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光燦亮!

頓時間,怦然爆發!

雙眸亮起一道閃爍耀人的jing芒,可怕的魂力猶如光箭般直she而出,眼前的一架器械頓時如遭雷殛,『啪!啪!』劇烈粉碎,金屬的材料散落一地,彷彿被可怕的力量硬生生摧毀。

林風心中無比駭然。

「好厲害!」暗喃著,林風只覺不敢置信。

自己,什麼時候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莫非是剛才在龍脊路上,我的魂力產生異變?」林風心中微微一忖,倏地眼眸綻亮。

「天,我明白了!」

「這個難道就是父親所說的『魂力直接攻擊』,天魂師的其中一系——」

「念力師!」





此時,光幕天梯又發生巨變。

正在所有人都以為林風能贏得這場『賭局』時,積分榜的名次再是變化。

「不,不會?」

「怎麼可能!」

王沖一行人無不面se駭然,正如其它學員一樣,完全是目瞪口呆!

幻夭,排名竟是再次提升!

14.

13!

風水輪流轉,幻夭,瞬間將林風又是擠了下去。

而他的躥升也並未就此停止,仍是很勉強的往上再攀登了一名。

「啪!」

最終,停頓在第12名上。


全場一片嘩然,震駭無比。



(第二更到最近有點不定時,請大家見諒一下,小小已經很努力了,不管怎麼樣,每天三更不能少。昨天一更欠著,哈,明天要陪女兒去兒童公園,這一更估計要到下禮拜一還了@[email protected])(未完待續。。)

s 三十三重天。(.)

此時,已是夜深。

雄偉的扁平塔樓,散發著古銅se的光芒,這座擁有無比古老年數的存在,看不出有任何歲月的痕迹。

入口處,淡淡站立著一個青年,彷如一把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

「我又來了」林風淡望著眼前這魁偉的建築,微笑道。

三天,整整三天!


為了完全掌握住腦海中那感覺,自己不得不『浪費』三次進入『三十三重天』的機會。

但……相比實力的進步,浪費,相當的值得。

雙眸閃過一道銳利寒芒,林風嘴角微微划起,旋即便是跨步進入。

步伐輕鬆自如,林風,自信無比!



第一重天。

「練習一下《蒼穹槍決》第四層。」林風面帶著淡然微笑。

這一次,自己並不想多浪費時間。

霎時間,十頭『刀獄金皮豬』血紅著雙目,疾馳而來。『砰,砰!』的鐵蹄聲巨鳴,震人耳膜,但在林風眼中,那雄壯彪悍的身軀卻是那麼的不堪一擊,早在自己第一次進入,便已能輕鬆解決。

「第四層十式分三招,其中第一招『鷹啄式』,三式合而為一。」

林風手中冰魄騰龍槍一抖,劃開層層槍花,頓時間眼眸如鷹鷲般銳利。

「咻!」

一出手,宛如行雲閃電,虛空中倏地出現一隻巨大的金翅皇冠鷹,仰天長嘯,盡顯霸氣!

瞬時,其中一頭『刀獄金皮豬』慘遭雷殛,巨力穿刺,恐怖的力量在剎那間——蓬然爆發!冰魄騰龍槍巨震,林風右手臂猛的發力,剎時血肉橫飛,龐然的氣勁波及四周。連帶著數頭『刀獄金皮豬』無不受創。

「這……」林風雙目圓睜。

自己,竟發揮出了這第一招『鷹啄式』的jing髓?!

「我才領悟多少天?」林風有點不敢相信。

當初自己領悟第三層的『赤蛇炎舞』,那可是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但現在……

悟通之快,簡直有點沒道理!

哧!哧!

槍影閃現,林風穿梭在獸群之中,手中冰魄騰龍槍好似化作『金翅皇冠鷹』。那尖銳如電芒般的鷹嘴啄下,頓時一片屍痕累累。眨眼,十頭『刀獄金皮豬』便死的乾乾淨淨。

完全領悟!

「順暢至極!」林風雙眸粼粼閃光,「以前不懂的竟是全部融會貫通,好怪異。」

「難道……又『頓悟』了?」林風洒然一笑。

耳邊。倏地響起那熟悉的聲音,林風瞬時將疑問拋之腦後。

第二重天,開始!

100頭『刀獄金皮豬』,好似蝗蟲般密集。**鋪天蓋地的呼嘯吼聲響徹,如山崩地裂,氣勢無比龐大。

林風,手執冰魄騰龍槍,如螻蟻般渺小。

但——

實力和重量、數量卻是並無關係。


「既然『鷹啄式』已是完美領悟。那便練習一下第二招『俯衝式』。」林風點了點頭。

心中念成。林風頓時化作一道流雲,竄入獸群之中。

如虎入羊群,所向無敵!

「吘!」「吘!!」

凄厲的嘶喊聲不斷響起,只見林風使槍疾馳,虛空中那『金翅皇冠鷹』展翅高飛,所過之處。刀獄金皮豬無不慘死倒地。林風殺戮的速度仿如秋風掃落葉般,每次厲光閃現。所帶走的——


決不止一具屍體。

「天哪……我竟隱約感覺到『俯衝式』的jing髓!」林風已是不知道該作如何表情。

若說這是《蒼穹槍決》的第一層,自己領悟得如此之快很正常。

但。這可第四層!!

當初,自己花了多少時間和jing力,別說摸索到一點jing髓,就是能完整施展一遍都是難上加難。不說其它,單是第三層最後一式『赤蛇炎舞』,自己都領悟了好兩個月!

而如今……太奇怪!

「不管怎麼樣,總是件好事!」林風旋即釋然,淡然一笑。


既然想不通,那就暫時別想!

與其想這些無謂的事,倒不如一門心思集中在槍決上,將『俯衝式』從那『隱約的感覺』,慢慢升華。

將它完整掌握!





很快,林風便是沉浸在槍招的感悟之中。

100頭『刀獄金皮豬』完全不夠殺,待到殺得一個不留,林風甚至連大氣都未喘半分。

輕鬆不過!

第三重天,僅僅十頭『噬人瘋狸』更是宛如塞牙縫,一眨眼,便成了十具屍體。

三天的進步,又豈是說笑?



「第四重天,開始!」沉然的聲音再是響起,林風旋即目光綻亮。

「100頭『噬人瘋狸』,應該能練習很久。」手中冰魄騰龍槍握緊,輕輕震動。

身體,已是微微感到興奮。

上一次自己在第四重天,可是『險而又險』的方才通過。

這次…又如何?

鋪天蓋地的黑褐se光影出現,將天空遮蓋的嚴嚴實實,然而林風的神情卻是十分的平靜。微微閉上雙目,手中冰魄騰龍槍一纏一點,頓時,孑然戰意轟然爆發。

嗖!

彷如破空之箭,林風疾馳而前。

冰魄騰龍槍橫向一掃,林風左腳輕輕一點,右腳倏地跨出。

既快又准!

「哧!」「哧!」

兩道寒光乍現,三頭『噬人瘋狸』瞬時被擊殺,更有好幾頭受傷不輕。

借著攻擊,林風腳步半刻不停,彷彿『噬人瘋狸』的攻擊早已是盡落腦海。腳步的移動盡顯奇妙,冰魄騰龍槍一轉一掃,『俯衝式』再是使出,猶如鷹鷲俯衝,爆炸般的槍聲響起。

屠殺一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