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你怎麼回來了?”湯瑩拱到李明的耳邊,懇切地問道。

跟湯瑩近距離的接觸,總是讓李明有種蠢蠢欲動的慾望,尤其是那陣清香,不時地撲鼻而來,從衣領到額骨的地方,李明不經意地端詳了一下那段細膩的粉頸,細膩得就連一條雜亂的紋路也沒有,美人有時候也不用美得這麼的誇張吧?李明開始有點後悔那天那晚,自己爲什麼沒有將房間的燈打得通亮。

湯瑩轉過頭來,李明無意間察覺到,原來今天湯瑩化了一個淡淡的妝,尤其是眼影的部分,化了一個淺紫色的淡影,不過透過眼影,隱隱約約的能看到一點點輕輕浮起的眼袋,而且眼睛略略有幾條隱約的紅絲。

“你昨晚……熬夜了?”李明隨意地問,語氣很輕,就像兩個情人之間在說着話,其實到目前爲止,李明也不太搞得清楚湯瑩跟自己的關係,他只是知道與湯瑩一起的時候感覺很親暱,但也不是他對劉夢倩那種很傾慕的感覺,只是覺得有一種說不清楚的自然、和舒服在其中。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湯瑩眉頭一皺,柳眉立即頭對頭地差點碰到了一起,嬌嫩的紅脣輕動,語氣同樣的親暱,略帶有點好奇地問。

“我看你好像有眼袋了!”李明不好意思的說,雖知道女人最怕人說她老了,或者不美了,曾經有那麼一個故事好像叫做“白雪公主與七矮人”,那白雪公主就是因爲太美了,而被一個妒忌她的女人差點毒死。

“啊?!不是吧!”湯瑩媚眼一瞪,驚訝地叫了一句,聲音大得讓在場的教師都望了過來,使湯瑩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這樣反而使得她跟李明現在的這個狀態,越加的曖昧了起來。

“別那麼大聲啊!只是有一點點而已!”李明立馬解析道,生怕湯瑩真的拿出鏡子來照照自己的妝容。

“哦!反正今晚睡一下就好了!”湯瑩說着。


“好吧!?你找我有什麼事啊?”李明問。

“哦,沒什麼啊?你到底是怎麼回來的?你昨天不是被帶去警察局了嗎?”湯瑩問。

“唉!……”李明嘆了一口氣,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將昨晚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告訴湯瑩好,不過,只要略去劉夢倩跟饒正的部分,即便把所有的事情都詳細地闡述一次,估計也不會引起湯瑩任何的猜疑,而饒正的部分,更是必須保密再加密的,唉,要知道,間諜真的不那麼好當。

李明過濾了一些信息,然後便將事情的起因,和結果告訴了湯瑩,而中間詳細的經過,他只隱隱約約地說了一些。

“哦?怪不得,說反轉了整個監獄都找不到你了!”認真地聽着李明說的湯瑩,自言自語地說着,眼神懵懂的,有點不假思索的表情。

“啊?什麼?什麼反轉了整個監獄?”李明不解地問。

“哦!沒什麼!今早的報紙說,有人去劫獄了,然後什麼都找到,就又出去了!我……剛纔不是說你!”湯瑩立即解析道。

李明,蹙着半眉,狐疑地望着湯瑩,有些不解,不過根據湯瑩遞過來的那份報紙,上面真的是黑體字地這樣寫着一則看上去很無稽之談的新聞,裏面闡述了,那些人弄暈了所有獄警,而後無聲無色地打開了所有監獄的門,最後什麼都沒帶走,便又離開了平頭市東江區的監獄。

“嘻嘻!”湯瑩見李明很是狐疑的苦惱樣,不禁諂諂一笑,打算以此打消李明懷疑的念頭。

“唉!看來,每個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啊!”李明心想,也跟着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個笑容。

“那……沒事了吧?我肚子餓了,想去吃飯!”李明擰了擰脖子,有點不太耐煩地道,李明有點不耐煩也是正常的,自從湯瑩喊了那句“不是吧!”之後,辦公室裏就有幾雙猥瑣的眼睛一直在暗暗地盯着李明。

李明站了起來,不停地在捎着自己的頭髮,不知道是頭癢,還是皮癢,反正有點不太自在,他總覺得有一股充滿敵意的眼光在射向自己,此時,他選擇先回避一下。

在李明正想走的時候,突然,湯瑩從後面喊了一句:“喂!今晚記得來補課!”

“嗯!會來的!”李明不假思索地回答。

頓了頓,李明又說:“不過我今晚要八點之前走,因爲……家裏有點事!”其實,並不是家裏有點事,而是他今晚準備去找饒正談一談“毒品”案件的事情,還有把自己的網線布好,如果這件案子跟張明達有關的話,李明絕對是不會讓它輕鬆地從自己的手指縫間溜走……

在李明離開了辦公室,並將門關上了之後,一個禿頂的教師,走到了湯瑩的桌前,他也想坐在李明剛纔坐過而且還有點餘溫的椅子上面。不過,湯瑩很快便一腳踢了開去,別忘記了湯瑩可是空手道的高手,踢一張椅子對於她來說,只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椅子恰好擋在了那位禿頂教師於湯瑩的桌子之間,離開有那麼半米的距離,可是,那傢伙還是要雙手撐到湯瑩的桌面,溫柔地說:“湯老師!你看我已經約了你有一個星期了,你還是沒有安排到一個晚上跟我吃一頓便飯麼?”

“張主任!你沒看見我很忙麼?現在這麼多昨夜要改!今晚還要給學生補課,高考完之前我都沒時間啊!連飯都沒時間吃啊!別說一起吃飯了!”湯瑩決斷地說,嬌容上一抹淡淡的怒容,顯得嬌容更加嬌嗔了起來,比起剛纔跟李明說話親暱的語氣,現在更是180度的一個大轉變。

湯瑩口中的張主任,正是學校的訓導主任,專門管理學校的校規、校紀的,以前也曾經有過嚴重體罰學生的記錄,不過後來因爲後面有人,所以學校纔給他按下來了,沒有開除過他,30來歲的年紀還有結婚,沒有女朋友,卻已經長成了一個地中海的髮型,不難想象這人平時的歪點子一定不會少。

“就爲了跟剛纔那個天天不上課的壞學生補課!?”張主任很氣憤地說,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連一個學生都比不上,而且還被湯瑩用一個從不遵守學校紀律的差生來做推搪自己的藉口。

“唉!反正,要請我吃飯的人,從學校門口排到大馬路上,你也是知道的,你慢慢排吧!我現在忙,你也看得到,沒事就別囔囔了!”湯瑩不耐煩地說着,語氣中帶有頗大的怒氣,主要原因還是張主任說了李明的壞話,不然的話,大家畢竟是同事一場,而且張還是主任,湯瑩怎麼都不會完全不留一線。

“好!我明白了!李明是嗎?”張主任悻悻地道。

湯瑩不置可否,低頭又往着自己的作業本上,專注了起來。

…………

醫院裏的張康明,剛收到了父親和陳叔被國保局的人,捉了起來的消息,心裏焦急萬分,大聲囔囔道:“tmd,誰敢在平頭市,捉起我們來了,真tmd的吃了豹子膽!快給我打電話給常政委,讓那邊的什麼局的立馬給我放人!”張康明說這句話的語氣跟火氣,完全不遜於他的父親,雖然張康明不是警察局的人,也不是什麼官員,但是他父親的社會關係,他完全可以玩捏在手中。

陳叔走了之後,也不知道換了一個誰來給張康明提電話,電話是撥好了,再遞到張康明的手上。

張康明接過電話,一掌將那匍匐在身上的護士推開,然後對着電話,就說起了事。


電話的那頭,表示完全理解張康明的心情,以及很快就會去解決這件事,要解決這事,現在他們還都不知道,這次國保局派來的人,是國家級別的,而且這張網,很可能是爲了他們而設下的…… 張主任跟湯瑩在房間裏所說的話,李明全都聽在了耳朵裏,雖然隔着一扇門,不過李明就是聽到了,而且聽得非常之清楚。從張主任的字裏行間,以及語氣中,李明可以察覺到張主任對湯瑩有一種威迫的味道,而且湯瑩顯然也很不耐煩地在敷衍着他。

李明在門外站了一會兒,攥緊了的拳頭,一直沒有放鬆過,一種再次衝進辦公室的衝動,油然而生。

“媽的,我是壞學生,你就是壞透了的老師?!”李明心裏默默唸着。

過了一會,教師的辦公室裏再也沒有傳來湯瑩的聲音,李明才默默地遠離辦公室的門口,剛纔李明差點就奪門衝了進去,還好可能是因爲在辦公室的緣故,張主任並沒有繼續把話說下去,恐怕最後只是無奈地離開了湯瑩的旁邊。

“你媽的,一個不折不扣的色魔!”李明悻悻地低鳴了一句,遇到湯瑩被泡,李明心裏總有一點不悅的感覺,這種感覺在第一次送湯瑩回家碰到流氓的時候有過,在露天吧碰到幾個找茬的老外的時候有過,然後就是在地鐵碰到難纏的阿吉的時候也有過。而每次,李明都是狠狠的教訓了這些傢伙,這次,到底該怎麼做,李明自己心裏也沒底,手裏攥緊了的拳頭,有一種揮不出的無力感,總不能在學校裏對張主任做點什麼出格的事情吧!很快就又要高考了!

李明回到了課室,此時劉夢倩已經不在課室裏面了,其他的同學也三三兩兩的,離開了課室,現在就只剩下鄧智斌那傢伙在,平時這廝都是早早就溜了出去,不知道泡那位美眉去了,而中午飯很多時候,都是李明一個人自己吃的,但今天鄧智斌居然在課室裏待着。

看着鄧智斌一臉的壞笑,李明有些不明故里地走了過去,隨口地問道:“喂!等我一起吃飯嗎!?”

“唉!我還以爲湯老師會拉你一起吃飯呢!?讓我失望了!”鄧智斌搖搖頭,賊笑賊笑地說着,語氣中帶有些許的戲謔。

“去你的!走啦!失望你個鳥呀!就知道湯老師!”李明彷彿感覺到鄧智斌的這句話裏還帶着話,旋即手掌拍了一下鄧智斌的肩膀,蹙了蹙眉,裝着有點氣憤地打發着說。

鄧智斌,皺了皺眉毛,一臉狐疑地望着李明,笑了笑說:“哈哈哈!好吧!好吧!看你急的樣子,真過癮!”

說完,鄧智斌有點狐疑地低下了頭,不過最後還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輕佻地走到了李明的前面。

“急!我讓你急!”李明,一腳踹到鄧智斌的屁股上面,只是輕輕的,沒有使出多大的氣力,剛好讓鄧智斌做了一個前衝的動作,便收起了力。

“哎喲!你……你怎麼可以踢人家的屁股呢!”鄧智斌捂着屁股,裝着一臉無辜地說着。

“踢你又怎麼了?我還打你呢!”李明立即跟鄧智斌打罵了起來。

“我讓你打!讓你打!”鄧智斌也不示弱,雖然他明知道,真的打起來,十個他也不是李明的對手,不過他更知道的是,他跟李明的打架只會像小孩子在玩泥沙一樣,不會真的傷到對方。

就這樣,兩兄弟,打罵着,繞到了一起,漸漸遠去……

吃過午飯,李明硬拖着鄧智斌,來到了“激情電玩”店。

未到“激情電玩”店的門口,鄧智斌已經在不停地嚷嚷着:“大中午的,吃完飯不好好睡一下,你非要跑來這裏幹什麼?你不是打算下午又不上學吧?就快要高考了呀!我可不想陪你靠全年級倒數第一呀!”

“你省着點吧!你才考年級倒數第一!”李明瞥了鄧智斌一眼,不屑地說着,眉頭不禁顫動了一下。當然了,鄧智斌所說的,正是李明所擔心的事情,他確實很想靠**頭大學,而且他還必須從年級的倒數50名,躍升到年級的順數50名,他纔有這個機會。

鄧智斌,彷彿觀察到了李明眉頭微細的顫動,不禁又問:“喂!你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生氣個屁!快點啦!我進去跟阿虎說兩句就回去!”李明沒有理會鄧智斌的調謔,繼續加快了腳步,他開始有點後悔帶着鄧智斌一起來這裏,一來他不想讓鄧智斌知道自己當了實習間諜的事情,更不想他有任何的懷疑,二來,如果鄧智斌不在的話,他完全可以開動加速,這樣的話能節省好大的一部分時間。李明還想早點回去學校,進行溫習噢!

“來啦!來啦!催什麼催呢!?”鄧智斌在後面一邊追着李明,一邊不忿地說。

進到“激情電玩”店,李明左顧右盼的將它找了一遍,終於在一臺老虎機的前面,找到了阿虎。

李明一下拍到阿虎的肩膀上,給了阿虎一個熱情的招呼。


就在李明拍到阿虎身上的時候,阿虎的這把老虎機,又是顆粒無收。

阿虎悻悻大吼道:“哎呀!tmd,又輸了!”遂即,一把捉住李明的手,正想來一個反扣!

“你tmd是那根蔥啊!沒看到大爺我正在玩老虎機麼?拍你孃的肩膀啊!”阿虎正在發飆,而且還是很彪悍地在發飆着,把剛纔輸掉老虎機的牢騷全部發到了李明的身上。

鄧智斌也不作聲,站在後面偷偷地在小聲笑着,他真的很想看到,待會阿虎知道拍他肩膀的人,正是李明的話,他會是怎樣的一個反應,會不會被嚇得目定口呆。

李明也沒反抗,任由得阿虎扣着自己的手腕,可阿虎一轉過身的時候,明顯地慫了,手上的勁軟了許多,臉上還有點委屈的表情。

阿虎訕笑着,立即歉意地說:“呵呵!明哥,找我什麼事啊?”

“我說過你多少次了?讓你別沉迷那些賭博的東西,你現在不賭大的,就天天待在這裏賭老虎機,你有點志氣行不行?!人當混混,你當混混,你混的錢,都是送給別人花的!”現在輪到李明捉着阿虎的手,悻悻地在教訓着阿虎。

“是是是!我知道了!”阿虎低着頭,一臉歉意地倒蔥式點頭允諾。

“唉!還以爲你當了老大,會有點長進,原來還是一樣!”李明有點失望了搖了搖頭,關於饒正吩咐自己的事情,李明很想通過阿虎而得到“毒品”案件方面的消息,但現在看阿虎的模樣,根本就不像一個可以依託的人,甚至還不如他的手下刺豬。

“不是啊!明哥!自從你天天回去學校上課之後,我就……”阿虎有點氣氛地跺了跺教,然後悻悻地說:“唉……我真想把你那學校炸了!”

“吸!”鄧智斌,點了一口香菸,深深地吸入一口,不過聽到阿虎的話後,不禁覺得所吸的煙氣,都是寒氣。

“切!你敢,你試試呀!”李明挑起眼眉,調撥着阿虎說。

阿虎低着頭,沒有再說話,他知道李明跟自己不同,李明愛看書,只是不愛上學,而自己則是隻愛混,而且還是很漫無目的的混,如果不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碰上了李明,估計阿虎還會繼續在漫無目的地混下去,所以在阿虎的心裏其實很敬重李明,只要是李明說的話,他都會聽進去,不過前提是,李明不要叫他去上學。

“好啦!好啦!別低着頭了,我有件事要你幫我打聽一下!?”李明拍了拍阿虎的肩膀,然後說。

“什麼事啊!?”聽見李明有事要自己幫忙,阿虎突然地精神了起來,雙眼充滿期待地往着李明望去。

李明望了一望鄧智斌,見他走開了,不知道在玩着什麼遊戲,便放心地拱到了阿虎耳朵旁邊說:“你給我留意一下,最近有沒有人,向你兜售毒品,或者突然一些你平時很少見到的生面孔,讓你幫忙銷售之類的!”

“哦?毒品呀!這是大事情噢!明哥,你說過這東西,你是就算窮死也不碰的呀!怎麼突然對這東西感興趣起來了?”阿虎不解地問。

“去你的!誰說我碰它了!只是讓你多留意,幫我打聽,打聽,刺豬那邊我也讓他打聽了!”李明拍了阿虎一下,然後又嚴肅說。

“好吧!好吧!行了!放心,有消息我就通知你!”阿虎點了點頭,表示對這件事情已經明白。

“喏,這個我的電話,有消息隨時通知我!”李明給阿虎一個便條紙,裏面寫着饒正給自己的那臺手機的電話號碼。

“啊?你什麼時候買手機了?什麼牌子型號的?”阿虎好奇地問。

“你甭理!”李明悻悻地說着,表示對阿虎的好奇,有點不耐煩,斬釘截鐵地打發了阿虎一下。

別了阿虎,李明喊上鄧智斌,便有往着學校趕去。本來,學校午休的時間就不是很多,只有兩個小時,加上高三的課程很趕,最後一節課的那個老師肯定都會拖一拖時間,加上去找湯瑩,和跟鄧智斌吃飯,和耽擱在路上的時間,現在趕回去,恐怕也是剛剛能趕上預備鈴響起的時候。

果然,在李明踏進校門的時候,學校的預備鈴果真響起了。

“呀!好急!”驀地,鄧智斌爆出了一句,不太合時宜的話,雙手捂着下腹,臉容跟着扭曲了起來。

“去吧!去吧!”李明甩甩手,示意鄧智斌可以先走一步。

語畢,鄧智斌,便一支箭般地飆了出去。

李明並不太急,只要在正式的上課鈴打響後,回到課室裏就行了,大熱天的,早就滿身大汗的他,此時並沒有加快腳步的打算。

來到課室門口的時候,張主任正站在了門口,看着迎面而來的李明。

平時這張主任,很少會挨個班級的去巡查,今天不知道怎麼地就站在了李明的課室門口,李明看着他那猥瑣的樣子,不禁想起了他跟湯瑩說話時,那留着口水的淫褻模樣,不禁不屑地瞟了他一眼,便打算不打理地從他的面前飄過,反正上課鈴也沒打,張主任要找李明的事,也無從下手。


就在李明走到張主任身旁的時候,突然,張主任開口說話了:“李明同學,你好像遲到了!”

李明一蹙眉,正想發怒,不過想想這是學校,最後也便作罷,盯了張主任一下,徐徐地問道:“張主任!上課鈴好像還沒打吧?!”


“但是,預備鈴打了!”張主任,立即義正言辭地說,

李明眉頭一皺,心想:“你這傢伙,不是明顯在沒事,找事兒嗎?肯定因爲湯瑩今晚要給我補習,不跟他吃飯,就對我懷恨在心了!真是tmd小氣,假公濟私的魂淡!”

不過,李明即便知道了張主任的用意,也沒有立馬的揭穿,正所謂:揭穿了不美!李明決定跟這張主任玩一玩,反正李明知道有朱校長撐腰,張主任就算想玩,也玩不出什麼大事來。

“喏!那個,張主任,如果你再在這裏耽擱我下去的話,恐怕就真的要打上課鈴了!”李明冷冷地道,臉上絲毫沒有一點表情。

“你……”張主任執行自己的職務,居然被李明說成是耽擱了他的時間,一時突然接不上話來。

“張主任,你也知道我作爲一個即將高考的高三學生,每一分一秒都是十分的寶貴的!耽擱了,你可賠不起!所以沒什麼事,我就先進課室了!”李明瞥了張主任一眼,不屑地說着。

“……”張主任,一時說不出話,因爲李明的每一句話,都打到了張主任的軟肋處。而且,朱校長也都經常在校務會議上說:一切的校務工作,都以幫助,支持高三的高考爲第一的要務。想到這些,張主任不禁真的有點不敢跟李明鬧下去。

李明見張主任,沒有應聲,心裏暗暗一笑,然後便低頭往着課室走去,這時,鄧智斌正屁顛屁顛地從廁所裏往着課室衝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