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數位靈聖境界的強者就完事了,除此之外,帝家還有著強大的內部人員,比如流仙谷當中的這些人。

彼時,帝家的一些外門元老還有這些兄弟們都坐在一起,開著什麼大會。

這些人大多數都支持帝三爺。

把帝三爺當成下一代的家主人選。

當然還有個別的不是戰在他這一邊的。

八爺率先出聲道:「各位,明天就是家族的比賽之日,勝利出來的前幾名,就會有機會得到內門高手的調教。」

「這挑戰幾十年才開始一次,並且只有前五名勝任的才可以有這個名額。帝家每一年都有很多人參加,就連我也不例外,相信此次的競爭會很激烈。」

「而我們的家族都是會從我們這幾人當中挑選,也就是說,誰若是被挑選上,就是我們的下一代家族接班人。」

「所以我今天讓大家來這裡,就是打算在比賽前先出來說一下,不知道大家對誰都有什麼看法,大家都心底比較支持誰當下一任家主呢?」

帝八爺這話一出,眾人眼中有驚訝又疑惑,也有人沉默不語。

因為誰不想當下一任家主呢?他們原本可以明天比武決定的,為什麼要現在評論,搞內定支持呢?

他們誰不想爭取一下機會?

帝家的三爺和那些元老坐在一起,靜悄悄的飲著茶,實則眼角的餘光正在看著別人。

突然,帝三爺說道,「在帝家,我看就數我們二叔步元老的實力最強大,如果二叔能夠當選,我定然支持。」三長老說著,臉上一片溫和的笑意。

步元老眼眸微閃,隨即揮了揮袖道,「可惜我對家主之位並沒有任何想法,我不喜歡當這個位置,你們今天叫我來,如果就是為了這些,那麼我可以離開了,你們誰喜歡當就誰當,不要再因為這件事情打擾我了,我先走了。」

步元老一離開,許多叔輩的元老也都離開了。

「老夫也先行一步了,不過至於明天的比賽我也會參加的,到時候就看誰的本事說話了。」葵長老說道。

如此一來,屋子裡剩下的只有三爺黨的人了。

支持帝三爺的人一個個憤怒不已,冷冷的道:「他們這些老東西,居然敢不支持三爺,還想要等著明天上台挑戰,他們等死吧!」

三爺拍了拍他們的肩頭,安撫著,「大家不必如此,他們都是直爽性格。」 “什麼東西?志凡你直接說吧,只要能見到以前的哥哥一面,就算要我的生命,我也毫無怨言!“葉詩瑜咬着嘴脣說道。

陳志凡知道,葉詩瑜這算是下定了決心。

陳志凡微笑着搖搖頭道:“也沒那麼嚴重!有句話叫血濃於水,你的哥哥雖然現在已經迷失了心智,但他骨子裏流淌着的,還是你們葉家的血液。所以,如果想讓葉九重感受到我們在找他,就必須用血來做文章!“

這正是陳志凡有所顧慮的地方。葉詩瑜雖然是一個冷冰冰的美人,但看的出來,她從小到大都在葉家的庇佑之下長大。

在警隊這麼長的時間,又加上兩人的這層關係,陳志凡自然很清楚,葉詩瑜從來沒有流過哪怕只有一點點的血。

還有,葉詩瑜雖然算的上是一個女強人,但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陳志凡發現葉詩瑜非常害怕血。

所以,要不是現在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刻,陳志凡自然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有什麼,要多少?”葉詩瑜卻不含糊,聽陳志凡說要用血做文章,立馬就明白了陳志凡的意思。

陳志凡從懷裏拿出一張符文,對着葉詩瑜道:“浸滿這張符文就行!”

葉詩瑜從陳志凡手中接過符文,掏出隨身攜帶的小刀,就要往自己的胳膊上抹去。

見此情景,陳志凡急忙阻止道:“等等,不用這樣!崑崙山苦寒之地,你這樣割的傷口不容易好,如果照顧不好,還有可能引起凍瘡!”

“那怎麼辦?”葉詩瑜一頭霧水的問道。

陳志凡無奈的笑笑,從葉詩瑜的手中接過刀子,道:“算了,還是我來吧!”

葉詩瑜不知道陳志凡要怎麼做,只好把小刀給了他,順帶把自己的胳膊也伸了過去。

陳志凡看着葉詩瑜雪白的胳膊,卻也有些下不去手。不過轉念一想,也只有這樣,才能讓葉詩瑜的哥哥,凌霄子前來見他們。

陳志凡狠下心,對着葉詩瑜道:“詩瑜,你忍着點!”

“沒事!你放心下手吧!”說完卻緊張的閉上了眼睛。

要說堂堂的一個市級公安局刑警隊的隊長,要是被人看到受這麼點小傷就怕的不行,還不笑掉大牙纔怪。其實只有陳志凡知道,葉詩瑜這根本就不是怕。

陳志凡看到葉詩瑜楚楚動人的樣子,有些不忍。但也沒辦法,只好硬着頭皮輕輕的刺開了葉詩瑜手上的皮膚。葉詩瑜還是沒有睜開眼睛,在皮膚被刺破的一瞬間,抿着嘴脣,不知道是因爲害怕還是因爲痛。

崑崙上海拔高,壓力大,陳志凡剛把葉詩瑜的手割開了一個小口子,鮮血就流到了陳志凡另外一隻手上的符文上。

沒過多久,鮮血就已經徹底浸透了符文。

大功告成,陳志凡急忙從懷裏掏出另外一張符文,貼在葉詩瑜的手上,隨後故作輕鬆的道:“好了,小姑娘,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葉詩瑜先是緩緩的睜開了一隻眼睛,看到手上根本就沒有血的時候,才又睜開了另外的一隻眼睛。

看着自己手上貼着一張符文,愣愣的道:“這是什麼?” 靈卦天下 說着就準備去撕掉。

陳志凡急忙道:“別動!這張是止血的符文。這裏的氣候太冷了,如果不用符文止血的話,只怕你會失血過多的!”

葉詩瑜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怔怔的道:“真神了,沒想到你還是個醫生!”

陳志凡得到了心上人的表揚,頑皮的說道:“我會的可多了,你發現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說完假裝傲嬌的仰着頭看着天。

“得得得,說你胖你還喘上了!接下來怎麼辦呢?”葉詩瑜剛和陳志凡鬥完嘴,立馬就又想到了找他哥哥的事。看來葉詩瑜的心裏,還是一直在記掛這件事。

陳志凡道:“你坐着就行!”說完一隻手拿着符文,放在正前方。另外一隻手比劃成佛的那個樣子,指頭指着自己的嘴巴,唸唸有詞,葉詩瑜也聽不懂他嘴裏神神叨叨的在說些什麼。

葉詩瑜靜靜的坐在旁邊的石頭上,看着陳志凡做着這些事。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雖然和陳志凡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算短了,陳志凡也告訴過她,自己身上發生過很多稀奇古怪荒誕不經的事情。

但親眼見陳志凡做法,這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陳志凡嘴裏繼續唸唸有詞,沒多久,他手中的符文便轟的一下,着了。葉詩瑜驚訝的看着陳志凡手中的符文,明明根本就沒有火,葉詩瑜不知道這符文是怎麼着起來的。

葉詩瑜沒有修過道,自然不知道這其實是道門中最基礎的東西。別說是陳志凡這個道門中千年難遇的奇才,就算是一個普通修道者,只要有三五年的功力,也自然能做到。

不多久,陳志凡手中的符文便化爲了灰燼。緊接着,陳志凡將符文化作的灰燼拋向空中,雙手合十,默默唸着一段咒語。

奇怪的事,這些灰燼在崑崙山凌冽的寒風中,卻好像是沉重的鐵一般,任由寒風陣陣,卻只是在空中紋絲不動。

灰燼隨着陳志凡的咒語,緩緩的變作一個小球。緊接着,小球的顏色開始發生了變化。先是黑色,慢慢的又變成了黃色,緊接着又變成了紅色,最後徹底變成了一個幾乎透明的東西。

饒是陳志凡這等法力之人,做完了這一套,額頭也滲出了絲絲的汗珠。被寒風一吹,變成了小小的蒸汽,掛在陳志凡的額頭上。

小球像是得到了什麼指引一樣,在陳志凡和葉詩瑜的上空盤旋了不久,便向着未央峯的方向飄去。

“這行嗎?”葉詩瑜半信半疑的問道。

“等着看吧!”陳志凡玩味的說道。

“太神奇了!以後有空你也要教我!”葉詩瑜撒嬌似的說道。

“行,沒問題,只要你能吃得下苦!”陳志凡嘴上這樣說,其實心裏特別的苦楚。

對於他們來說,未來到底會是什麼樣子,沒人知道。

縱然陳志凡手中握有景陽和子文教他的靜字訣的八卦,卻也無法算出僵王這件事的結果。 三爺笑著說道:「不過如果這些叔叔們參加的話,他們想當家主,那我很看好他們。」

「什麼啊,三哥,你就是太善良了,你和這些老傢伙的實力相同,甚至比他們還更勝一籌,這家主之位就應該是你的。」

「沒錯沒錯,我看這家主之位也就非三哥莫屬。」眾人紛紛說道。

三長老始終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

在人群當中,十爺並沒有說話,一旁的八爺看到十爺,冷冷的道:「老十你怎麼不說話?難道你不支持三哥嗎?」

他們都是三爺這邊一派的人,三爺平時私底下沒有給他們好處。

被他們叫醒,十爺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在想,恐怕除了明天這幾位和三哥上場的叔叔,還有一個人若是來了……」

八爺幾人聞言微微一愣,隨後眼底閃過一抹複雜:「你的意思,是說大哥嗎?」

「不錯,大哥已經閉關了這麼多年,誰也不知道他現在的實力是什麼樣子,什麼境界,如果他那一天出關的話,恐怕我們無人是他的對手。」

此話一出,三爺嘴角溫和的笑再也掛不住了,但隨即他又繼續溫和的笑著說,「沒錯,老十說的對,如果大哥來了,那麼恐怕誰都不是他的對手。」

「哼,三哥,那可不一定,就算大哥再厲害,那又怎麼樣呢?他的底下沒有一個孩子,也沒有人支持他,他一個人怎麼能夠撐得起整個龐大的帝家呢?

何況他已經離開了這麼多年了,都了無音訊,明天他來不來參加,都是一回事,我們眼下還是先為三哥打算,大哥那些有的沒得就不要再說了。」

「沒錯,還是先為三哥著想吧。」

十爺的眼眸微閃,看來他三哥的野心終於要露出來了,平時裝得真那麼像,但是誰又看不出來呢?

隨後大家該告辭的告辭。

這時,房間里突然有一隻信鴿拋到了屋子裡。

三爺接著,拿出紙條一看,眼眸驟然瞪大。

「三哥,發生了什麼事情了?」眾人看著三爺的目光變得憤怒,臉色蒼白,手還有些發抖,不由驚訝。

什麼事情能把他們一向沉穩的三哥嚇成這樣。

不等三爺說,這些人就已經紛紛湊上來,看到了這條信。

「什麼?那小雜種雜種居然回來了!」

「他還抓了豪傑,居然還把老七給殺了。」八長老瞪大眼睛,一點都不敢相信。

「他好大的膽子,直接把老七殺了,他還敢回來,他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膽子。」

「恐怕不是真的,畢竟老七的實力跟我們差不多,相當都是靈聖境界的高手,那小雜種怎麼可能殺得了他?」

「可是這封信是老四寫的,是他親手筆,老四又怎麼會騙我們?」三爺說道。

「難道真的是小雜種回來了,他還帶了什麼高手回來了嗎?」幾兄弟驚訝不已。

「他回來簡直是找死,不管是為什麼,他們居然殺了帝家的人,他就是在找死。」八爺憤怒道,「那小雜種在哪裡?我要宰了他!」 葉詩瑜不知道陳志凡心中的想法,開心的道:“那可說好了哦,如果以後你不教我的話,可有你好看的!”

陳志凡淡淡的笑着道:“那哪能呢,只要是姑奶奶你想學的,我一定傾囊相授!”

“拉鉤!”葉詩瑜嘟着嘴,伸出左手小拇指,調皮的對着陳志凡說道。

一時間,在葉詩瑜的臉上,陳志凡竟然看到了鬼撲滿那調皮可愛的樣子。

“拉鉤!”陳志凡配合着伸出左手小拇指。

“你會不會啊!我是女的,自然是左手,你是男的,必須是右手才行!”葉詩瑜一本正經的說道。

陳志凡拗不過她,只好有換成了右手。

葉詩瑜開心的用自己的左手小拇指,拉着陳志凡的小拇指,嘴裏唸唸有詞的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變誰是王八蛋!”

唸完之後,葉詩瑜的大拇指頂了陳志凡的大拇指一下,才滿意的鬆開了手。

葉詩瑜調皮的面孔,讓陳志凡一時間看的癡了。

“傻瓜,這樣看着我幹嘛?”葉詩瑜這會好像是不再想葉九重的事,調皮的和陳志凡開起了玩笑。

“喜歡啊!”陳志凡痞痞的笑着道。

“哼!”葉詩瑜高冷的哼了一聲,不過一瞬間好像是想起了什麼,喃喃的道:“你說哥哥會不會來呢?”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詢問陳志凡。

陳志凡安慰道:“放心吧!一定會來的!相信我!”

本來陳志凡看到葉詩瑜這會的狀態,以爲她把這件事忘了。如果真是這樣,陳志凡也不會刻意的提起。能讓她開心一會是一會。

可沒想到,這個小丫頭還是自己提了出來。

葉詩瑜回頭看了一眼陳志凡,眼神複雜的說道:“其實你不用安慰我的,從剛纔開始,我已經想通了!”

這下輪到陳志凡驚訝了,他茫然的問道:“你在說什麼,我怎麼有些聽不懂了!”

葉詩瑜拿起一個石子,在手中一下一下的扔着,緩緩開口道:“剛纔我一下子全想通了,哥哥對於我來說,雖然重要,但卻無法和你相提並論,如果在我和哥哥中選擇一個…”

說到這裏,葉詩瑜停了下來。

陳志凡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急忙問道:“你選誰?”

葉詩瑜頑皮的看着陳志凡,神祕的道:“想知道嗎?”

“想!”

“想也白想!就不告訴你!”葉詩瑜裂開嘴,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其實在陳志凡的心中,早已經知道了答案,從葉詩瑜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但如果能親耳聽到這話從葉詩瑜的口中說出來,陳志凡能想象的到,自己的心裏一定會是如沐春風那般的溫暖。

只是這個小妮子好像是知道了陳志凡心中的想法,就是故意不說出來,惹得陳志凡好像是有個東西塞住了心口。

“你說不說?”陳志凡壞壞的笑着威脅到。

“我就不說,你能拿我咋滴?”葉詩瑜根本就不吃陳志凡這一套。或許,在葉詩瑜的心中,陳志凡是這個世界上,除了家人以外,唯一可以完全相信的一個人了吧。

“不說是吧!不說是吧!”陳志凡賊兮兮的笑着,一步一步的逼近葉詩瑜。

葉詩瑜知道,陳志凡這是想撓自己的癢癢。以前他兩住在一起的時候,每次陳志凡惹葉詩瑜不高興了,他總會嬉皮笑臉的欺到葉詩瑜的身邊,撓她的癢癢。

這樣過不了多久,葉詩瑜在陳志凡的淫威之下,也會咯咯咯的笑個不停。不開心的事情也會隨着笑聲煙消雲散。

葉詩瑜多賊啊,知道了陳志凡的想法後,變出了一副正經的面孔道:“志凡,說正事!”

葉詩瑜突如其來的一本正經,卻讓陳志凡有些摸不着頭腦。

葉詩瑜繼續道:“志凡,我想求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妖嬈花仙太迷人 看葉詩瑜這個樣子,陳志凡知道,葉詩瑜要自己答應的這件事,一定不是那麼簡單。不過,爲了葉詩瑜,只要是不違反天道自然,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創十八層地獄,陳志凡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陳志凡拍着胸脯道:“你說吧!只要我陳志凡能做得到,就算是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也不在話下!”

葉詩瑜感激的看着陳志凡,突然神色黯然的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我的哥哥真的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的話,你會不會殺死他?”

葉詩瑜的這個問題,確實讓陳志凡感到非常爲難。不過,陳志凡還是說了實話:“詩瑜,我不想騙你。這次找你哥哥來,一方面是爲了圓你自己心中的那個情結,另一方面,我其實是爲了查看他的底細。如果你哥哥還有挽回的餘地,我一定會不遺餘力的幫助他。”

“如果,…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呢?”葉詩瑜滿眼期望的看着陳志凡問道。

陳志凡怔怔的看着葉詩瑜,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葉詩瑜看到陳志凡爲難的樣子,便已經明白了。不過葉詩瑜是深明大義的人,也知道她的哥哥現在做的這些事,如果放在人世間的話,只怕是槍斃一百次都不算多。

葉詩瑜落寞的道:“其實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結果!”

陳志凡抓住葉詩瑜的手,溫柔的道:“人間有法律,用來約束人的行爲!三界也是一樣!詩瑜,有些事,我就是想,只怕也做不到!”

葉詩瑜淡淡的點點頭,像是陷入了沉思。陳志凡想着,讓她冷靜一下也好。

不過,這樣的沉思並沒有持續多久。葉詩瑜擡起頭,看着陳志凡的眼睛,帶着乞求的口吻道:“志凡,你曾經說過,血濃於水!雖然我知道求你對我哥哥高擡貴手這事不對,但我還是做不到不聞不問!”

陳志凡沒有說話,更加不敢看葉詩瑜乞求的眼神。

葉詩瑜接着道:“我不奢求你能放我哥哥一條生路,只求在將來遇到我哥哥的時候,如果有機會,我希望你放過他一次,這樣我也就徹底死心了!” 「等等。」三爺攔下了他,「我還有要事和你相商。」

他又看向一旁的幾個元老,「能否麻煩幾位先去救救我的兒子。」

「那是自然。」工元老和徐元老兩人應道。

「這兩個雜種,太氣人了,當年讓他們活著就是個錯誤,如今他還回來殺了老七,簡直太氣人了,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把豪華少爺救回來。」

「多謝。」

送走了兩人之後,老八冷冷的說,「三哥,你為什麼攔著我不讓我去殺了那兩個小雜種。」

三爺臉色微沉,「因為什麼,你沒有發現嗎?這來的信乃是老四的手筆,老四的實力跟我們差不多,手裡還有寶貝護著,可是現在,他卻把我兒子弄丟了,拿那小雜種沒辦法。

所以說,那小雜種或者小雜種身邊的人該是有多麼的厲害。

最後還把老七給殺了,可見他們身邊有很強大的高手,你若是去了,說不定就會被他們給殺了。」

「所以三哥,你也覺得小雜種身邊有個高手嗎?」老八冷靜下來說道。

「不錯,可是為什麼我兒子被人給抓了,老四一個人卻能跑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