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哦,這有點帥啊,我竟然看傻了,回不過神來。

-閃電俱樂部?28號趙起余?

-不是,好好的比賽,搞這麼花里胡哨幹什麼呢,為了知名度?

-這人不配比賽好吧,玩這什麼鬼東西,要想出名,好好鍛煉車技不就好了。的

-雖然覺得這樣不好……可是還是被秒到了,尤其是從回到摩托車上那一刻,感覺好酷啊!

彈幕上不全是誇的,還有不少罵趙起余的。

接下來的比賽流程,已經完全沒那麼重要了,所有關注度都在趙起余身上了。

甚至霍顯的第一名,都沒有第二名趙起余有色彩了。

主要是趙起余那一波太秀了。

慕安安一直擔心他沒辦法一舉打起知名度,結果他來這麼一手,罵也罵出圈了。

這人……

天生適合娛樂圈啊!

慕安安這番想着,梁靖則是輕推了下李月牙的腦袋,「幹什麼呢,不歡呼呢,你中意的混血哥哥拿第一了。」

聽着梁靖這話,李月牙抬頭,表情有點委屈,「我剛被A到了,好帥啊。」

「梁靖,你說28號會進娛樂圈嗎,我現在去搞超話,成為第一個粉絲,是不是可以有機會見個面?」

梁靖聽完直接笑了,「你這爬牆有點快。」

「太秀了,感覺他好聰明啊。」李月牙說,「明顯知道自己得不到第一,可卻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所有人他的名字。」

李月牙正說着,iPad上正播放着結束的採訪。

雖然霍顯拿了冠軍,但媒體那邊顯覺得趙起余這麼一出更有話題,紛紛採訪趙起余。

尤其是問趙起余在比賽結束的這個行為的目的。

趙起余則面對鏡頭,很直白說了一句——「知道你就不來了?」

聽潘永興打趣自己,五丫沒好氣的回他一句,

「知道我就讓三姐跟我們一起來了!」

「別了,咱們來的一路上多遭罪啊!我可不想你三姐遭那個罪,這在家百事好,出門萬事難,我算是體會到了,可不想讓你三姐也體會一遭。」

五丫白他一眼,站起來拍拍屁股道

《彪悍農女路子野》第一百四十二章黑市 封雲霆的目光在霍野墨臉上掃了兩圈,目光轉向了時繁星,突然戲謔地笑了一聲:「時繁星,你可以啊,這麼快就找到了下家?」

時繁星想要解釋:「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我誤會了?」封雲霆道:「張律師在電話里說讓我趕緊來醫院一趟,說你活不久了,可我看你現在不是好端端的么,還有精力跟男人打情罵俏。」

時繁星的臉色沉了下來:「封雲霆,你能不能講點道理?」

「我來,不是跟你講道理的。」

「那你來做什麼?」

「我是來看看,張律師說你快死了,到底是不是真的,還是……又是故技重施,根本就是騙我過來的把戲罷了。」

時繁星突然覺得好累:「我其實……算了,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她真的厭倦了每天都在不停的解釋中度過。

這樣的日子,她過了五年,真的夠了。

每天想要跟他解釋當年車禍的情況,跟他解釋自己根本與這件事無關,後來又要解釋她得了病,可是哪一次封雲霆相信過?

所有的解釋,都只是徒勞罷了。

他心裡已經先入為主的認定了自己是個騙子,那不管她做多少努力,都沒有辦法改變一分一毫。

「時繁星,我問你,孩子是怎麼回事?」

時繁星輕笑了一聲:「我說了你就相信嗎?」

「你先說說看。」

「……六年前,車禍發生之後,我發現自己懷孕了,你那個時候根本不肯聽我說半句話,我只能去國外先生下了他。他一生下來就得了敗血症,需要躺在醫院裡,我沒辦法帶他回國。」

封雲霆挑眉,「是嘛。」

明顯是不信。

時繁星突然有點後悔,明明想好了不解釋,為什麼還要解釋?

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麼?

「剛剛我在門口都聽到了,你跟這個男人認識了六年,一共2192天,這個孩子生病之後你回了國,那孩子在國外是不是也是這個男人在照顧?」

「孩子的確是我在照顧。」一直旁觀的霍野墨聽不下去了,主動說道:「封總你好,久仰大名,商業圈一直流傳著你的神話,說你短短兩年就締造了一個商業帝國,可是今天一見才發現有些名不副實,你或許很有商業手腕,但是在感情方面卻實在令人失望。」

封雲霆冷笑了一聲:「這位先生,我是什麼樣的人還不需要一個陌生人來評價。」

時繁星見狀,忙掙扎著站了起來,一手捂著隱隱作痛的傷口,一手輕輕推了霍野墨一把:「霍總,謝謝你能來看我,你先回去吧,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處理就好。」

身為一個律師,霍野墨一貫是冷靜自持的,剛才沒忍住開了口也是因為實在是看不得時繁星被逼的退無可退。

不過他也明白,自己畢竟是個外人,有些事他不方便再多說什麼。

他拍了拍時繁星的肩膀當做安慰:「那你好好休息,孩子那邊你不用操心,我會辦妥。」

「好,謝……」一個謝字剛出口,時繁星突然想起剛剛他說的話,後面一個「謝」字被她吞了回去。

霍野墨看出她的尷尬,微微勾了勾唇:「沒關係,慢慢來,不用把自己逼得太緊。還有,不管是作為朋友還是作為一個律師,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儘快離婚,如果需要法律上的幫助,隨時找我。」

時繁星點了點頭:「好。」

霍野墨離開的時候,封雲霆還直挺挺地站在門口,半步都不讓。 今日晨起之時,玄鳴濤便感不對勁,發燒燒得渾身滾燙,白子墨背他去奉生殿求助穿玉霄的時候,他雖是神志不清,卻依舊記掛着今日份的修鍊還沒完成,嘟囔著該起床背書了。穿玉霄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準備派弟子送他們去找精通醫術的道生。山路走了一半,玄鳴濤突然醒了,掙扎著就是不肯去看病。

「要是去了,他們一定不會再讓我上課了,我基礎本來就差,再要落下,永遠不可能追上其他師兄師姐了。」玄鳴濤跌跌撞撞不甚清醒地扶著山道旁的樹往回走。

「都燒成這樣了還倔強什麼呢?沒有一副好身體,怎麼應對即來的考核?」白子墨關切地非拽着他去看大夫。

這時山道上遠遠走來一抹彤色身影,寬鬆的道袍遮住了婀娜的身姿,彷彿雲中剛剛翩然落塵的仙子。

白子墨如同見到救星般喜出望外:「赤師姐,太好了!求師姐替玄師弟診治,他脈象紊亂,高熱不退,人都燒糊塗了。」

赤雲染款款來到他們身邊,卻不動手,只淡淡瞧了玄鳴濤一眼便準備顧自離開。「玄師弟無礙,既是燒得厲害,不妨打幾桶冷水澆一澆,清清心火。」赤雲染頭也不回地走了,邊走邊悠悠留下一句話,「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聲音越飄越遠——

「六欲不生,三毒消滅……」玄鳴濤彷彿條件反射般接下去背,虛弱地低吟道;「心,形,物,三者莫得,無空,亦無,俱寂,欲既不生,心自靜矣,心既自靜,神既無擾,常清靜矣——」

「現在不是背清心經的時候!」白子墨焦急地想把赤雲染追回來治病,轉頭卻見玄鳴濤盤膝在山道上打起坐來,念念有詞像是領悟了什麼。

……

爐煙裊裊,自成仙境,丹房中瀰漫着一股中草藥淡淡的苦味,他們的醫術課是由赤雲染教授的。對於玄宗一線優秀道子中唯一的女道長,大家都心存好奇,又聽說赤師姐溫柔善良,至今還沒有對象,是玄宗女神級的人物。不少新來的師兄弟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盤,只有一小部分一心向道的弟子,比如白子墨這樣的,顯得愣頭愣腦,以及早已熟知劇情的玄鳴濤,僅僅抱着敬重和憐惜的心態面對赤雲染。笑話,敢肖想赤師姐,恐怕得先問過其他五弦,甚至可能還要面對藺無雙!惹不起惹不起……

待眾人依次在丹爐前的空地上坐好后,赤雲染開始上課了——

「丹房中空氣閉塞,但這些藥味對強身健體甚有益處,因此諸位不必擔憂。」

大家都面面相覷,果然有不少人暗中捂住了鼻子,不適應丹房中的藥味。赤師姐既這麼說,他們也不好意思再捂著,以免顯得太過矯情。

「從今日起便由我來教導諸位識別藥材和藥性,煉丹一門當屬我弦部的大師兄蒼最得其道,然而新弟子只有三個月時間突襲學習識別藥物。先認識草藥是學習煉丹醫術最初級的入門知識,因此,由我來傳授也綽綽有餘。」

玄鳴濤一聽不由嘴角微揚,彷彿剛才赤雲染讚美的是他本人。

『雲染你不說我也知道,就沒有【蒼無限】做不到的事哇!吹爆我蒼哥!』

赤雲染介紹完課程安排,突然柔和地笑着環視眾人:「首先,有哪一位敢上來試嘗我剛煉成的葯丹?」她轉身從丹爐后取出一個小盒,雖然笑得很美,卻總讓人覺得她身後有條狐狸尾巴搖得很歡快。

玄鳴濤與白子墨對視一眼,在場的大家也都紛紛低下頭偷看周圍的人,沒有人敢率先上去以身試藥,丹房裏瞬間陷入窒息般的壓抑沉默,只剩爐子裏燒着柴火的噼啪聲。

想不到老師提問后全班陷入一片死寂不僅僅是現代才有的事啊,這種場景怎麼那麼熟悉,熟悉得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又穿越回現代了……

「嘖嘖,想不到這一屆新弟子的膽氣竟如此單薄,連一顆小小的葯丹都不敢嘗試,真是我見過最懦弱的一批了。」赤雲染微帶嘲弄地激道,甚至露出不屑的諷笑。

『這赤果果的激將法啊!不去吞了那顆葯丹,恐怕就不能給雲染留下一個好的第一印象了!拼一把吧,管它什麼補藥毒藥,雲染總不能看着新弟子被毒死吧,實在不行還有蒼哥呢,沒事的……一定不會有事!』

內心糾結的玄鳴濤猶豫着舉了舉手,在眾人如釋重負和擔心的目光中接過了赤雲染的葯丹。

「干吞嗎?有水送嗎……?」

說的什麼鬼話,真想抽自己倆巴掌,這都什麼時候還想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赤雲染笑而不語地看着他——

哎呀不管了,能被雲染正眼關心已經心滿意足!玄鳴濤快速吞下藥丹,頓時一陣腥辣的苦味攪得舌根發麻,喉嚨冒煙,頭皮熱氣騰騰,感覺每根頭髮都被燙得倒立起來。他捏緊脖子緊張地看了看赤雲染,只見赤雲染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做得很好,這是我給第一個敢站出來為同修試藥的道生的嘉獎。希望在三個月的學習之後,你能回答我這顆葯丹的藥材成分究竟為何。」

『這到底獎勵啥了啊?!』玄鳴濤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嚨,艱難地咳了幾聲。

「不必擔心,你且回座,一刻后自能復原。」

玄鳴濤回到擔憂的白子墨身邊坐下,大白馬上取出剛才午膳時多偷的半個窩窩頭,趁赤雲染開始正式講課,悄悄塞給玄鳴濤,並給他打掩護,好讓玄鳴濤咽一咽苦味。

『我都不知道雲染原來這麼腹黑……』玄鳴濤無聲地向大白哭訴。

但他也能感覺到自己胸口暖洋洋的,漸漸蔓延到四肢百骸,莫非赤雲染是想幫他修鍊?

……

心中澄明后,渾身灼燒之感漸退,丹田氣海處竟第一次真實感受到了一股真氣在慢慢凝聚。這算是因禍得福嗎?還是——

……

「大師兄,已依照你的吩咐,將清心丹讓玄師弟服下。」原來醫術課上課前,赤雲染就被蒼喚去接受了一項令她不明所以的任務,但向來對大師兄言聽計從的赤雲染毫不猶豫地貫徹了蒼的指示。「只是我不明白,大師兄何以認為玄師弟會第一個上來試藥?我還愁他不敢或者不願試藥,但若第一個上來的是其他弟子,我倒是還想了一套別的說辭。」

蒼似乎早料到了結果,心情不錯地隨手撥了撥琴弦,「他個性如此,看似偶然實則必然。」

「不過那位師弟確實甚是有趣,與其他新弟子皆不相同,莫怪大師兄和墨塵音他們都對他另眼相看。」赤雲染好笑地說。

「哦?趣味之處吾倒是未覺。只知他足夠勤奮,可惜爭心甚重,心心念念想通過入門試煉固然可佳,但若執念過深,反而又礙修行。」

「所以大師兄才安排這顆清心丹,是要告誡玄師弟無欲則剛,順其自然嗎?」

「是。爭心太過,極易心思不純,若行差踏錯,便將玩火自焚。但想來他當不至使吾失望,吾也着實欲在修為上暗助他一臂之力。」

「大師兄用心良苦,相信玄師弟定能領悟。」

「尚需勞煩你再前去點撥幾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