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禾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然而那個人的手好像一個大石頭一樣,曦禾用手指掐都掐不動。

其他的人也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盯著曦禾,眼中閃爍著雀躍的光芒。

曦禾心中冒出一滴冷汗。

疑惑道:「怎麼了?難道這有問題嗎?」她不由暗自後悔,覺得這玉佩好看,就多留了一些時間,沒有把它賣出去。

那人卻對她揚了揚眉,「小孩子說謊話可不乖。」

曦禾看了他一會兒,突然也皺起了眉頭,「你又是幾個意思,我好心招待你,你卻還冤枉我說謊話。」

那人被曦禾堵的說不出話來了。

一旁的人說道,「青乙真人,我看這丫頭一定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人,你覺得呢?」

一個老者轉過頭來,看向曦禾,「神女,你知道如今召喚出涅槃火焰么?」

曦禾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那老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慢慢的把手鬆開。

突然轉過頭看向渾身發抖的曦禾爹爹娘親,道:「敢問你們的女兒今年多大了?」

「曦禾今年才十五歲。」

曦禾爹爹聲音哆哆嗦嗦的說道。

「小女如果有什麼事情得罪了各位,她她她,她年紀還小,還請見諒,大家千萬不要和一個小丫頭計較,我向你們道歉。」

「沒有沒有,你們不要擔心,我們沒有惡意的,只是令女長得好像我一個孫女,我看著她比較喜歡,才多問兩句罷了。」 「不過……我怎麼看令女和你們夫妻二人長得不太一樣呢?」

青乙真人眼中閃過精光。

「是啊,因為曦禾長得像她的生母……」

接下來,白衣人沒有再多事。

老老實實的吃完飯,就離開了。

他們離開之後,曦禾爹爹立即上前擔憂的看著曦禾,「我的小祖宗啊,你究竟做了什麼招惹那些人啊?」

曦禾正在收拾桌子上的碗筷,聞言轉過頭來,一雙清亮的眼眸充滿了無辜,道:「爹爹,我剛才……看到他們害怕,所以不小心把酒澆到他們身上。

都是我不好。

我什麼都做不好,給爹娘丟臉了。」

夫妻兩人看到她這樣,怎麼還忍心責怪?

忙安慰道,「好啦好啦,你也別害怕,現在他們都走遠了。」

突然,曦禾爹爹嘆了口氣說,「不過你也不小了,也應該找個好婆家,好好保護你,女孩子就應該讓人保護,找個依靠。」

曦禾身體一僵,隨即笑了笑,搖頭道,「我才不要嫁人,我自己就可以保護自己。」

誰知道剛剛起床的允諾聽到這話,立即笑著說道,「還找什麼找啊,誰不知勛玉哥哥喜歡我姐姐,勛玉哥哥很能幹,功力也厲害,呵呵,除了有點傻。」

曦禾無語的瞥了他一眼。

第一次覺得小孩子是如此的讓人厭煩。

果然就看到她爹娘的眼睛一亮。

「你們說的人可是勛家小子?那不錯,他喜歡曦禾,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如果曦禾嫁給了他,一定沒有人敢欺負,這樣好,曦禾,你娘也放心了。」

然後兩人就開始給曦禾做思想功課,拉著她說道,「曦禾,你覺得他怎麼樣啊?我們年紀大了,不能保護你,一定要為你找好依靠才行,你這孩子這麼乖,我們一定要好好的為你著想啊。」

曦禾被問的很是無語,她能怎麼說?

她即便再多麼花言巧語,也絕對不會想到他們要把自己嫁給那個憨憨的勛玉。

勛玉是不錯。

她爹娘說的也不錯。

可是。

這並不是她想要的。

曦禾臉上一紅,害羞說道,「女兒不知道啦,你們別問我。」

曦禾娘親真的只當她是害羞。

笑著拍了拍她的頭說道,「傻丫頭,以後你就會知道了,爹娘也捨不得你,但是省得以後人家把勛玉給搶走,所以我們先去說說,讓你們的兩人的事情定下來以後,再嫁過去。」

曦禾聽得滿臉的不耐煩,害怕被她爹娘看出來,便轉身一言不發的跑了出去。

他們夫妻兩人也只是覺得曦禾是害羞,也沒有管,笑嘻嘻的繼續商量。

曦禾心中很是煩惱。

她或許跟她娘一樣長了一個自命不凡的性格。

明明出生低賤,卻還覺得自身清高,覺得這裡的妖,都配不上自己。

總之讓她嫁給勛玉,她寧願孤獨終老。

但她爹娘這邊肯定是說不通的。

否則她得卸下所有的偽裝。

突然,曦禾看到鼠妖家的小阿菁在勛玉的身旁跑來跑去。

曦禾停在原地看了幾秒,嘴角緩緩露出了一個愉悅的弧度。

繼續宣傳啊~我在存稿等爆更,這些天六更~

寶寶們看不過癮就先去看朋友的免費新文,超級好看喲!寶寶們收藏起來多多支持么么噠!

書名:毒醫狂妃:邪帝,太兇猛!

筆名:搖光為星

愛大家! 強光嗚咽,如同一頭蠻荒猛獸般,一頭就撞在了陳志凡的背上。

灰白屍氣飄散中,他就感覺整個背部猛然一震,隨之一股巨大的勁道透過背上厚厚的一層肌肉,傳遞到了五臟六腑之間。

其中的一絲勁道,甚至穿透了心竅空間的界膜,好似一頭餓狼闖入了羊圈般,在赤紅一片的心竅空間裏瘋狂肆虐。

五臟六腑震盪,心竅空間血泉同樣震顫的陳志凡,面上浮現出幾許痛楚,隨後嘴一張,“噗”的一聲就噴出了一道灰白色的濃郁屍氣。

半個剎那後,他又一聲悶哼,嘴角緩緩流出了一股赤紅色的新鮮本命精血來。

“靠,這回算是虧大了!”伸手拭去嘴角的一點血跡,面上稍顯幾許蒼白的某青年緊皺眉頭嘴裏感慨了一句。

少頃,他一邊搬運體內屍氣以撫平五臟六腑間的震盪,一邊起身回頭,跨過一片碎石殘塊,慢慢走到了一個巨大的深坑邊上。

裂縫空間裏的所有極陰靈氣,都在那道強光的肆虐下,徹底化作陣陣清風消散了一空。而在鬼物吐出的黑球,與閃電錐所化的銀白電蛇碰撞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最深處幾有兩人高的巨大深坑。

漆黑一片的空間裏,眼睛裏閃爍着絲絲灰芒的陳志凡,揮起手掌扇去了一大片從頭頂飄落下來的碎石粉塵。

靈念搜索中,他發現了躺在深坑邊緣的閃電錐。

原本通體閃爍銀白光芒、內部蘊含着極大電能的閃電錐,此時卻看着像是一根普通無比的灰白色石錐,被幾塊碎石給埋了起來,只露出了一小截的錐身。

若不是某青年同閃電錐之間在心靈上有極深聯繫的話,恐怕還真不容易把它給翻找出來。

“不會是受損了吧?”靈念一動想要把閃電錐招至手上,卻發現它只是在抖動了兩下後,又無力地躺在了碎石堆裏後,他不禁臉色微微一變,低聲自語了一句。

隨後,陳志凡幾步跨過去,把閃電錐從碎石堆裏翻了出來。

一拿在手裏,他纔算是稍微放了一下心。之所以閃電錐像是一條死蛇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只是因爲它在同黑球能量的對抗當中,把自己體內的電勁給消散了一空的緣故。

通過靈念跟閃電錐的溝通,知道只要找機會給它沖沖電,補足了能量,就又是生龍活虎、往來如電了。

不過陳志凡也是沒有想到,區區一個最多兩三百年道行的鬼物,吐出的一顆黑球內竟然還蘊含了幾分至陰屬性的能量。

好在不管是鬼物,還是閃電錐,本身的境界實力都還很低。

要不然的話,至陰對至陽,就好比針尖對麥芒,兩者相遇所迸發出的能量,即使真就只有針尖、麥芒那麼小的一點,恐怕整個裂縫空間都得在無儔力量的肆虐下徹底崩壞。

“莫非自己看走眼了,那個充其量只能算是一頭大鬼的鬼物,還打算扮豬吃虎不成?”嘴裏自嘲了一下後,他收了閃電錐,一邊加快經脈裏產生屍氣的轉化速度,一邊靈念朝着深坑周圍小心掃視了起來。

“嗯?死了?!”

剛還猜測鬼物或許實力很不尋常,可轉眼間就發現骷髏頭在剛纔的強光肆虐下,已經完全消失,只留下了一個好似一顆玻璃彈珠般模樣的圓乎乎小珠子,某青年差點一個趔趄掉進了深坑裏。

信手一招,那個鴿蛋大小的小圓珠子就從一堆碎石裏跳了出來,然後晃晃悠悠着越過深坑飛到了他的手裏。

用靈念翻來覆去的探查了一番,發現通體內外都是灰撲撲的珠子裏,充斥的確確實實就是剛纔那個骷髏頭的氣息。

沉默片刻後,陳志凡臉上浮現出一副不知是該鄙視、還是要嘲笑的古怪表情來:“尼瑪弄出一個大招,竟然把自己給搞死了!不得不說的是,死的真夠憋屈的。”

感嘆了一句後,他又將注意力放到了手上的珠子上。如果宿慧沒有記錯的話,這顆珠子應該就是鬼物的修煉核心鬼靈珠了。

不過照理說像鴿子蛋這麼大的一顆鬼靈珠,其主人的道行怎麼說也得五百年往上,可細想剛纔骷髏頭的一番表現,又的確只有兩三百年的道行。

想了一番無果後,陳志凡乾脆就放棄了對於鬼物道行的猜測。轉而靈念一動,將深坑裏的鐵石礦全都移到了坑外。

片刻後,大量的極陰靈氣,從那兩個指洞和一個掌洞裏飛快地冒了出來。

低頭看着手上的鬼靈珠,他嘴裏呢喃有聲的說道:“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非得逼我跟你動手。極陰靈穴本是天地生成,你倒好,把它當成自家的了。不過現在也好,鬼修一途終究不是正道,你若是還殘留有真靈的話,投胎做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說到最後,陳志凡乾脆凝神靜氣,默默唸叨了一遍超生咒。唸咒完畢,鬼靈珠依舊靜靜躺在手心,一點異常都沒有。

見此,他眉頭微皺,凝神靜氣再次唸了一遍超生靈咒,結果鬼靈珠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難道真靈已經徹底泯滅了?”輕聲低喃了一句後,陳志凡無奈的聳了一下肩,隨後靈念一動,把鬼撲滿給喚了出來。

瞬間就出現在半空的小傢伙,渾身陰氣縈繞,那張小小的嘴巴里,似乎還叼着一個黑乎乎的不知什麼東西。

見此,某青年擰眉就問:“你嘴裏含的是什麼?爲什麼會有那麼濃郁的鬼界氣息?”少頃,好似想起了什麼般,他臉上表情猛地一變,靈念一閃就進入到了丹田虛空。

丹田虛空裏,陰氣已經連綿成山。無數大頭紅眼周身漆黑一片的生物,成羣聚成一團,在陰山上下到處穿來穿去。

“見”是這些小東西,陳志凡心裏稍微鬆了一口氣。只是一些浮蛉獸而已,這種生物在鬼界的地位,就相當於地球上的浮游類生物。

隨後他靈念一動,虛空深處一股偉力立即躍然浮出,在徹底將那些鬼界生物禁錮後,又隔空籠罩在了門戶大開的鬼門之上。

在鬼門上那兩隻門把獸頭的無聲嘶吼下,虛空一陣顫動,吱呀聲裏,鬼門被徐徐關上。

裂縫空間裏,某青年一把抓過鬼撲滿,狠狠蹂躪了小傢伙的小腦瓜子幾下後,微瞪雙眼看着它喝斥道:“你這小東西,丹田裏出現了那麼多的浮蛉獸,爲什麼都沒有跟我說一聲?” 誰人都知道,小阿菁喜歡勛玉。

勛玉走到哪,小阿菁就跟到哪裡,看看現在都差點把勛玉給擠到牆角里去了。

小阿菁一有空就纏著勛玉,而勛玉雖然不喜歡她,但是又不好對人家姑娘說什麼。

曦禾看著這一幕,心中卻是越想越覺得自己聰明。

她心中的陰霾一飄而散。

心中歡喜,正要回過頭,卻突然差點撞上了一個人。

轉過頭,就看到那個青乙真人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曦禾心中一驚,很快便鎮定下來,對他招呼,「客官,你們還沒有走嗎?」

那老頭對她笑了笑,「實不相瞞,我們這是來找人的,人沒有找到,自然要多停留一些時間的。但是小姐,你出來,難道你的父親和娘親不擔心嗎?」

她如何,跟他們有個屁關係?

曦禾有些不耐煩,當然卻沒有說出來這句話。

搖了搖頭,笑著說道,「當然不會,我們這裡又不比你們人界或者仙界,但是我們這裡卻很和平,不會有事情發生,,我先回去了。」

她很討厭麻煩的事情,話不投機半步多,一句都不想和這老頭多說,轉身就要走。

青乙真人卻在後面跟著,不緊不慢的說道,「小姐,你真的是他們的女兒嗎?我怎麼看著不像呢?

小姐的行為舉止,比他們優雅尊貴的多了,怎麼看,也不像是從這裡出來的妖族。」

曦禾淡淡的轉過頭來看向他,「你的話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青乙真人也對她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小姐是真不懂,還是你在裝呢?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令你不想回去鳳凰山,但那畢竟是你的家和責任。

你不能不回去呀,神女。

而我也沒有想到,尊貴的神女,涅磐重生一次,居然變成了一隻狡猾的小狐,不過我相信等你重新恢復前世記憶,一定會大有改變。」

怎麼又說起了這個?

但是曦禾真的不懂他在說什麼。

這些人真是莫名其妙。

曦禾不想理的事情,一句話都不會多說。

青乙真人卻覺得她不答應,當她是默認了。

又說道,「神女,我雖然不知道您之前在涅盤重生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即便是鳳凰山隕落了,也沒關係,因為神女你還在。

只要有神女在,我們做為主持公道的飛雪山,就可以帶著神女東山再起,到了我們飛雪山,也總比神女遺落在外面強。」

曦禾已經懶得再看他。

和他說一句話的,這冥頑不靈的老頭。

他固執的認為她是神女,所以曦禾知道自己說再多他也不會相信,何必浪費口水?

她為什麼還要說呢。

青乙真人又說道,「神女有什麼安排?這妖族靈力少的可憐。

神女待在這裡,簡直是暴殄天物。

神女靈根極佳,若是被哪個有邪念的妖物纏上身,豈不是糟糕?

他們這些人,哪有本事保護你?

所以神女還是跟我們走吧。

神女要是對你的父母真心好的話,就應該更加的要離開了。 因為要是哪天麻煩找上門,別人打神女的主意,就會給他們帶來無妄之災。」

曦禾依舊沉默不語。

青乙真人眯了眯眼,又說道,「難道神女真的要看著這裡的妖族,都因為你而死嗎?」

他一再咄咄逼人,曦禾終於忍受不了。

面無表情的說道,「死了,又與我何干?」她輕鬆的說道,眼都沒眨一下。

說完便不再和青乙真人廢話,轉身就離開了。

青乙真人沒想到,她居然如此冷酷無情。

一時間不由怔愣在了那裡。

後面的男子跳出來說道,「青乙真人你為什麼如此對她好聲好氣的,那本來就是她的責任,如果她再不知好歹,我們就把她給逮住抓回去。這樣也不算不辜負我們的使命了。」

青乙真人卻怔怔的站在那裡搖著頭,他不明白心懷天下的神女,怎麼會如此冷酷,他不敢相信。

等曦禾回到家,她的母親看到她,還想拉著她,繼續和她說說勛玉的事情。

曦禾一愣,差點把這事情忘記了,面色瞬間變得慘白。

看得她後娘心中一驚,急忙拉著她關懷問道。

「這孩子,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受了委屈了?」她後娘知道曦禾一向要強,不會輕易哭泣。

而且什麼人都誇好,更不會欺負她,曦禾也從來沒有哭過,這一次居然哭了,肯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