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沙蟻群來時,林玄仲告訴過他們要小心一點,可惜並沒有人聽,那李仁更是因此死在沙蟻的腹中。要是事先聽從林玄仲的意見,小心一些,至少現在李仁不會死,所以在眾人看來,李仁的死的確是其一手造成,反而因為李仁他們的才會落到現在的處境,還要繼續逃跑。

當然不管怎麼說,現在李仁都已經死了,他們沒有必要再去責怪李仁。

另一方面,經歷剛才的事情,許多人都認識到經驗的重要性,或許林玄仲的經驗並不算多,但的確比他們強很多。想想昨晚的情況,一些人不免對昨夜懷疑林玄仲感到愧疚,特別是那王陽四人。

若之前他們像李仁那樣逞強,或許他們現在同樣沒有什麼好下場。總而言之,過去的幾天里,林玄仲的表現他們優秀很多。如果這是一場比試,那麼許多人都已經輸給林玄仲。

對此許多人都是輸得心有不服,當然做為林玄仲的朋友,方青倒是很希望林玄仲能表現的更出色一些。雖然一路上林玄仲沒多出力,但出了不少有用的主意,對於整個隊伍都有著毋庸置疑的作用。一路上,那些內心感慨的人情緒複雜,一個個想到很多事情,無論接下來情況如何,他們都知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山路崎嶇,越往前路面越是顛簸,王陽四人才簡單包紮好的傷口,在駑馬上顛簸不停,一個個都有些難受,特別是一些簡單包紮的傷口破裂又流出來不少血。對於四人而言,一直跑著不是辦法。他們身上的傷口雖小,可若拖得時間太長,會讓他們的傷勢變得嚴重。

四人中,王陽身上的傷口做多,因為流血的關係,此刻一張臉有些慘白。沒多久,王陽的情況被其他人注意到。

「王陽,你怎麼樣?」走著,走著,王陽旁邊一個騎馬的男子問道。

「我沒事,」咬著牙,王陽回答的很勉強。另一邊,兩人的對話自然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王陽那慘白的臉色,讓眾人第一時間意識到王陽有問題。

「吁……」林將軍扯住韁繩,轉身對後面的眾人說道:「我們停下來休息一會。」 第359章

「吁……」得到林將軍指示,後面的人紛紛把馬停下。

「王陽,你沒事吧?」下了馬,林將軍第一時間走到王陽旁邊,一臉關心地看著王陽。現在隊伍已經停下,王陽不用再強忍著身上的痛。

「我腿上的幾處傷口又流血了,需要重新包紮一下,」說著王陽從馬上小心的下來。

與此同時,林玄仲他們接連注意到王陽腿部衣服上許多地方血跡更大一些。

「坐下來,我幫你好好包紮一下,」林將軍把王陽全身上下打量個遍,很快明白王陽現在是什麼情況。

「好,」對於處理傷口沒多少經驗,王陽沒有推辭。

「公子,你帶著其他人給嚴樹他們包紮一下,」動作之前,林將軍又提醒藍楓與其他人一聲。

「沒問題,」見林將軍如此吩咐,藍楓看了一眼之前參與阻擋沙蟻的另外三人。與王陽相比,三人的情況還算好些,沒有王陽身上那麼多的傷口,不過看起來的確需要幫他們處理傷口。

與此同時,方青他們把王陽幾人重新打量一遍,一個個不由得一陣后怕。本以為王陽他們只是被沙螞蟻咬的傷口多,並不嚴重,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之前他們的判斷並不正確。事實上,王陽幾人被沙蟻咬傷很嚴重。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此刻他們的情緒,但今天的事情無疑讓他們多長了一點見識。

從馬上下來,林玄仲有種非常累的感覺,一路顛簸太讓人難受。不知道方青是不是同樣很累,但林玄仲可以看到其他人氣色都不太好,顯然大家都應該多休息。另外,一刻不停的逃到現在,林玄仲有點餓想吃點東西填飽肚子,畢竟早上沒有吃飯。

與林玄仲的情況類似,十幾人現在都是餓著肚子。

「林兄,你還好吧?」在林玄仲想找個位置坐下來休息時,方青那關心的聲音迎面而來。

「我沒事,」搖搖頭,一屁股坐在著平整的草地上,林玄仲頓時感覺到輕鬆不少。

「那你餓了嗎?」

「餓了!」

「我也餓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吃點東西。」

「我們不是還剩下一些乾糧嗎?」

「放了那麼多天都幹了,那東西還有誰想吃,」方青無奈的搖搖頭,表示對那些乾糧並沒有興趣。

想想乾糧放的時間太長的確不好吃,沒有水更是沒法吃,與昨天吃的烤肉相比,恐怕真沒人願意去啃乾糧,林玄仲很能理解方青的意思。

想到烤肉,林玄仲倒是覺得可行,只要後面的沙蟻群沒追過來,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弄些烤肉吃。而且剛才在駑馬上,林玄仲還看到前方的山腳下似乎有一條河流,他們完全可以到那裡清洗凶禽,然後再拿回來烤。如此一來,那些凶禽內髒的氣味便不會再引來沙蟻。心裡如此想著,林玄仲自然而然地看向林將軍和藍楓。

做為隊伍的決策人,他們要在此處停留多長時間完全由兩人決定。

另一邊,此刻藍楓正好在同林將軍商量吃飯的事。在林玄仲向那邊看去沒多久,方青和其他人同樣向那邊看去。

面對藍楓提到的吃飯問題,林將軍面露思索之色,沉吟片刻才做出回應,「此地離那凶林邊緣有幾十里路,要在此地停留一段時間應該沒問題,那現在就有勞公子去給他們分配一下任務吧。」

得到林將軍的回復,藍楓笑著表示同意,然後回到人群中。除了林將軍和王陽四人外,藍楓把藍馨公主考慮進去,現在人手不足,藍馨公主應該為他們的隊伍做些貢獻,在藍楓看來可以找兩人帶著藍馨去找些木柴回來。

沒多久,同之前林將軍一樣,藍楓把所有事務都分配下去。處理凶禽方面,因為林玄仲覺得把凶禽帶到水邊處理最好,所以藍楓又改變一下只讓兩人去河邊帶些水回來的決定,然後就多派兩人去那河邊。

那多出來的兩人就是林玄仲和方青,按照藍楓的意思,兩人最好是能各騎一匹馬,這樣來回需要的時間短些,而且可以讓駑馬舒服一點,畢竟過去的一段時間裡,他們的駑馬一直再帶著他們趕路。

可惜的是林玄仲並不會騎馬,只能由方青帶著。好在林玄仲會的東西已經有很多,所以其他人對此並不見怪,只是辛苦了可那匹駑馬。

簡單準備一下,林玄仲四人直接動身。沒多久,三個負責找木柴的人同樣動身,山脈邊緣位置林木稀疏,要找到足夠的木柴可能有些困難,好在他們不需要著急,至於留下的人全都要負責警戒四周。

說到底,北荒山脈的可怕程度並不比凶林差,儘管此處只是山脈的邊緣位置,最好還是小心一點為妙。

一邊觀察沙螞蟻有沒有追來,一邊觀察有沒有其他凶獸靠近,對於一直逃命的藍楓他們來說,所有的風吹草動都能引起他們足夠的注意。

在未能休息好的情況下,他們還要顧慮如此多的事情,的確是為難了這些大家公子,可以說現在眾人所經歷的事,比他們行軍打仗還要累,幾天來,所有人都意識到在外面生存有多麼不容易。

當然有付出就有收穫,幾天來,他們同樣學到不少東西。此刻在眾人休息的位置,留下來的幾隻駑馬,要麼趴在地上休息,要麼安穩的吃著地上的青草,比較安逸。

到此時,林將軍和藍楓已經為王陽他們包紮后傷口,出來之前他們自然帶了一些葯在身上,現在正好可以用到。

替王陽他們包紮好傷口后,林將軍又說了一些勉勵幾人的話,然後又特意指點眾人該怎麼負責警戒,在林將軍看來,現在正是藍楓他們該學習的時候。

今後他們可能遇到更多的危險,但要是能挺的過去,林將軍知道藍楓他們都會有很大的成長。換句話說,林將軍覺得暫時藍楓他們在外面要比在軍隊里好的多。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沒多久,負責找木柴的三人回來,除了藍馨抱回來的木柴有些潮濕外,另外兩個人帶回來的木柴都很好。只是三人帶回來的木柴量還不夠用,所以回來之後,林將軍又安排另外三人去找木柴,而藍馨公主三人便負責警戒的事。

因為藍馨公主還不會這方面的事,所以林將軍又好好地指點藍馨公主一番。而在林將軍那嚴肅的目光下,本來還想休息一會的藍馨忍著不滿,嘟著嘴聽著。

林將軍說的不多,主要還是讓藍馨公主通過切身行動自己領會。而藍馨公主因為要負責警戒的事有些委屈,好在藍楓在一旁對藍馨鼓勵一番,才讓藍馨公主慢慢接受了這個新職務。

現在是在外面,不是在皇宮裡,藍馨公主不能再把身份看的太重。當然即便是在皇宮裡,皇子、公主之間還多有爭鬥,所以藍馨公主需要學會一些東西,至少藍楓是這麼覺得。

另一邊,通過藍楓的鼓勵,對於自己同樣要像其他人那樣做些雜事,藍馨公主不再那麼抵觸,心裡的不滿漸漸消散。

與此同時,坐在駑馬上的林玄仲不斷的想著將來一定要學會騎馬,不然直接坐在馬背上顛簸的太難受,而且因為空間不大,想活動活動都不容易。至於方青,在林玄仲看來,坐在馬鞍上可能舒服一些。

路上不出意外的是另外兩人提到林玄仲為什麼不會騎馬的事,對此林玄仲給出的答案是「沒機會學。」

顯然林玄仲的答案不能讓其他人滿意,當林玄仲做出解釋后,方青和另外兩人都勸林玄仲回到軍營后一定要儘快練好馬術,不然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士兵。

對於三人的說法,林玄仲無法反駁,同樣沒有表示贊成,只是先回答說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學。

值得一提的是另外兩人與林玄仲說話的態度很好,完全是以一種平輩論交的態度與林玄仲交流,讓林玄仲在說話時很自在。

現在有駑馬代步,幾人並不著急,一個個都覺得他們很快就能到那個河邊。

直到很長一段時間后,四人中名字叫任遠的人抱怨一聲,「怎麼還不到啊?」

接著,另外三人就被引發出同樣的感嘆。在他們視線中,那條河明明在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山峰下,而那個山峰看起來離他們並不遠,但是已經過去很長時間,雖然幾人一直覺得在靠近那邊,可若仔細看時,他們離那條河總有一段距離。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望山跑死馬?」沒多久,另一個名字叫陸成功的男子同樣語氣無奈地抱怨一聲,言語間感慨頗多。

「什麼是望山跑死馬?」任遠疑惑地看向陸成功。

豪門錯愛:逃離狼性總裁 「就是看起來很近,實際上很遠。」接著陸成功簡單的解釋一下。

「原來如此,還真是這樣,」聽完陸成功的解釋,任遠瞬間明白過來,對著陸成功不斷點頭,一臉深有同感的樣子。 第360章

「哎,不知道還要多長時間才能到那?我真想停下休息一會。」一直在關注兩人對話的方青此刻也忍不住嘟囔一聲。

「別說我們,連駑馬都累了。」見方青喊累,陸成功又語氣感慨的補充一句。

跟著幾人一同看向他們的坐騎,從早上開始駑馬便在跑,一直跑到現在,的確沒有正常時候那種力氣。駑馬的疲勞讓林玄仲很為難,想想是自己讓方青的馬更累,林玄仲更加覺得早知如此,還不如不來。

「不要著急,我看我們快到了!」想想沒有別的辦法,方青只能如此寬慰一下其他人。

「我是不急,只是不知將軍和公子他們會不會著急?」說著陸成功回頭看看,一看心裡又是一驚。離那邊太遠,後面一片模糊,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顯然他們離那邊同意很遠。

轉過身,陸成功倒是覺得他們面前的山嶺看起來更高大一些。

「林玄仲,今天的事多虧了你,不然說不定大家都跟李仁一起去天上了。」在撇過目光時掃到林玄仲,陸成功輕輕一笑便沖林玄說了這麼一句。

「是啊,要不是林兄及時發現問題,我們現在哪還有馬騎。」一旁的任遠顯然很認同陸成功的說法,當即跟著補充一句。現在想想沙蟻群將李仁吃的屍骨無存,兩人還是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其實李仁要是聽將軍的勸阻,或許不會死,要怪只能怪其自己!」提到沙蟻群自然不能不提到李仁慘死的事實,在陸成功看來李仁的死完全是其咎由自取。

「是啊,只可惜李仁的兄弟李行死的太倒霉,這李家兩兄弟的命還真不好,」提到李仁,任遠同樣有其自己的看法。

「之前因為李仁錯怪林兄,陸成功在此向林兄表示愧疚,」說著、說著,陸成功就為之前的事向林玄仲陪起罪來。

沒想到兩人會聊到自己,林玄仲有些緊張,不知道兩人要說到什麼時候,不過對兩人對自己的稱呼還算滿意。

「方青,一直沒問你和林兄是怎麼認識的?」不等林玄仲回話,陸成功又轉而向方青看去。

「此事算是一場緣分,」方青的語氣頗為得意,有些高興的說道:「不久前,軍營里舉行軍官之間的比試,我和林兄正是在擂台上認識。」

「難道你們兩個打過?」方青的回答讓任遠有些好奇。

「的確如此!」方青神色認真的點點頭,一臉不可置否的樣子。

「那你們兩誰輸誰贏?」

「平手。」

「什麼?」

「什麼?!」

陸成功和任遠不可思議地近乎同時發出一聲驚呼,兩人一臉驚疑之色,完全不敢相信。

「怎麼,你們都不信是吧?」對於兩人的反應,方青有種不出意料的感覺,不過事實就是如此。

「不是我們不願相信,只是你們之間的境界差距太大。」面對方青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陸成功無奈地聳聳肩,然後又轉過目光看向林玄仲。

「不騙你們,其實我自己都不願相信,只不過我說的都是事實,」對陸成功的回答不可置否,方青是絲毫不懷疑陸成功的解釋,反而很相襯地補充說明。

「那林兄到底是如何與你打個平手?」方青的回答讓路成功越發對真實情況感興趣。與此同時,任遠同樣神色認真地看向方青。

「此事……」說著嘴角浮現一抹笑容,方青突然想賣個關子,於是,又接著說道:「兩位不妨先猜猜。」

「方兄,你這不就是故意刁難我們嗎?除了當時你沒有用全力外,我和任遠想不到其他可能。」陸成功皺起眉頭,對方青故意刁難的行為有些不滿。

「並不是,」結果方青很乾脆的給出答覆,對陸成功唯一的一種猜測表示否定。

「什麼?那還能有什麼原因?」沒想到唯一的一種可能被方青直接否定,陸成功表現的很意外。

「身法,」見同伴有些不高興,方青無法繼續保持神秘,索性直接說了出來,只見方青一臉認真地對陸成功和任遠說道:「別看你我三人都是六階武修,但在身法方面沒人能勝過林兄。」

人生的轉角處 「怎麼可能?」現在方青說出真實原因,陸成功反倒不相信起來,這倒是讓方青有些意外,而且方青還注意到似乎任遠對於自己的說法同樣不太相信。

「如果你們不信,以後若有機會,你們可以和林兄比試身法。我說的對不對,只要你們比試一下就能知道。」在陸成功與任遠懷疑的目光下,方青有些著急,只好這麼說。

「若真如此,那我真想向林兄討教一番,」見方青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陸成功神色一凜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可懷疑的了,現在只想和林玄仲比一比。

「算我一個,」跟在陸成功後面,任遠及時地表達了同樣的態度。

坐在方青後面,林玄仲無奈地聽著三人對話,不知道該怎麼插話,只覺得方青把自己的身法說的太厲害,有點不切實際。不過轉念一想那天與方青交手並沒有用出全力,林玄仲又覺得方青說的不算太過分。總之,現在就先這樣吧。

一段閑聊后,幾人倒是快走到那條河邊了,那條河橫在他們面前,往兩邊延伸一段距離后,有一端又縱向通向山脈深處。若是接下來隊伍要從此處進山,那麼無疑需要繞一段路。當然這是接下來才要考慮的事情,現在他們只需要把凶禽肉處理乾淨,然後多帶些水回去就行了。

遠遠望去,那泛著波光的河面清晰可見,顯然離那河邊已經不遠。

「快到了,我們加快一些速度吧。」

「恩,河邊可能會有飲水的凶獸,等會過去的時候,大家都注意一點。」

沒多久,四人順利抵達河邊。

與此同時,倪友斌那裡,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兩個隊伍里的人精神狀態都有所改善,很多人都在與同伴聊天。

為了儘快追上前面的人,眾人一直在趕路。越往山脈裡面走,眾人就越是能感受到一種緊張的氣氛。現在不管遇到什麼凶獸,數量多少,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都能引起他們的足夠注意。

越往前走,前面那些武修和凶獸經過留下的痕迹越是明顯,越發讓眾人明白他們沒有走錯路。令人注意的是不少地方有武修和凶獸的屍體,顯然之前有武修與凶獸在那些地方發生過鬥爭,而一路上眾人的食物正是來自於那些死掉的凶獸。

從一路上的所見所聞來看,顯然不止他們兩個隊伍受到過凶獸的攻擊。總而言之,山脈里一直兇險異常。

沿著一個山谷走到頭,一條山嶺橫穿過他們前方,攔住他們的去路,一行人要翻過眼前的山頭才能繼續往前走。

在連續趕路卻很少休息的情況下,要爬過一條兩百米高的山嶺對眾人來說算是一種挑戰,而且山路崎嶇不太好走。幸運的是山上有原來經過的人留下的痕迹,他們沿著那些路線倒也順利。

沒多久,爬到山頂,稍做停留,眾人接連向下瞭望,將眼前縱橫交錯的山脈打量個遍。縱橫交錯的山嶺一望無際,在如此大的山脈之中,任何人都能感覺到自身的渺小。當然越是如此,他們越是有在崇山峻岭間探險的慾望。

「那邊好像有人?」,隊伍中一個人忽然指著一個方位對其他人說道:「在那邊。」

「的確有人,」接著,又有人注意到同樣的情況。

緊接著,眾人都能看到離他們幾里遠外的一個山谷中,有一些不同顏色的點在動,像是人的身影。可惜離得太遠,他們還看不清那邊的具體情況。

「我們過去看看,」確定是有人後,倪文想到或許可以過去詢問一著消息,所以不管那邊是什麼情況,倪文都打算過去看看。

「走吧,」趙興陽沒有意見,當即招呼身後額人一聲。現在能在山脈里遇到武修,對一直遇到凶獸的眾人來說算是一種幸運。於是乎,一群人又匆匆下山,向他們發現有人的地方走去。

不一時,來到那處地方近前,目光穿過稀疏的林木,他們隱約可以看到遠處有人影在動。

「那邊好像只有武修!」一個人不確定的說著。

「沒有凶獸,那他們停下在幹什麼?」

「好像不是一個隊伍的人。」

「對,那邊像是兩個隊伍在爭鬥。」

「我們還要不要過去。」站在一群人前方,三名七階武修一人一句討論前方的情況。緊接著,三人都陷入思索之中。

「不如先靠近一點,等確定他們的人數再說?」

「離得太近,會不會引起人家誤會?」

「管不了那麼多了,反正我們人多,不需要太擔心,再說那個位置算是我們要經過的地方,我們不可能再繞路走。」

簡單的考慮之後,三人又簡單商量一下,然後便確定了隊伍繼續向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