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很可愛:打死狗大戶。

雇傭兵:打死狗大戶。

骨王:打死狗大戶。

我不是帶土:皮一下,打斷三個復讀機。

骨王:蘿莉控。

我不是帶土:飛鼠你飄了。

洛神:大家,我問一下,念誦了祈禱文後,對念誦的人有沒有壞處?

大主宰世界中,洛璃在回到了洛神族的皇宮中后,就是想到,自己如果要是問自己的爺爺洛天神,肯定是要拿出來證明的。

而拿出來的證明,最有力的就是聊天群中的哪一篇祈禱文了。

所以洛璃才會這麼問,這也不是洛璃不相信李傑,而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大秦祖龍:沒有壞處,如果要是信仰虔誠的話,還可以修鍊吾神賜予的無量功法。

軍火商人:念誦祈禱文,還會慢慢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洛神:謝謝大家了。

洛璃聽了嬴政還有托尼斯塔克的話,也是明白這個祈禱文並沒有什麼問題。

經過重重大殿,當洛璃來到自己爺爺洛天神面前的時候,就是把自己提前寫在紙上的祈禱文給拿了出來。

然後就是和自己爺爺洛天神解釋一下,今天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洛天神聽了洛璃的話,第一反應,那就是洛璃招人暗算了。

然後動用自己的全力,開始檢查洛璃的身上,發現洛璃並沒有什麼問題,也是沉這個臉。

洛璃看到自己的爺爺洛天神並沒有相信自己的話,就是說道:「爺爺,第一開始我也不相信,但這也確實是個事實,不信你可以看這個。」

洛璃說完之後,就是從聊天群空間中拿出來了,自己從菲爾德的紅包中搶到的一枚惡魔果實。

洛天神看到突然出現在洛璃手中的這一枚惡魔果實,也是皺了皺眉頭。

作為一個修為達到地至尊的強者,自然是看的出來,這一枚奇特的果實並不是洛璃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來的。

「讓我想想。」

洛天神說完之後,也是沉默了下來,拿起洛璃提前寫好的祈禱文看了一遍又一遍。

「洛璃,你確定自己說的沒有錯嗎?」洛天神緊緊的盯著洛璃說道。

「我確定。」洛璃也是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就是準備念誦這一篇祈禱文。

「爺爺……」洛璃看到自己爺爺洛天神準備念誦祈禱文,也是想要住止,但是卻是來不及了。

「偉大的緯度主宰,你是多元宇宙的開闢者,無盡緯度是你的化身,你是締造了大宇宙的締造者,你是緯度至高無上的主宰者,你是無盡緯度盡頭的先驅……」

在洛天神念誦祈禱文的瞬間,就是感受到了,一股冥冥中的力量即將降臨。

不過洛天神並沒有停止念誦祈禱文,而是繼續念誦著祈禱文。

當虛空中響起,一聲聲念誦祈禱文的禱告之聲,洛天神著是皺了皺眉頭,然後不管這些,還是繼續念誦祈禱文。

洛天神有感覺,這或許是他們洛神族一族的機遇,畢竟他是知道,大主宰世界,這並不是唯一一個強大的世界。

就比如說,傳說中那域外邪族,魔域的統治者的族長天邪神,他就是來自於其他世界。

再加上,洛璃也說出她從聊天群中,也得知天邪神的信息,還有未來的信息。

本來洛天神並沒有相信,但是在虛空中響起這一道道祈禱聲,洛天神就是開始有些相信了起來。

洛天神在念誦祈禱文中,彷彿是通過冥冥中的因果,看到了那混沌中恆壓無盡的一方方多元宇宙,多元宇宙中,那每一個宇宙都是龐大到沒有邊境。

然後便是看到矗立在多元宇宙上,那一座龐大到難以想象不到的天宮仙庭。

在天宮仙庭最深處,洛天神他看到了那一尊模糊不清,端坐於高天寰宇多元上的那位神明。

看到這一尊模糊不清的身影,洛天神感覺自己如果要是真正的見到這一座身影的本尊,恐怕會承受不住那其身上附帶的道,直接死亡吧。

洛天神睜開眼睛,看著一臉緊張盯著自己的洛璃,也是笑了笑,說道:「洛璃你給我仔細說說你在那個聊天群中知道的信息,還有哪一位存在的事。」

洛璃聽到自己爺爺洛天神的話,也是愣了愣,然後便是點了點頭,就是把自己知道的信息一股腦的全部說了出來。

洛天神聽了洛璃的話,也是沉默了下來,然後便是盯著洛璃,說道:「洛璃既然你可以成為那一位偉大存在的屬神,你就不要有這麼多擔心,畢竟這一位實在是太強大了,如果要是有什麼不好的心思,恐怕我們這個世界已經是早就完了。」

洛璃聽了自己爺爺洛天神都這麼說,還是有些擔心的說道:「那爺爺我成為了這一位緯度主宰的屬神,對我們洛神族真的不會有什麼壞事嗎?」

洛天神聽了洛璃的話,也是揉了揉洛璃的頭,笑著說道:「傻孩子,這是我們洛神族的機緣,我們應該把握住。」

洛璃聽了洛天神的話,也是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然後洛璃就是簽下了封神榜,成為了李傑的屬神。

洛天神感受到,洛璃的修為瞬間就是得到了提升,雖然不知道洛璃的修為提升到了那個境界。

但是洛天神卻是可以明確的感受到,洛璃的本質彷彿發生了驚人的脫變。

這就好像是修鍊者與凡人的相差一般,或者是說神與他們這些修鍊者本質上的差別。

洛璃睜開眼睛后,對整個世界的感覺此時都有所不同了。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等到回姑娘這天宮裏的宴會了。

這天天氣也還比較好,雖然有太陽,但是並不毒辣,藍藍的天空,零星的飄着幾朵零散的白雲,顯得天空也是特別的高。

明明才是初夏,卻有種秋高氣爽的感覺。

吳充儀今日選了自己最心儀的一件衣裳穿上。

顏色深又帶着些暗淡的綠

《明月松江照》第一百五十八章一零:回姑娘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OK。」鹿喬兒停下手裡的動作,活動活動了筋骨,顯然她已經成功地解決了這個問題。

不知道人群中是誰開始第一個鼓起掌來,最後周圍的人都不約而同地舉起手來,鹿喬兒微微挑眉,抬手示意大家停下。

她透過人群,和站在最角落的李薇對視,那女人顯然是氣狠了,看她緊咬牙關的樣子,鹿喬兒都有點兒替她牙疼。

不過,女人最後只是聳聳肩,這可不關她的事情,畢竟她又不是為了李薇才幫忙的,想到這,靳崤寒怎麼還沒回來……

鹿喬兒心中略微擔心,想到陸家也不是這麼好對付的,微微皺眉,但是卻無可奈何,只是朝控制室門外走去,坐到原先的那張沙發上。

眾人皆在鹿喬兒路過他們的時候屏息,生怕打擾到這位大神。

只是看到鹿喬兒坐到沙發上后,想去套近乎,卻又看到女人清冷的樣子,而不敢多言。

最終大家遠遠地圍在客廳,就聽到那傳來一陣歡快的音樂。

大神是又在玩消消樂了嗎……

眾人面面相覷,突然覺得這消消樂也不是這麼幼稚的事情了,紛紛拿出手機下載和大神同款的消消樂。

而且他們看到女人靈活的手指在操作著桌面,覺得真是漂亮,恨不得那手指落在自己身上。

想到這裡,就不由得羨慕起靳總來,自己這麼兇悍就算了,居然還娶到了大神級別的老婆,這還真是強強聯合,是他們這種小蝦米求不來的。

想到曹操曹操到,鹿喬兒注意到門外的動靜,起身往那邊走去,就和扶著人進來的靳崤寒對視。

「你還好吧?」鹿喬兒的擔心脫口而出,彷彿在看到靳崤寒之後,她的一顆心才掉回了肚子里,雖說自己是不想讓靳崤寒在幫自己忙的時候出什麼危險,可是總歸像是有別的什麼原因,讓自己對他如此的牽腸掛肚。

而疲憊的男人,也在聽到她毫不掩飾的關心之後,也是一愣,這好像是第一次鹿喬兒對他毫不遮掩的擔心,靳崤寒只覺得這一次的冒險是值得了。

「嗯。」靳崤寒扶著陸父上樓,尋了一處空的房間,將老人放在了床上,動作算不上溫柔,但是也處處體現他的尊重。

鹿喬兒跟在他的身後,拿出手機聯繫陸少白,這是他的家事,剩下的就應該由他來處理了。

陸少白:我馬上到。

鹿喬兒看到他的回復,便不再操心,只是看到男人略顯狼狽的樣子,眼尖地看到了他微微不自然的動作,心有疑惑:「你受傷了?」

注意到陸父這一路上都沒有醒來,想必是這過程十分驚險,鹿喬兒不等男人回答,直接抬手將他腰部的衣服掀起,就看到了還在滲血的傷口。

兩人同時皺眉,靳崤寒穿的黑色衣服,自己沒有注意到血已經將男人腰部的衣服弄濕了個徹底。

而靳崤寒則是煩惱明明自己已經簡單處理過了,卻還是被女人發現了,注意到女人的微微皺眉,他才不想讓她愧疚,畢竟做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願的。

「沒事。」靳崤寒淡淡的開口,不想讓這件事情影響到她的情緒,但是在轉身之際被鹿喬兒拉住了手腕。

他垂眸去看女人,而她只是將他拉著朝卧室走去,一路上注意到傭人們打量的目光,靳崤寒抬眸去看,注意到幾個男性眼中閃爍著對鹿喬兒的崇拜,靳崤寒微微挑眉,看來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當靳崤寒再去注意那幾人的表情時,卻發現大家都低頭躲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坐下。」鹿喬兒示意靳崤寒坐到床上,自己轉身去拿了醫藥箱,準備給男人處理一下傷口。

靳崤寒只是在背後細細打量著鹿喬兒,沒注意到女人今天有什麼特別的,直到女人坐在自己跟前,垂眸認真為自己處理傷口的時候,到底是耐不住性子,開口詢問了出來:「你今天發生什麼事了?」

靳崤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明明自己在商場上運籌帷幄,耐性可以說得上是很強的了,可是在鹿喬兒的事情上,自己就是等不了,就像是有一隻小貓在自己胸口上輕輕抓一樣。

「嗯?」鹿喬兒聞言,沒有抬頭,找到合適的藥物將它弄在棉簽上,慢慢跟靳崤寒說著今天莊園發生的事情。

靳崤寒聽著女人輕柔的聲音,感受到腰部的疼痛慢慢被一抹冰涼所安慰,他低下眼,將視線落在眼前人的身上,一刻也捨不得移開,突然覺得自己受傷也挺好的。

「是嗎?」靳崤寒聽到鹿喬兒將事情的全部娓娓道來,心中暗下決定,那安全主管看來是可以換掉了,但是注意到女人的神色,擔心那李薇對她有什麼影響:「不在意?」

鹿喬兒聞言,倒是有點兒詫異的看了靳崤寒一眼,隨後眉目一斂,反問道:「你看我的樣子像是介意?」

說的也是,鹿喬兒向來是不會為這些無所謂的人影響心神,這也是靳崤寒欣賞的一點,她從來不會為了不值得的人費什麼心思。

「我老婆真厲害。」靳崤寒輕笑出聲,覺得自己的問話確實是多餘了,注意到自己的傷口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跟著鹿喬兒一起收拾醫藥箱。

鹿喬兒蓋上蓋子,起身準備物歸原處,卻突然被男人拉住手腕,她一時不察,整個人都跌到在床上。

靳崤寒拿走她手中的箱子,放在一旁,側身將女人整個人攬入懷中,靳崤寒的氣息渲染在她的周圍。

鹿喬兒看著男人的動作,而他的頭也埋在了自己的肩上,滾燙的呼吸散落在她的肩頭,讓她的心臟也跟著男人的呼吸聲一起律動。

「抱一會。」靳崤寒低沉的聲音從自己旁邊悶悶地傳出來,鹿喬兒知道男人這一次也是有點兒累了,她抬手回抱住他,像是在安慰。

而靳崤寒感受到她的動作將人抱得更緊了,恨不得將鹿喬兒整個人融進自己的身體里。

。 就在君無紀差點就要點頭妥協之際,大殿外卻傳來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

君無紀和太后同時轉身看去,便見一眾身穿朝服的官員涌了進來,其中以永寧候和蕭戰為首。

「永寧候,國公,你們這般闖入哀家的寢殿意欲何為?」

太后眯了眯眼,凌厲的看向永寧候和蕭戰。

永寧候匆忙的行了個禮,然後道,「太后恕罪!實在是事出從急,臣等才不得不來叨擾太后。」

「何時?」

「邊疆急報,戎賊突襲。皇上昏睡不醒,臣等只能來太后處求見太子,請太子拿個主意!」永寧候道。

此言一出,太后瞬間便震驚了,「戎賊來犯?」

君無紀也是微微的驚訝,眸光沉了沉,但是並沒有過多的反應。

「皇祖母,戰事緊急,有什麼事不如便等孫兒商議完戰事再說吧!」君無紀道。

太后的目光在永寧候眾人的身上溜了一圈,然後又看了一眼君無紀,冷笑一聲道,「什麼戰事吃緊,大齊兵力雄厚,有誰敢妄動?依哀家看,你們分明就是在說謊!」

「臣等為何要說謊?」蕭戰看向太后,凜然道,「邊疆戰火連連,百姓正在受難,太后覺得臣等會拿這種事開玩笑?」

「你們為了包庇太子,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太后冷哼一聲。

眾大臣驚詫。

太後繼續道,「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裏面,太子一直以閑雲山莊的身份遊盪在外,難道你們一直都不好奇那個在太子府裏面的太子是誰嗎?」

「太后!」永寧候驚聲道。

「怎麼?永寧候還想袒護太子不成?」太后冷笑道,「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大齊太子就是閑雲山莊莊主白笙,可是為何卻從來沒有人過問過,當初代替太子的人?」

「皇祖母這是要和孫兒撕破了臉?」君無紀折過身,紫色的衣擺在空中打了個旋兒,似笑非笑的看向太后。

「哀家身為大齊的太后,就有這個責任匡扶大齊社稷!哀家疼你數十年,卻也不能看你禍亂皇室!來人,將那個傀儡給哀家帶上來!」

隨着太后的一聲令下,立即就有太監出了殿門前去帶人。

太后這是吃准了君無紀不敢將她是絕殺殿聖女的事情說出去。

也是算準了今日在場的大臣中,會有人和她一樣的想要揪出當初代替君無紀留在大齊太子府的傀儡。

所以才敢這麼囂張的揭君無紀的底。

之前這件事情都被永寧侯和蕭戰壓了下去,又沒有人敢站出來挑這個頭,所以人們都當做不知道一般。

可是今日有了太后開這個頭,那些人自然也就躍躍欲試了起來。

額頭冷汗冒出,永寧侯不知道為何太后突然倒戈向了君連城,但是也知道這件事情要是鬧了起來,會動搖國本。

深吸一口氣,永寧侯站了出來,正想要制止,君無紀卻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