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喧囂戰鬥終於結束,這個破碎的小鎮暫且保存了下來,因為占卜者的死亡龍族的進攻暫緩,考慮到聖殿強者的存在它們多少也要忌憚幾分,在相當一段時間之內都不會有任何動作。這樣的戰鬥對於西大陸而言還算是小局面的戰場,龍族和人類的摩擦碰撞依舊持續,不會因為這一次的勝利而終止。

龍騎小隊這一次的傷亡嚴重,最後只存活了包括憐在內的三名成員,裁決所、騎士團還有苦修院的損傷也不少,面對戰鬥就必須直面死亡,燃燒起戰爭之火就要被燒成灰燼的覺悟,傷員依舊在陸續救治,其他的參戰人員還要繼續留守,但是龍騎小隊可以就此撤退了。

憐本想趁著這個機會進入龍族地域,但至始至終教廷對邊境線的封鎖就很嚴格,也只有龍騎才有機會跨過邊境線,憐如果想要進入到龍族地域,私自潛藏過去是絕對不可能了。

達克隊長事後曾經驚嘆憐的實力,憐聽到之後僅僅是笑了,「隊長你看錯了,我的元氣怎麼可能是青色,我根本不是聖殿強者。」

達克一愣,「怎麼可能!我親眼看到的!」

「隊長你真的看錯了,不信你看。」憐手掌攤開,元氣緩緩冒出,黃色的氣體顏色不斷飄蕩,達克睜大眼睛,「不對!我看到的是青色!」

憐扯扯嘴角,「那個時候可是暗夜,至於撕碎那條龍羽翼的力量可不是我,是它弄的。」憐指了指趴伏在她身後的某隻,某隻懶懶的抬了下眼睛沒說什麼,達克睜大眼睛看了看憐,這個金髮小姑娘真的不是聖殿強者?憐呵呵一笑,達克的神情緩緩平靜,是啊,如果她真的是聖殿強者教廷怎麼會不可能發現,如果是聖殿強者怎麼可能……這麼年輕!

達克呵呵一笑,「貝蒂,以你的實力,就算不是聖殿強者但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是,我相信你。」

「多謝隊長誇獎,我一定會努力。」憐笑笑,達克呼出一口氣,「這一次我的小隊損失了一般成員,這是從未有過的損失,貝蒂若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活下來。」

「隊長,這不是我的功勞。」憐謙虛,達克抬起頭,「不管怎麼說,都和你有關!這份功勞你躲不開,怎麼樣,正式加入我們吧!加入龍騎,加入教廷!」

憐一怔,加入教廷她從未有過這個念頭,從最初她就不想讓自己再被束縛進某個框架里,看出憐的猶豫達克疑惑,「怎麼,你不想加入教廷嗎?」

憐身後的某隻抬起眼看了看憐,這小姑娘竟然不想加入教廷?哼,不過說來也正常,以她的真正實力加入教廷也不會有什麼提升了,還不如自由逍遙一點。

「抱歉隊長,我暫時還不想加入教廷。」憐開口,達克自然不解,在正常人眼裡加入教廷那便是一種榮耀,達克實在想不通如憐這樣優秀的年輕人有什麼理由拒絕教廷。

達克雖然很想勸她加入教廷,但也知道這件事不能勉強,嘿嘿一笑,「沒關係,雖然我覺得有點可惜,不過你要不要來我們的龍騎團看看?」

憐乾澀的扯扯嘴角,腦海中一道身影響起,「你拒絕的話,可不太好,達克這人還是很死心眼的。」


憐微微轉頭,看了看身後微眯著眸子打盹的某隻,點點頭,「那就,叨擾了。」

「不算是打擾,你這樣優秀的年輕人若是能夠去的話,對於那些嫩苗子會很有表率作用!讓他們這些自以為很天才的臭屁年輕人都消停一些!」達克呵呵一笑,「明天就出發!今天你什麼都不用做,好好休息去吧!」達克說完轉身離開,憐有些尷尬的站在那,對於龍騎若不是身後的某隻想的特殊辦法,她真的完全不夠格。

「你為什麼要掩飾自己的真實實力?」某隻的聲音傳入腦海,憐索性也不開口,心念傳音。

「做人還是低調點好,況且聖殿強者是不能隨意出手,我昨天雖然壓制了很多力量僅僅是撕裂它的一隻翅膀,但動靜也不小了。」

某隻睜開雙眼,龍眸有些驚訝,昨天那樣的力量她還是壓制了很多?!

憐轉過身,「我若是將實力完全展示,才是給自己找麻煩,況且我不想加入教廷,自然要讓自己低調點。」

「你不想加入教廷我可以理解,教廷那些條框的確很煩躁,如果我不是為了自己的目的,也不會肯加入龍騎隊。」


憐呵呵一笑,「你的實力也不低,上了年紀的龍可不能小看。」

「哼。」某隻又懶洋洋的垂下眼皮,看樣子是又繼續打盹,「小姑娘,你也有自己的目的不是么?」

憐的心頭一驚,隨即便釋然,在她面前的可是一條不知道幾百歲的老傢伙,能夠洞悉自己的想法也不難,「我的確有自己的目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麻煩。」

「你想做什麼?」

憐忍不住看向前方,邊境線的另一端,「我想要踏入龍族的地域。」

正在假寐的某隻猛然睜開雙眼,瞳孔瞬間化為一道豎線,「你說什麼?你要踏入龍族地域,你一個人類?」

「沒錯,我想踏入龍族的地域。」憐忍不住垂下黑眸,「我有必須這麼做的理由,我必須踏入!」

某隻忍不住抬起腦袋,龍眸深深的看著憐,「你一個人類踏入龍族地域,和找死根本沒有區別,就算你是聖殿強者。」

「我知道,但我還是必須這麼做。」黑眸中的堅定目光如金子樣閃閃發亮,進入龍族之域就如尋死,這個金髮少女就算明知這是條死亡之路,也要義無反顧的踏上!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憐輕笑,「我有必須這麼做的理由,就算是死。」

某隻站起龍身,龍首揚起也看向遙遠的對面,蒼老的聲音悠悠而過,「如果你非要去的話,也讓我一起吧。」

憐驚訝,龍首垂下和她對視,「不要懷疑我心頭對同族的恨,但儘管如此,一條龍死後也是要歸巢的,這便是宿命。」

憐的心頭一緊,歸巢……這便是龍族的宿命。不管生前有多少的恨,有多深的仇,在死亡的那一刻,也希望自己的這幅骨肉之軀能夠葬身在最開始的地方。

「好。」憐勾唇,某隻再度將腦袋搭在前爪之上,眼皮微微垂下,憐靠近幾步,若有所思的伸出手拍了拍某隻的腦袋,某隻的眼皮顫了顫,鼻孔里噴出一股熱氣,憐嘴角湧出笑意,站在它的身邊,踏入龍族地域若是有一條龍相陪,這還真是一件太幸運的事。

要想踏入龍族地域,必須要得到教廷的允許,要想獲得這樣的允許,龍騎的身份無疑是最直接最方便的,但是憐卻不想加入教廷,只能等待更為合適的機會,到時候一人一龍可是要趁機開溜了。

翌日,龍騎先行撤離,在達克的邀請下憐跟隨一起前往西大陸的龍騎駐地,站在脊背之上飛越蒼穹,龍族的巨大翅膀不斷在兩旁扇動,雖然僅僅有三隻龍,但依舊很為壯觀。

「前面便是了!」達克喊了一聲,聲音在空中顯得有些模糊,憐抬眼望去,清晰的看到前面那一處十分獨特的建築物,成橢圓形,在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是如何的情況,就好似一塊非常巨大的石塊。

「龍騎第八小隊,回歸!」達克高喊一聲,石塊之上很快便有一道細縫離開,達克帶領之下飛了過去,那便是一道裂開之門!

憐俯下身子穿梭在狹窄的通道之內,耳邊是龍族翅膀煽動的聲音還有隱隱龍類的咆哮聲,在經過了狹窄扭曲的通道之後,前方豁然開朗!寬闊無比的大廳讓人眼前一亮,這裡的面積比憐想象的還要大無數倍!

龍族的身體本就龐大,在憐眼前的可是不下於十幾隻,幾位龍騎的回歸併沒有引起過多的注意,但當憐出現的時候卻引來很多關注的目光。

「我的天!那個踏在光桿司令身上的是誰!」

「光桿司令竟然讓人靠近了?而且還讓人登上去了?這怎麼可能啊!」

憐有些尷尬,忍不住心念傳音,「光桿司令?這是你的稱號?」

「哼,人類無聊而已。」某隻很為兇狠的看著周圍議論紛紛的騎士們,巨大的身形落地,鼻孔很為不屑的噴出幾口熱氣,周圍的騎士們都紛紛退後,很怕招惹到它。

「我的上帝!我沒有看錯吧!脾氣最為暴躁的龍,竟然肯再讓人登上脊背了?!」聲音很大,聽上去讓人很不舒服,憐自龍脊上下來,見到幾個人自某處走了過來,達克見到來人先是皺眉,隨後不情願的開口打了招呼,「麥登,你沒出任務啊?」

和憐一起的龍騎連忙湊過來小聲開口,「那是第四小隊隊長麥登,他是曾經想要登上光桿司令……哦,我是說想登上你的龍的人,但是沒成功。」

憐瞭然,看著那男人看自己的眼光,憐明白,麻煩還真是無處不在,如影隨形。

西大陸的故事線開始展開,當然,首先先來一個炮灰讓大家爽爽~ 章節名:章8龍騎團團長

「光桿司令能夠再度被人駕馭不是很正常的事么,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達克頗為不屑的開口,對著憐開口道,「走了,貝蒂,我帶你去見見……」

「這麼著急做什麼?貝蒂?這就是登上司令龍脊的龍騎士?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名字!」麥登一步走上來,直接橫在達克和憐之間,目光很為不友善的看著憐,上下將她打量一遍,很為苛刻,甚至有點瞧不起的意思,「這麼一個小不點,真的能夠駕馭司令?達克,這該不會是你隨便從哪兒找的一個不知名的傢伙來糊弄我們吧!」

「麥登,你駕馭不了司令並不代表別人不可以!貝蒂是司令首肯的人,你若是能夠駕馭司令早就有機會,而不是現在還說什麼風涼話!」達克根本不客氣,很為尖銳的說完達克開口道,「第四小隊隊長,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我還有事,麻煩你讓開。」


麥登的太陽穴突突跳了幾下,憐清楚的看到他額頭上的青筋隱隱暴起,看不出來達克的個性也有這麼強硬的一面,尤其是在同樣的隊長面前,達克可以說沒有半點讓步,這一點讓憐忍不住佩服了起來。

「達克,在這麼多人面前,你就不能給我點面子?」麥登咬牙切齒的開口,達克冷冷一笑,「要面子,自己給。」

麥登的太陽穴再次狠狠跳了幾下,沉默了幾秒終於還是讓開身子,達克大步生風的往前走,憐忍不住噙了一抹笑容也跟了上去,麥登看著憐嘴角的那抹笑容太陽穴忍不住再次狠跳幾下,當兩人的身影自視線里消失之後,麥登忍不住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呸!他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給我走著瞧!」碰了一鼻子灰的麥登心中窩火極了,看著趴伏在不遠處的某隻,麥登忍不住心中的念頭大步走了過去,正在假寐的某隻察覺到麥登的靠近,突然睜開雙眼,那雙龍眸硬生讓麥登停在了原地,再也不敢往前靠近,他從來沒有忘記過,當初他不顧一切想要靠近時被這條龍整的有多慘,當時整個龍騎團沒有第二個人可以踏在它的脊背上,它也是所有龍騎心中的渴望,麥登也是如此,原以為它永遠不會有第二任主人,卻想不到有人不斷能夠駕馭它,還是那樣一個年輕的小丫頭!這讓他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哼!」麥登只能轉身一身火大的離去,旁邊的龍騎們紛紛議論,議論的焦點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剛來就引起如此軒然大波的金髮少女,能夠駕馭光桿司令的她,到底是誰啊?

達克帶著憐一路往裡走去,沿途給她做了簡單的介紹,「剛才我們降落的地方是最外圍的廣場,廣場上有專門飼養龍的龍舍,別看龍騎團這麼多人,卻不是人人都能登上龍脊,駕馭龍類!」

憐點點頭,肯順從於人類的龍類畢竟自少數,剛才她粗略的看一眼,整個龍騎團擁有的龍類頂多不過五十隻,這對於人數眾多的龍騎團來說,成為真正的龍騎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就算有能夠成為龍騎這遠遠不夠,還要通過龍類的認可,若是一條龍始終都不願讓你登上它的背脊,你的個人能力再出眾也沒有用,想要成為龍騎,就必須先征服一條龍。」達克看著憐,「不過貝蒂你完全不用擔心,光桿司令對你也算是情有獨鍾了。」

憐呵呵一笑,「湊巧而已,那傢伙的脾氣一向難以捉摸。」

達克呵呵一笑,「司令是脾氣最為暴躁的龍,也是實力最強的龍,它的第一任駕馭者是龍騎團的第一任團長!自第一任團長自戰鬥中犧牲之後,它就再也沒有讓人登上背脊,你是第二個。」達克說到這裡不禁嘆口氣,「你也看到了,對於司令多少龍騎都在渴望,龍騎團總共有八個小隊,按照成立的時間順序排序,八位隊長的心頭渴望無疑不是能夠成為司令的駕馭者!當然也包括現在的龍騎團團長!」

憐內心有些驚訝,想不到某隻竟然被這麼多龍騎渴望,看來她能夠登上司令的龍脊真的不是件簡單事情!不夠話說回來,那隻到底看上自己什麼了?

「八個隊長之中,第二小隊和第五小隊的隊長人不錯,其他的也都還算正常,除了剛才那個麥登,以後若是見著他盡量不要和他說話,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達克忍不住囑咐一句,憐笑著點點頭,「嗯,我記住了,第四隊長的脾氣的確不怎麼好。」


「是相當不好,他人品有問題,總之少來往就對了。」達克顯得很為不屑,沿途過來幾個龍騎,都向達克打招呼,顯得十分友好,龍騎團的整體氛圍不錯,除了少數的個別人,真的不錯。

一路上幾乎將龍騎團的重要地點都轉了個遍,憐也發現女龍騎士少之又少,她到現在一個女龍騎士都沒有看到,「走,我帶你去見見團長!」

達克的一句話讓憐感到頗有壓力,「隊長,我並不是龍騎團成員,就這麼去見團長的話……」

「怕什麼,就沖著你是司令認可的人,團長也會想見一見的!跟我來吧!」達克哈哈一笑,憐也只有硬著頭皮跟了上去,她現在還不是龍騎團成員,就已經莫名獲得了最厲害、人人都渴望的龍類認可,達克隊長剛才還說龍騎團團長也想要駕馭司令,若是知道駕馭司令的是她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團長會不會有其他想法?

憐並不想讓自己有多高調,但能夠駕馭司令這個身份已經將她頂到了一定高度,想下都下不來了。達克帶著憐登上旋轉樓梯,直奔最高層,龍騎團的建築外觀很為粗狂,裡面也是同樣風格,龍騎團團長的房間更是如此,達克敲了敲一閃十分樸素的門,只聽裡面一道聲音傳了出來,「進來!」

憐驚訝的挑眉,這聲音……分明是個女人的!雖然中性的狠,但也是屬於女性的聲音,難道龍騎團團長是位女性人物?!

「團長,我回來了!你絕對想不到我帶回來一個什麼樣的人物!」達克一邊推門一邊忍不住開口,憐也跟著走了進來,屋內的燈光簡單明亮,所有的陳設一目了然,非常幹練簡潔的風格,正站在書櫃面前的短髮女人轉過身來,視線越過達克正巧和後面的憐對視。

憐愣住了,短髮女人也愣住了!兩人在足足對視了十秒之後,兩人才喃喃低語起來,「卡洛琳……」

「憐……!」

達克尚處在狀況之外,大著嗓門開口道,「團長!這是貝蒂,你絕對想不到,她是司令首肯登上級別的人,她是能夠駕馭司令的第二人!」

達克說完,滿是歡喜看團長驚訝的表情,短髮女人是很驚訝但驚訝的點完全不在這方面上,短髮女人睜大眼睛看著憐,「貝蒂?」

憐呵呵一笑,「說來話長說來話長,卡洛琳,你還好嗎?」

短髮女人在瞬間的怔愣之後,邁開大步走了過來,來到憐的面前直接將她狠狠抱住,憐低笑幾聲也回抱住她,實在想不到在這裡竟然能碰到老朋友。

「團長!原來你們……」認識啊!達克還想說什麼,短髮女人忍無可忍的低吼一句,「達克,你還不快給我滾出去!你若是多說一句,我廢了你!」


達克哦了一聲,雖然腦袋發矇但很迅速的「滾」了出去,還不忘將門也小心鎖上,短暫的熱烈擁抱之後久未相見的兩位老友自然有很多話要說,卡洛琳看著憐神情很激動,有著千言萬語但又不知該從何說起。她們兩個這一次見面,真的是太久太久了!

「怎麼將頭髮弄成短髮了?」憐率先發問,卡洛琳不好意思的笑笑,「加入騎士團,總是不想別人太注意我的外表,索性弄成短髮。」長發的卡洛琳就是嫵媚的妖精,短髮的她多了一份幹練和英姿,或許是加入騎士團歷練的緣故,她為人的感覺硬朗許多,再難以和從前的形象聯繫起來。

「這樣很好。」憐呵呵一笑,卡洛琳的臉頰不由得紅了,「倒是你!這麼多年一點音信都沒有,都在忙什麼?我根本都找不到你人在哪裡。」

憐笑笑,「瞎忙而已,龍騎團團長,讓我很意外。」

「還不都是爺爺,不過我自己也想要改變,若不是加入龍騎團,我還見不到你呢!」卡洛琳笑開,「對了,剛才達克說,你是駕馭司令的第二人?!」

憐扯扯嘴角,「這個說來話長。」憐將自己為何出現在北大陸簡要說了一遍,卡洛琳面色比較凝重,「這麼說,你來北大陸是為了尋找哥哥和父親,你想要去跨越龍族地域這點我可以幫忙,不過現在還不是機會。」

憐點點頭,卡洛琳會是龍騎團團長,這讓憐意想不到,也讓事情便的越發順利,她現如今只需要等待時機便好,「龍族地域太危險,我陪著你去吧。」卡洛琳忍不住開口,憐笑著搖頭,「你現在的身份不同,況且這是我個人的事情。」

「我只是關心你!」卡洛琳紅著臉頰爭辯,這幅神情要是讓別的龍騎看到指不定是要蹬掉眼珠子了。

憐輕笑,「我當然知道,只不過情況太特殊,現在先不說這些,我和你的關係還是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不然某些人是要拿著說事了。」

卡洛琳沉思了一會兒,「憐你說的是那個叫麥登的傢伙?你是不是見過他了,他難道給你難堪了?」

憐搖頭,「沒有。」

卡洛琳冷哼一聲,「那個傢伙我早就想踢出龍騎團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繼續留他在龍騎團遲早要壞事!」

憐淡笑不語,在她看來麥登很快便會為自己找到機會,離開龍騎團的機會。

有人想到龍騎團團長會是卡洛琳的嗎?哈哈哈哈~意外不? 章節名:章9刁難開始

「那個第八隊長到底是什麼意思,每次都這麼和隊長你說話,而且還這麼不給情面!」第四小隊隊員忍不住為麥登打抱不平,「那個隊長也就算了,那個年紀輕輕的小丫頭又是什麼身份,竟然也敢對隊長你如此不敬!」

「是啊!那樣輕的年紀就這麼狂妄,如果要是在隊長你的手下做事豈不是要反成天啊!」

原本麥登的心情還算好過,但經過別人嘴說出口他忽然覺得有些無法忍受,達克給自己氣受也就罷了,畢竟都是隊長他和達克又一向沒什麼話說,不過那金髮小丫頭算怎麼回事!她一個小不點竟然也敢對他隊長的身份露出那樣的笑容!豈有此理!

「龍騎團根本沒有貝蒂這個名字,達克不知道從哪裡弄來這麼個野人,能夠駕馭司令又如何!她只要不是龍球團的騎士,也只是個能駕馭的人而已!」

「隊長,如果那小丫頭加入龍騎團怎麼辦!」

「怎麼辦?你們可別忘了,我除了第四隊長長的身份外還是什麼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