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老弟就是那個山峯,四面陡壁懸崖只有一條路上去,那條路狹宰易守難攻,兇獸體積大不好上去,你看上面的人都是無精打采的,看上去困了不少日子!”過了500公里左右,吳哥指着前面一座山峯叫昊天看。昊天看着幾十里路遠的山峯,和吳哥所說一樣,有一條彎彎曲曲只能人身通過的小路上去。

上面的人影好像蔫不拉幾的,看上去毫無生機。到了仙界就是普通的人看幾十裏之內的事物都一目瞭然,仙界的空氣,樹木皆有靈氣,使然聰明百倍!何況仙界的仙人,看上百里之內那是易事,就是仙人到凡界,有點都可以看到千里之內的事情。

“那就委屈幾位了!”昊天說着把他們和胡瑤裝進了乾坤袋,隱形朝山峯走去。

真法鏡的兇獸在山峯下面來去走到,好像這些兇獸有人指揮它們一樣,它們就是針對仙人。昊天從兇獸的空隙中來到山峯上,現去身影喊道:“李大俠!我古月昊天來也!”說話間,放胡瑤和吳哥幾人。

“主人!哦!不,昊天少俠,你終於來了,你真的會隱身大法,哈哈!我們從仙界封殺令上面看到,說你會隱身大法,今日終的一見!”李紅次看到昊天來到,興奮的有點語無倫次,

“昊天少俠,昊天少俠!”在逆天門來的人紛紛和昊天打招呼!還有一些不是從逆天門來的,也上前寒暄幾句!山峯上面一個加起來有50多人。

“請問這兩位仙人尊姓大名!上次在逆天門多謝兩位贈送奇兵,當時情急還未問兩位大名!”昊天看着一個是魁梧高大的猛漢,一個是風度翩翩的書生問道:

“昊天少俠,不要客氣,我叫劉馗!”魁梧高大的猛漢拱了拱手,以表尊敬。

“我叫常風!”風度翩翩的書生說着也拱了拱手,

“多謝!多謝!”昊天也拱手還禮。

“哈哈!昊天少俠不必客氣,我們視少俠如同主人,少俠在客氣,我們就無地自容了!”常風笑了笑,看起來對昊天非常尊敬。

“李大俠,這裏仙靈石,元丹,仙丹,你先拿去給他們補充一些能量!”昊天說着拿去一些魂級仙靈石和兇獸元丹,仙丹給李紅次,李紅次安排人分派下去。

“李大俠,逆天門一共有3-4百人,怎麼只剩下這麼一點人,其他的人都被神仙門殺了嗎?”昊天有點不解,就問李紅次。

“哎!昊天少俠,說起來話長!你不知道!我們開始也不想闖這個戰天門,聽說最近200年沒有一人能闖過戰天門,這些都是因爲神仙門的人開啓了古老陣法,防止人從戰天門進入歸真大陸。

我們聽說戰天門的情況,就不願鋌而走險,就去戰門,沒想到被神仙門的還記得我們,幾千年都過了,我們認爲神仙門的人不會爲難我們,沒想到他們還是將我們視爲妖魔鬼怪,要將我們擒獲,我們與他們力戰幾天幾夜,結果只剩下我們這些人逃脫了,其他的一些被他們抓走了,是死是活不得而知!哎!”李紅次說完,又是嘆息一聲。對李紅次這樣的人來講,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昊天老弟,我聽說逆天門來的人在戰門被擒後沒有被殺,神仙門的人把他們囚禁了起來,以前是聽說要等抓到你以後一起繩之於法!”吳哥這時走過來,告訴昊天。

“抓我!等我們攻下了戰天門,我們去戰門救他們!我要剷平戰門!”昊天咬咬牙,新仇舊恨,涌上心頭。

“恩!等我們攻下了戰天門就殺回戰門!”李紅次也表示讚歎。

“李大俠,你也先補充一些能量再說。”

此時山峯上面的人都在打坐運功,很多人老早沒有能量補充了,在搏殺關裏面有陣法壓住制吸收不了靈氣,失去了能量很以補充。

“昊天少俠,這些真法鏡兇獸怎麼對付?”李紅次修煉好了之後問昊天。

“我只能隱身偷襲,殺死它們奪取它們的元丹,真法鏡兇獸的元丹能量非常大,我剛纔吸收了一個,要是我不儲存能量的話我又能提升一級。就是魄法鏡的強者吸收了一個真法鏡兇獸的元丹都會提升一級,他們兩個則機緣巧合,剛剛吸收了一個真法鏡元丹,由真法鏡中級升到了高級!我看這裏面很多人接近真法鏡,多搞到一些元丹,他們的境界都要提升!”昊天說話間指着吳哥和李山兩人給李紅次看。

“昊天少俠說的極是,我們逆天門來的還沒有一個達到真法鏡的境界,要是多吸取一些真法鏡的元丹力量,提升境界指日可待!不知少俠有什麼安排!”

“李大俠,我隱形獵殺兇獸沒有問題,就是我在隱形中無法拾取兇獸的元丹,不知在座的有沒有拾取法寶或奇兵,我破開兇獸的肚腹,拾取法寶的奇兵就收集仙獸的元丹,這樣我多獵殺幾次,這裏的兇獸就不攻之破!我等的功力也得到了提升了,豈不是是一舉兩得!”


“成鵬,你過來一下!”李紅次朝人羣中喊道;

“來了,什麼事!李大俠,昊天少俠!”一個矮胖的漢子來到昊天和李紅次的面前!

“成鵬。你的收集奇兵摘天星能不能在這羣兇獸羣裏面拾取昊天少俠宰殺兇獸留下來的元丹?”

“只要兇獸死了,元丹露去體外就沒有問題!”

“你這個奇兵是怎麼躲避兇獸的攻擊呢?”昊天難以想通,摘天星去元丹時怎樣防備兇獸攻擊的。

“哈哈!昊天少俠不知,我這個奇兵本身的顏色非常奇妙,會僞裝自己,它會根據環境改變本身的顏色!一般情況下,很難發現!”成鵬小子答道:

“那就好辦!馬上行動!”昊天說着隱去身形! 一百四十三章;結界關

過了一會,昊天現去身形問道:“成鵬,我隱身時你的奇兵能不能看見我?”

這時,成鵬手裏一個像瓢蟲一樣的奇兵說道:“昊天少俠,你隱身時我看不見你的,你把我主人的兵器放在身上,我就會找你!”

“好的!”昊天就從成鵬手裏接過一把魂級法器大刀,放入乾坤袋。

“那我就去獵殺兇獸了,各位稍等!”昊天說着朝在場的人拱了拱手,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身邊的胡瑤,胡瑤深情的微微一笑道:“昊天哥哥小心!”

“昊天少俠小心,昊天少俠小心!……”在場的都紛紛站起說道:

“大家放心!”昊天對着在場的人笑了笑,就隱身離去。

昊天來到山峯下面,看見一個豹形兇獸獨處一旁,昊天意念一閃,神兵利器切菜斬豆腐一樣,就把豹形兇獸的腦袋割下,肚皮畫開,籃球大的元丹掉在外面!和草地一樣顏色的奇兵摘天星迅速的將元丹收入它的腹中。真是的收集奇兵,昊天看着這個奇兵,不由的嘆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

不一會看到一個狼形兇獸獨處一處,昊天也是輕而易舉的將它斬殺,摘天星順利的收集元丹,轉來轉去,昊天擊殺了50多個兇獸,他感覺意念力疲勞,就帶着摘天星迴到山峯之上。

昊天在山峯上剛現去身形,李紅次就上前問道:“昊天少俠,此次收穫如何?”

“斬殺了50多個兇獸,一直使用神兵,意念力跟不上,感覺疲勞就回來了,李大俠,你把這些元丹分下去,提高大家的能量。暫時不能獨自處理元丹的,用我神兵利器塗抹兇獸元丹的記憶再分給他們,我先修煉一下,摘天星,給我兩個元丹!”昊天說完從摘天星那裏接過兩個元丹,就倒一旁修煉起來。

昊天這次準備突破凝魂鏡初級進入凝魂境中級,他拿了兩個元丹,上次剛剛煉化真法鏡元丹時,他把很多的能量讓毛勢必和麥斯特的肖像吸收了。並且發現氣海丹田裏面的凝魂花可以隨時隨地吸收能量,只是他還沒有到通魂鏡,和凝魂花還沒有產生聯繫。一般的修者在凝魂鏡時意念和魂力是相通的,可是昊天的凝魂鏡與衆不同,他的凝魂鏡是神識和凝魂花。

昊天把真法鏡的元丹吸入體內,和上次一樣讓神龍吸收了外邊一些摻雜的能量,元丹進入意海,鎮魔令吸收元丹裏面兇獸的靈智,純淨的能量流入他的三個丹田,也讓麥斯特和毛勢必的肖像也吸收了一些能量,巨大的能量經過三個丹田,進入脈輪和雙魄成仙之中。


能量在體內運行,昊天回憶隱形擊殺兇獸時,感覺對意念,神兵利器,法力的運用有所領悟,忽然靈光一閃,意念和能量進一步融合,‘嗡’的一聲昊天感覺身體一顫,好像電擊一樣,三大丹田能量溢出,擴大了一分,昊天直接晉級,進入凝魂鏡中級。

到了凝魂境以後,這還是昊天第一次升級,升級的感覺和以前大不相同。

一般修者開始的法力屬於魄性法力,是由魄力凝成的,到了凝魂鏡是由魄力轉成魂力,昊天的凝魂鏡,魄力不改變,魂力是由神識凝招魂花吸收靈氣轉變而成。現在昊天的身上有意念力,血脈之力,氣力,還有法力。一般的修者只有法力不存在意念力,血脈之力,氣力。他們的意念力,血脈之力,氣力全部已經凝練成了法力。

昊天的身體非常奇怪,非一般的仙人可以理解的。昊天升到凝魂鏡中級,其實他身上的法力性質還是以魄力爲主的,不然的話雙魄成仙就不存在了,但是他身上實實在在凝聚成魂了,氣海里面氣力慢慢的以魂力的狀態存在了。在仙界同時擁有魄力和魂力就是奇蹟,昊天這個奇蹟,不止這兩樣,他還有意念力和血脈之力。

“哈哈!昊天少俠,你吸收兩個元丹,比我吸收一個都快!真的不可思議啊!”李紅次來到懸崖邊,笑哈哈看着眺望遠方的昊天。

“李大俠,你也吸收好了,嗯!現在升到了真法鏡修爲嗎!恭喜啊!”昊天轉過頭看到修爲突破的李紅次,心想,此人不愧一代魔頭。

“昊天少俠,我們在此已有半年了。在此段時間多次折騰,我們領悟甚多,你來的時候給了我們一些能量填充,加上這次吸收真法鏡的元丹,不想升級都不行啊!哈哈!我們受困的人,每個人的修爲都提升一級,天賦好的還提升了兩級啊!哈哈!”李紅次邊說邊笑顯得很開心。

昊天看了看,有的修煉好的,有的還在修煉者,他們的修爲都有提升。山崖上本來死氣沉沉的景象,現在變得生機勃勃。“昊天少俠,聽吳哥講,你在返真大陸也做了幾件驚天動地的事啊!”李紅次顯得有些羨慕。

“一些小事,無足掛齒!”大家都好了,我再去獵殺幾次兇獸,我想它們就會自動撤離了,就是不知道下一關是什麼關啊?”

“昊天少俠別急!等何長豐仙友修煉好了,叫他講講下一關,結界關的情況給你聽!”

“下一關叫結界關?”昊天不由的看了看李紅次,在修仙大**天接觸過結界,那個時候憑他特殊的身體在結界裏面暢通無阻,到了仙界,經過凝練池,昊天的身體改變了很多,以前的一些會的武功現在都不能使用了。比如;意念劍,捆神鎖,吸功大法,龜息大法,這些不常用的功法都無法使用,有的功法練記憶都消失了。

只是身法任意而行,本命法器,由於經常使用,完全融入了他的意念和身心之中,所以纔沒有遺忘。‘經過了凝練池,在結界裏面肯定不能和以前一樣暢通無阻了,再加上仙界的結界比修仙大陸的結界強多了!’昊天心裏不由的感覺到了壓力。

“昊天少俠,你好!我叫何長豐,聽李大俠講你想了解結界關的事?”一個道骨仙風穿着白衣的中年男子隨着李紅次來到昊天身邊。

“哈哈!何仙人道骨仙風,爲什麼也被神仙門逼得闖戰天門啊?”昊天見何長豐道骨仙風,應該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沒想到昊天少俠還如此幽默!神仙門居心叵測,想一攬仙界壓制其他仙門同道,在下看不過眼,多說了幾句就被他們列入封殺令之中!”何長豐淡淡的說起,好像在說被人的故事一樣。

“神仙門可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在修煉界一般人只知道仙界有神仙門,不知道仙界有其他門派,我想這些都是神仙門搞得把戲,在修仙大陸神仙門就和我接下仇恨,到了仙界他們乾脆把我封殺了,哈哈!借吳哥一句話,我們都是天涯淪落人啊!”昊天說誰笑笑,頗爲放鬆。此時,昊天年齡雖然不大,一看就是少年老成之人。

“是啊!戰天門本來很容易通過的,每百年都有大批的仙人通過戰天門,沒想到200年前我正好趕上了戰天門的突變,本來在搏殺關,兇獸根本不成羣結隊,結界關的結界只要精通法術的仙人很容易就會闖過結界,第三關,遠古關,基本上是一處坦途。

沒想到,我來到戰天門到了第三關遠古關,正準備通過時,突然遠古關發生了變異,我門一羣人就退到結界關,沒想到結界關也發生了變異,我們一行人5百多人,全部困在結界關內,只有我靠着天地遁法才從結界關跑了出來。後來我在外面被神仙門的人打傷,被迫又來到這裏,碰上李大俠相助,才得以存活下來。”何長豐停頓了一下,接着又說道:

“關於結界是這樣的;

人力佈下的封閉陣法叫着結,

神力,魔力,妖力,獸力,鬼力或其他力量佈下的封閉式陣法叫着界,

由人力和神力,或人力和魔力,神力和魔力兩道不同的力量佈下的封閉式陣法叫着結界,只要由兩道不同力量佈下都可以稱結界。

由人力,神力,魔力三道力量,或者他任何三道不同的力量佈下的封閉式陣法叫着方,也稱一方世界。

超過三種不同力量佈下的封閉式陣法叫世界!

據說有的世界是由超過了十種不同的力量佈下的封閉式陣法,進入那個世界的人,活着出來的基本爲零!”何長豐淡淡的講述着這些昊天難以聽懂的事情! 一百四十四章;驚陷搏殺關

“何仙人你現在給我講這些結界和世界的事,我搞不懂!只能等進入了結界關以後才向何仙人討教,多謝何仙人!”何長豐講的一些結界與世界的事,把昊天講的一頭霧水,於是他拱手對何長豐說道:

“也好!等進了結界關,再和昊天少俠研討,眼前衝搏殺關要緊。我也有很長時間沒有進過結界關,我先遁地進入結界關,探探虛實回來再和昊天少俠,李大俠協商對策。”

“那就有勞何仙人!”昊天和李紅次都客氣的說道:

何仙人身影一晃,遁地不見。“仙界的能人異士就是多了,這裏不能飛天,他卻可以遁地!”昊天看着從眼前消失的何仙人,不由的感覺仙界深不可測。

“昊天少俠不知啊!何仙人學的天地遁法屬於道家法術,不是一般的遁法,一般的遁法在此也無法遁地!”

“何仙人會如此高深的天地遁法在返真大陸也被神仙門擊傷,逃到這裏,不知神仙門什麼能人可以追蹤到何仙人?”昊天有點不解,於是問李紅次。

“聽何仙人講是一個白衣道士在他不留意的時候將其打傷,那個白衣道士是道鏡的修爲,不屬於三層天裏面的仙人。”

“白衣道士!這個白衣道士卻是有點手段,將我困在陣法中困了三個月,要不是我在逆天門吸收了巨大的能量,肯定要命喪那個陣法之中!”聽聞白衣道士乃是道境中人,昊天感覺神仙門不開小視。

“這件事我聽胡瑤仙女講過,據胡仙女所述,我們都猜測那個陣法應該是傳說中的幻化陣法,那個陣法是一個真仙強者對道術的領悟凝聚而成的,裏面是那真仙對陣法的領悟心得,敢問那個真仙的心得昊天少俠怎麼處理了,要是塗抹了裏面的記憶是在太可惜!”李紅次好像話中有話。

‘那個意念能量是陣法心得,怪不得陰陽袋會主動去吞吃。’昊天心裏想着嘴裏說道:“那個陣法心得被我一個未成形的法寶吸收了,有空我也要好好鑽研一番!”

“法寶!沒想到昊天少俠還有未成形的法寶,那恭喜昊天少俠!那個法寶形成後肯定會大放光彩!”李紅次有點羨慕嫉妒了。

“那是後話,我現在再去擊殺一部分兇獸,估計它們看到很多兇獸的屍體,就會知難而退了!我先告辭了,這裏有勞李大俠照顧!”昊天說完,帶着成鵬的奇兵摘天星離去。


大概過了十幾個時辰,昊天回到山峯上面,摘天星倒去60多個兇獸元丹,神兵利器塗抹的元丹的靈智,李紅次就分給了衆人,剩下的李紅次遞給昊天說道;“昊天少俠,你吸收儲備能量非我等可比,兇獸雖會暫時離開,我想在去博士殺谷的路上,兇獸必定還會攻擊我們,少俠將這些能量儲備在身,我們好一舉衝過搏殺關。”

昊天接過元丹,也沒有說什麼客氣話,到旁邊打坐吸收能量,穩定了一下凝魂鏡中級的根基,這次獵殺仙獸沒有獲得什麼特別的心得,昊天也不想升級太快,就沒有刻意的去鑽研心得,於是把剩下的元丹的能量全部讓麥斯特和毛勢必的肖像,巨虎元魄,淫慾魄,神兵利器,等吸收,以備後用。

大家經過再一次吸收能量修爲基本上穩固下來,李紅次統計了一下戰鬥力,真法鏡修爲的有23位,魂法鏡的有25位,魄法鏡修爲的5位,加上胡瑤和昊天凝魂鏡,離開的何長豐,共計56人。

在昊天吸收元丹的時候,李紅次到山峯下面觀察了一圈,未發現剩下的兇獸,如所料一樣離開的了山峯,不知去向。兇獸在面對昊天這樣無形的殺手時,離開是唯一的選擇。

“昊天少俠,你看我們什麼離開此地?”李紅次把情況向大家介紹了一下,就問昊天。

“大家在準備一下,行動路線,行動方案,一個時辰後我們就出發!李大俠意下如何?”昊天看着李紅次,心想:‘越快離開越好!’

“好!就按昊天少俠吩咐的行!”李紅次說點了點頭。

一個時辰後,昊天李紅次一行五十五人離開的山峯朝結界關前進,從他們落腳的山峯到結界關還有400多公里路程,大家雖然不能飛行,不過這一點路還要不了多久,按他們的速度也就1-2時辰的事。

昊天帶着五個真法鏡強者在前面,李紅次帶着五個真法鏡強者在昊天的右側,劉馗帶着5個帶着五個真法鏡強者在昊天的左側,常飛帶着5個帶着五個真法鏡強者在昊天的後面,中間是魂法鏡強者,裏面是魄法鏡強者。胡瑤和昊天走在一起。

每個魄法鏡強者在返真大陸都可以獨擋一面,昊天面對神仙門十幾萬衆時,他們中間也只有兩個魄法鏡強者,不過在這次行動中魄法鏡強者卻成了保護對象。

昊天他們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行走,一路無話,前面幾十裏就是結界關,大家都不由的都鬆了口氣,認爲兇獸不會來了。正在此時聽見‘嗷嗷嗷…………!’嚎叫聲連綿不斷,4-5百隻真法鏡兇獸四面八方包圍而來。它們好像懂陣法一樣,不一會就來到了昊天他們3萬米之遙。這個陣勢真的是地動山搖啊!2-3只真法鏡兇獸就可以將昊天在邪魔窟擊敗的神仙門幾十萬衆擊敗,按現在返真大陸的情況來講,幾百只真法鏡兇獸可以毀滅整個返真大陸。

昊天一行人面對如此大的陣勢無不駭然,這樣的情景在返真大陸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戰天門以外一隻真法鏡的兇獸都找不到,昊天在邪魔窟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個魂法鏡兇獸。幾百個真法鏡兇獸一起圍攻昊天他們五十多人,完全打破了昊天他們的頭腦,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昊天大喊一聲:“大家聽我的指揮行動!”只見他身影向前一閃,靠近獸羣,大喊一聲;“雙魄成仙,幻化千軍!”一千隻法力巨虎咆哮而去,衝向一方的獸羣,他發去一掌後身形再閃到一方喊道;“雙魄成仙,幻化千軍!”他喊了四聲發去四掌,四方四千只巨虎奔向仙獸羣。

看到昊天發去四千只巨虎,李紅次他們的心神纔得到了緩解,從驚駭中緩過神來,又聽昊天喊道;“殺!”李紅次他們這些真法鏡強者,魂法鏡強者跟着巨虎後面朝兇獸撲去。

這些法力巨虎雖然在真法鏡兇獸面前不堪一擊,但是它們都是法力凝成的不知道怕,並且以多打少,加上後面的真法鏡強者真魂鏡強者跟到,一時間對獸羣也帶來了不小的打擊,硬是阻止了獸羣前衝的陣勢。

昊天隱去身形,神兵利器上下翻飛,只見一隻只兇獸的腦袋開花,昊天邊殺邊看,隨時四方支援,由於實力懸殊太大,不一會,真法鏡,魂法鏡強者大部分受到兇獸的重創,兇獸的包圍圈越縮越小,將昊天他們圍在萬米方圓之內,昊天此時已經殺了1百多隻兇獸,超過了他的意念力能量範圍,他感到意念力不支。

他現身喊道;“大家退到2000米之內,李大俠,劉馗,常風你們用奇兵守住後方!”

大家迅速的退到2000米之內,神兵利器守住左側,昊天放去護體神龍守住前面和右側。

李紅次他們三個防守奇兵都化成巨大的盾牌牢牢的守住後面,兇獸無法攻入,神兵利器守住左側兇獸不敢踏進半步,護體神龍升起千米的身形,一眨眼吞吃了2個衝前面的兇獸,一時竟震住了場面。

然而,這些兇獸也不簡單,它們看神龍鎮守兩方,它們就留下小量的攻擊李紅次他們奇兵防守的地方,也留下小部分吸引神兵利器。神兵利器雖然厲害無比,在不隱形的情況下,鎮守一方沒有問題,攻擊經驗卻不足。雖然如此,在神兵利器的威懾下,兇獸也不敢拼死前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