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憋著一口氣,渾身不舒服的秦老爺子,此時也一骨碌的從病床上下來。

他仔細的看了看,然後滿臉驚喜,激動的道:「哈哈,就是這幅字,就是這幅字,天呀,你們還真把它找回來了。」

秦恆跟王韞見到秦老爺子心情一下子變好,變得精神奕奕,再沒有之前奄奄一息的模樣。

兩人都很高興。

王韞道:「我們家都不知道怎麼多謝陳寧你了,你給我們家送禮物,我們家弄丟了,害得勞煩你幫忙找。」

秦老爺子也給陳寧道歉:「小寧呀,都是我不好,有眼不識寶,誤會你送的是贗品不說,還給你帶來這麼多麻煩,我給你說聲抱歉。」

「還有這幅書法作品太珍貴了,要不這幅畫還是交還給你珍藏吧?」

陳寧笑道:「老爺子,不要這樣說。」

「沒有老師就沒有我的今日,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老師對我的恩情,我終生難報。」

「區區一幅書法作品,又算得上什麼?」

宋娉婷也笑道:「是呀,秦爺爺,我們都是自家人,您千萬不要跟我們客氣。」

秦恆此時笑着開口道:「爸,既是陳寧的心意,那我們就收下吧。」

秦恆開口,秦老爺子跟王韞才敢把這幅書法收下。

緊接着,秦老爺子問起那些騙他的騙子怎麼樣了?

陳寧笑道:「那些騙子,有的比較配合,被抓去坐牢了;有的自持是黑惡勢力,冥頑不靈,被就地正法了。」

「就連進行銷贓的地下黑市,那個叫鬼市的地方,也被查封了。」

秦老爺子聞言非常高興:「好,很好,就該把這些騙子一鍋端了。」 「爸爸,你一定要把我贖回去呀!」

聽見女兒奶聲奶氣的話,林風的心彷彿在滴血,前妻沈月忽然回來要女兒撫養權。要不是林風母親命懸一線需要一百萬做手術,他就是死也不會離開女兒。

「苒苒,從現在開始他就不是你爸爸了,媽媽會給你重新找一個更好的爸爸!」沈月抬起眼睛嫌棄的看了眼林風無情的說。

「我才不要別人當我爸爸,我會等爸爸來接我的!」

三歲的苒苒說話雖然奶聲奶氣,可臉上表情卻很是對林風的不舍。

林風的心猶如萬箭穿心,他停下腳步,卻不敢回頭看一眼女兒。

「苒苒乖,好好聽媽媽的話!」

林風雙眼濕潤,他心裡不斷安慰自己,苒苒畢竟是沈月親生的。以前沈月沒錢才不要女兒,現在有錢了肯定會好好疼愛女兒的。

三年前林家破產,沈月不想跟林風吃苦受罪丟下還未滿月的女兒跟林風離婚,離開了這座城市。

林風父親入獄,母親重病,家破人亡的他只能每天帶著女兒送外賣維持生活。

現在有了這筆錢,母親應該能夠活下來了。林風雖然對女兒依依不捨,但要是沒這筆錢,手術再做晚一點,他母親恐怕就沒命了。醫院催得急,林風拿著錢還沒走多遠,幾個面目猙獰的男人圍了過來。

「你就是林風吧,你父親入獄前欠了我們幾百萬,現在你有錢了,趕緊還給我們!」一個領頭的胖子說。

「開什麼玩笑!我父親什麼時候欠你們錢?這錢是救命錢,我不能還給你們!」林風死死的抱著箱子。

胖子冷哼一聲:「哼,父債子還的道理不懂嗎?不給是吧,給我搶!」

林風沒想到光天化日之下,這些人居然敢這麼無法無天!

「這些錢是我媽的救命錢,你們要敢搶,我跟你們這群王八蛋拼了!」林風左手拿著箱子,極力地剋制著自己,要不是他經脈被封印成了一個廢物,眼前這幾個虎背熊腰的壯漢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可現實就是掉毛的鳳凰不如雞,虎落平陽被犬欺!

領頭的胖子看林風滿臉不服的樣子,戲虐地嘲笑著林風,他招招手讓手下把林風按在地上。頓時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將林風給死死按在地上,胖子滿臉不屑的看著林風,什麼話都沒說,抬起腳狠狠的踩在林風的手上。

「啊……」

林風慘叫一聲,臉色的表情十分痛苦,可他依然沒有鬆開拿箱子的手。

這箱子里的錢可是他母親的救命錢,是他放棄了女兒撫養權才換來的,他絕對不能失去!

可現實是殘酷的,林風的手指被胖子的兩個手下一根根用力的掰開,在幾乎快要斷的情況下,箱子終於被搶走了。

「王八蛋,我要殺了你們,啊……」

林風憤怒無比,他卻無力反抗。要不是靜脈封印的他跟普通人無異,他一個手指頭就能夠捏死這群社會的垃圾。

「你個垃圾廢物,這一百萬就當利益了!給我再好好教訓教訓這小子!」胖子命令道。

林風被一頓拳腳相加后,渾身無力的趴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這幾個混蛋離開。

過了好久,林風才緩過氣來從地上艱難的爬起,他的整個身體像是要被那幾個人打的散架了一般,全身上下就沒有一塊骨頭聽使喚。

但醫院催林風立刻送錢去,否則就給他母親斷氧。他沒有時間去找那幾個混蛋,只能試著打電話給前妻沈月看能不能立刻借點錢。

電話打通后,沈月很是不耐煩。

「林風,一百萬已經給你了,你還有什麼事!」沈月的口氣很是不友好。

「月月,我錢被人搶了,你能不能再借我一百萬。我媽正等著錢救命,等我報警把錢找回來,我立刻還給你。」林風懇求道。

電話那頭的沈月眉頭一皺,臉色很是難看。

「林風,你當我傻嗎?誰敢大白天的搶劫?我看你現在是窮的一點志氣都沒有了,錢我已經給你了,你怎麼還開得了口!以後不要再打電話給我,還有你現在根本沒有資格也不配叫我月月!」

林風剛要解釋,這個時候沈月的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聲音。

「月月姐,你在跟誰打電話……」

林風頓時心中一驚,這個男人的聲音居然跟剛才搶錢的那個胖子聲音,一模一樣! 他的身後,一座傳送陣緩緩的成型,跟先前的雙向蟲洞相似,但這個明顯要更大。

小老頭轉身,將腳伸入了蟲洞的。

「喂。」

就在這時,他渾身一顫,有人從後面拍了他的肩膀,他鬼使神差的轉過了頭,嘴中的芬芳詞語正要吐出,然而在看到了韓信之後,他本要吐出的蓮花卡在了嗓子眼。

此時,他的眼睛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他看著韓信,整個人都變得激動起來。

「兵仙!」

「你是兵仙!」

小老頭此刻是真的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自己的激動了。

在這個偏遠的小位面,他先是看到了神級城牆,而後,他又看到了兩位絕世美姬,就在他即將離去之際,他看到了兵仙!

這可是傳說中的兵仙啊!

饒是他們這樣的萬界神秘商人都沒有這樣的資源拿來販賣。

此刻他愈發的覺得曹青天恐怖,一個小小的偏遠位面城主,居然有這麼多的好東西,甚至還有兵仙!

可是現在他來不及憎惡曹青天,他激動的看著韓信,臉色潮紅,他實在是太激動,此刻渾身都在抖動。

「兵仙,你可願跟我一同遠離這偏遠的位面,前往更為廣闊的世界,在哪裡,你的才能能夠更好的發揮!」

「這方天地太小,拘束了你的才華。」

韓信點了點頭,「我承認你說的話,這方天地的確太小,拘束了我的才華。」

聽到韓信的話,小老頭的眼神變得愈加的激動。

「走吧兵仙,跟我一同穿越這傳送陣,去往更大的世界!」

「我拒絕。」

「此方天地是小,但是我相信在城主大人的帶領之下,諸天萬界都要在我們的腳下顫抖。」

韓信這話讓小老頭語氣一滯,同時他看向韓信的眼神變得奇怪了起來。

起來你沒有跟我一起離開的意思,你來找我幹什麼?

你對那個小城主這麼忠誠,難道?

小老頭滿是恐懼的看著韓信,下一秒,他幾乎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轉身踏入傳送陣。

「呼!」

青岡巨劍太過沉重,被韓信揮舞起來的時候,捲起了一陣狂風。

寒芒先至,疾風隨後。

下一秒,一顆人頭滾滾落地。

小老頭想逃,但還是晚了。

「城主大人可是命令我將你的命留下,要是真讓你跑了,我又該怎麼向城主大人復命呢?」

話落,韓信提起神秘商人的人頭,也不再停留,對於他眼前的傳送陣,他也沒有絲毫的好奇心。

混沌城內,此刻的曹青天有些困惑。

今天出現的神秘商人,還有這蟲洞技術,都深深的刷新了他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這個世界,除了系統之外,好像還有更加神秘的東西。

「稟告城主大人,韓信幸不辱命,已將其斬殺。」

他的身邊,神秘商人的頭顱猶如垃圾一樣的被仍在地上,神秘商人死不瞑目,他的眼中依然殘留著濃郁的恐懼之色。

「很好,這玩意你找個地方處理一下。」

然而曹青天這話說完之後,他發現韓信仍然沒有離開,當即疑惑的問道:「怎麼了,還有事嗎?」

韓信點了點頭,旋即,將跟神秘商人的對話一一交代了出來。

「諸多世界嗎?」

「諸天萬界…」 「大帥,怎麼辦?咱們要不要來個半渡而擊?」

劉錡帶着許清、雷仲等將領站在順昌城頭看着穎水對岸的金國大軍忙忙碌碌地渡河,嘗到甜頭的許夜叉又有些按耐不住,躍躍欲試了。

「莫急,我軍勢弱,最好是以逸待勞,等他們送上門來,再迎頭痛擊之。」劉錡令道:「許清,你先帶弓箭手到西門羊馬垣后埋伏。東門、北門臨河太近,不利於大隊人馬施展,我料金人必定主攻西門。」

「末將得令。」

許夜叉興奮地搓了搓手,喜滋滋地領了命下了城樓,前幾天偷襲韓常得手的興奮勁還沒過哩。

「雷仲。」

「末將在。」

「你把床弩和神臂弓、強弩都集中到西門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