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李鑫點了點頭,坐到了王天宇對面。

“知道我找你來幹嘛?”

“報告首長,我不知道。”李鑫大聲喊道。

“你小點聲,這裏不是軍區。”

王天宇將眼睛摘了下面,笑呵呵的看着李鑫:“傷好了?”

“已經恢復差不多了!”

“可以進行訓練了?”

“隨時可以。”

“那行。”王天宇坐直了身體,面色變得嚴肅起來:“你現在馬上回軍區,收拾好你的東西,去野狼特戰隊報道。”

野狼特戰隊,京城錢家獨養的軍隊,爲國爲民,即服從國家的安排也服從錢四軍的安排,是整個神州最犀利的一支特戰隊。

能成爲野狼特戰隊一員,是神州所有部隊官兵的夢想。

只要能夠加入野狼特戰隊,就代表擁有了至高無上的的榮譽。

在那裏,可以受到最嚴格的訓練。

在那裏,可以參加跨國實戰。


那裏,沒有女人,沒有和平,無時無刻不在戰鬥。

那裏,伙食都快趕上軍犬了。

參軍八年的李鑫,至今已是少校軍官,在以往的幾年,曾多次申請加入野狼特戰隊,結果都被無情拒絕,從那之後,能參軍野狼特戰隊已經成爲了他的奢望。

眼下王天宇說出讓他去野狼特戰隊報道的時候,他已經驚訝的無話可說,甚至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還愣着幹什麼?快去收拾東西報道呢,野狼特戰隊隊長獵犬再等你呢?”王天宇說的很嚴肅。

“不….首長….這…”李鑫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說。

“沒聽到麼,去野狼特戰隊報道。”

“首長,我..”

“滾蛋。”

王天宇將李鑫的話打斷,直接破開大罵,李鑫自然不敢怠慢,快步離開王天宇的家,坐進Jeep內,趕往他現在所在的軍區。

李鑫走後,王天宇嘴角上揚了一下,將眼睛戴好,繼續看報紙。

“老王,我問你個事。”中年婦女一邊擦着桌子一邊詢問:“你是不是還想着爲你死去的戰友報仇?”

“怎麼突然這麼問?”王天宇心平氣和的說道。

“不然你怎麼會派人家小夥子去特戰隊,就你那點心思,我還看不透麼?” 不朽狂神 :“前些日子你就跟我說你遇到了殺手,你派李鑫進去也是爲了那個殺手吧?”

“你一個老婆子,你懂什麼?”王天宇瞥了她一眼,側過身子,繼續看報紙。

“是…是..我不懂,你懂行了吧?”中年婦女起身,走向廚房:“但是你要記住一句話,你那些死去的戰友不希望看到你這麼做的,你是在害人家。”

“做飯去,別嘮叨了。”

王天宇有些不耐煩,中年婦女撇了一下嘴,也沒再多說,走進了廚房。

黃市。

在這大風大沙的天氣裏,豪庭家苑的三層別墅內也迎來了一位以前經常來,但是錢多多來了之後就再也沒來過的貴人。

“大家都別這麼看我啊?”

張猛坐在沙發上,目視着坐在他對面的四女,又轉頭看了眼站在旁邊伸懶腰的錢多多,喃喃自語。

“我今天來並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單純來跟天雅道歉的,上次飆車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沒想到結果會是那樣。”

“你不覺得你現在道歉已經有些晚了?”甜心怡坦然一笑,單手託着下巴:“關於飆車這件事,我虐有耳聞,你不覺得那樣做很危險?”

“是啊,我知道很危險啊,所以我一閒下來就趕緊過來跟天雅道歉了,之前在KTV,喝的有點多,倒沒道歉我給忘了。”張猛轉頭看了眼錢多多,隨後鬱悶的嘆了口氣。

“喲,你這麼忙啊。”趙敏嘲笑道:“不知道張公子現在在幹嘛啊?”

“我在家裏的公司上班呢,最近一直都很忙,這幾天才閒下來。”

“哦,有錢就是好啊。”趙敏轉過了腦袋,一副自言自語的樣子:“殺了人都可以逍遙法外,我們真的不能比啊。”

此話一出,張猛的臉色立即暗了下來:“趙警官,這沒有證據的話咱可不能說昂。”

“證據?有證據又有什麼用呢?”

“有證據肯定就有用啊,上次你們誣賴我說我殺人了,結果有人跑出自首了,這怎麼解釋。”

“誰知道怎麼解釋!”趙敏撇了撇嘴,她只是想用話來刺激一下張猛,並無它意,畢竟那個案子已經成爲了過去式,已經被上頭打壓了下去,現在提不提的也是無所謂。

場面一時有些沉默,所有人都不樂意跟張猛說話,但張猛一時有找不到話題。

錢多多笑眯眯的盯着張猛,這大風大沙的趕來道歉,說出去誰信?

那麼多天都過去了,你怎麼不湊個風和日麗的天氣來呢。

“今天天氣不怎麼好哈。”錢多多看着窗外打開了話口,他還真想看看張猛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

是什麼原因讓他在這種天氣登門道歉。

“是啊,今天風很大。”張猛立即笑呵呵的迴應,目視着林天雅:“天雅!”

“幹嘛?”林天雅咧了一下嘴:“我接受你的道歉,你現在可以走了。”

“這…天雅,那天真的對不住哈,當時我沒想到會是那種情況。”

“行了,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反正我又沒受傷。”

林天雅拿過一個抱枕摟在了懷裏:“中午了,要不要吃飯再走啊。”

“好啊。”張猛轉頭看了眼窗外:“這麼大的風,一時半會還真不好走呢。”

我去。

林天雅翻了一下白眼,絕望的躺到了沙發上,她知道張猛無恥,但是怎麼可能想到會這麼無恥呢,此時的她,恨不得打自己一嘴巴。

這是犯得什麼賤,好好的沒事問他吃不吃飯幹嘛?

林天雅,趙敏,和甜心怡都很無奈,只有錢靜玉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一切,她感覺這個死皮賴臉的張猛確實很好玩。

錢多多站在一旁,伸了個懶腰,臉上掛起了邪惡的笑容。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150.

錢多多眯着眼睛,一會看看張猛,一會看看甜心怡。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甜心怡的聲音如她的名字一樣甜美,而索亞的聲音則是像喉嚨裏塞了一坨屎一樣,讓人聽上去就會頭皮發麻。

或許她真的不是甜心怡。

或許這世界上真的存在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當時錢多多有推薦索亞吃胖大海,不知道她回去之後吃沒吃。

當然,錢多多現在關心的並不是這些,他關心的是張猛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一陣忙碌之後,幾人圍坐在餐桌。

好在餐桌夠大,幾人都做好之後,並不顯得擁擠。

“多多,吃肉。”

錢多多坐在錢多多身旁,將一塊牛肉夾到了錢多多碗裏,百般關切。

錢多多和甜心怡同時將目光看向了趙敏,後者只是輕輕一笑,低下頭默默吃飯。

趙敏不是個傳統的女孩,自十歲之後就生活在富貴人家,她能夠接受一夫多妻制,她也知道,錢多多並不是普通人,根據她對僱傭兵,殺手的瞭解,這些人不能夠擁有正常婚姻的。

即便這樣,趙敏也不介意,她不渴望錢多多給她正常婚姻,她只渴望能夠讓跟在錢多多身邊。

但是這種渴望,趙敏又找不出原因。

她不知道爲何會渴望。

或許是因爲在車站的第一次見面。

桃花戲春風

不知何時,趙敏對錢多多已經生成了以身相許的感情。

直到那天在孔德強家衛生巾裏發生的那段寫出來就會被河蟹的故事。

這種渴望即變成了現實。

她很享受擁有錢多多的日子,這是一種無法述說的滿足感。


或許是因爲錢多多的偉大。

或許是因爲那啥上的滿足。

如果不是林天雅在,她也會將肉夾到錢多多碗裏。


“咳咳。”

甜心怡用筷子敲了一下碗,笑眯眯的盯着張猛:“張公子,最近在你家公司上班呢?”

“是啊,心怡姐。”

張猛嘿嘿一笑:“反正不打算讀大學,今早爲家裏出一份力唄。”

噗呲。

錢多多將剛吃到嘴裏的牛肉給噴了出來。

這句話要是從別人嘴裏出來,錢多多還可以見怪不怪,但這句話從張猛嘴裏出來,他就有種太陽打西邊出來的感覺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錢多多從帶着歉意的目光看向大家,錢靜玉連忙從一旁抽出紙巾,幫錢多多擦嘴。

錢靜玉現在看上去就是那種上的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鈦秀外慧中溫柔賢惠的好妻子。

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緻骨血勻.

讓一向意志堅定的錢多多都有些動搖,正所謂,心花怒放,如果不是錢靜玉背景實在太牛逼的原因,錢多多不介意和她好好玩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