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多謝皇上,多謝兩位大人。”楊仲此刻的心是滴血的,一個月哪裏是用去查案,是用去遊說,京中來了許多身份不明的人,彷彿是兩股力量扭成了一股,明德帝是讓他去把這兩股力量分開。

真是陰險狠毒!

“不客氣,不客氣,都是同僚,說句公道話是應該的。”顏時忍道。

шшш● тtkan● ¢ ○

秋樘始也跟着抱拳虛禮。

楊仲心中大罵,去你大爺的公道話,公道話是這樣說的嗎?

明德帝成功將鍋甩到楊仲身上,揮手讓楊仲退下後纔對顏時忍道:“顏愛卿,此事可否等一月後再論?先跟朕說說江南的情況。”

顏時忍分寸把握得很好,楊仲的事解決了,趙弼的事等等也無妨,道:“臣遵命。”

明德帝吩咐粱允四給兩人看座,又將假趙弼和歐陽不凡押了下去,才認真聽顏時忍稟報。

顏時忍自然是添油加醋的稟報,“皇上,您是沒看到,餓殍遍野,死傷無數,那個慘……臣都不忍看……”

泰和殿君臣剛纔還劍拔弩張,現在卻是一派和諧,而未央宮和鳳棲宮卻不是這樣了,先是未央宮,懿德還不知假趙弼的事,皇后早已得知,此時辦事不緊不慢,不慌不忙,很是穩妥。

“妹妹,你看,這軟金枕挑的都是庫房裏最好的,還有這高腳瓶,出自景德官窯,闔宮上下只有這麼一個,德妃找本宮磨了好久,本宮也沒給她,要說最難得的還是這雙面繡屏風,外一面是仕女圖,裏一面是雲舒圖,最適合夏日裏擺在屋子裏,賞心悅目不說,還有股清涼,不信你摸摸,料子用的都是北地進貢來的絲緞,邊上的題字出自前朝大家緋長,畫出自顏家顏友龍,都是名家大家,他們的真跡,萬金難求。”

懿德冷冷淡淡的,皇后卻很熱情,雖熱情卻並不卑微,一路將未央宮都介紹了一遍,淑妃的東西,已全部搬走,找不到一絲絲殘留,所有擺件都是剛從庫房挪來的,樣樣都好,唯一不好的灰塵還未散去。

就此時,突然有宮女闖進來,見到皇后驚慌下跪,“娘娘恕罪,奴婢是雀兒,前幾日得娘娘恩典出宮省親,今日方歸來,原打算先給淑妃娘娘磕頭,再去鳳棲宮給您磕頭。”

皇后揚手製止了她,視線落在她的揹包上,“好啦好啦,既是回來了,便好生伺候,頭今日磕過了,便不用去了,路途迢迢,怕是辛苦,去找淑妃去吧,哦,對了,她已搬去欣悅宮,不在此處了。”

“多謝娘娘,多謝娘娘。”宮女砰砰磕三個響頭,站起來出了未央宮。

皇后看着她,面露羨慕,“是個有福氣的,還有家人可看,不像本宮……瞧我說這些做什麼。”她看向懿德,發現她臉色鐵青,眼裏像是淬了毒,皇后忙笑道:“對不住了妹妹,一時感慨,說錯了話,咱們繼續往裏走,本宮帶你去寢殿。”

“不必了。”懿德冷冷的道,甩袖而去。

皇后含笑目送她離去,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才收了笑容,“枝柳,本宮年紀比她還小些,但看着本宮還真是姐姐。”

“娘娘,您就是姐姐啊,誰也越不過您呢,貌美的人多了去了,重華宮的郝妃不也美得六宮無顏色嗎? 極品腹黑未婚夫 但又怎樣?不還是要給你磕頭行禮?現在看着是好,沒個兒女傍身,將來指不定如何落魄呢。”枝柳出言寬慰。

皇后自嘲一笑,“本宮不圖什麼,只要儀兒能順利登基,本宮就知足了。”

“殿下可出息了,不但能找來金礦,還能治水,治瘟疫,現在人人都誇咱們殿下呢,顏大人都回來了,殿下選妃之事,是不是該提上日程了娘娘?”

原本給太子選妃,日子都選好了,卻出了二次水患,還有瘟疫,被迫擱淺,耽擱到了現在。

海賊世界的火影 皇后聞言搖頭,“還不是時候,娶妻娶賢,本宮看到這位,就止不住的擔心,怕將來儀兒的魂兒被誰勾了去。”

“瞧娘娘說的,殿下還能不孝順您?”

說話間,明德帝已到宮門口,沒見着懿德,有些不悅,問道:“阿傾呢?”

粱允四在他身後衝皇后搖頭,意思是皇上不讓稟報。

皇后反應很快,立刻福身道:“皇上恕罪,方纔淑妃宮裏來了個小丫頭,時間太緊迫,她還不知淑妃搬去了欣悅宮,便尋了過來,讓妹妹知曉了未央宮被淑妃住過,她怕是心裏彆扭,讓臣妾不必跟着進去了,是臣妾治宮不嚴,還請皇上責罰。”

明德帝環視一眼周圍,發現擺件盆景都換了最好的,整個未央宮富麗堂皇,半點錯都挑不出來,且時間緊迫,在短短的時間內做出這樣的成果,不但無過,還有功。

“皇后起來,不是你的錯,是淑妃沒好好約束她宮的人,來人,罰淑妃禁足三月。”

皇后這回跪下了,“皇上,那宮女出宮省親剛回來,她不知淑妃已搬走,還請皇上寬恕淑妃。”

“禁足一月。”他丟下一句話,便拐過了抄手遊廊。

粱允四留了下來,他待會還得親自去欣悅宮傳明德帝口諭,“娘娘,奴才告退。”

“去吧。”皇后疲憊的揮揮手,看了一眼明德帝消失的地方,出了未央宮,剛出未央宮便與永王撞上了,永王哭喪着一張臉,身後跟着一羣太監宮女,高喊:“皇兄,皇兄,你出來見見我。”

乍見到皇后,他還愣了一下,“給皇嫂請安。”

“十九弟這是作甚?”皇后詢問。

永王表情萎靡,“阿君身受重傷,需要開庫取救命藥材,偏偏慧王叔不肯給,於是便來宮裏求求皇兄。”

皇后輕笑,“小郭子,去給王爺稟報稟報,慧王確實太死板了些。”

粱允四知道慧王與永王府不和,哎了一聲先去稟報去了。

此時,趙淑不知永王尋到了未央宮,她辭別秦吉,七拐八拐的準備出宮,剛出到宮門口,剛上馬車,準備乘無人注意趕緊回府,便聽秋樘始道:“楊大人,雖說你我政見不合,在朝廷上吵兩句,但下了朝,大家還可在一處喝茶下棋,不妨礙交情,害你的事不至於。”

“秋老弟言之有理,你我不過政見不合,不是不死不休的大仇,老夫也沒道理害你,怪就怪四皇子……哎,不多說,此子你要小心,與此子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楊兄,你好好思量纔好,一個能拿數十萬百姓的命來謀劃的人,愚弟我不敢恭維。”

顏時忍與秋樘始你一言無一樣,就剩沒直白的告訴楊仲,害你的人是四皇子,不過和直白也沒什麼區別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你若死了,他能有什麼好處?”秋樘始再接話。

“好處可大了去了,楊兄德高望重,若被皇上一怒之下下了獄,楊兄的門生,姻親,摯友,以及屬下必定會鬧起來,這麼一鬧,受益的是誰?”

這理由,楊仲莫名的聽進去了。

PS:月底,大家的月票投一下哦,真的(。) 當天晚上,玉絕趁著夜色先溜了,與唐沫兮約定好,明日在奎都城外的風花客棧匯合。

第二日一大早,唐沫兮便帶著商彥抱著甜兒去拜別歐陽博。

「真的不喝完靜兒的喜酒再走嗎?」歐陽博想要將她留下,一來是讓她喝歐陽靜的喜酒,二來他還想再努力一下看是否能說服她做自己的干孫女。

「不了,家裡來信,說有急事。」這謊話唐沫兮說起來,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是。。。是嗎?」歐陽博笑的尷尬,這明知道她是在說謊,又不能直接戳破的感覺實在是難受的很。

「自然,我向來不說謊。」這明目張胆睜著眼睛說瞎話,也只有她唐沫兮做的出來了。

拜別歐陽博后,他們就直接出發了,其他人她懶得去說。

所以,當雲倩柔去乳娘房內看甜兒時,才知道甜兒被唐沫兮抱走了。

再去四處找唐沫兮,就找不到了。

最後的最後還是歐陽博告訴她,他們一大早就出發回北翟了。

三國之蜀漢中興 「該死的唐沫兮,你居然不打一聲招呼就把我的甜兒給拐跑了,有本事你這輩子都不要回來,否則的話,我一定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雲倩柔發狠的在御劍山莊的訓練場毀掉幾個木人樁后,才算是出了心中的一口惡氣。

而姜亭軒始終站在一旁,噙著笑看著她。

「其實,根本不用你教訓她,她自己就會得到教訓。」

「你什麼意思?」還帶著一絲余怒的雲倩柔一把揪住他的領子拉向自己,語氣惡狠狠的問道,「是又得到什麼情報了嗎?」

「剛得到消息稱,唐家父子三人前段時間去了卞城,而且回程時帶回去了一女子。」他的話說的心不在焉,眼神始終都盯著雲倩柔那因為沉思而微微抿著的雙唇上。

不過,雲倩柔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視線,一臉疑惑的嘟囔著,「他們去卞城幹嘛?是還不知道這邊所發生的一切嗎?還有他們。。。」

她剩下的話都淹沒在了他的親吻中,就連心中的疑惑,也一併消失無蹤。

管她的呢,她現在可沒腦子去想那些事情了,讓唐沫兮自己自求多福吧。

「阿嚏。」坐在馬車內的唐沫兮突然打了一個噴嚏,差點就把懷中的甜兒給吵醒了。

「肯定是倩柔在罵我。」她揉了揉還有些發癢的鼻子,嘴裡碎碎念著。

她倒是還有些自知自明,知道自己這次做的有些過分了,雲倩柔會罵她。

不過,即便是知道,她還是這麼做了,這就足以說明,唐沫兮這人到底是有么的可惡了。

「小甜兒,我想你乾娘知道我打呼都不打就把你帶走的話,一定會氣爆的。」她笑著捏了捏自家女兒那可愛的小臉,心情愉悅到不行。

誰叫她雲倩柔都不跟她說一聲就跟姜亭軒在一起的啊,她這就是在報復她的隱瞞。

若是現在小甜兒能聽得懂人話的話,肯定會在心中腹誹一句,「這女人報復心真重。」

緊趕慢趕,在路上花費了兩個月時間,唐沫兮一行人才風塵僕僕的到了絳城。

回到久違的家鄉,她直接從馬車上跳了下來,在街上的店鋪中來回穿梭,給懷中尚且什麼都不懂的甜兒介紹這介紹那的,不亦樂乎。

直到懷中的甜兒開始哇哇大哭,她這才罷休,趕緊讓自己新找的乳娘抱過去喝奶,這才又重新往將軍府而去。

錦娘是唐沫兮在路上所救,當時她奄奄一息的倒在路邊的草叢內,懷中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小男嬰。

若非那孩子哭聲響亮,他們還未必能夠發現兩人。

原本唐沫兮是不想多管閑事的,畢竟不清楚她的身份,若是因為心善給自己惹了麻煩,那豈不的是得不償失嗎?

可偏在她準備讓商彥繼續趕路的時候,原本睡得正想的小甜兒突然就哭了。

那憋住了勁把自己哭的滿臉漲紅的的架勢,分明是餓了。

可她明明前不久才在上一個鎮子上吃飽了的啊?

最終,唐沫兮還是無奈救下了那對孤兒寡母。

而錦娘也為了謝她的救命之恩,自願當起了甜兒的乳娘。

「鏘鏘鏘鏘,我回來了,大家有沒有想我啊?」唐沫兮下了馬車直奔府內,可是她這一進門一亮相,笑容直接就僵在了臉上。

原本府內所有熟悉的面孔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全部都是她所沒見過的。

「你是誰?」

「你又是誰?」

「我是這裡的總管。」

「我是這裡的大小姐。」

唐沫兮與一中年男子大眼瞪小眼的,互看不爽。

「大小姐?就你?」中年男子冷笑一聲,「你是走錯地方了吧?」

這態度,唐沫兮恨不得上前給他一記耳光。

不過,若是真的打錯了別人家的奴才,好像也不太好。

唐沫兮想了想,後退了兩步退到門外的牌匾下。

「這是將軍府沒錯啊。」唐沫兮的底氣一下子足了,霸氣十足的往裡一跨,指著那男子就問道,「這家可是姓唐?」

「沒錯。」

「這家老爺可是當過將軍?」

「自然。」

「這家大少爺可是當朝宰相?」

「這些絳城百姓都知道,你還問什麼問?」那男子明顯開始不耐煩,擼擼袖子準備趕人。

可他這腳才跨出一步,玉絕手中的劍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動她一個試試。」他的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可是這一字一句卻是嚇破了中年男子的膽子。

直接先是後退兩步,然後掉頭就跑,也不管什麼職責不職責了。

「呸,真差勁。根本就比不得裕叔的膽量。」唐沫兮罵了一句,隨後轉身吩咐,「錦娘,你先帶著兩個孩子在馬車上不要下來,商彥你可給我保護好了。」

交代完,她這才領著玉絕往裡走去。

過了前廳,穿過花園,再往裡便是唐震天的居所。

只是,唐沫兮沒有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她最不想見之人-傅芸瑤。

而且,她還對著唐震天一口一個爹的喊著。

這景象,詭異的讓唐沫兮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 趙淑回到永王府,先是看着宮裏來的賞賜如水般搬進來,堆滿了院子,畢巧領着人造冊登記忙得腳不沾地,見到趙淑忙過來行禮,“郡主,別的奴婢便不給您說了,獨有着八寶蒲扇,您看如何處置?”

趙淑看去,慶喜扶着一柄大號美人圖蒲扇立在寶物堆中,上面有個漂亮的傾字,“什麼時候送來的?”

“就剛纔,那小太監剛走。”畢巧道。

“是慈寧宮來的,還是哪宮來的?”

“未央宮。”

趙淑皺眉,“這麼快?”

畢巧不知趙淑言下之意,便沒接話,只等她的吩咐。

趙淑看了幾眼那柄扇子,想了想,道:“拿個茶杯來。”

剛回來就到永王府來示威,以爲她怕?也不打聽打聽,她是什麼人!

綠蘿忙親自去拿茶杯,恭敬的遞給趙淑,趙淑接過,往地上一摔,瞬間一個好好的茶杯便支離破碎,“將瓷片都收拾好了,裝好送去未央宮,知道怎麼做吧?”

“奴婢明白。”一定要讓皇上覺得被子是不小心打碎的,但又讓未央宮的主子明白,這個杯子,就是她支離破碎的一輩子!

畢巧看出趙淑不開心,便吩咐人去辦事,而後才道:“郡主,孫姑娘來了,正在瓊華院等您呢。”

趙淑有些驚訝,沒想到孫雲的消息這麼快,做了孫家掌家人果然是不一樣,“去吧。”

一路到後院,踏進瓊華院的時候,小郭子等人跪了一地,上次在江南,他們的事還沒罰,當初趙淑是說要回京再說的,回京後諸事纏身,竟也無機會處置幾人。

見趙淑回來,臉色不好,一個個的將頭壓得低低的,“奴才/奴婢給郡主請安。”

“起來吧,綠蘿,你帶他們去領罰。”永王府自有賞罰府律,府兵由莫欽管,府上的家丁等由福伯管,婢女則由畢巧管。

綠蘿也清楚了部分在江南發生的事,領着人下去了,小朱子跟在趙淑身邊戰戰兢兢,“郡主,奴才也去領罰。”

他還挺自覺,趙淑點點頭,擡步往裏走,拐過遊廊,進了小花園,穿過小花園是瓊華院的水榭,孫雲正在水榭上做冰茶,聽到腳步聲,循聲看來,見到趙淑,她忙迎過來,“嚇死我了,以爲你真的傷得不輕,巴巴的趕過來,你竟不在,有沒有良心,都不告訴我。”

她眼裏的關心,不是假的,趙淑能感覺到她是真的關心,此次大部分人可能都以爲她要死了,不過她不是京城的主角,霍白川纔是,他都‘死’了,霍家正熱火朝天的準備喪事呢。

年紀輕輕的霍家大公子,朝廷重臣,無數舊黨的心頭恨,更主要的是風流倜儻才華橫溢霍公子,就這麼憋屈的死了,不知要碎多少閨中少女少婦的心。

“好了,這不好好的嗎,我以爲你知道是假消息呢。”趙淑與她相對坐下,茶几上已擺了杯冰茶,淡綠的茶水裏還飄着幾塊碎冰,在炎熱的盛夏,顯得格外涼爽。

“廢話,你以爲我是神仙,萬能的?”她裝作生氣的樣子白了趙淑一眼,又接着道:“你這新院子倒是比以前那個好,有水榭,下面是潺潺流水,在水邊喝茶,涼爽,回頭我也在我的院子鑿條溪。”她舉杯喝了口,“茶也不錯,是雲南新送來的。”

今日,趙淑覺得她格外的多話,她只說一句,她已轉了兩個話題,且耳朵在紅,說話的時候,雖強自鎮定,但眼神是閃躲的,像是在害羞和難爲情,以及愧疚。

“確實不錯,挺香的。”趙淑也抿了口,主要是水很涼,茶水很苦,還澀,並不是特別的好喝。

孫雲不知不覺,已喝了一杯,又續上,然後接着喝,“聽說宮裏來了個皇后?”

這話,是矛盾的,宮裏本來就有個皇后,這回又來了一個,但趙淑明白她的意思,“不是皇后,是死後追封的。”

“這就尷尬了,若是我還不如一直死着呢,起碼還能享皇后的供奉,活過來,嘖嘖嘖,腦子有病。”她也查了些,但絕對沒趙淑知道得多,“霍大人被賊寇的大炮轟死了?真的假的。”

很顯然,她關注的重點不是以上兩人,不過問起,趙淑便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她一副懂的模樣,第三杯茶已喝完,再續杯,茶壺卻空了,她只好放下,然後笑了笑,“太子,還好吧,這次他派小福子救了我,想找個機會謝謝他。”

趙淑湊過去,看她的眼睛,眼裏有拼命也要掩藏的愧疚和苦澀,“他很關心你嘛,都沒讓小福子去保護我。”

“別瞎想,他幫過我,我希望能幫他,僅此而已。”

這一次,她看向趙淑,眼裏是真誠和坦蕩,趙淑狐疑,她的太子哥哥樣貌好,身材好,地位高,將來的九五之尊,竟然還俘獲不了她的芳心?心是鐵做的吧。

爆寵小萌妻:君少求婚99次 “我哪有瞎想?你這樣我就要批評你了,我太子哥哥多好的人,說話那麼溫柔,微笑那麼暖心,還不屑利用女人,最主要的是特別會疼人,你竟然對他一點意思都沒有?姑娘,眼睛瞎沒瞎?就問你,瞎沒瞎?可惜我是他妹妹,不然這種優質男,肯定要先下手爲強。”

“世上哪有一場好就能喚來一世愛情的?”孫雲也沒和趙淑藏着掖着,此時說出來並不會影響兩人的情義。

趙淑激動了,道:“哦,難道你喜歡不喜歡你的?賤不賤?”

“你以爲我想這樣?你呢,對你好的人那麼多,難道每個人都要愛上?”她也激動了,兩人對峙,一副差點要打起來的樣子。

“對我好的人多嗎?沒感覺到,只感覺到世界滿滿的惡意。”趙淑這回氣焰低了,“我只是覺得太子哥哥很好,將來會對你好,作爲他妹妹,我希望他幸福,作爲你朋友,我希望你幸福,你幸福,他幸福,我看着也開心,多少相信愛情都是從身邊開始的,多少不相信也是從身邊開始的。”

聞言,孫雲無奈道:“阿君,你可能還沒去關注太子妃的人選,皇后根本就沒考慮我,我是喪婦長女,是孫家的掌家人,我囚禁了自己的祖父和祖母,所以,你別操那個心,真的,好女子多得很,太子是做皇上的,他的女人,有佳麗三千。”

趙淑沒脾氣了,不過,她問:“人選有哪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