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畫面了!”技術人員大喊起來。

果然,衛星圖像很快再次被送到大屏幕上,不過芬奇看到的確是讓自己最擔心的一幕。

整個炮陣地周圍一片火海,不過那5o輛火箭射車並未受到損失,竟然一臺都未被擊中,顯然十枚巡航導彈全部抓了瞎。

“我們的導彈不是抗電磁干擾的嗎?”芬奇問道。

“是,沒錯,我們已經考慮到抗干擾的問題,所以裝備部採購導彈回來都會進行過自己的改裝,按道理普通的電磁干擾彈無法對我們的巡航導彈進行這麼徹底的干擾。”萊娜皺着眉頭,大爲不解道。

“回放剛纔的畫面。”芬奇似乎想到了什麼。

技術人員很快將剛纔巡航導彈拍攝到的最後畫面重新回放在大屏幕上,那七八輛地基幹擾車拋射出火球,在空中爆炸……

“停住!”芬奇突然喊道。

技術人員馬上按下暫停鍵。

芬奇用軌跡球慢慢一幀一幀畫面開始倒車,幾秒鐘後停了下來。

他指着屏幕道:“是改裝過的鍊金干擾彈,估計裏面摻了鍊金粉末,將電磁干擾擴散到最大的程度,所以我們的巡航導彈纔會失去目標。”

“他們又在射第二波火箭炮攻擊了!”一名監控人員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落在大屏幕上的衛星實時畫面上,不能不說,5o臺m27o式火箭炮射車一起射的場景簡直能用壯觀來形容,車後的草和灌木統統被推倒,高溫令它們在瞬間變得枯黃,火焰一柱一柱在射管後噴出,一顆顆火箭彈嗖嗖地躥出射管,撲向天空。

“還有三分鐘後達到我們總部地域,準備第二次攔截。”監控人員開始下達指令。

“我們還有多少密集陣彈藥?”芬奇問。

“剛纔的一波,已經打掉我們一半彈藥,現在只能再攔截一次,然後密集陣的2omm機炮彈藥就會告罄。”萊娜說:“我們必須要馬上摧毀對方的炮陣地,否則我們地面建築的損失會很大很大。”

“我們也可以使用鍊金彈藥。”克里斯蒂安教授是後勤部門的負責人,裝備部屬於後勤支援系統,所以他很清楚裝備部手裏有什麼武器。

“我們庫存着1oo枚鍊金巡航導彈,彈體外層全部塗抹了特殊的抗干擾塗層,就是考慮到將來也許要面對鍊金彈藥的襲擊才製作出來的,現在應該能夠派上用場。”

“馬上換裝鍊金彈藥。”芬奇毫不猶豫說:“現在不是我們死就是他們亡,換裝彈藥需要多長時間?”

“三分鐘不到即可。”克里斯蒂安教授說道。

“馬上去做。”芬奇說罷,回頭看着雷達監控畫面上,那羣蜜蜂一樣撲向天幕公司總部的火箭彈,“萊娜,你覺得火箭彈能夠讓魔方受損嗎?”

萊娜一愣,然後猛然搖頭。

旁邊的特洛伊道:“不會,可能性絕對是o,魔方指揮中心是根據高強度核爆防禦設計,在地底下一百米,火箭彈絕對不可能對我們指揮中樞造成任何傷害。”

“那就奇怪了……”芬奇不斷摸着下巴,在電腦錢走來走去。

突然停住腳步說:“興師動衆,用了5o臺m27o式火箭炮射車,還使用了那麼多的鍊金干擾彈,就是爲了炸掉我們地面上的建築物,還有我們的小型機場?”

那些東西,對於財雄勢大的天幕公司來說,簡直就不算什麼損失,就算被炸平了,半年時間不到就能重建,只要魔方還在運作,天幕公司的根就還會在,據對算不上傷筋動骨,頂多算點皮外傷。

“也許只是給我們一個警告,讓我們不要去動泰國的那個u盤。”萊娜聳聳肩說道。

芬奇心中始終有些虛,就像人走在玻璃吊橋上,感覺缺乏一種安全感。

肯定有什麼東西是自己沒想到的,不過卻一時間沒辦法猜透。

“聯繫dod沒有?”他問。

“聯繫了,不過6軍部隊要一個小時候才能到達,在這一個小時之內,我們要靠自己的力量防禦。”

“哼,如果龍雲回的情報是真的,那麼美國的軍方和情報部門都已經不可信了,他們來不來似乎作用都不大,就像電影裏的警察,總是最後一個到達,來收拾殘局的。”芬奇說。 “他們在移動陣地!”監控人員向萊娜報告:“估計是現我們朝他們射鍊金巡航導彈了。”

m27o式火箭炮射車的機動性能十分出色,在射完一輪彈藥之後,車輛可以立即轉移炮陣地,避免對方測算出自己的炮陣地進行火力覆蓋。

射車基本上從裝填-射-移動-再射,完成這個流程只需要不到五分鐘。

“盯住他們,別讓他們跑了。”萊娜死死盯住監控圖像,指着其中幾輛移動中較慢的車輛道:“鎖定這幾輛車,這是彈藥補給車,炸掉之後他們就會啞火!”

“是!”

桌上的電話忽然響起,萊娜煩躁地抓起話筒,沒好氣道:“什麼事?我不是說過現在正忙着,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別給我接過來嗎?”

電話那頭傳來接線生的聲音:“聯絡官,是dod的電話,喬治副部長在線上。”

萊娜一愣,轉頭看着身後的芬奇,將話筒遞過去:“博士,是喬治副部長的電話,dod聯絡我們了。”

“dod?”芬奇心裏微微一動,這時候一個國防部副部長親自來電,到底什麼原因?

他戴上耳機,然後找了個位置坐下,“接過來。”

“喬治,我們這裏很忙,你應該收到我們的請求支援訊息了吧?”

“收到了。”喬治副部長的口氣聽起來不像那麼友善。

“我們的支援什麼時候到?”芬奇說:“我們測算過火箭彈射的軌道,已經將對方的炮陣地座標送給你們了,現在華盛頓dc的放空警備司令部應該可以派出F-16,只要兩架就足夠將對方的火箭射車炸掉……”

“博士,我這次來電是警告你們的!”喬治副部長打斷了芬奇的陳述,“二十分鐘之前,我們的華盛頓防空警備司令部被不明身份的黑客入侵,現在整個指揮系統陷入癱瘓,兩個消失之內,我們已經無法派出戰機支援了。”

“什麼!?”芬奇心中暗暗吃驚,顯然黑勇士部隊的襲擊計劃比他想象的還要周全,如果防空司令部的電子網絡受到襲擊,那麼6軍的指揮系統恐怕也會受到同樣的待遇,美軍雖然裝備精良,不過極其依賴現代化的數字指揮系統,從物資調配到人員集合,再到前出攻擊,失去了作戰指揮系統的調配,會亂成一鍋粥。

“怎麼會這樣?你們的防火牆呢!?”

“哼!這件事,我還想請教請教你呢!” 鳳駕鸞歸 喬治聽起來十分惱火,“我們的國土安全部門還有軍方技術部門追蹤了黑客襲擊的端口,現這次襲擊來自於你們天幕公司的‘天網’防禦系統,我當初還奇怪誰有那麼大的能耐可以在短短的十幾分鍾內癱瘓我們所有的指揮系統,原來是你們長老會的人。”

芬奇心中狂震不已,腦袋頓時有些亂套。

黑勇士通過網絡技術手段襲擊軍方網絡本來已經足夠震撼的了,現在喬治副部長竟然說是從天網的服務器中調動的資源進行的襲擊,那不得不令人心驚膽戰。

須知道,天網系統和特洛伊戰爭系統那可是天幕公司最頂級的防禦系統,這兩個系統的能力簡直已經不能用強大二字來形容,這也是爲什麼隼可以在天幕公司用一臺手提電腦就能輕易入侵cIa活着FBI的網絡,因爲這些軍方的或者情報機構裏的防火牆漏洞都被特洛伊和天網所掌握。

爲了獲得最新的情報,天幕公司一直都在美**方和情報部門的網絡中設置後門,以備不時之需,平時主要是裝備部的人用來偷竊一些新型武器的實驗雛形圖紙,用來改進天幕公司的現代化武器裝備。

所以喬治副部長的話是可信的,也許在這個地球上,也只有天幕公司有着如此驚人的能力,可以在短時間突防軍方的防火牆。

天網和特洛伊是天幕公司幫助軍方建立棱鏡計劃時候私下自己建立的網絡監控系統,尤其是特洛伊,更是堪稱世界上最先進的人工智能aI,幾乎沒有突破的可能。她可以隨時監控每一個入侵的訊號,在必要時候切斷一切和外界的聯繫,而且其本身的程序也不可能染毒或者被摧毀,因爲她具備自我淨化和自我備份的能力,即便魔方被入侵,被夷爲廢墟,特洛伊可以將自己立即備份到網絡雲端,自行選擇一個安身之所。

可以說,在網絡的世界裏,特洛伊這套系統是不可戰勝的,在那個世界中,她是王。

“我想這裏面一定有什麼誤會!”芬奇辯解道:“我們的系統是完美的,不可能被敵人入侵而不被現,不可能!”

喬治顯然預料到芬奇會這麼說,電話那頭傳來他吩咐手下將入侵留下的資料線索備份給天幕公司。

“我已經讓我的助理將相關的資料送到你們的電腦裏,只要一看,你們就會明白我是不是在給你們栽贓!”

他越說越激動,又道:“還有一件事,我們允許你們在美國本土上建立分部和據點,願意是給我們帶來和平,而不是麻煩,現在我這裏已經焦頭爛額,警察系統已經接到了至少2oo宗的投訴,說你們鎮上的天空已經炸成了一片火海,有人甚至懷疑是不是外星人入侵了,又或者我們還對面的朋友動了入侵行動,國土安全局和FBI那邊也亂套了,總統和部長剛纔分別給我打電話,過問此事,還有一些無孔不入的媒體……”

“Fuc/k!”他罵了一句粗口,“我已經沒法分身顧及你們了。另外,這件事還沒完,我想我們政府和你們只見的協議在這件事平息之後還有待進一步的討論,你們必須對入侵我們軍事指揮網絡一事進行解釋。”

說罷,氣沖沖地掛了電話。

芬奇拿着話筒,好一陣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特洛伊!”他忽然想起了這個人工只能aI,可是,當他剛轉頭去尋找那個藍色頭的少女時候,指揮大廳裏的燈光忽然全部熄滅下去。

“怎麼回事!?”萊娜在黑暗中問道,“我們的電源出了什麼問題?”

“停電了!?”有技術員大聲問道。

停電,這在天幕公司建立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第一次。

“糟了!”芬奇突然大吼:“馬上啓動備用電源!”

一旦電源被切斷,那麼整個天幕的自動防禦網絡將會陷入癱瘓,就像一個裸奔的傻子一樣等着那些火箭彈的宰割。 悉悉索索的腳步聲響起,有人摸索着在黑暗中跑到指揮大廳的右後側,那裏有一個緊急控制電路,可以啓動備用電路,天幕公司的電力系統是獨立的,綠區使用的是外接的普通線路,而藍區和紅區使用的都是自己的電力。

在天幕公司魔方中心的地底下有一座小型的核電站,能夠永不間斷地給整個天幕公司提供源源不斷的電力,並且有一套小型的備用核電裝置,當主電力裝置失效的時候,又或者故障斷電時,可以啓動自動後背的電力。

備用電力的閥門被打上,機器和服務器重新運作的嗡嗡聲響起。

大廳重新亮起了雪白的燈光。

不過正在這時,突然頭頂的燈一閃一閃,似乎電力十分不穩定,然後芬奇聽見一種奇怪的隆隆聲。

“博士……”萊娜盯着自己電腦的屏幕,臉色有些白地轉頭說道:“我們地面的自動防禦系統全部完蛋了,剛纔停電的時候,火箭彈剛好到達,密集陣近防系統沒有電力驅動,全部被炸掉了。”

芬奇額頭上沁出了一層汗珠。

巧!實在是太巧了!

剛好火箭彈要落地之前,電力系統就崩潰,等恢復電力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這簡直就是完美無缺的一次襲擊計劃,芬奇忽然感到自己的脊背在涼,剛纔的自己最不願意相信的一個疑問似乎已經在心中坐實——天幕公司自己被入侵了。

自己認爲完美無缺的網絡防禦系統已經被突破,而特洛伊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特洛伊!”芬奇轉頭,瘋了一樣尋找特洛伊,只有找到這個人工智能,才能找到事情的根源。

“博士,我在這裏。”特洛伊獨特的人工合成虛擬聲音在芬奇的後側響起。

“你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嗎?”芬奇吃驚道:“之前你沒現有人給我們設置了後門?沒有現有人入侵的跡象?”

特洛伊搖搖頭,藍色的長在3d映像中輕輕飄逸揚起,看起來一點兒都不真實。

“這是早就預埋在我們系統中的後門病毒,我剛纔進行了一次緊急掃描,是在我們的服務器機房裏感染的,有人在那裏用直接接入的方式將病毒植入主板芯片上,然後通過遠程遙控,從內部瓦解整個天幕公司的防火牆,我現之後已經盡力堵塞漏洞了,後門只啓動了一分鐘不到就被我堵上,不過他們在服務器裏出了一串關閉電源的指令……”

“天啊!”克里斯蒂安教授狠狠捏了捏自己的太陽穴,“特洛伊,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在機房直接接入病毒?那就是說,我們內部有內鬼?!”

“也許不是內鬼……”

芬奇嘆了口氣,道:“你們還記得上次進入魔方的不之客嗎?那個變形人,而且可以複製別人天賦的女人。”

萊娜一愣,然後咬牙切齒道:“肯定是這傢伙!該死!只有她有機會接觸到機房裏的東西!我們大意了,她逃了之後,我們只檢測了設備和資料的損失情況,可是沒有人注意到這傢伙在主板上植入了後門!”

“一切都晚了!我們必須馬上解決現在這裏的問題,別忘了,我們現在已經裸/奔了!”芬奇從椅子裏站起來,問萊娜:“我們的巡航導彈,摧毀了對方的車輛沒有?”

萊娜轉過身去,在鍵盤上不斷敲打指令,重新建立起和間諜衛星只見的聯絡通道,調出了畫面投射在大屏幕上。

映入所有人眼中的是一片火海,熊熊燃燒的大火在林間點燃乾枯的樹木和雜草,從天空俯瞰下去,那些火箭射車幾乎沒有一輛是完整的,甚至看不到任何影子,只看見火,就像這裏被人無意中引燃了森林大火。

“搞定了……”萊娜鬆了口氣,“還好我們的制導模式比較先進,巡航導彈可以自動追蹤識別。”

地皮忽然震動了一下,整個指揮大廳如同汪洋中的一葉孤舟,天花板晃動了幾下,嗤嗤落下了不少灰塵。

“嗯?”芬奇警惕地擡起頭哦,望向天花板。

克里斯蒂安教授教授臉色青,“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在地底下一百米,火箭彈怎麼會引起那麼大的震動?”

“不是火箭彈……”芬奇喃喃道,他一下子又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所以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絕對不是火箭彈。

“指揮官,魔方的線路受到損傷!”有技術人員將一副畫面送上大屏幕的一角。

那是一幅魔方的線路圖,其中有兩個地方出現了紅點。

紅點,那是故障的原因。

“怎麼會這樣?”萊娜盯着紅點,估算了一下,“這些故障點在地下2o米深,火箭彈怎麼能夠造成損害?”

“不知道……”

“馬上調出震動監測器的記錄圖,看看震源在什麼地方?”芬奇忽然在心裏想到了一個可怕的東西,不過他可不願意面對這樣的問題。

▪ Tтkǎ n▪ C○

震動檢測器一共有兩百個,每個和煙盒大小,安放在魔方整個地下建築系統的不同位置,主要的用意是用來監測地底的震動,警惕是否有生地震的可能,畢竟在地下,如果生地震,就和礦井沒什麼分別,所有人都成了礦工,只能提早逃命。

雖然這種機率很低,但是作爲天幕公司的核心地帶,芬奇還是將所有能想到的監控設備都裝上了。

“損失了二十個震動監測裝置。”技術員很快找到了每一個監測器,“震源是在地面傳來的。”

他在電腦中模擬了震源擴散的虛擬圖像,芬奇看了一眼道:“該死!這些王八蛋趁着我們沒有防禦能力,他們在用大型運輸機空投鑽地彈!”

“鑽地彈!?”

指揮大廳中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現在根本毫無還手之力,而美軍的空軍支援恐怕短時間又來不了,一切只能靠自己。

“我們逃出去?”克里斯蒂安教授問道。

“不,出去死得更快,鑽地彈的威力非同小可,我們還沒跑出山谷估計就被炸成碎片了。”芬奇看了看堅固的天花板,說道:“天幕公司的地下魔方建造是根據防禦核武器標準的,一共好幾層的鍊金板材隔絕,加上澆注了十萬噸的水泥和鋼筋,比白宮的總統避難所還要堅固,我們暫時不出去,他們的飛機也停留不了多久,畢竟他們不知道空軍什麼時候來,美國政府不會允許有身份不明的飛機在自己的本土上狂轟濫炸的。” 一架B2隱身轟炸機掠過山谷上方,從飛機上朝下望去,整個天幕公司所在地已經一片火海,地面上的建築物完全被摧毀,防禦系統失效。

飛行員斜過腦袋,從透明的機艙外掃了一眼地面。

“指揮中心,我是清道夫1號,天幕的防禦系統已經被摧毀,第一次投彈失敗,請求再次投彈。”

“收到,可以投彈。”頻道中很快回了一句。

飛行員朝身後的投彈手點了點頭,舉手做了個ok的手勢。

投彈手顯然已經在耳機裏聽見了總部的指示,他打開電子瞄準系統,各種參數和圖像出現在屏幕上,很快,他鎖定了魔方的座標。

“鎖定座標,可以投彈。”

“ok,投吧。”

投彈手深呼吸一口,仔細覈對了座標,十字瞄瞄準線死死鎖住第一枚炸彈炸出的彈坑。這裏的防禦隔層相當厲害,剛纔第一枚鑽地炸彈竟然只鑽透了2o米就被擋了下來,飛機上一共只有兩枚巨型鑽地彈,這一擊必須成功,否則沒有第三次機會。

他仔細調整了各項參數,輕輕按下投彈按鈕,B2機腹下的彈倉門打開,一枚重達3萬磅的巨型鑽地彈落下。

十多秒後,地面騰起巨大的火球。

魔方指揮中心內,芬奇再次感受到強大的震動,屏幕上的震動檢測儀器線路圖上很快出現了紅色的警報指示。

“他們又投了一顆鑽地彈!”監控員盯着自己面前的屏幕,緊張地叫道:“我們又損失了二十個……不,是三十個……不不……我們的監控器一直在被摧毀……”

一直被摧毀,意味着這顆鑽地彈根本沒有停止,一直朝地下鑽入。

“這恐怕是美軍的戰略裝備……”克里斯蒂安教授臉色蒼白。他負責後勤部門,很清楚裝備部曾經在美軍的武器庫裏偷取了一種巨型鑽地彈的資料圖,這種鑽地彈尚未裝配給美軍實際使用,還在祕密實驗的階段。

美軍這種型號的巨型鑽地彈尚未正式命名,彈頭是gps制導,裝藥量可以達到將近三噸,其威力可穿透6o米的5ooo磅(35兆帕)鋼筋混凝土,穿透8米的1o,ooo磅(69兆帕)鋼筋混凝土,穿透4o米的中等硬岩石,堪稱美軍常規炸彈之王。

當然,黑勇士部隊不會奉行“拿來主義”,如果他們也從美軍內不搞到這種炸彈的射擊圖紙,恐怕會對其進行改裝,增加鑽透深度和威力,如果沒猜錯,肯定有墮落的侏儒鍊金師爲他們提供新的設計方案,並且進行深度改裝。

頭頂的天花板上傳來吱吱的聲音,如同電鑽在鐵板上不斷旋轉。

指揮大廳裏一片寂靜,所有人已經無路可走,事到如今,只能祈禱魔方強的地下防禦隔層能夠阻擋住這枚鑽地彈,否則就算你的天賦多麼厲害牛逼,也承受不住這種轟炸的威力。

“已經鑽透了我們的第一層欽提拉米金屬隔板……”萊娜的鼻尖上出現一層白霧,那是細密的汗水。

“這些傢伙真是下了血本,不但弄來了這種鑽地炸彈,而且投擲這種炸彈一定是戰略轟炸機,估計是B2……”克里斯蒂安教授心中狂震不已,要知道,如果對方連這麼先進的美軍戰機都能搞到,也就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美國政府裏頭已經遍佈了“創世紀”的人,而且這些人絕對位高權重,否則根本無法調配這種強大的武器裝備。

一旦這是事實,長老會和人類政府在二戰之後建立起來的新聯盟恐怕就灰飛煙滅了。

“第二層防禦隔板已經被摧毀……”萊娜的聲音有些顫抖,頭頂上的吱吱聲依舊充盈着大廳中每個人的耳朵。

鑽地彈的鑽地深度與其重量、頭部的形狀、撞擊目標的角度和度等因素密切相關。鑽地彈的殼體一般用高強度的材料製成,在殼體的內外表面還要敷上防熱層。這樣,當高運動的鑽地彈到達地面時,其殼體就不會被撞裂,鑽地彈就會依靠自身巨大的動能,順着尖銳的彈頭方向繼續向下鑽去。

一般來說,能不能鑽透一棟建築物,當鑽地彈落到地面之後短短的兩三秒鐘內就會有分曉,可是現在已經足足十秒過去,這顆鑽地彈似乎像一臺鑽探機一樣,扔在不停工作,似乎有着自己的智能系統,不達目的不罷休。

“已經接近我們最後一層防禦隔板……”萊娜的目光一刻都沒離開過屏幕,那些代表着監控震動的檢測儀的綠點一個個變紅,然後一個個在屏幕上消失,這意味着它所在的地方的線路已經被鑽地彈摧毀,也就是說,萊娜可以從這些監控儀的損失情況看出鑽地彈到底鑽到了什麼位置。

“二十米……”

“十五米……”

前方的技術員不斷向大家報着數這顆鑽地彈距離穿透整個指揮大廳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

克里斯蒂安教授寫過腦袋看了一眼芬奇,只見他眉頭緊皺,手不斷摸着下巴上的鬚根,顯然是在做一個艱難的決定。

“十三米……”

“十二米……”

彈頭以每秒半米的度正在不斷地朝下鑽入。

最後一層欽提拉米金屬隔板位於指揮大廳上方五米的距離,如果到達五米,就是最後一道屏障,如果穿透了厚達3ocm的欽提拉米擋板,顯然這顆彈頭絕對是安德瓦利金屬摻了一些高強度的合金製作的,洞穿大廳上的水泥牆就像鑽豆腐一樣輕鬆。

“怎麼辦……”克里斯蒂感覺自己的太陽穴旁有幾顆汗珠悄然滑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