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現在進行抽獎?”小米的聲音機械化的說道。

“是!現在就進行!”秦守迫不及待的叫道。

一個大型的轉盤虛擬化的出現在了秦守的面前,分成了十二份,指針停留在十二點的位置,秦守仔細的關注了一下上面的獎勵,頓時興奮的鼻孔都要擴大了,我的乖乖,這些獎勵可都是超a級或者是s級的忍術寶貝!單純的用信仰力購買不知道要猴年馬月!

只見那一個個鮮紅的框上所寫明的獎勵,秦守激動的有些面紅耳赤,可以說除了四分之一的框是空白之外,九個框內都是或大或小的獎勵。

萬花筒寫輪眼、飛雷神之術第一段、仙人之體第一段、鷹族通靈之術契約、漩渦一族封印祕術大禮包、宇智波團扇、軍糧丸一百顆、親熱天堂系列小說、一樂拉麪祕製調料。

好像有很多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是否現在開始?”

“是!”

秦守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心潮澎湃的看着指針飛速的在一個個獎勵盤和一個個的空白框中緩緩的經過,秦守按照自己以前抽獎的經驗,一般來說指針經過空白的時候停的話,應該不太容易再經過空白的,於是秦守眼疾手快的喊停。

指針似乎因爲慣性還在慢悠悠的轉,速度漸漸的緩慢。

空白……然後超過了軍糧丸一百顆然後繼續往下……

千萬不要是空白啊,也千萬不要抽到安慰獎啊,就算是抽到一樂拉麪祕製調料,也絕對不要抽到親熱天堂什麼的,那玩意太坑爹了,指針劃過了萬花筒寫輪眼,秦守心頭咯噔一下,目前來說,秦守最希望要的自然是萬花筒寫輪眼,但是這個是可以通過積攢信仰力來兌換的,現在不是很急,抽獎最大的吸引力在於可以用最小代價得到最值錢的東西,那些兌換比例超高的自然最值錢,最值錢的還是漩渦一族封印大禮包,這玩意甚至包含了很多s級的封印祕術,包括屍鬼封盡在內! 盛世嫡女:病嬌王爺要娶我 價值都要遠超20w信仰力!

可惜,指針越來越緩慢,還是過了最期待的漩渦一族封印祕術的選項。

快停了,快停了!

轉到最底下的時候,赫然便是一樂拉麪祕製調料,秦守哭笑不得,難道自己要到學院裏賣拉麪?還是說自己要當主廚?問題是老子現在不需要這個啊!好在轉盤竟然還在堅強的爬動着,秦守頗爲欣慰,竟然挺過了空白區,緩緩的落在了萬花筒寫輪眼上,秦守激動的快要蹦起來了,但是指針……竟然還沒停,秦守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吹口氣就壞了自己的好運氣。

咔嚓!

最後停下下來,絲毫之差過了空白區,赫然指在了‘仙人之體第一段’的區域上!

秦守總算是鬆了口氣,總算是明白了抽獎的魅力所在,同時也明白了爲什麼一張小小的彩票能讓人激動成這樣,這次不賺也不虧,經過查詢之後,秦守立刻得到了所謂的仙人之體的劃分,不論是仙人之體還是說輪迴眼,飛雷神等等超s級的忍術,都是分爲四個階段,就拿仙人之體來說,系統籠統的把第一階段定位‘咒印模式’也就是說火影之中根據重吾所製造的天之咒印,地之咒印等等僞仙人之力,這種是以非修行的手段吸引自然力量爲己用,飛速提升實力的手段,咒印一模式,和咒印二模式幾乎可以跨越三個階位。

而第二階段則是‘蛙仙人模式’,也就是鳴人修煉在妙木山修煉的仙人模式,那種纔是仙人之體的入門,擁有的龐大查克拉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而第三個階段則是千手柱間的木遁仙人之體,那種程度的仙人之體幾乎有着鎮壓所有尾獸的龐大查克拉,而且不論多麼重的傷勢都能迅速癒合,提升寫輪眼的品質和更好的釋放瞳術,近乎bug的存在!

至於第四階段,則是六道仙人的巔峯仙人之體,斑爺曾經達到這個程度,即便是身體被劈成了兩半依然能夠再生,可以說是不老不死的存在,即便是身死,查克拉也會永存,那纔是真正的神明,而且還能隨意的幫助其他人續接肢體,保住生命之火,鳴人甚至能夠用仙人之體的特性讓卡卡西的眼睛再生,能夠救活使用八門遁甲必死的阿凱!

至於飛雷神和輪迴眼等等這些分段,以後再提,不過越往後需要的信仰力幾乎是十倍十倍的暴漲,單純的憑藉信仰力來購買這些s級和超s級的忍術,幾乎是不可能,爲此只能是通過任務獎勵的形式來獲得,比如說支線或者是主線的任務,還有這些隨機的小獎勵,都能得到忍術禮包和意料之中的驚喜,果然是付出越多,收穫就是越多,秦守完全有能力逃跑不管這些人的生死,但是秦守選擇了挑戰,甚至越級擊殺高出自己四階水平的八階強者,是對自己能力的極限突破,系統有意無意的想要自己成長,爲此提供了抽獎的隨緣獎勵,以後如果想要得到更多的好處,恐怕要往死裏突破啊。

“1w信仰力兌換蛇族通靈契約!”

秦守現在不光是自己擁有了咒印能力,而且還擁有對他人釋放咒印,並且加以控制的能力,第一段的仙人之體咒印模式可是完整的掌握,秦守自然不可能見到人就往人家脖子上咬,那樣有傷風雅,爲此秦守選擇通靈之術,用蛇叔的方法,另外蛇族還有個好處,那就是可怕的繁衍能力,可以用來輕鬆的當做炮灰盡情的揮霍,潛影蛇手這樣的忍術也能輕鬆使用了。

而且最讓秦守感興趣的還是蛇蛻之術,這個忍術可是大蛇丸的保命之術,類似乎重生的術法,被四尾鳴人大的粉身碎骨的他竟然一次次從嘴裏分出另一個自己,傷勢痊癒,彷彿重生,不過需要消耗大量的查克拉,而吸收了大蛇丸的佐助也是用這一招,即便是中了天照,依然是能夠逃脫,保命之術,焉能不用?

而且還有實力強橫的萬蛇用來利用,最重要的還是那位龍地洞的蛇仙人,那可是讓兜成爲了仙人體質的存在,甚至一定程度上超過了妙木山的蛤蟆仙人! 輝追隨著那名路人走了很遠,直到他伸手觸碰到那名路人的肩頭。

輝追上了路人,但他卻叫出了瀟的名字。

顧少追妻套路多 不過,當那路人回過頭時,輝心中的最後一絲幻想還是被硬生生打破了。

路人的容貌和瀟沒有一點相似之處,就連路人展現出來的氣質也和瀟完全不同。

輝看著路人,也許是因為輝剛才過於思念瀟了,他現在竟然感到如釋重負。

而那名路人此時也睜大了眼睛,朝輝露出了疑惑而又緊張的神情。

「你是…人類吧,我剛才看到你了。

你為什麼要來到這裡,我們這裡不歡迎人類到訪。」

路人也是剛才圍觀者中的一員,她自然也清楚輝的身份。

正因如此,她才後退一步,和輝保持了一定距離。

其實,路人現在已經離自己家很近了,她恨不得立刻就逃離輝身邊,跑回自己的避難所。

只是,路人也擔心,如果自己這樣做了,那眼前的人類不就知道自己的住所了嗎?

所以,路人並沒有選擇立刻逃離,而是打算先和這個人類周旋一陣子。

「是,我是人類,她也是人類。

既然你剛才也圍觀了,那你應該看到,我的同伴中有一人是你們的同類。

所以,我們並不是敵人,你大可不必這樣戒備我們。」

輝這麼回應著那名路人,他輕嘆了口氣。

「輝說的沒錯,我們沒有惡意,我們只是在尋找,能成為我們同伴的人。

我們想要阻止所有悲劇,所以我們需要你們的力量。」

流蘇在一旁附和著輝,她在經過了一個多月的磨合后,自然理清了輝等人的情況。

「我不相信你們,你們人類做過的壞事還少嗎?

明明人類還在清除我們,而你現在卻說人類需要我們,難道你不覺得這話很荒謬嗎?

請你們離開,我們不想和人類有任何聯繫。」

路人皺著眉頭回應道,她認為輝和流蘇一定別有目的。

所以,路人又向後退了幾步。

她不想在和這兩個人類聊下去了,她打算就此跑開。

「我們會離開的,如果得不到幫助,我們不會停留於此。

可是,有句話我一定要對你說,你的穿衣風格,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但你知道嗎,我的那位故人因為你們的暴走而死去。

你以為我想和你們產生聯繫嗎?並不是只有你們擁有痛苦的回憶。

正因如此,互相都感受過痛苦的我們,才要站在一起斬斷這場殺戮。

所以,我們才需要你們的力量。」

輝本來只是想稍微提一下自己追趕路人的原因,可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說了這麼多。

正當路人想跑開時,她卻因為輝的話而愣了一下。

她看著輝臉上露出的神情,竟然對輝口中的那個故人產生了一點興趣。

這個人類,到底在想什麼,感覺他的思維好奇怪。

他說他們要終止這一切,那他們需要我們的力量來做什麼呢?

看他臉上的神情,他口中的故人應該對他很重要吧。

不過,當他感受到痛苦之後,卻沒像其他人類一樣轉而對我們復仇、清除我們,他甚至還想藉助我們的力量終止這一切。

他真是個有趣的人,他的想法真是太可笑了,就好像他不認同自己的人類身份一樣。

路人這麼思考著,她慢慢也放棄了跑開的想法。

「即便你這麼說,但我也不能輕易相信一個陌生『人』的話。

而且,你要真這麼想的話,就應該去和村子的負責人談談。」

路人這麼回應著輝,她原本想著問問輝剛才提及的那位故人的事情。

只不過,輝接下來乾脆的辭詞讓她來不及說出心中的疑問。

「抱歉打擾你了,我不應該把你錯看成她的,你們根本不像。」

既然輝看清這背影的正面不是瀟,那他也就沒有必要繼續打擾這名路人了。

輝留下了這句話,然後和流蘇一同離去了。

而那名路人則站在原地看著輝和流蘇的背影,思考了一小會,最終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於路人來說,她並沒把這個小插曲當回事,她也不想和人類產生太多聯繫。

輝和流蘇回到了塔可和殤這裡,可輝沒有想到,塔可和村落的頭領已經交涉的差不多了。

之前,當塔可發現輝消失了,她的確慌了,想立刻動身找輝。

不過,在殤的幾句勸言下,塔可意識到,自己或許不應該過於擔心輝。

輝很強,他的白炎可以抑制塔可同類的能力,這樣想的話,這裡沒人能傷到輝。

於是,塔可也稍稍安心了一點,她反應過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和村落的頭領交涉。

所以,在輝和流蘇回來的這段時間裡,塔可對村落的頭領說了許多。

在塔可的解釋下,頭領將信將疑的同意了塔可的請求。

他答應幫助塔可等人,但他也要求塔可等人證明他們的實力與信念。

也就在這個時候,輝和流蘇回來了。

「輝,你到底去哪裡了,不要一言不發的離開呀…

流蘇也是,離開的時候至少要說一聲啦。」

塔可抱怨了兩句,她牽起流蘇的手,將她拉到了自己身邊。

「沒什麼,我剛才看錯人了。讓你擔心了,塔可。」

輝解釋著,他歉意的對塔可點點頭。

「真的是看錯人了嗎…」

塔可認為輝的話有點問題,她並不認為這種理由能讓輝一言不發的離開。

所以,塔可看向了流蘇,想要求證輝話語的真偽。

「輝的的確認錯人了,他把那人認成了某個已經死去的故人。

塔可姐姐,你對輝的那個故人有印象嗎?」

對於塔可疑問的目光,流蘇這麼解釋著,對塔可示意輝並沒有說謊。

而殤則看著輝,他什麼都沒說。其實,殤早就注意到輝離開了。

但殤覺得,輝的暫時離開一定會引發有趣的事情,所以他並沒在第一時間提示塔可。

就在這時,作為村落頭領的那個男人發話了,他把目光移到了輝身上。

「你的同伴很厲害,她讓我對你們的構想產生了興趣。

那麼,人類,請你也證明你的信念,你是否想改變這一切?」 “再往前走大概半天的時間就能走出這片邊緣地帶了。”

連續三四天的趕路,中途因爲有着小豆丁的聖域威壓的存在,一些相對強大的魔獸遠遠的就避開了,不敢往前湊,也只有一些靈智未開的小型魔獸不長眼的撞了進來,無一例外全都成了晚餐,值得一提的是小豆丁的賣萌外貌頓時讓隨行的女孩子們紛紛雙眼亮晶晶的,顯然是被秒殺了。

此時小豆丁頗爲舒爽的被薇薇安抱在懷裏,愛不釋手的撫摸着柔軟的毛髮,小豆丁在一羣男性同胞們羨慕妒忌恨的注視下,懶洋洋的趴在那呼之欲出的大白兔半球上,恍惚間露出來的點點白嫩簡直晃瞎了人眼睛,美滋滋的大口大口的吃着香噴噴的烤肉,夜晚水流潺潺,鳥聲寥落,月暈如水,花香拂風。

冰藍閉目養神,一直都是淡漠的很少說話,周遭的寒氣內斂,但是靠近之後仍然能感覺到激靈靈的打哆嗦的寒冷,秦守就坐在一旁,不斷的添加柴火烤着肥美鮮嫩的魚兒,撒上衆多麻辣的調料,金黃色的油脂不斷的流淌下來,美味慢慢的飄了出來,小豆丁原本有一搭沒一搭昏昏欲睡的都快鼻子冒氣泡樣子頓時戛然而止,興奮的瞪大了眼睛,撲騰就從薇薇安溫軟滑膩的胸脯前蹦了出來,歡呼雀躍的竄到秦守面前,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烤魚,口水嘩啦啦的流了出來。

秦守好氣又好笑,這個吃貨,隨機就把烤魚遞給了它一隻,這小豆丁肚子就那麼小,真不知道那麼多的食物進了他的肚子到底轉移到了那裏,怎麼吃都不見飽,一條鮮美的烤魚被它一口吞了下去,等吐出來的時候,只剩下了魚骨頭。

“老大!過來,帶你看點兒好東西!”金小胖賊兮兮的跑了過來,眉開眼笑的對着秦守擠出一個大家都懂的猥瑣笑容,秦守心頭一動,隨手就把手裏的烤魚全都丟給了小豆丁,然後同樣露出大家都懂的笑容,賊眉鼠眼的彎腰跟着金小胖走進了附近茂密的灌木叢中。

“絕對正點啊!好不容易纔把握住了這個關鍵的時刻,再想看到這樣絕美的場景恐怕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金小胖臉上露出了朝聖的肅穆,激動的小手都在顫抖着,秦守內心一陣火熱,不一會兒在金小胖的帶領下終於在一片瀑布的下方看到了夢寐以求的場景。

月色如水,花絮逐浪,瀑布泠然,清泉淑石。

魅力的少女眉眼盈盈似水,笑靨燦爛如花,腰肢轉折,雪臀款擺,*交錯,赤足飛舞,如同煙柳隨風,輕搖曼舞,定睛看去,赫然便是一頭絢麗的火紅色長髮的火鳳仙迷人的嬌軀,緊挨着她的是墨綠色長髮的精靈族姐妹花,同樣欺霜賽雪的白嫩肌膚在悠然碧潭中嬉戲、沐浴。

這誘人的場景真是令看到的人無不是鼻血橫流,秦守這次爲了加強隱蔽效果,特地注意不再發出任何的聲響,而金小胖顯然也是老手了,上次絕對是失誤,爲此兩人做好了充分的準備,避免上次悲催的露餡事宜再次發生,美人沐浴總是迷人的,看的人如癡如醉,秦守開啓了寫輪眼,黑暗中殷紅的雙眼分外的妖異,把所看到的美景全都複製下來,等到什麼時候癢癢了,再翻出來看看,如果宇智波一族的先祖知道寫輪眼會被這麼用,肯定會氣的跳出來跟秦守拼命的。

“你們在幹什麼呢?趴在這裏幹嘛?”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而且聲音大的出奇,充滿了疑惑,就近在咫尺的發出聲音來了,秦守和金小胖頓時嚇得一個激靈,差點兒原地直接跳起來了,金小胖那叫一個鬼精啊,第一時間腳底抹油就撒丫子就跑了。

秦守臉色發青的看着一旁無辜的眨着眼睛湊上前來的小豆丁,那亮晶晶的眼瞳裏還透露着琥珀色,純淨的看不到半點兒雜質,但是秦守偏偏現在就是想哭,這傢伙真特麼神出鬼沒,剛出生就是聖域的實力,想要靠近秦守不被發現實在是太容易了,而且這傢伙不諳世事,就這麼在最關鍵的時刻就跟秦守打招呼,如果說火鳳仙聽不到,除非是她聾了。

超神機械師 “啊啊啊啊啊!!!”

嘹亮的尖嘯讓瀑布倒卷,潭水炸裂,璀璨的赤紅色火光沖天而起,赤紅色火焰凝聚而成的斑鳩振翅高飛,席捲着可怕的熱浪朝着秦守的隱藏地點瘋狂的衝撞過來,秦守哭喪着臉,這下子連解釋的機會都沒了,哪裏敢小瞧,急忙雙手結印。

“水遁·水陣壁!”

厚厚的水幕陡然形成了屏障,斑鳩撞擊在上面發出嗤嗤的聲響,白色的蒸汽散去之後,火鳳仙披着凌亂的外衣,火紅的長髮仍然是溼漉漉的,不過她的眼神幾乎要殺人,差點兒噴出火來,銀牙緊咬,死死的盯着狼狽落地的秦守,希芙蓮姐妹花同樣是看到了尷尬不已的秦守,羞憤難當,莉莉絲再怎麼大方也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女孩子家的清譽哪是能這麼玷污的啊!

“敗類啊!”莉莉絲羞憤的臉頰通紅,周遭的所有古木彷彿活了過來,無數粗壯的藤蔓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彷彿要頃刻間就要把秦守淹沒似的,秦守抽出雷神之劍,迅速的劈砍,密密麻麻的雷光籠罩成了一片真空地帶,所有的樹枝藤蔓統統都被切得支離破碎,希芙蓮面頰通紅如血,咬着紅脣用一種嫌棄的眼神看着秦守,彷彿是在注視着一個真正的敗類。

“饒不了你,啊啊!”火鳳仙是徹底的抓狂了,她背後悄無聲息的凝聚出了一朵赤紅色的紅蓮,花瓣柔軟晶瑩,緩緩的盤旋着,但是灼熱的高溫讓山石都有融化的趨勢,紅蓮飛舞,火鳳仙的一頭靚麗的紅色長髮無風自動,狂暴的披散着,紅蓮綻放,一瓣、兩瓣……一直到第四瓣悄然停止,四瓣紅蓮被拋出,不疾不徐的盤旋過來。

“哼!搖光!”

冰藍的聲音在半空中炸響,寒氣化作白色的極光,定住了半空中的紅蓮,一條湛藍色冰晶的冰龍迅速的撲來,一口咬住了紅蓮,隨後急速的飛奔到了天空之中,在半空中紅蓮炸開,摧殘的赤紅色火光照亮了大半個天空,可怕的衝擊波將周遭的參天古木掛的東倒西歪,沙塵四濺,瀑布停遏,山石崩塌,驚起無數的飛鳥。

秦守看的嘴角抽搐不已,這娘們是要下死手啊!

“單論爆炸能力,足足是c4的好幾倍了,真難道就是傳說中炎帝蕭炎的佛怒火蓮?不忍直視啊!”秦守剛纔還想硬接來着,真要是那樣的話,肯定是重傷吃大虧啊,還好冰藍及時出手了。

“冰藍!你什麼意思!”火鳳仙咬牙切齒的叫道。

“不論發生了什麼,你敢對我師弟出手,我就不能袖手旁觀!”冰藍冷冰冰的說道,說話中毫不留情。

聽到打鬥聲的所有人紛紛都匯聚而來,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看向秦守的目光變得複雜而且怪異,有鄙視,有嫌棄,也有敬佩更多的還是妒忌,不過毫不例外,女性同胞們看向秦守的目光無一不是看敗類的樣子,秦守老臉那叫一個黑,可以說是要多倒黴就有多倒黴了。

八階的客卿教師聽明白前因後果之後,頓時有些哭笑不得,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事情吧!

“從現在開始,我火鳳仙跟你分道揚鑣,任務我去完成,願意跟我一塊兒,就跟着我!”火鳳仙現在可以說是恨的牙癢癢了,豐滿的身材上下起伏,俏臉寒霜。

“這……不必走到這一步吧。”薇薇安弱弱的勸說道。

“很有必要!如果再讓我跟這個敗類一路的話,我肯定會失去理智的!”火鳳仙眼眸掃過薇薇安,說道,“學姐,你會跟我一塊兒的對吧?”

薇薇安尷尬在原地,左右爲難,任誰都想不到事情會這麼糾結,不過鑑於女性的視角,而且秦守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坑爹了,爲此她咬了咬紅脣,對秦守投來歉意的目光,挪動腳步間朝着火鳳仙靠攏。

“我也跟着風紀委!”

“還有我!”

“回到學院一定要投訴啊!誰知道上次在女浴池裏是不是他也有份偷窺!”

女學員們紛紛都是憤憤不平,原先對於秦守力挽狂瀾的好印象可以說是全都跌到低谷了,其中有很多男學員相對‘奶牛’薇薇安和‘鎮男王’的火鳳仙大獻殷勤,同時表示自己的紳士風度,堅決不與秦守同流合污,紛紛站在了火鳳仙這邊,可以說是把秦守孤立了。

秦守苦笑無語的抹了抹鼻子,這特麼算是什麼事啊!

“我跟着老大!”小胖子總算還有點兒良心,雖然有拋棄朋友自己跑路的嫌疑,但是能在這種情況下力挺自己就勉強原諒你了!

“無聊!”冰藍冷哼一聲,慢吞吞的靠在秦守身旁,好整以暇的環抱雙臂。

“我、我跟着那邊……”希芙蓮弱弱的開口,怯生生的不敢看秦守,面紅如血的邁着小碎步跑到了秦守的身旁,害羞的偷偷的用明眸看着板着臉的冰藍,尖尖的精靈耳朵柔軟擺動,眼眸裏全都是癡迷和愛慕之色,莉莉絲氣的七竅冒煙,恨鐵不成鋼的跺着腳,“姐姐,你……”

八階客卿教師也有些無語,好在不是什麼嚴重的矛盾,大不了完成任務之後等回到學院之後再進行調解,至於他們能不能和好,就不是自己這個外人管的了,他對着秦守四個人說道:“出來魔獸森林之後就是希望之城的屬地了,不會有危險,你們就當是在外面遊玩吧,等我們完成了交接的任務之後,跟你們再回合。”

秦守連忙道:“多謝老師的關心,我們會注意的。”

教師點點頭,他需要照顧更多的學員,以及負責完成任務,因此只能暫時放棄秦守這邊了,不過秦守也對那個什麼任務沒有多少興趣,就當是出來旅遊了,希望之城還有好多地方自己都沒有去過,正好趁現在好好的玩玩,順便再撒點兒錢賺更多的信仰力。

“奇怪,他們怎麼不跟我們一起走捏?”不明所以的罪魁禍首小豆丁奶聲奶氣的說道。

秦守沒好氣的翻白眼:“還說呢,還不都是因爲你!”

“偶?蝦米?”小豆丁奇怪的晃着腦袋。

冰藍和小胖子以及希芙蓮三人都有些詫異,實在想不到小豆丁竟然能口吐人言,這可是九階星辰階位的魔獸纔有的能力,最終被秦守一陣糊弄,成功的歸結爲天賦異稟,小豆丁被希芙蓮抱在懷裏相當的享受,秦守有些心虛的不敢看希芙蓮,同時心頭對一想維護自己的冰師兄投來歉意的目光,那意思是我可不是故意看嫂子的!只有小胖子厚着臉皮說說笑笑,插科打諢。

“你果然夠敗類的!是不是稍微一點兒女色你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冰藍不冷不熱的嘲諷道。

秦守尷尬的嘴角抽抽,可是下面冰藍補充的話語讓秦守鬱悶的在風中再次凌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