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王帶着二王子木章華來到了他家。

木王第一個走上前:“秦巖,你從鬼谷出來了嗎?你在裏面找到悠悠草了嗎?”

秦巖不好意思的說:“木王,對不起,你的那兩個侍女在鬼谷中被我弄丟了。”

“這些都不重要。你還是趕快告訴我,你有沒有找到悠悠草?”

在木王看來,失蹤兩個侍女太正常了。

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有沒有找到悠悠草。

秦巖搖了搖頭。

木王十分失望。

他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沒有找到悠悠草。

木章華原本就對秦巖有意見,此刻聽到秦巖沒有找到悠悠草,在心中冷笑起來,同時鄙夷地看着秦巖。

你進入鬼谷後,肯定是害怕死在裏面,所以沒有去各個地方尋找悠悠草,然後就跑出來了。

木章華以爲鬼谷非常大,裏面存在着各種陷阱。

即便是無明王進去後,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出來。

所以他認定秦巖在裏面偷懶了。

其實他不知道秦巖在鬼谷和悠悠世界裏面呆了將近一年。

”不對呀。你既然沒有找到悠悠草,你的實力爲什麼突然提高了?”

雖然木王看不透秦巖的實力。

不過他能感覺到秦巖的實力,比之前高了許多。

“是這樣的,我在悠悠世界裏面遇到了奇遇。我居然可以吸收那裏面的天地精華。”

緊接着秦巖將具體的情況告訴了木王。

木王聽後不由睜大了眼睛。

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雖然人們在修煉的時候可以吸收天地靈氣,日月精華。

不過無論是天地靈氣,還是日月精華,那都是虛無縹緲的。

根據秦巖所說,他直接將所有樹木中的精華吸乾了。

那些樹木在瞬間一片枯萎。

這種道法簡直是聞所未聞。

“還有這種事?”木王忍不住問道。

“父王,別問他了,說不定秦公子找到了悠悠草,卻不願意和我們分享。”木章華一直以來就對秦巖有意見。

所以他此刻覺得秦巖和他們有二心,心裏面十分憤慨,不由帶着怨氣,怒氣衝衝的說。

在木章華看來,秦巖既然實力提升了這麼多,說不定真的找到了悠悠草。

“秦巖,你和我說實話。你到底有沒有找到悠悠草?”

木王真誠的看着秦巖。

他也有些懷疑秦巖在鬼谷裏面將悠悠草藏了起來,而不想告訴他。

“秦巖,我們木家爲了你,可謂是傾盡了全力,希望你不要做忘恩負義的人。”

木章華在旁邊譏諷的說。

他早就看不慣秦巖了。

此刻更是對秦巖有意見。

秦巖苦笑起來:“我真的沒有找到悠悠草,我剛纔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你們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

秦巖話音剛落,他突然感應到,外面有人來了。

他豎起手指對木王和木章華說:“好像有人來了。”

木毛擰起了眉頭。

他用心感應了一下,並沒有感應到周邊有人。

木章華也一樣,他也沒有感應到別人的氣息。

不過,緊接着木王感應到了。

他發現有人向這裏走來了。

最後木章華也感覺到了。

就在木王和木章華感覺有人走過來的時候,他們心中十分震驚。

以前如果有人靠近,先是木王感應到對方,隨後是木章華,最後纔是秦巖。

可是這一次居然是秦巖先一步感應到了別人的氣息。

這說明秦巖此刻的實力要高出他們,而且還不是一星半點。

木王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緊緊地盯着秦巖。

木章華也一樣。

他倆想不到秦巖的實力居然超出了他們。

木王剛準備詢問,秦巖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秦巖知道木王想問他的實力爲什麼提高的這麼快。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不一會兒,秦巖的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以及婉君的聲音。

“秦大哥,你在不在?”

聽到對方是婉君,秦巖走過去準備開門。

木王給秦巖比了一個手勢,然後給木章華使了一個眼色。

他們父子倆轉過身離開了秦巖的房間。

雖然木王和木章華都認識婉君,但是他不希望婉君看到他們此刻在房間裏面和秦巖密談。

等木王兩人走後,秦巖打開了房門。

婉君笑着問:“就你一個人呀?”

秦巖點了點頭。

“從其他世界來的那幾個人呢。他們沒有和你在一起嗎?”

“沒有。”秦巖應了一聲。

不過他緊接着就在心中打鼓。 慕容雪菡幾人來到四象的消息,除了木王的兩個侍女知道外,其他人並不知道。

可是婉君此刻卻這麼問他。

這讓秦巖不由心生警惕。

與此同時,婉君也發現自己問漏了嘴。

因爲秦巖並沒有告訴她,慕容雪菡等人的事情。

她是通過派人跟蹤秦巖才知道的這件事情。

此刻在慕容雪菡等人的四周依舊有人在監視着他們。

雖然說漏了嘴,婉君依舊裝出非常隨意的表情,坐在了椅子上。

秦巖假裝沒有發現對方的口誤,笑着問:“找我有什麼事兒?”

“哦,也沒什麼事兒,就是想來看看你。”

“無事不登三寶殿,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冷梟的甜甜妻 “也沒什麼,就是看你實力大增,特別想知道你在鬼谷中都遇到了什麼?”

“鬼谷是一個世界,之前那些進入鬼谷的人不出來是因爲裏面有很多奇遇。進去之後,只要運氣好,就能獲得奇遇。他們就是因爲遇到了奇遇,所以在裏面瘋狂的修煉,一個個實力高強。有的甚至突破了大日位,進入了一個更高的境界。”

秦巖胡扯起來。

他沒有告訴婉君裏面的真實情況。

因爲他發現眼前的婉君和以前的婉君不一樣了。

如果婉君剛纔沒有說那句話,秦巖也發現不了,依舊會將她當成他身邊最好的朋友。

“真的嗎?還有這種事情?”

婉君不敢置信的問。

秦巖點了點頭:“剛纔在無明王府,我怕隔牆有耳,所以沒有告訴你。

其實鬼谷裏面到處都是悠悠草,悠悠草就像地皮菜似的長在鬼谷的各個角落,吃掉每一棵悠悠草都會提升一點點實力。吃的越多,實力提升的越快。

我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人們說得悠悠草者得四象了。 爹地別惹我媽咪 因爲悠悠草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增強人的實力。我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說着秦巖念動咒語,對着地面指去。

緊接着整個大地跟着顫抖了一下。

婉君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

她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居然達到了大日位巔峯境界。

和無明王處於一個等級。

她記得以前的秦巖實力很弱。

“秦大哥,你吃了多少悠悠草才擁有了現在的實力。”

婉君激動的問。

說實話,她也想擁有這樣的實力。

她也不想屈居別人之下。

她甚至想取而代之,將無明王壓下去。

“我也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至少有上百萬棵悠悠草,甚至上千萬了吧。總之我進去之後就不停的吃,不停的吃。”

追婚入室:男神總裁請帶回 秦巖繼續胡扯起來。

他這麼胡扯,就是想讓婉君將他的話帶給無明王。

他也想將假的無明王騙進鬼谷中。

婉君想了想,覺得邏輯不通。

“什麼?吃了那麼多悠悠草,怎麼可能?你能消化得了嗎?”

“怎麼消化不了。我學習了一種道術,可以快速的將胃裏面的食物消化。只要悠悠草被我嚥進肚子裏,就會在瞬間被我轉化成天地靈氣,然後進入我的體內。否則我怎麼可能擁有這麼高的實力。”

婉君想了想,覺得秦巖說得很對。

“那你能教我嗎?”

田園小王妃 婉君滿眼期待的看着秦巖。

她想讓秦巖教她。

“當然可以了。”

秦巖念動咒語給婉君做示範。

婉君看得很認真。

秦巖的每個手勢,每個咒語,她都深深的記在了腦子裏。

秦巖演示了一遍,婉君就記住了。

當秦巖演示第二遍的時候,婉君也沒有阻止。

她想加深印象。

當秦巖演示完第三遍後,婉君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秦大哥,謝謝你。我現在就去鬼谷,我也要進去提升實力。”

“怎麼?你不準備告訴無明王嗎?無明王對你那麼好。”

秦巖笑着問。

他這麼說是想試探婉君的反應。

“對對對,我都高興過頭了,居然把我夫君給忘了。我這就去告訴他。”

婉君快速的離開了。

不過婉君並沒有去無明王的別院,而是直奔鬼谷。

她也知道鬼谷在哪。

十幾分鍾後,婉君來到了鬼谷外圍。

就在婉君準備進入鬼谷的時候,她的身後卻響起了假無明王的聲音。

“婉君,你這是幹什麼去?”

聽到聲音,婉君的身子顫抖了一下。

她心中十分驚恐,想不到無明王居然跟來了。

婉君轉過身強行擠出一絲笑容:“主人,我聽秦巖說鬼谷中有很多悠悠草,我想先進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就出來告訴你並且幫你帶路。我這樣做可完全都是爲了你。要知道鬼谷裏面有很多危險。我如果提前幫你探路,我再帶你進去就不會有危險了。”

聽到婉君這樣說,無明王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錯不錯,我沒有白疼你。你爲了我居然願意以身犯險。”

“那是當然。”

婉君給無明王拋了一個媚眼。

突然,無明王臉色一沉。

他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婉君:“小霞,你那點小心思想騙過我。你覺得可能嗎?”

聽到無明王的話,婉君臉色大變。

莫非他發現了我的想法。

既然他知道我來了這裏,那說明他在暗中跟蹤了我。

“小霞,我對你那麼好,你居然還背叛我。我真的好心痛,好心痛。”

無明王背抄着雙手,冷漠的看着小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