯定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東西。

朱暢則更多的是驚奇和佩服,甚至是膜拜了,幽鵬對趙庸層出不窮的手段也是驚訝無比,他的身上也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簡直令人眼花繚亂又感覺不可思議。

「好了,現在可以走了!」

趙庸也是抱著試試的想法,用綠炎的一點光芒射入了風行的體內,沒想到連這種給鳥人長毛的事都行。

眾人又開始了趕路,千里的路程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費不了多少的時間,很快的他們就到了幽鵬所說的發現寒凝雪的地方。

「趙庸,就是在這裡發現的寒凝雪,發現的時候從外面看她並沒有什麼異常,但是細心觀察,還是能看出她肯定是被控制了,這裡已經到了北冥王國的地界,可是她偏偏專走沒有人煙的地方,而且她的身上有一股我們熟悉的氣息,一開始我們也不太確定,一直到後來她進入無極冰淵,我們才確定她肯定是被劫持了。」

幽鵬把發現寒凝雪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下。

「這裡距離北冥王國還有一百多里,看來那魘魔也是刻意避開有人煙的地方,沒想到他們大白天的也敢出來行動了。」

這魘魔本就是無實體形態的黑暗力量,說白了就是靈魂形態的具體的表現,具有魂核的一種精神的力量,除非到了一定的程度,對人不會造成直接的傷害,但是他可以入侵人的意識形態之中,藉助別人的實體來發揮出自己的力量。 不過這只是一般的情況,在南麓打傷趙庸的摩拉,就是沒有藉助外界實體,以自己的精神力量調動黑暗力量打傷了趙庸的,他們一般很少在白天出來活動,除非藉助別人的實體。

「具體的行走路線你們知道嗎?」

如果能尋著魘魔行走的具體線路,或許有意想不到的發現。

「這個就不知道了,只能確定大致的範圍路線,這魘魔的精神感知力很強,我們也怕他們發現有什麼不妥而改變方式,給我們解救帶來困難。」

他們熟悉魘魔的氣息,反過來也是如此,他們不得不小心行事,好在他們現在在暗處,他們在明處,幽離的出世估計魘魔一族現在還不知道,不然的話,他們也不能那麼輕易的找到魘魔的行蹤。

「這樣啊,」趙庸也有點失望,不過也沒有辦法,「只有到地方再說了。」

「咕嘎!」

那風行突然叫了一聲。

「靠,沒事叫喚什麼?要說說人話!」

趙庸正不耐煩呢,一個鳥人沒事在一旁瞎咕嘎個屁啊,自己又不懂鳥語。

「……主人,我能找到魘魔的行動軌跡!」

風行一般都是獨來獨往的,哪裡說過人話,就是會說又和誰說去啊!所以鳥語已經成了它的習慣了,它聽到趙庸他們的對話,想要告訴他自己有能力知道魘魔的行動軌跡,可是一開口也就自然的是鳥語了。

「什麼?你能?」

趙庸聞言一喜,他知道風行跑的快,沒想到他還有這樣的一種能力。

「嗯,沒錯,主人忘了,我是靈獸風行,對風元素感應比較的靈敏,只要你在空間活動,就會留下氣息或者氣味,而這些氣息和氣味也是依附在風元素上進行傳播的,我就能依據氣息或者氣味存在的稀薄來判斷一個人行動的軌跡了,其實……能發現你們也是依靠的這個。」

風行簡單的說出了為什麼說能知道魘魔行動的軌跡,不過它的這種能力也是有限制的,如果超過了十天的話,它就會判斷不準確了,時間越長,精確度越差,超過一個月的話,那就沒辦法追蹤了,因為那時候人留下氣息或者氣味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