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的恐怖的男人在袁梓菱身邊,他們哪敢動手,要不是怕顧銘發現,他們早就有多遠跑多遠了。

他們沒想到,他們都把臉給捂上了,顧銘還是發現了他們。

幸好,顧銘沒有跟他們一般見識,只是富有深意的看了他們一眼。

可那個眼神……難以磨滅啊!!

機場外,袁梓菱見到崔月英和顧傑,經顧銘介紹后,那小嘴甜的,跟抹了蜜一樣,一口一個阿姨,一口一個傑哥。

崔月英看到漂亮迷人的袁梓菱,也是相當滿意,拉著袁梓菱問東問西。

這是查戶口本的節奏啊!!顧銘都替袁梓菱捏把汗,趕緊招呼眾人上車。

崔月英拉著袁梓菱一起上車,袁梓菱內心是拒絕的,但是俏臉上,卻是一副高興不已的模樣。

不做豪門情人:剩女不打折 兩人坐在後座上,繼續嘮嗑,依然是崔月英問,袁梓菱回答。

顧銘在心中替袁梓菱默哀三秒后,啟動越野車,開車回家。

飯還是要吃的,路過一家餐廳的時候,把中午飯吃了,這才正式踏上回家的路。

日落時分,平安縣,古桐村。

村口,一群村民在這裡翹首以待。

他們大多都是顧家的親朋好友,還有一些看熱鬧的村民,圍在這裡沒有別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等待即將回家的顧家人。

說具體點,那就是等待顧銘。

以前顧銘當然沒有這麼大的面子讓這麼多人等待,但如今他發達了,回家是一件非常轟動的事情。

「來了!來了!!有車過來了。」不知道誰大聲嚷嚷了一句,然後,早已經準備好的鞭炮被點燃。

砰砰砰!!!

伴隨著鞭炮聲響起,一輛白色麵包車出現在村民視野中。

同時,他們也看清麵包車裡開車的男人,古桐村有名的賭棍,黃二狗。

「我去,二狗子,怎麼是你。」

「我去,二狗子,你……你……你……氣死我了。」

黃二狗納悶不已。

今天他做完工回家,大老遠就聽到有鞭炮聲,以為誰家辦紅白喜事。

可等他開近了一看,才發現不是,是一群人在村口等什麼人。

貌似在等他,畢竟鞭炮聲都響了,這讓他有些受寵若驚,因為活了快三十年,他還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飄飄然,感覺從未如此好過。

村民的話把他拉回現實,讓明白,誤會了。

這……

有些尷尬,趕緊把車開到一旁,好奇道:「根叔,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等人!!」一名老漢回道。

「誰?」

「不是你!!」老漢沒好氣道。

「我知道,我這不就是問你嘛。」黃二狗苦笑道。

老漢明白,這事不能怪黃二狗,只能怪他們,太激動了,如實說:「顧銘一家啊!還能有誰?」

「他們啊!!難怪!!」

黃二狗羨慕不已的說。

現在古桐村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顧銘在外面賺了大錢,發達了,屬於古桐村明星級別的人物,村裡不知道多少人家想把女兒嫁到顧家去。

以前都是光棍,大哥不笑二哥,頭上的虱子一樣多。

可如今,顧銘今非昔比,而他還跟以往一樣,他這心巴涼巴涼的。

同時,他還不甘心,也想飛黃騰達,走上人生巔峰。

顯然,指望干工是不行的。

他要賭,賭大的,贏大錢,這樣才能實現他的夢想。

恨不得馬上去鎮上的場子賭一把,但他忍了,下車混入人群中看熱鬧,暗下決心,有朝一日,他也要像這樣風光無限的回村。

另外一邊,幾名年長的村民聚在一起,皺紋遍布的臉上滿滿的都是無奈。

為了迎接顧家人回家,他們把村裡小賣部的鞭炮全部給買了,尋思著熱鬧一下。

可剛才一個烏龍,讓他們把所有鞭炮都給放了,這可咋整?

「要不我們現在去鎮上買點?」有人提議道。

「來得急嗎?」

「應該……」

滴滴……

話語未落,又有喇叭聲響起,他們下意識的抬頭看去。

一輛嶄新的越野車緩緩出現在他們視線中,仔細一看開車的人,可不就是顧銘嘛。

他們有種吐血的衝動,這就差幾分鐘的時間啊!!這可咋整?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鞭炮助陣,他們也鬧騰不起啊!!只能無奈的站在那裡。

很快,越野車開了過來,緩緩停下。

顧銘從車上下來,看著滿地的鞭炮渣,疑惑道:「大伯,你們這是在這裡幹什麼事?」

大伯顧學偉尷尬說:「這不是聽說你們回來了,過來接你們嘛。」

「這樣啊!我還以為誰家辦喜事,打算去湊湊熱鬧呢。」

他們:「……」

這錢白花了。

顧銘把早已經準備好的香煙掏出,給眾人派煙。

與此同時,顧傑、袁梓菱、崔月英三人也從車上下來。

煙是好煙,但村民的目光卻不在煙上,而是在袁梓菱身上。

這女娃娃,長得也太漂亮了吧!那身上穿的衣服,也太吸引人了吧!看得人臉都紅了。

袁梓菱也臉紅,不是因為看她的人多,而是因為這些人是顧銘的親戚,他們看她,讓她有種新媳婦上門的感覺,倍感嬌羞。

她是不打算來,但是架不住顧銘告訴她,她要是不來,指定有無數媒人踏破顧家的門。

當時,顧銘十分光棍的說,村裡有個村花他一直很喜歡,以前他一直不敢心存妄想。

如果這一次有媒人介紹的對象裡面有她,他不保證能夠把持得住,沒準直接就答應了。

這一下,袁梓菱急了,眼巴巴的跟著顧銘回了家,上演這令人食指大動、胃口大開的嬌羞戲。

看到這一幕,黃二狗眼中的羨慕之色更濃,恨不得取而代之。

當然,這只是暫時的,幾分鐘后,村民的新鮮勁過去,關注的焦點最終還是落到顧銘身上。

「銘子,聽說你賺了大錢,這一年能賺多少啊?」

叩天門 「銘子,你那還需要人嗎?我家大娃也可以出去打工了,要不你這一次出去把他也帶上?」

「銘子……」

顧銘:「……」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這是要把人逼瘋的節奏啊!!

比在外面還累。

在外面,不想搭理的人不用搭理,但是在家裡不行,因為這些人不是顧家的親戚就是同村的鄉親。

對待他們,你不僅要搭理他們,還得耐心回答他們的問題。

顧銘一一解答道:「那個,大伯,我一年也賺不了多少錢,就不跟你彙報了。還有那個根叔,我目前不需要人,等哪天我需要人手,我一定讓大娃來幫我。」

在村口,耽誤了很久,眼看著太陽快落山了,村民這才放他們回家。

家裡,嫂子劉嬌已經把晚飯準備好,等到眾人到家,香噴噴的菜肴端上桌。

典型的農家菜,臘肉香腸不能少,同時上桌的還有一些野味。

都是硬菜啊!!

光看這些,顧銘已經饞得不行,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

這是家鄉的味道。

雖然看上去不如外面大酒店的菜肴精緻,但在他心中,這些是最好吃的。

美味的晚餐過後,顧銘逗起了他剛滿一年的小侄兒。

小傢伙虎頭虎腦的,十分可愛,膽子也大的出奇,一點都不怕生,咿咿呀呀說個不停。

顧銘一句都沒有聽懂,只是拿著手中的玩具槍逗小傢伙玩,看他那一副著急模樣,別提多開心了。

眾人:「……」

袁梓菱看不下去了,過來搶過玩具槍遞給小傢伙。

小傢伙瞬間開心了,拿著玩具槍比劃起來不說,嘴裡還有配音,口水直流。

「他叫什麼名字?」袁梓菱忍不住打聽起來。

「顧元,小名元元。」

「多大了?」

「不到一歲。」

總是差點愛上你 「真可愛!!」袁梓菱忍不住彎腰親了小傢伙一口。

小傢伙一臉享受,顧銘也很享受,因為從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袁梓菱敞開領口裡的誘人風景,雪白的肌膚和黑色的內衣令他食指大動。

此時,袁梓菱翹臀是撅起來的,看見家人都在忙,沒有注意這邊,他把魔爪不安份的放了上去,輕輕拍打了一下。

袁梓菱如遭重擊,嬌~軀緊繃,俏臉通紅。

她沒有想到,顧銘居然在客廳幹這種事情,這要是被看到了,多難為情。

「晚上不回去,就在這裡睡覺怎麼樣?」

「跟誰睡?」

「你想跟誰睡?」

副本大佬 「肯定不能是跟你,你想幹壞事。如果不跟你睡,我可以考慮一下。」

顧銘:「……」

不跟他睡,那留在這裡有毛用啊!他需要的是一個能睡、能幹的女人。

不睡,不如送走,省得看得見摸得著卻吃不著,難受。

但,他卻是不能這樣做。

這一次,袁梓菱可是幫了他大忙,省去他不知道多少煩惱,他哪能那麼忘恩負義。

他說:「行,你想跟誰睡就跟誰睡,跟我哥睡我都沒有意見,只要我嫂子樂意。」

「你……」

袁梓菱當即伸手她的纖纖玉手掐上顧銘腰間嫩肉,表達她的不滿。

顧銘認慫道:「別生氣,我開玩笑的。」

然後,顧銘握上袁梓菱的芊芊玉手,起身說:「我帶你出去轉轉。」

「嗯!!」

袁梓菱跟著起身,兩人手拉手出門。

看到這一幕,崔月英不知道多高興,暗想她第二個孫子快出來了。

劉嬌不高興,臉上有愁容,因為她媽交給她一個任務。

劉家兩姐妹,她是老大,嫁給顧傑,家裡還有一個妹妹,待字閨中,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

依照她媽的意思,是讓她撮合一下顧銘和她妹,讓兩家親上加親。

這在她看來也是一件好事,加之她妹長得也不錯,她覺得事情十拿九穩,拍著胸口保證辦成此事。

可是今天,顧銘居然帶了一位女朋友回來,還如此漂亮,事情的難度就變得不是一般大了。

為此,她憂心忡忡,做事都不得勁,拉著顧傑進屋商量該怎麼辦。

這顧傑哪知道啊!出餿主意道:「要不你讓劉柔過來玩幾天,看她們相處的怎麼樣,要是合適,再談其它,不合適就算了,」

「這行,我這就打電話。」

古桐村,顧銘和袁梓菱漫步在田野上。

這裡,雖然沒有大都市的璀璨燈光,但是這裡有星光點點,還有蟲鳴鳥叫,別有一番樂趣。

同時,這裡還有清新的空氣,可以肆意的大口大口呼吸,格外舒暢,不似大都市那般,空氣中遍布塵埃和廢氣。

「這裡真好!!」袁梓菱陶醉道。

「還有更好的。」顧銘壞笑道。

「什麼?」袁梓菱好奇道。

「我啊!!」顧銘自戀道。

「自戀狂。」

袁梓菱數落道:「顧銘,以前讀書的時候你不是挺靦腆的嗎?怎麼這一次見你,跟以前大不一樣?剛見面就想搞~人家,也不怕我喊抓色~狼啊!!」

「我……」

顧銘無語說:「這就是你昨天猜我找你想乾的事?」

「難道不是?」

「不是啊!我都不給說過嘛,我是為了提醒你。」

「我才不信!!」

袁梓菱說:「你別想騙我,我都看到了,最後你自己也親口承認了。」

袁梓菱目視顧銘說:「你是不是以為,當空姐的女人都很隨便?只要有錢,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