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晚轉過臉看向正前方,不知道何時正前方出現了一批人,並且這批人正用異樣的眼神看着他們。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總感覺他們在研究什麼動物。

緊接着這幫人拿出碎銀子往他們這邊扔「哎,太可憐了,好端端一姑娘居然睡大街。」

「是啊是啊,太可憐了。我也是為人父的,知道閨女是爹爹的小貼心,所以看到人家閨女這麼可憐就忍不住掉眼淚。」

那位多愁善感的父親一邊擦眼淚一邊丟過來一錠大元寶「拿着吧,孩子,帶着爹娘好好吃頓飯。」

緊接着越來越多的人往這邊過來,後面的人甚至都不知道這裏到底在幹嘛,只是看見不少人往這裏丟錢,他們就也跟着往這裏丟。

在日落西山,夜幕降臨,身處異鄉,窮困潦倒,晚景凄涼之時刻,漫天下起銅錢雨就好比沙漠的甘泉黑夜的明珠……總之各種激動心情溢於言表。

手捧著滿地的銅板晚晚嘴角都快抽風了,雙目噙淚激動滿滿,站直了身體,然後呈垂直彎曲鞠躬向京城的百姓們至於最崇高的謝意和敬意。

「謝謝,謝謝你們了,人間有真情人間有真愛,遇到你們真好。她日我晚晚若是出人頭地,必報答大家的救命之恩。謝謝啦!」

這個時候的晚晚激動地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內心滿滿的謝意,反正對這些友好的陌生人充滿了感激之情。

人群中擠出一位大叔,丟過來幾個銅板「拿着吧孩子,拿上這些錢帶着你的爹娘回老家去吧。京城不是這麼好混的,漂泊的生涯若是沒有熟人,沒有堅強的意志以及沒有錢根本活不下去。別以為京城是帝都就可以賺大錢,你錯了,有時候發財之道就在腳下,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

看得出來這位操著一口生硬的京城口音發出無限感慨的而立之年的男人一定是歷經滄桑,也不知道經歷了多久,應該有些年頭了吧,否則也不會說起京城的方言。

但一定混得不好,瞧他滿面愁容以及不怎麼華麗的衣着就知道了。

不過,這好像不是重點吧。晚晚一個女孩子在古代是不能拋頭露面,更別說北漂從商,這簡直就是扯淡。

這男人根本就是藉機抒發自己的悲慘人生嘛。好吧,原諒他了,若非訴說無路他也不會對一個陌生人說這些了。

看在生活都不容易的份上,晚晚決定原諒他的離題訴苦。

好在這位男人還算識趣,說完之後就走人了,所有人都扔下錢后匆匆離開。

金家爹娘被漫天的銅錢砸醒,醒來一看這麼多錢,瞬間整個人都精神振奮了。

金氏終於願意從被窩裏爬起來數着地上的錢兩,對晚晚更是報以最大的肯定。

「女兒啊,你行啊!隨隨便便在這裏一坐就能賺錢,真是看不出來啊!」金氏興奮不已,不停的用手翻炒地上的銅錢。

金老爹也驚呆了,對晚晚豎起大拇指「不錯,你可比你哥有出息的多了。你哥就知道要錢,你還知道賺錢。真是叫爹好生欣慰。」晚晚白眼,都不想理他們。

「讓一讓,讓一讓,輪到我了。我也來祈禱一下!」人群逐漸散去,在人群最外面的某位聽聲音很清脆的年輕人終於擠了進來,然後沖着角落一拋銅錢。 一覺睡到自然醒,感覺自己做夢都在罵炎世陽。

也不是什麼深仇大恨,就是覺得他欠罵。

走下樓梯,空蕩的客廳里,只有路過的傭人,炎世陽早就出門了,平時都會早起,然後在客廳繼續補眠的夏星也不在,感覺這個家裡瞬間就冷清了,只剩下她孤零零一個人。

沒想到一向獨來獨往的自己,此刻竟覺得有些不習慣了。

客廳里的時鐘指向了十點,蘇慕音隨意吃了些傭人準備的粥和小菜,匆匆忙忙的收拾好自己之後,就吩咐保鏢將她送到夏星所在的醫院。

來到夏星的病房門口,推開門,付雲瑞果然也在,而夏星一臉悠哉的站在窗邊,背靠著牆,頭上裹著紗布,一手拿著一塊蛋糕,一手玩著手機。

付雲瑞單手提著一個雙肩包,正收拾著夏星的東西,看見蘇慕音進來,抬頭熱情的笑著喊了聲:「小嫂子,你來了。」

聽見付雲瑞叫她,夏星才看到蘇慕音進來,抓著手機抬手不緊不慢的打了個招呼:「喲,你怎麼來了。」

說完,還不忘拿起另一隻手裡的蛋糕,咬了一大口。

「你不歡迎我來?」蘇慕音走到她身旁,淡笑著調侃道:「是不是嫌我打擾你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了?」

「別胡說八道。」夏星狠狠白了她一眼。

蘇慕音抿唇一笑,沖她調皮的眨了眨眼。

付雲瑞淡定的收拾好東西之後,才轉過身來笑道:「我已經給夏猩猩辦好了出院,我們走吧。」

「怎麼這麼快就出院?」蘇慕音看了看朝她露出一臉無奈的付雲瑞,又把懷疑的目光帶回到了夏星身上:「夏星,你確定你沒事了?」

要知道,昨天她還一臉血的暈倒在她身上,那畫面蘇慕音到現在想起來都后怕。

蘇慕音這邊十分在意,夏星確是一臉無所謂的搖頭應道:「只是小傷而已。」

「那也傷到頭了好嗎?」看著她頭上纏著紗布,蘇慕音加重了語氣:「不行,我要去找醫生再確認一下。」

說完之後,她轉身就要往外走。

「不用去了小嫂子。」付雲瑞伸手攔住她:「我已經和醫生談過了,醫生也說她現在可以出院了。」

「好吧。」見付雲瑞都這樣說了,蘇慕音才點了點頭。

夏星此時也開口嘲諷道:「你還是關心一下你自己吧,炎世陽那個瘋子,說不定什麼時候心血來潮,又會拖著你去做手術。」

「對不起,昨天都是我連累你了。」蘇慕音這時才轉過身,沒敢立刻抬頭看夏星,低著頭又小聲補充道:「還有酒吧那件事,都是我惹出來的……」

「你知道就好。」夏星沒什麼情緒的回答了一句。

付雲瑞見蘇慕音又露出了自責的樣子,連忙上前安慰道:「小嫂子,這不是你的錯,你不用都算在自己身上。」

「你管她幹嘛,我看她就是又蠢膽子又小,才活該被那個臭老頭欺負。」

「夏猩猩!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刻薄?!」

「我刻薄怎麼了?我沒有拿她爸威脅她,也沒逼著她去打胎,大爺我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她,她倒好,關鍵時候就知道哭鼻子。」

「夏猩猩!!」

「嘖,真是沒出息。」

付雲瑞站在一旁,眼看著蘇慕音眼眶微微泛紅,表情像是又要哭出來,而身後的夏星仍然不忘補刀,毫不留情的一通埋怨。

唉,兩邊都得罪不起,太難了……

蘇慕音忍耐了許久,才仰起頭,收回了差點流出來的眼淚,看向一臉淡漠的夏星,平靜的說道:「我知道自己很沒用,我也知道你說的都是為我好,謝謝你,夏星。」

「切,別跟我裝可憐。」夏星滿臉不削的看著她:「蘇慕音,你要是真覺得難受,不如趁早打掉孩子,離開炎世陽。」

離開他。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勸她。

可是一想到要離開,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意義,也許是因為四年前的分離,讓她種下了太深的執念。

還能在見到他。

是如此幸運。

她除了害怕又一個長達四年的分別,怎麼會甘心輕易放棄,不是早就決定了,哪怕最後被傷的身心俱碎,也要勇敢留在他身旁。

而依然猶豫不決的還是她。

不知該如何面對的也是她。

索性逃避的全都是她。

「你好好想清楚吧,既然他不懂珍惜,與其再這麼耗下去,你還不如乾脆一點,接受手術然後離開他。」夏星最後看了她一眼,面無表情的繞過她走出病房。

蘇慕音閉上眼睛,扯出一抹苦澀的笑。

夏星的話,還真是句句扎心。

「夏猩猩她就是愛教訓人,其實她也是關心你,不然她也懶得說這麼多,小嫂子你就當她在念經,別忘心裡去。」付雲瑞走上前來,小心翼翼的輕聲安慰她。

看著蘇慕音就快哭出來的表情,深怕自己哪裡說錯她就真的掉下眼淚。

蘇慕音深吸了口氣,冷靜的點了點頭,才緩緩開口應道:「她說的對。」

「不是吧,難道你真的打算和老大分手?」付雲瑞有些急了。

都怪夏猩猩那個口無遮攔的傢伙,給他留下這麼個爛攤子……

蘇慕音也看出了付雲瑞想要勸她,心不在焉的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因為夏星的幾句話就離開。」

「那就好。」付雲瑞燦爛一笑:「放心吧小嫂子,就算夏猩猩不挺你,還有我呢,我一定會幫你。」

「嗯。」蘇慕音似乎也被他的笑容感染,心情突然輕鬆許多:「我們回去吧。」

「好嘞!」似乎是為了逗她開心,付雲瑞動作誇張的將手上的雙肩包往肩上一甩,邁著怪異的大步朝門口走去。

蘇慕音跟在他身後,忍不住噗嗤一笑。

聽見她的笑聲,付雲瑞也回過頭來,沖她露出一口白牙,比了個剪刀手。

夏星也站在電梯口等著他們,見到付雲瑞身後的蘇慕音,撇了撇嘴,才一臉不情願的對她說道:「蘇慕音,剛才是我不對。」

「我沒事。」蘇慕音抬頭對她大方一笑。

付雲瑞但是一臉稀奇:「哎呀呀,沒想到夏猩猩你也會跟人道歉?」

「你找打是不是?」夏薇又露出了兇狠的表情。

「不敢不敢。」付雲瑞連忙擺手,順便摁下了電梯開關,才又一臉八卦的搭著夏星的肩膀問道:「夏猩猩,你剛剛該不會是為了老大,才會對小嫂子說那些話吧?」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夏星板著臉握住肩膀上那隻手,然後用力一扭。

「唉!疼疼疼……」

「還問不問了?」

「我錯了我錯了,姑奶奶,我的手要斷了,求放過……」

「哼。」

蘇慕音:……

怎麼就突然覺得吃飽了? 宇恆皺著眉頭看著從身旁呼嘯而過駛入體育場的大奔。

「為什麼這輛車可以進入體育場而我就不行?」

那名保安嘴角露出一絲譏笑。

「人家開的是什麼車,這是你能比得了的嗎?」

宇恆一聽,頓時陰沉著臉不再說話。

他不想聯繫超越俱樂部對接的工作人員。

既然連大門都進不去,那他也沒必要留在這裡!

…………

宇恆正準備轉身離開,身旁突然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

「很抱歉公司的員工給你帶來了不愉快的心情,我在這裡先說聲抱歉。」

順著聲音,宇恆轉頭望去,頓時一張絕美的面孔映入他的眼帘。

宇恆承認這是他活到現在見過最漂亮的女生,沒有之一。

不光是長相,獨一無二的氣質也佔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您是?」

不管對方出於什麼目的,既然是幫自己解了圍,宇恆該客氣還是要客氣的。

「我是超越俱樂部的新任主教練。」

宇恆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他知道眼前的漂亮女生對自己還有所防備,所以也不打算繼續深入交流下去。

那名女生向宇恆道完歉后,便轉頭看向了臉色有些蒼白的保安。

「你們的職責就是維護好進出體育場的秩序,這次事情我就不深究了,希望不要再讓我見到類似的事情發生。」

體育場保安哪裡敢反駁,對面好歹是俱樂部的主教練,再不至也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當然保安並不知道,這位新任主教練的另一層身份,如果他知道了,絕對會比現在還恭敬。

宇恆本來還想向那女生道聲謝,但等他回過神來已經不見對方的蹤影了。

…………

換好裝備,宇恆發現足球場已經聚集了不下二十號前來試訓的球員,競爭壓力還是蠻激烈的!

「各位前來試訓的球員,很歡迎大家的到來,我在這裡先向大家介紹一下,本次隊內對抗賽的主教練。」

事實上,超越俱樂部今天不只是來選拔隊員的。

確定一個適合戰隊發展的主教練更是他們的當務之急。

「我身邊的這個男教練,相信大家都非常眼熟,沒錯,他就是咱們國內的本土教練第一人——朱旭。」

朱旭這個名字,只要是在職業足壇混過的人肯定有所耳聞,宇恆當然也不例外。

只不過,宇恆並不怎麼認可朱旭的執教能力,在他看來,後者不過是被捧紅的罷了。

「這次比賽因為分成了兩個隊伍相互較量,所以我們還有另外一個教練,我在這裡要先賣個關子,等對抗賽開始后,相信大家肯定會大吃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