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麼?那你乾脆離職好了,或者申請掉到別處去。”

“不行,現在我**管轄這裏,要是換了新人來,我們基地就暴露了。”

“這裏恐怕早就已經暴露了,你們單位最近有什麼變動沒有,新換了上司什麼的。”我坐在他旁邊,沒由來就這麼一句。

鄧凱仔細回想,像是想起了什麼脫口而出,“最近換了一個空降上司,年紀輕輕不過二十多歲,相貌非常英俊,單位好些女人都花癡他說是韓劇中走出來的花美男。”

“花美男?尤積?”

我第一反應就是天傲的三哥尤積,難道他也用了人類的身份麼?

“對對,他的名字就是尤積,你怎麼知道的?”

“不好,他是天傲的三哥,你已經暴露了,明天還是不要去市區報道了,趕緊去給我找些黑狗血來。”我趕緊站起身,摸了摸懷裏的金線墨斗。

鄧凱也慌張的起身,看他表情是懊惱之前沒有告訴我們,我趕緊安慰他沒事的。

“要不要去告訴天傲大哥?”

“不用了,如果尤積來了這裏,他比我們都會先感覺到的,你趕緊去給我找黑狗血,我畫個陣法把基地給保護起來。”

鄧凱點點頭趕緊離開了,我又跑回屋裏拿了些其他的法器,驚動了正在熟睡的小白,她一看我慌張的樣子趕緊撐起身,“夢夢姐,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沒事你睡你的,我出去一趟。”

“你拿了這麼多法器怎麼可能沒事,我給你拿!”小白說着就起身,腳邊不小心打翻了一個從泰國帶回來的盒子,裝着透明液體的玻璃瓶滾了出來。

小白撿起來就要放回去,我趕緊把玻璃瓶拿起來,“跟我走,我想到更好的辦法了。”

鬼魂對黑狗血十分敏感,但是對聖水卻沒什麼分辨能力,之前天傲不小心中了柳霜霜的圈套誤入七星陣,恐怕那些道士就是用聖水畫的陣。

之前只想着把他們抵禦在外,根本沒想過把他們給除掉,但是我現在已經有了除掉他們的想法。

我們出去的時候,鄧凱已經把黑狗血準備好了,屍鬼是不怕黑狗血的,我簡單的教了一下小白如何畫陣法,就讓她和鄧凱圍着基地築基的地方畫七星陣。

而我則在基地前方用聖水畫陣。

基地方圓怕是有一公里的距離,等到我們把陣法畫完,已經是半夜三更了。

“夢夢姐,已經搞定了。”小白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對着我笑了笑。

我搖搖頭,“這纔是一半,現在我們還要在外圍畫一個更大的陣法。”

“天啊,還要畫一個更大的,那畫完豈不是要到天亮去了!”小白驚恐的睜大眼睛。

“夢夢,你把基地全部圍起來,外人是進不去,可天傲不就出不去了麼?”鄧凱回頭看了眼他們剛纔圍着基地畫下的陣法。

“不是還有祕密通道麼?從那裏走沒事的。”

“我怎麼沒想到呢?那我們開始吧,早點結束回去還能補個眠。”鄧凱說着接過小白手裏的黑狗血,一看裏面竟然沒剩多少了,又塞回小白手裏,“你們先畫着,我再去找幾條黑狗。”

“恩恩,快去快回。”

等她離開之後我和小白繼續開工,小白心神不寧的縷縷朝着鄧凱離開的方向看去,我忍不住打趣緩和氣氛,“幹什麼魂不守舍的,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聞言,小白白皙的臉上猛的刷了一層紅暈,尷尬的低下頭,“夢夢姐你說什麼呢,怎麼會?”呆記狂巴。

“我看像,你一直眼巴巴望着他離開的方向,眼珠子都要落出來了。”

“啊?真的麼?”

“哈哈還不承認,你們沒相處多久呀,難道我讓你們去畫了個陣法,就產生感情了?”我偏着脖子望着小白,藉着月光這樣看着她,可真是漂亮呀。

“不是不是,是之前啦,頑戊和齊玥打架,那陣勢兇的誰也不敢上前勸阻,而他竟然敢上去阻攔,後背還捱了齊玥一刀。”

“就這樣就把你給征服了?”這也太……

“當然不是,是他教訓兩個孩子的時候,那種氣勢和那種嚴苛,我覺得他以後會是個好父親的。”

“你也真不害臊,就想着和他生兒子了!”

小白一聽臉紅的更厲害了,連連擺手,“不是的不是的,哎呀夢夢姐你別拿我開涮,咱們不說他了好嗎?”

“好吧不說他了。”

我閉上嘴,可還是忍不住想笑,這丫頭也太單純了。

這鄧凱可是監獄長,平時教育犯人什麼那是家常便飯,沒想到在她眼裏卻成了另類的性感。

這也許就是緣分吧,不過這鄧凱已經去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不回來?

我站起身,朝着鄧凱離開的方向望了望,突然感覺渾身一陣涼意,強大的戾氣席捲而來,黑暗中一個黑影直接飛了過來,我趕緊拉着小白退入黑狗血的陣法中。

“啊—-是鄧凱!!”小白突然驚呼起來。

我定睛一看,那個飛過來的黑影不是別人,正是鄧凱!

鄧凱渾身已經被人摺疊成了圓形皮球的形狀,恐怕是被人從遠方踹過來的,直接朝着我和小白的方向,我下意識就側身散開,可小白去張開雙手迎了上去。

“鄧凱—-啊—-”

鄧凱飛速滾動的身體直接撞在她身上,小白當場噴出一口鮮血,連帶着被撞擊退後數米,拖行十多米後到地上,直接暈過去了。

我趕緊跑過去將她扶起,“你怎麼這麼傻呀,小白你醒醒。”

“咳咳……”鄧凱咳出一口鮮血。

居然還活着,我趕緊把他身體復原,讓他平躺在地上慢慢復原,“小白放在這裏,等會你復原之後帶着她回基地。”

這裏離基地大概一百多米,剛纔的響動,恐怕天傲已經發現了,只希望他不要傻乎乎的直接衝出來被七星陣所傷。

外圍的七星陣還沒有畫完,我趕緊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粉刷澆了黑狗血繼續刷,沒想到一個西裝身影直接飛過來落在我正要畫過去接頭的地方。

“好久不見。”

極致英俊的面容,性感蠱惑人心的笑容,微微卷曲的劉海隨意的搭在他黑耀的星眸上,這樣帥氣的男人任誰也會過目不望,真的是尤積。

“你們可真讓我好找呀。”他說着雙手插在兜裏,邁着模特一樣的步伐朝我走過來。

剛纔出來的匆忙,我忘記穿九宮八卦袍了,情急之下我把剩下的黑狗血端起來就沿着我自己的頭頂上倒下去,然後在胸前畫了一個七星陣。

“你別過來!天傲可就在裏面,勸你還是趕緊離開!”

“呵,上次在你這裏受教了,今天是專門前來討教的,咱們幾年就一對一,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153 不要殺他

“幹嘛非得弄死誰不可呢,我看三哥你也不是真心要跟着將屍的,乾脆來我們這邊吧?”我說着身子不着痕跡往後面退去。想退到聖水七星陣之中,沒想到被他給察覺了,手一揚飛出兩枚羽箭嗖一下飛到我身後算是警示。

“不愧是我弟媳婦,連說的話都和我弟弟一模一樣,只是他沒有告訴你麼?將屍對我們兄弟可是用了御魂術控制,不聽他的話,後果可是很慘的。”

“那天傲呢?天傲也被控制了麼?”

“呵他比較幸運而已,就在義父要給他實施控制的時候,給他逃走了。”

他越說着越往我這邊,我立即拿着刷子指着他。“你別過來啊!!”

“你讓我不過來我就不過來?我今天可是專門來找你的!”他說完眼神一冷,飛身就朝我虐過來,五爪成勾直攻我面門,恐怕他已經知道我是屍鬼的事情了。

我趕緊用刷子一甩,沾染在刷子上的黑狗血甩出去濺到他身上,嗤嗤聲音傳來,尤積悶哼一聲。在空中旋轉之後穩穩落在地上,面色猙獰的看着我。

“尤積住手吧,我是道士你是鬼,你鬥不過我的!”

“哼。這纔剛剛開始!”

他說完立即撕裂後背,皓石鑿成羽翼伸出,霎時強大的戾氣帶來狂風將他周圍包裹,陰鷙的眼神配上猙獰到扭曲的面孔,就像是地獄中的羅剎朝我走過來。

說實話,我真心不想和他爲敵,可他這不死不休的架勢,我只好硬着頭皮接招了。

“九天玄女印!”

一聲大喝,我將帶來的六面法印拋向空中。只見法印在空中幾個翻滾之後,其中一面法印開始逐漸泛出金黃色光芒,隨即那光芒越來越亮,就像是太陽的光芒,亮到讓人無法直視。

這昏天暗地的戾氣中,何時有過這種景象?

連我都忍不住大眼睛見證這一奇蹟,可尤積卻微微眯起眼睛,勾起性感的弧度。“弟妹,你果真沒有讓本尊失望。”

‘六面法印’每一面的法印都有其獨有的作用,這九天玄女印可護身通神,借用九天玄女的力量。

請神可是上茅的法術,我出門走得急就只帶了金線墨斗和六面法印,也只能姑且一試了。

只見強烈的光芒逐漸在朝着我身上聚攏,金色光芒之中,我的髮絲逐漸被盤成宮娥髻,面頰白嫩透紅如施粉黛,眉心一點硃砂紅帶着微微冰涼,襯衣牛仔褲逐漸蛻變成白色紗衣隨風輕舞,飄飄渺渺宛如仙女下凡!

如果這事不是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我連想都不敢想,輕輕擡起手臂,那些光芒織成的清紗隨風飄動。

連尤積都被我的樣子給驚豔了,不過他可沒忘記我現在是他的對手。

“我看你能耍出什麼新花樣!”

他不但沒被我九天玄女的氣勢嚇倒,反倒氣勢凌人,話音一落便幻化出手中的魔杖朝我衝過來,“看看是你的九天玄女劍厲害,還是我這魔杖厲害!!”

我這才發現自己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劍,也罷,或許這就是命,我和他之間,今天註定是要死一個,不過這個人肯定不是我!

我劍鋒一揚,霎時九天玄女劍幻化出千萬道劍花朝着尤積攻去,尤積眼神一凝,沒想到這九天玄女劍當真非同凡響,立即手腕一揚,原本氣勢洶涌的黑焰巨龍也緊跟着幻化成千百條細龍,如萬妖出洞般嘶吼着咬在我的劍鋒上。

“轟隆!!!”

兩股強勁的力道在空中碰撞發出劇烈的轟響,地面都被兩者的威力震得顫抖不停,我更是被他震的後退一步,趕緊連另一隻手也用上了,這纔沒被他直接壓趴下。

他趁勢煽動羽翼,下一秒晶石碎片從他翅膀上脫落直接朝着我射來,我根本無法分心顧及,情急之下借用他魔杖的力道足尖一點來了個後空翻直接翻進了聖水化成的七星陣之中。

心頭突然來了一計,我裝作被震傷,伏在地上悄悄擦去七星陣一個邊角。

尤積果然中計了,握着魔杖朝着我走過來,我趕緊捲縮在地上往後退去,“你別過來。”

“弟妹起來呀,之前你不是還用了什麼五雷咒麼,來,再使一次。”

“咳咳……”

我故意裝作吐血的樣子,尤積一看更興奮了,飛身用魔杖朝我砍下來,我趕緊在地上一滾,躲過他的攻擊,他順利落入聖水畫成的七星陣之中。

趁着他還沒發動攻擊,我趕緊跪在他面前,“三哥,求求你饒了我,我不該和你作對的,我錯了!”

說完我裝作磕頭,抹了一把身上的黑狗血把剛纔擦去七星陣給補全了。

“呵已經晚了,三哥之前不是說了麼,咱們今天既分高下,也分生死。”呆歡找技。

說完他用魔杖指着我,想也沒想就把渾身的法術朝着魔杖灌輸過去,魔杖頂端逐漸匯聚出一團黑焰直接朝着我腦袋射過來。

我仰起臉看這那團黑焰在我面前撞上一層無形的牆壁,在我眼前如靜止一般,明明近在咫尺,卻沒能傷我一分一毫。

“怎麼回事?”尤積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很顯然他對自己這一擊是極其自信了,猜測是着了我的道,迅速想要飛身而起,而我立即雙手合十,將全身所有的精氣神全都集中在雙掌上,然後再指節繞扣,默唸天羅地網的口訣!!

“天羅地網!!”

我大喝一聲,帶着九天玄女的威力,天羅地網的線比起之前粗了好幾倍,四方巨網合攏將他完完全全困在了七星陣之中。

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中了我的七星陣,勾脣冷笑,“你以爲這破網還能困住我麼?”

說完他用魔杖奮力一劃,想用之前的招式把我的天羅地網劃破,卻沒想到我的法術今非昔比,一擊下去,根本沒有之前的效果。

“妖女,你到底用了什麼法術?”

“三哥,我再問你一遍,來我們這邊可好,我可以給你解除將屍的控制,讓你恢復自由之身。”

“呵呵憑你?你怎麼可能解的開義父的法術,這可是阿贊施法的!別和我說這些沒用的,以爲憑你這破網就想困住我?”三哥胡亂揮舞魔杖,不信狠的發狂起來。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他執迷不悟,那我萬萬不能再錯過這次機會了。

提起玄女劍,我飛身至空中,將所有法力灌輸到劍刃上,對着尤積就斬過去。

這一斬幾乎用盡我所有的法力,一擊必定讓他魂飛魄散,可我怎麼也沒想到,一道黑影飛來,明晃的刀身一挑,我的斬擊被他硬生生的接下。

“噗—-”冷天傲被震得吐出一口黑血。

“天傲!!”

我驚呼一聲,趕緊落到地上,朝着天傲就飛奔過去。

冷天傲翻轉刀身插入地面,用刀支撐直接的身體,剛纔他雖然不是身體接下我的斬擊,但是九天玄女神聖的威力還是把他的身體給震傷了。

我趕緊捧起他的面頰擦去他嘴角的血跡,“天傲,你怎麼這麼傻!!”

“夢夢,他是我三哥,你不要殺他!”冷天傲說着看向七星陣之中。

尤積看到天傲替自己擋劍受傷,先是一愣,隨即朝他飛來,不料被七星陣彈開,重重的摔在身後的地上。

“妖女,你給我把這牢籠撤了!!”尤積雙眼血紅,看着我恨不得將我生吞活剝。

“天傲你看看,剛纔可是他想殺了我,我如果不除掉他,以後可再沒有這樣的機會了!”這次是因爲事先用聖水畫了七星陣將他誘入其中,有點勝之不武。

天傲一把把我掀開,撐起身子朝着尤積走過去,和他僅隔着一層淡淡的光暈站在一起,“三哥,你相信我,夢夢絕對能給你解除將屍對你的控制,你來我們這邊吧,或者你直接去投胎也好,不要再助紂爲虐了。”

“天傲你沒事吧?剛纔有沒有傷到你?”尤積就像是沒聽到天傲的話一樣,滿心擔憂天傲的傷勢。

天傲搖了搖頭,“我沒事,三哥你聽我一句勸,讓夢夢幫你。”

“不行,你想的太天真了,就算解除控制又怎樣?上天入地都被將屍追殺,我不想過那種日子。”

“你可以去投胎,夢夢是走陰人,她可以把你送入鬼門關。”

聞言,尤積眼底閃過一絲波動,勾脣苦笑搖頭,“不用了,我不想去投胎,有些記憶如果讓我忘記,還不如直接把我打得灰飛煙滅!”

“三哥!!” 殭屍世界:開局就冥婚 冷天傲暴吼起來,俊臉漲的通紅,連握緊的手掌都在瑟瑟顫抖。

沒想到天傲對他三哥居然情深意重,也難怪,他根本沒什麼親人了,這些哥哥們給他的親情,恐怕深深的留在記憶中。

真慶幸剛纔沒有殺掉尤積,不然肯定會在天傲心中留下傷害,就算他嘴上不說,恐怕日後看着我的臉也會想起我殺了他在乎的人這件事。

“三哥,你不妨一試,只要將屍一死,你就自由了,我們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要不你先冷靜下來,進屋讓天傲和你談談。”

“對,三哥,我們談談吧!”天傲趕緊點頭。

我只是隨口一說,難道天傲真的有什麼周密計劃? 154 邪惡的劣質惡鬼

“沒什麼可談的,你要殺便殺!”尤積說完把視線移向遠方。

這鬼怎麼油鹽不進?

我真是看不下去了,伸手環住天傲的胳膊。“既然三哥不願意和我們一起,那我們成全他吧!”

天傲不說話,只是視線複雜的看着尤積,良久後偏過臉看着我,“夢夢,你把他放了吧。”

“你說什麼?”我不可置信的問出聲,我可是九死一生才把他給抓住的。

“放了他。”天傲斬釘截鐵的說道,好像我不放就要和我爲敵一樣。

我不是非得要殺了他三哥,可也不能這樣就放了他呀!!!

尤積恐怕也沒想到天傲會說出放了他的話,冷眼看着天傲說道。“今天你放了我可是會後悔的,還是趕緊殺了我吧!”

“天傲……要不我們把他關起來?”

“放了他!!”天傲明顯提高嗓音。

他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我只好用腳抹去剛纔黑狗血連接起來的七星陣,然後閃身躲到天傲身後。

尤積一獲得自由並沒有迅速離開,而是走到天傲跟前,兩人身高相差無幾,平行的視線對視。兩人皆是眼神複雜,我在旁邊看得膽戰心驚,這兩人之間不會有什麼基情?

“好,我答應讓她一試。”

“哥!!”

天傲激動的一把抓住尤積的手。然後看向我,“夢夢,快去準備法事,給三哥拔出將屍的御鬼針。”

我怎麼也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麼輕而易舉就辦成了,看來將心比心,以情動人更能事半功倍,我趕緊點點頭。

我轉身之後就聽到天傲和尤積說話的聲音,“哥,你能來我們這邊真是太好了。以前在泰國,只有你和二哥對我最好,我始終相信你不會真正和我爲敵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