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有那麼多兒女,結果卻只有你爺爺一個人記得我的好,這祖宗當的還真是失敗啊。”

……

咳咳,不要怪我水,那個啥,寫的順手,不注意就寫多了,而且過度劇情嘛,理解一下,比起那些大神水幾十章,我已經很剋制了。就是醬紫,馬上收藏五千了,需要火力支援。 話題打開,頓時就剎不住了。

在矮胖老鬼的敘述下,陳浩瞭解了一段陳家幾十年前的興衰往事。

當年的陳家,的確是一個幾代人辛苦積攢而成的小地主,到了陳浩太爺爺這一代,厚積薄發,算是從勞苦大衆中脫穎而出,成爲遠近聞名的陳老爺。

家有餘糧,吃喝不愁,自然考慮的是傳宗大業,陳老爺也不負祖上的衆望,娶了一妻一妾,生了四兒三女,堪稱當地首屈一指的種馬。

不過福禍難料,事有願違。

就在陳老爺的兒女長大成才,陳老爺覺得陳家可以再次往前邁一步的時候,陳家發生了大事。

那是陳老爺五十大壽的壽宴上,陳老爺原本打算借這一次的機會,把大兒子推上前臺,接管家裏的生意。

好嘛,大兒子先給了他一個驚喜,離家出走了,只留下了一封絕筆信,說是帶着三弟去參加那啥,不成功,就成仁。

陳老爺當時就氣的吐血昏迷。

他當初可是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沾惹這事兒,誰知道大兒子表面一套,私下又是一套,居然在他的大喜事上,給了他一刀子。

不僅如此,走就走吧,還把陳家七兄妹中讀書讀的最好,看起來最有出息的三兒子也帶去了。

這不僅僅是自己坑爹,還要斷了陳家上進的路啊!

氣怒攻心,陳老爺當天晚上就走了,好好的一場大喜事,變成了喪事。

死後陳老爺可是怨氣沖天,自然抗拒了輪迴接引,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安葬,陳家的內亂。

短短半年時間,當初風光的陳家不復存在,家業更是四分五裂,成了人們口中茶餘飯後的談資。陳老爺原本是怨恨的,幾乎都要化作厲鬼。

可是一個人的行爲,讓陳老爺迷途知返,從此安心的當鬼。

那個人,就是陳老爺的四兒子,陳浩的爺爺。

因爲在陳老爺的幾個兒女爲了家產而各種爭鬥的時候,唯有陳浩的爺爺沒有惦記家產,而是默默的選擇了爲陳老爺守孝三年。

陳浩爺爺的孝心打動了陳老爺,從此坐看陳家覆滅,妻妾子女變賣家產,各奔東西,然後又默默的看着陳浩的爺爺一手一腳,自己重建陳家。

之後的事情,陳浩也有所耳聞,爺爺早年太過勞累,留下一身病,終於在陳浩三歲多的時候,陳浩爺爺病逝,隔年,陳浩的奶奶也悲傷過度,追隨而去,從此陳家當年的風光家難,都埋在歲月中,無人關注。

如今從太爺爺口中得知了往事,陳浩也是無言以對。

倒是沒想到,自家祖上居然還是一個地主。

嘖嘖,說起來,當年讀書時,看到楊白勞的故事,自己還暗暗咒罵過呢,現在想想,感覺好操蛋。

“那個,太爺爺,那之後呢,大爺爺和三爺爺他們怎麼樣了?還有那些長輩,我從未聽父親說起過呢。”陳浩好奇的詢問。

陳老爺冷笑道:“有什麼好說的,那啥是我們能夠參與的嗎?兩個不孝子一走無音訊,估計已經死在了某個戰場。”說起往事,陳老爺的臉上滿是氣怒和遺憾,三兒子那是他真正寄託了所有希望的人,結果就被大兒子坑了。

修哥的病嬌江湖路 陳浩安慰道:“太爺爺也不要太傷心,至少,咱們陳家也沒有斷了根不是,要知道那個年代,很多人家都是家破人亡,一脈斷絕啊。”

陳老爺瞥了一眼陳浩,道:“這些事都過了幾十年了,我也早就放下,倒是你,讓我看到了陳家崛起的希望。”

陳浩汗顏,怎麼又說到我了?我和您老不同啊,您是大地主,我是修行之人,發展路線不同呢,這輩子能給父母養老送終,保一世無憂,我就心滿意足了,其他的,順其自然就好。

“哈哈,太爺爺過獎了,這年頭不比以前,大家都過得挺好,沒必要太折騰,只要不缺吃喝,不爲錢財煩惱,我就覺得可以了,您說對吧?”

陳老爺一臉老狐狸般,似笑非笑的道:“不用着急拒絕,你有這一身本事,遲早會風生水起,到時候可由不得你了。”

陳浩:“……”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完全無法反駁。

咕咕!咕咕!

就在這時,雞鳴聲中,公雞也走進了陳家老屋,伸着腦袋四處打量,似乎在尋找陳浩。

陳浩正要招呼一聲,陳老爺卻是驚咦一聲:“這是你的雞?”

陳浩嘴角一抽,滿臉黑線。

什麼叫我的雞,能加個養字嗎?好歹也是地主出身,說話要有格調啊老爺子。

“咳咳,這是別人送給我的,因爲有些神異,就養着了,太爺爺認識?”陳浩好奇的問道。

說起來,在民衆眼中,雞都是一樣的,最多分公雞,母雞,還有雞蛋,哪裏管它有什麼神奇,能吃就行。

陳老爺深深的看了一眼陳浩,驚歎道:“你小子也是我看着長大的,沒想到才幾年不關注,居然就有了這樣的奇遇,自己有了一身本事不說,還養了一隻神雞。看來我老陳家不僅僅是重新崛起,還有可能成爲一個仙門呢。”

陳浩瞠目結舌。

什麼鬼?仙門?太爺爺您真的是普通人嗎?是不是知道的也太多了點?

似乎看出了陳浩的疑惑,陳老爺嘲諷道:“也就是這個時代不同,你們接觸的太少了,在我們那年間,妖魔鬼怪,誰家不知道點,就說我們通口這地兒,就有一個鎮海寺,當年也有高僧坐鎮的。而且通口這邊還有一個高僧鎮蛇妖,神雞鬥龍王的真事,估計就算現在知道的,也被當成神話故事了。”

鎮海寺?那不是通口鎮外不遠的那個小破廟嗎?小時候還進去看過呢,裏面供着一個凶神惡煞的神像,當時還怕怕的不敢看,沒想到居然也有高人坐鎮?

陳浩來了興趣,急忙問道:“太爺爺,您給說說。”

陳老爺估計也是多年沒有這樣的聊天過,聞言也不拒絕,說起了一樁他雖然不是親身經歷,卻也是他活着的時候出現的事情。

那是通口鎮碼頭還存在的時候,和碼頭挨着的,叫荊南河。

噩夢卡牌館 百里荊南河,青花水龍王。

……

後面還有一章哦。 荊南河,是東荊河的分流之一,連綿百里,最鼎盛時期,也是十幾米深,百多米寬的一條大河。

而環繞着荊南河,不僅養育了兩岸民衆,也滋生了諸多傳說。

最近的一個,就是青花水龍王了。

最強呂布之橫掃天下 傳言,那是一條巨蛇得道,有十幾米長,發怒時,能翻江倒海,掀起巨浪。

爲了不讓這條龍王鬧騰,荊南河兩岸各鎮,年年舉辦生祭,供奉豬羊雞鴨等牲口,還建了龍王祠。

不過畜生就是畜生,喜怒無常,即便人們誠心供奉,也是時常鬧出點動靜,折騰的人們苦不堪言。

後來有一天,荊南河又弄出了動靜,人們以爲是龍王又鬧心了,結果第二天,通口鎮就出現了一個年輕大師,建了一座鎮海寺,然後坐鎮於此。

之後,荊南河平安了好些年,這時候纔有流言傳出,說是這大師有神通,見妖蛇肆掠,怒而出手,鎮壓了妖蛇,爲了讓妖蛇不再出世危害人間,那位大師纔在此建了鎮海寺,常年看守。

這樣的好事,自然讓荊南河兩岸的百姓歡喜,鎮海寺也因此香火鼎盛。

可惜好事不長久,不過十餘年,那位大師就坐化了。之後不過兩年,那早已消失,幾乎被人認爲已經被鎮殺的青花水龍王,突然又冒了出來。

奈何緣淺 這一次,青花水龍王變得更加兇殘了,不吃豬羊雞鴨,改吃人了。短短時間內,不知道多少人慘遭毒吻。

就在人們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搬離此地時,意外出現了。

那是一箇中午,青花水龍王又出來尋找血食,襲擊一條過路的船隻。

可是這一次,青花水龍王失算了,這過路船隻搭乘的是高人,那高人正好帶着一隻巨大的,通體金黃的大公雞。

青花水龍王的襲擊,惹怒了高人,驅使神雞,迎戰青花水龍王。

當時的場景被許多兩岸的人看到,戰鬥可謂精彩至極,打得天昏地暗,最後,神雞法力更強,道行更高,先是啄瞎了青花水龍王的眼睛,然後追擊殺死了青花水龍王。

事後,有人打聽,據說那高人是一個仙門弟子,神雞更是仙門護山神獸。

這段高僧鎮蛇妖,神雞鬥龍王的事兒,陳老爺是說的聲色並茂,氣氛渲染的非常到位,一般人聽了,只怕真的會被唬道。

可是陳浩卻從蛛絲馬跡中聽出了真相。

神馬水龍王,明明就是一條蟒蛇妖,還掀起巨浪,翻江倒海,要有這本事,這蟒蛇妖怎麼可能窩在百里小河之中,早去大江大湖之中稱王稱霸了,畢竟水淺養不了大魚,更何況一條蛇妖。

還有就是那和尚,雖然聽起來很牛逼,但是連一隻不怎麼上檔次的蛇妖都滅不了,只能鎮壓,甚至自己年紀輕輕都整的坐化了,就說明也沒有多大的神通。

不過讓陳浩詫異的是故事裏的神雞。

倒是沒想到,還有成長到這個地步的紫冠公雞,也就是說,哥們培養好了,這頭傻雞,也能變得牛逼起來?

陳浩撇了撇傻乎乎,只有雞冠一點紫氣的公雞,瞬間放棄了這個念頭。

人家還不知道是培養了多少年,又費了多少心思心血,這才養出一隻,自己修行夠覺得時間不夠,哪有精力來培養小黃,它也就是個給自己提供雞血,幫助自己畫符的命了,頂多以後發現了它需要的東西就讓給它,能不能有所造化,就看它的命好不好了。

聽完這個常人覺得神奇,陳浩卻覺得一般的故事,陳浩還是露出了驚歎的表情。

沒辦法,太爺爺這麼有興致,和說書一樣,他這個後輩,怎麼能不捧場。

“厲害,真是太厲害了,太爺爺,看來這紫冠公雞值得培養,哈哈,以後我要對它好點兒。”陳浩很假的笑道。

陳老爺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陳浩,人老成精,他怎麼看不出陳浩的敷衍。

不過陳浩剛纔已經展現了他的厲害,或許也有自己的傲氣,自覺不比那個駕馭神雞的高人差,這是好事。

“反正這是事實,這神雞的確值得培養,你小子可別讓它半路夭折了。”陳老爺提醒了一句。

重生之楚楚動人 陳浩鄭重點頭。

必須的啊,這雞血可是我符咒必不可少的一味主藥,當然要保護好。

“哦對了,太爺爺,您老有沒有想過投胎,重新做人?”

瞭解了陳家往事,又聽了一個神話故事,陳浩突然想起,自己還揹負着一個系統呢。

像太爺爺這樣的老鬼,一旦解開死願,那獎勵絕對豐厚啊。

頓時,陳浩目光灼灼的看着陳老爺,一臉期待。

陳老爺一愣,似乎從未想過這事兒。

看着陳浩那讓他有些心驚肉跳的眼神,陳老爺有些虛了:“怎麼?你小子還真想欺師滅祖?”

陳浩連忙解釋道:“太爺爺您這說的是什麼話,誰家會對祖宗不敬啊,我這不是看你孤苦無依,一個人做鬼太淒涼了嘛,要知道生死輪迴,這是天道綱常,你這樣,陰身也不能久存於世的,作爲陳家後輩,我當然不能看着您魂飛魄散啊。”

陳老爺聞言也是點頭。

沒有了四兒子的供奉,他明顯的感覺到身體凝聚的陰氣逐年消散,如果不是這次碰到了陳浩,或許不知道多久之後,他就會徹底的消失,不留絲毫痕跡。

只是這小子有這麼大的神通,還能渡人輪迴?

陳老爺試探問道:“如果可以的話,你要怎麼做?”

陳浩笑道:“很簡單,我首先需要知道太爺爺的死願,也就是您老臨死之時,最大的遺憾。”

陳老爺毫不猶豫的道:“我想把老大活活抽死。”

叮咚:氣死鬼陳富貴,七十三年冤魂,完成死願,獎勵二十年道行。

陳浩:“……”

陳老爺說完之後也反應過來,嘆息道:“看來我嘴上說放下,心裏還是記着呢。”

陳浩也想嘆氣。

這還真是死願啊,你讓我怎麼幫你?

還有,系統這混賬東西,這無解的死願,你還真的激發了任務?還是我最想要的道行任務,你特麼的是在故意調戲我嗎?你出來,我不僅要打死你,還要把一句MMP砸你臉上。

……

兩章連更,推薦。話說起點首頁的新人新書榜本書排在第十三位,能送我進前十嗎?可以的話,晚上拼命也要再加更一章啊! “那個,太爺爺,你這死願,不好辦啊。”陳浩尷尬的開口。

陳老爺倒是淡定:“這就是我的死願,願望不了,死不超生。”

陳浩無語。

死願不了,您老就是想超生,我也做不到啊。

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道行任務,看得見,吃不着!

“好了,你也別擔心我了,榮華半生,死後還能見到後輩出彩,就算魂飛魄散,我也沒有遺憾了。”陳老爺笑呵呵的,反倒寬慰陳浩。

陳浩搖頭。隨後道:“太爺爺,這樣吧,我回頭給您做一個靈位,也算是有一個安身之所,不用這樣東藏西躲的,等我以後找到更好的辦法,再來幫您。”

陳老爺無所謂道:“好,我聽你的。”

陳浩這才笑了笑。

即便不是爲了做任務,他也無法坐視自己的祖宗魂飛魄散,否則就真成了不肖子孫了。

不過太爺爺的死願完不成,卻也是一個不錯的中介啊。

當了那麼多年的鬼,太爺爺對通口鎮這一代,絕對是最瞭解的。

當即陳浩繼續問道:“太爺爺,你知道通口鎮這邊,哪裏有鬼嘛?嗯,不管是老鬼,還是新鬼,我都需要,因爲幫助鬼物輪迴,就是我的修行。”

陳老爺有些驚奇的看了一眼陳浩,他雖然知道一些東西,卻不知道詳細,比如這修行門道,他就不懂。

想了想,陳老爺開口道:“這些年,鬼我遇到不少,不過有一部分投胎去了,還有一部分徹底消失了,現在通口鎮這邊,鬼是有幾個,比如田馬灣的劉老太,得了癌症,臥牀三年都沒死,結果被她兒媳下了藥毒死了。都說久病無孝子,這麼做也太殘忍,劉老太心結解不開,沒有投胎。還有楊橋村的楊志,那可是楊橋村最出彩的後生了,我親眼看着他憑藉雙手,成了村裏的第一個萬元戶,比你爺爺那個木頭疙瘩可強多了,不過這小子脾氣不好,對家人一言不合就動手,死後兒子女兒都不孝順,當晚當着他的屍體,就在鬧分家,氣的這小子也沒有投胎,前幾個月還見過,看着風吹一下就要變形,估計撐不了多久了。另外通口鎮上也有幾個鬼,但是最特別的,還是鎮海寺的那個。”

陳浩正聽着呢,聞言有些驚愕:“鎮海寺?你說有鬼住在鎮海寺?”

陳老爺點頭:“那個鬼是鎮海寺大師死後的接任廟祝,死後好一段時間才被發現,屍體都發臭了。鎮海寺那地方,我都不敢靠近,裏面有一股很厲害的力量。不過那廟祝卻住在裏面,平日也極少外出。”

陳浩來了興趣。

寺廟嘛,鬼魂不敢靠近是正常的,因爲受到香火祭拜的神像,能吸納香火之力,是妖邪鬼物的剋星。

不過即便是廟祝,死後也是鬼啊,居然不怕香火之力,這鬼有意思。

“還有一些其他的鬼,就離得比較遠了,這些日子我也沒怎麼走動,不知道現在怎麼樣。”

聽完這些,陳浩大爲滿意。

果然還是有熟人介紹好做賣賣啊。

要是自己亂找,又耗時間又麻煩。

收穫滿滿,陳浩又和陳老爺閒聊了一些往事,就選擇了離開。

那麼多的線索,可有的忙了,不能浪費時間啊。

出了老屋,陳浩就提着購買的各種營養品,水果,挨着拜訪了幾個長輩。

也沒有說什麼自己有了多牛逼的成就,只是聊了聊家常,詢問了一下身體狀況,陳浩就離開了老家。

回到通口鎮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四點了。

這時候楊奶奶家已經變得熱鬧了起來,一些親朋好友聚集過來,操辦喪事。晚上的便飯也在準備中,要不了多久就會開席。

陳浩假裝湊熱鬧,混了進去,然後一路來到了二樓後面的一個房間。

這是楊奶奶生前的居所,看起來非常簡陋。

而此刻,楊奶奶的陰魂,就化作一團陰氣,躲在這個房間的角落。

喪事不同喜事,爲了避諱,各家都讓小孩子遠離,所以二樓上冷冷清清,沒個人影。

陳浩悄悄的關上門,反鎖。這才走到了楊奶奶所在的角落。

“楊奶奶,您能現身一下嗎?”陳浩輕柔的開口。

角落的陰氣浮動了一下,旋即化作一個老人模樣,驚奇的打量陳浩,沒說話,似乎不敢肯定,陳浩是不是真的看見了自己。

陳浩繼續開口:“楊奶奶,您還記得我嗎?我是陳浩。”

楊奶奶驚奇道:“你是小浩,你能看見我?”

陳浩點頭:“楊奶奶,我學過一些法術,所以能看見鬼,之前我給您上過香的,您應該感受到了吧。”

楊奶奶這下露出了一個笑臉:“好孩子,原來那香是你上的,真是謝謝你了,之前一直迷迷糊糊的,要不是你這香,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