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個抗倭的名將,爲了誘敵深入,將七八個身懷三甲的孕婦拋出去當誘餌。

最後這些孕婦被倭寇擄走、殺掉,而他們卻根據這些孕婦的足跡找到了倭寇的大本營。

雖說最後殺掉了倭寇,但是卻害的這幾個孕婦魂歸西天,家破人亡。

秦巖不是特別同意這樣的做法,因爲他看不慣。

秦巖沒有說什麼,帶着慕容雪菡他們離開了。

回到家,秦巖看到羅光被放在牀,馬嬌他們正圍坐在牀邊幫助羅光鎮壓體內的鬼種。

看到秦巖進來,大家都站了起來給他打招呼。

“秦巖,你終於回來了。白家人怎麼樣了?”馬澤洪關心地問。

秦巖將大概的經過告訴了馬澤洪。

聽說白優槳跑了,馬澤洪有些遺憾。

“師傅,放心吧,我遲早會殺了他。”

秦巖相信白優槳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遲早會來找他報仇,到時候是白優槳的死期。

“嗯!你來看看羅光吧!他好像快不行了!”

“不行了?不可能吧!”秦巖走前,仔細地觀察起羅光。

鬼種的枝葉此刻已經撐破了羅光的皮膚,像藤蔓一樣爬在羅光的全身下。

“啊?這……”秦巖沒有想到會這樣,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與此同時,在陰曹地府的一間房間裏,黑白無常和白優槳看着一面銅鏡。

銅鏡面顯示的正是秦巖家裏面的情況。

“白優槳,你這鬼種之術好生厲害啊!居然可以把殭屍養成這樣!”黑無常笑眯眯地說,眼閃過一絲貪婪。

如果羅光被鬼種控制了,那白優槳相當於多了一個屍王級別的打手。

而且這個打手沒有五感,也是說無法用耳、鼻、舌、眼睛以及皮膚感覺到外面的一切,只聽主人的話。

最重要的是,這種鬼種殭屍還可以慢慢成長。

以羅光現在屍王巔峯的資質,用不了多長時間,羅光能晉升到屍皇。

到了那個時候,白優槳可擁有一個屍皇級的打手了。

絕代名師免費閱讀全文 白無常也想要一個這樣的打手。

“哪裏!哪裏!”白優槳謙虛地笑起來。

“白優槳,既然羅光聽你的話,你何不命令他偷襲秦巖呢?我覺得他即便殺不了秦巖,至少也能重傷秦巖!”

白無常給白優槳出主意。

“現在還不是時候!”白優槳搖了搖頭。

其實白優槳也有這個想法,只不過他覺得現在下手太早。

羅光雖然已經被他控制了,但是五感還沒有全部失去,而且秦巖肯定會有所防備。

“不是時候?你現在如果不動手,秦巖絕對會解掉你種下的鬼種!”黑無常說。

“不可能!我種下的鬼種乃是我獨創的鬼種,秦巖絕對解不了!”

白優槳自信滿滿地說,他對自己的鬼種之術特別有信心。

“白優槳,如果是別人,我也相信你的話,但是我們的對手是秦巖。秦巖可是一個變態,他幾乎什麼事情都能做到。”

黑無常一想起秦巖一陣頭疼。

以前他們和秦巖鬥過無數次,每次以爲都能將秦巖置於死地,但是令他們想不到的是,秦巖每次都能在最關鍵的時刻化險爲夷,簡直是一個變態。

他覺得秦巖這一次也能解除掉羅光的鬼種。

畢竟秦巖是九陰九陽之體,而且還是陰陽鬼醫。

“秦巖怎麼了?他又不是三頭六臂!”

白優槳嗤笑起來,根本沒有將秦巖放在眼裏。

在白優槳眼裏,秦巖雖然身負九陰九陽之體,但是九陰九陽之體不是萬能的。

因爲這個世界沒有萬能的人。

“你看!秦巖開始解除鬼種了!”在這時,黑無常從銅鏡裏面看到秦巖開始施法了。

白無常和白優槳轉過頭,同時向銅鏡裏面望去。

秦巖此刻拿出兩根蠟燭,分別放在羅光的肩頭,然後又拿出八張符紙分八個方向貼在羅光的四周。

“陰陽借法,乾坤問道,天地靈異,凝聚我手!”

隨着秦巖念動咒語,兩根蠟燭頓時被點燃了,燃燒起幽幽的藍色火焰。

“去!”秦巖腳踩七星步,指捏天罡訣,對着八張符籙指去。

“轟!轟!轟!”

八張符籙接連被點燃,化作一團團幽幽的火焰,順着羅光的皮膚鑽進他的體內。

“魂火輝煌,普高萬靈,天地問道,律令起塵!去!”

鑽進羅光體內的火焰立即沿着羅光的血脈開始尋找鬼種的根莖。

不一會兒,八團火焰在羅光的心臟裏面看到了鬼種的根。

鬼種的根以羅光的心臟爲核心,將整個心臟包裹住。

羅光此刻的心臟看起來像一個毛茸茸的椰子。

“燃!”秦巖大喝一聲,揮起槐木劍隔空向鬼種的根指去。

八團火焰當即像野狼一樣撲去,開始焚燒鬼種的根。

遇到火焰,鬼種的根立即被燒去一大半。

眨眼間的功夫,從羅光皮膚下面伸出的枝葉萎靡了不少。

看到這一切,慕容雪菡他們欣慰無,覺得羅光有救了。

此時此刻,連身在地府內的黑白無常也覺得鬼種要被秦巖滅掉了。 “白優槳,你看到了沒有,秦巖馬要破掉你的鬼種了!”

黑無常有些惋惜地說。

白無常搖了搖頭,也覺得有些惋惜。

白優槳神祕莫測地笑起來:“想破我的鬼種,那是不可能的!”

說罷,白優槳念動咒語對着銅鏡指去。

紮根在羅光心臟的鬼種立即伸展出成千萬的根鬚,這些根鬚再次將羅光的心臟包住,甚至還有向其他臟器蔓延的趨勢。

而且原本萎靡的枝葉也再次茂盛起來。

啊?這是……

秦巖沒有想到會這樣,他不由擰起了眉頭。

“魂火輝煌,普高萬靈,天地問道,律令起塵!燃!”

秦巖再次大聲念起咒語,同時加大了魂力。

眨眼間,鬼種的根鬚再次被燒去大半,鬼種的枝葉也萎靡下去。

可是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幾秒鐘,鬼種的根鬚再次長出成千數萬根,鬼種的枝葉再次揚起了高傲的頭顱。

嗯?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有人在和我對着幹?

想到這裏,秦巖擡起頭向房間的四周望去,可是他並沒有看到有什麼人潛伏在身邊。

怪,這到底是怎麼了?莫非是鬼種的原因?

秦巖想到鬼種可以藉助寄主的身體觀察四周。

可是剛纔秦巖施法的時候已經封閉了羅光的五感,按理說白優槳是無法通過羅光的眼睛、耳朵等五官感覺到外界的。

不過一想到這種鬼種的詭異度,秦巖覺得白優槳極有可能正在觀察他。

否則的話,不可能在他剛剛施完法,羅光的鬼種再次獲得了生機。

“白優槳,是你在搞鬼吧?”秦巖眯起眼睛,緊緊地盯着羅光的眼睛說。

此刻羅光的眼睛已經不歸羅光管了,而是被白優槳操控了。

聽到秦巖的話,看到秦巖的樣子,慕容雪菡他們都詫異無,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說羅光是白優槳。

莫非白優槳附身在羅光的身了?

慕容雪菡他們心閃過一個想法。

不過他們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

首先鬼類是無法附身在殭屍身的,其次白優槳此刻在地府,是不可能附身在羅光身的。

“主人,你不是封閉了羅光的五官了嗎?”慕容雪菡不解地問。

“這種鬼種和其他鬼種不一樣!”秦巖嘆了口氣了。

地府的白優槳看着銅鏡的秦巖冷笑起來:“哼!想破我的鬼種,沒門!”

“哎呀!原來你留了這麼一手,厲害啊!”

看到白優槳佔了風,黑白無常立即大聲恭喜。

白優槳抱拳笑了笑,意思是這不算什麼,顯得特別自大。

秦巖想了想,拿出兩個湯勺遮住羅光的雙眼,在湯勺的勺底畫符籙,然後咬破指將鮮血塗抹在勺柄。

剎那間,銅鏡的影像消失了。

白優槳的心立即咯噔一下。

“這是怎麼了?莫非是因爲那兩個湯勺?”黑無常驚訝無地問。

白無常也向白優槳望去。

“哼!想遮我視線,這是不可能的!”白優槳念動咒語,對着銅鏡指去。

“砰”的一聲,羅光的眼眶長出兩根鬼種的樹枝,將兩個施了道法的湯勺頂開了。

別墅裏面的情景再次出現在羅光的眼前。

“哈哈哈!白先生果然厲害啊!不愧是天尊!”黑白無常此刻對白優槳的稱呼都變了。

剛纔他們直接喊白優槳的名字。

“這算什麼,不過是小道而已!”白優槳得意無地說,同時通過銅鏡看着秦巖。

秦巖想了想,拿出一把糯米,灑在羅光的眼眶四周,然後將一個個金色的符打在糯米。

羅光的眼眶四周立即冒起道道黑煙。

按理說,殭屍是最怕糯米的,特別是下了符咒的符,但是此刻秦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他現在必須封住羅光的視覺,否則他無法救治羅光。

“哼!想通過閤眼皮封閉羅光的視覺,真是癡心妄想!”

白優槳冷笑起來,念動咒語對着銅鏡指去。

羅光的瞳孔立即長出兩朵黑色的花將眼皮撐住了。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白優槳居然還有這一手。

“哈哈哈!秦巖,我看你怎麼辦?”白優槳摸着自己的下巴說,眼滿是得意的神色。

洪荒:以陣證道 不過抹了兩下,白優槳發現有些不對。

他低下頭,看到自己的鬍子不見了,他這時纔想起來,他的肉身早被秦巖殺死了,他現在附身在一個女生的體內,而且胸口被打出一個碗口大的洞。

“秦巖,你給我等着,我遲早有一天要將你千刀萬剮!”

白優槳在心裏面憤恨無地說。

另一邊,秦巖擰起眉頭思索起來,他覺得和白優槳力拼,他不佔優勢。

因爲白優槳先入爲主,已經佔據了主動優勢。

這像雙方打仗一樣,其一方佔據了制高點,而另一方在山腳下,當雙方勢均力敵的情況下,山腳下的一方是很難衝山頂,將對方消滅掉。

“哈哈!白先生,你看,秦巖無計可施了! 特級廚師 真是太爽了!”

黑無常興奮無地說。

黑白無常被秦巖打敗了多次,此刻他們看到秦巖倒黴他們發財還高興。

“我早說過,秦巖根本不是我的對手!”白優槳得意無的說,伸出手準備摸自己的鬍子。

他突然想到自己現在附身在別人的身,而且還是一具女屍。

一想到自己的肉身被毀,白優槳恨得咬牙切齒。

與此同時,秦巖想到了一個對方鬼種的其他辦法。

“天霸,天成,你們去院子裏面給我抓一些螞蟻和蚯蚓來!”秦巖轉過頭對李天霸和宇天成說。

嗯?螞蟻和蚯蚓?主人這是要做什麼?

李天霸和宇天成對視了一眼,雖然不知道秦巖要做什麼,不過他們還是轉過身離開了。

另一邊,白優槳和黑白無常同樣詫異無,不知道秦巖想做什麼。

“白先生,秦巖這王八蛋想幹什麼?”黑無常好地問。

“我也不知道!”白優槳搖了搖頭,滿臉疑惑地說。

秦巖眯起眼睛,盯着羅光眼的兩朵花說:“白優槳,你等着生不如死吧!我已經知道怎麼對付你的鬼種了。因爲你的鬼種是你的命!” 聽到秦巖的話,白優槳心涌起了驚濤駭浪。

啊?什麼?莫非秦巖已經知道我鬼種的祕密了?

白優槳猜的沒有錯,秦巖已經想到了對付鬼種以及對付白優槳的方法。

原來白優槳給羅光種下的鬼種乃是本命鬼種。

所謂的本命鬼種是和自己的生命聯繫在一起的鬼種。

只有這樣,白優槳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鬼種生根發芽、開枝散葉,從而徹底控制羅光。

現在秦巖找到了對付鬼種的辦法,那是將螞蟻和蚯蚓殺掉,將它們的魂魄抽出來,然後指揮他們啃食鬼種的根莖。

一旦鬼種的根莖被吃掉,鬼種會死掉。

亂史匠仙 而鬼種死掉,白優槳將面臨滅頂之災,即便不死至少也會元氣大傷。

因爲這個鬼種是白優槳的本命鬼種。

看到白優槳臉色慘白,黑無常忍不住問道:“白先生,怎麼了?莫非秦巖真的找到了對付鬼種以及你的方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