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更好的人選,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約翰先生,還請展示神通,讓我們沈家人大開眼界吧。”

“當然,錢絕不是問題,您放心。”

沈嘉上恭敬道。

“OK,好說,翻一倍,二億美金!”

“華夏武道都是垃……圾,看我的!”

約翰一拂滿頭金髮,瀟灑應諾。

“神啊,賜我神雷之力,雷來!”

約翰高舉雷神錘,仰天怒喝一聲。

頓時原本晴空萬里的天際,黑雲密佈,一道碗口粗的雷電,自雲中落下,砸在了其中一座城堡之上。 轟隆!

城堡頓時坍塌了一角,便是整個山頭也顫抖了起來。

“怎樣,沈老闆,你們覺的如何?”

約翰傲然一笑,電光急閃的雷錘光芒黯然了下來,然後挺着胸膛,冷冷問道。

“厲害,連雷都能請來,簡直就是活神仙啊。”

“嘉上,約翰先生要是真能拯救咱們沈家,你就是大功臣,我定要給你增持百分之十的家族股份。”

“約翰先生,搞定了武玄會,我,我給你三個億的美金。”

沈寶光激動的連連稱讚、許諾。

“好了,我看你們也不用等那個什麼江東秦先生了!”

“待我神雷一展,武玄會自會磕頭求饒。”

約翰自信滿滿道。

沈家人見他巍然如天神,登時紛紛點頭,稱讚不已,都如同請到了神仙,自覺有戲。

一時間,盡皆圍着約翰讚頌相敬,對於那個什麼江東少年王,頓時沒了興趣。

“好,好!”

何為相思甜 “嘉怡,你在這迎那個秦先生,我先行設宴款待了約翰先生。”

沈寶光親自拉着約翰的手,當先往城堡裏走去。

到了大廳,原本備好的大宴,也不等秦羿了,沈寶光一拍掌,豪氣衝菲傭大笑道:“把我那瓶價值百萬的紅酒拿來,今兒,好酒配英雄,專程留給了約翰先生。”

說完,兄弟幾個又把約翰讓到了主座,恭敬道:“約翰先生,您,您請上座。”

約翰當仁不讓,大馬金刀坐了下來,雷錘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大笑道:“沈先生,剛剛小施異能,我砸碎了你的城堡,你不會介意吧。”

“哪裏,約翰先生簡直就是天神再生,只要你願意,便是砸壞了整個沈家,也無妨啊。”

沈寶光大喜道。

當即親自斟酒,衆人亦是舉杯相繼向約翰敬酒。

約翰也是好酒沒出風頭了,吃喝的那叫一個痛快,一會兒的功夫滿臉紅光,滿嘴跑起了火車,吹噓如何得到天神宙斯的親傳,又是如何下地獄與惡魔激斗的。

聽的沈寶光等人,更是敬若神明。

“哎呀,嘉上,你這次可真是立了大功。”

“我說你這孩子怎麼突然回來了,不曾想是去請約翰先生了,不愧是我沈家人啊。”

“來,伯父親自敬你一杯。”

“等這事了了,立即交割股份!伯父說到做到!”

沈寶光眼眶一紅,舉杯敬道。

“伯父,那也是約翰先生名氣大,又念伯父仁義,這纔出手相助的。”

沈嘉上嘴上客氣着,臉上那卻是樂開了花。

“可惜了嘉怡這丫頭,白跑了這麼一趟,我看那個少年之王,未必有真本事,要知道內地的人是很會炒作的,大哥還記得嗎?前幾年就有個騙子冒充是什麼張天師轉世,跑到咱們香島圈了一通錢,最後捲了錢,逃之夭夭了。”

“這年頭,還是眼見爲實的好啊。”

沈寶華附和道。

“那是,那是!”

“舊事,不提也罷。”

沈寶光老臉頗是掛不住,當年他也沒少被那什麼天師忽悠,損失了老大一筆錢。

在見識到約翰的神威後,他已經徹底在心裏否定了那個江東少年。

秦羿與雲瀟瀟自汽車上走了下來,依然是一襲樸素青衫,面色冷峻如冰。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秦先生!”

“雲小姐。”

沈嘉怡上前打了聲招呼。

她心裏還是有些信任秦羿的,只是如今家族的人全被堂弟請來的洋神仙給圈走了,她這個大小姐也是挺沒面子的。

“來人了!怕我撐不起你大小姐的面?”

秦羿剛在山下便看到了驚雷乍作,此刻又只有沈嘉怡失落相迎,心知沈家必然還有其他人坐鎮。

“哪敢!”

“來了個什麼雷神約翰,會法術,你看還要進去嗎?”

沈嘉怡心情很糟糕,說話也是冷淡的很。

她原本還想借秦羿,在家人面前邀功,爲自己爭取更高的地位。

豪門首席:總裁的天價甜妻 這下好了,殺出個死洋鬼子,現在,她頓時覺的自己就像是個小丑一般。

“雷神?”

“既然是神,總要去拜拜的。”

秦羿淡淡笑道。

“沈小姐,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的態度我很不喜歡!”

“羿哥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的,如果你沒有信心,我也可以告訴你,你與沈家就是我們手中的棋子,我們到這來,不是來給你當保鏢,更不是來當你的救世主的。”

“僅僅只是你們還有一點價值罷了。”

“帶路吧!”

雲瀟瀟向來溫婉,但是此刻,她見沈嘉怡仍是對秦羿極不信任,不禁肅然申斥。

對她而言,秦羿的尊嚴就像是她的生命,絕不容許任何一點褻瀆。

奈何情深卻淺薄 秦羿心中一震,自從突破到了築基,他的心境也更開闊,並未把沈嘉怡放在心上。

只是,他沒想到雲瀟瀟竟是這般維護他,心中也是欣慰、溫暖。

這丫頭,還真有幾分正宮娘娘的氣勢了。

“我當然相信秦先生!”

“請!”

雲瀟瀟的呵斥,讓沈嘉怡面紅耳赤,微微苦笑,遂在前方帶路。

大廳內。

門口保安朗聲道:“大小姐、江東秦先生、雲小姐到!”

“哦!”

“看來約翰先生這道雷還沒嚇到他,居然還敢登門。”

沈寶華驚詫道。

“我看,他八成是想惦記着咱們沈家的錢,誰不知道大伯大方啊。”

沈嘉上調侃道。

“來者即是客,既然是嘉怡請來的,讓他進來。”

“管家,準備一百萬現金,待會打發他得了。”

沈寶光向來穩重,人是女兒請來的,總不能打了她的臉,當即吩咐道。

“無妨,他要不走,我不介意再賞他一道雷,替沈先生趕走他。”

約翰咬着雪茄,拍了拍桌上的雷錘,傲慢道。

門開了!

秦羿當先走了進來。

大廳衆人,終於見到了那位在內地聲名大噪的江東少年之王。

少年面如冠玉,一襲青衫,黑布鞋,黑髮垂眉,面容冷峻,分明就是一超級大帥哥。

當然,這位帥哥是有些土的。

“都說內地人土,還真是的,既然是什麼江東之王,連買衣服的錢都沒有嗎?”

“是啊,嘴上連根毛都沒有,這人能行嗎?”

“哎,嘉怡八成是被騙了!”

沈家人議論紛紛道。

“哼,什麼騙了,我看多半是自己找的小白臉來濫竽充數了吧。”

“如此危急關頭,還瞞天過海,真不愧是我們沈家大小姐啊。”

沈嘉上故意提高聲音,朗聲道。 沈家內部,雖然是以沈寶光爲主。

但沈寶光最大的悲劇就是沒有兒子,尤其是在香島對傳宗接代傳統極爲重視,這也使得沈家人,對沈寶華父子暗中大爲支持。

別看平日沈寶華父子對沈寶光畢恭畢敬,如今沈家面臨滅門,而沈嘉上請來了雷神這麼牛逼的大人物,地位自然是水漲船高,野心與虛僞的一面盡皆暴露了出來。

沈寶光素來威嚴,掌控着沈家絕對大權,但這當口,他還指望着雷神,哪怕是沈寶華父子出言刁難,也只能佯作沒聽到,賠笑臉罷了。

哎,誰讓自己沒兒子呢?

沈嘉怡俏臉如若冰霜,往日的高傲,此刻盡化作了無奈。

此刻,她恨透了那該死的洋鬼子,搶走了屬於她的風頭,甚至連累父親也受了奚落。

她深知,不管沈家能不能逃過這一劫,她以後的地位必定會一落千丈。

勝了,沈嘉上會藉助雷神之名,收攬族人之心,拿到更多股份與實權,便是父親也會對他有所顧忌。

輸了,滅門,大家一塊玩完。

“咳咳!”

沈寶光乾咳了兩聲,衆人安靜了下來,出於禮貌,他親自上前,拱手道:“小秦先生,歡迎來到沈家,請座!”

沈寶光指向的是最末席的位置。

他是真沒把秦羿真當回事,當然這麼做也是爲了維護約翰的至高無上地位。

“沈老闆,你這麼做太過分了吧,我羿哥千里迢迢來到香島爲你們沈家解難,難不成就是來受你們奚落的?”

雲瀟瀟不滿的大叫了起來。

“雲小姐誤會了,爲了表達我對秦先生的敬意,我已備上薄禮,來人啦,拿上來。”

沈寶光把話摟圓了,皮笑肉不笑道。

一旁的管家連忙把手上黑皮箱擺在了桌子上,沈寶光打開皮箱指着裏面一捆捆的大票子道:“秦先生,你遠道而來,沈某倍感榮幸,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還請收下。”

“呵呵,沈老闆這是在趕我走,對嗎?”

秦羿笑問。

“怎麼?給你一百萬還不夠嗎?你們這些內地仔,一個個胃口大的很呢!”

沈寶華冷笑問道。

“這麼說,你們是看不起我了?”

秦羿負手冷笑問道。

“沒錯,就是看不起你們內地仔,咋了,想耍狠不成?”

“睜大你的眼看清楚,這裏可是沈家!”

“雷神先生,有人想找茬,我想你不介意向他展示下你的天雷神蹟吧?”

沈嘉上往前跨了一步,仰着鼻孔,傲笑道。

“是嗎?”

“你讓他展一個試試!”

秦羿笑道。

“嗨,還敢叫板?”

“約翰先……”

沈嘉上剛要發飆,待回頭一看,上首位置空空如也,雷神正低着頭,像老鼠一樣悄悄往裏邊的甬道走去。

“約翰先生,你,你這是去哪?”

沈嘉上驚訝的問道。

雷神約翰揹着身子,乾咳道:“咳咳,那個我酒喝多了,尿急,尿急!”

“哎呀,都怪我,酒敬的太多了。”

“洗手間在這邊,這邊!”

沈寶光等人連忙慚愧道。

“哦哦!”

雷神尷尬的應了兩聲,心中把沈家人十八輩祖宗都罵遍了,他能不知道洗手間在哪嗎?

他是想開溜躲着那尊殺神,哪曉得這些不開眼的傢伙,壞了他的大事。

一時間,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待在原地那叫一個尷尬。

自秦羿一進門,約翰就知道,今天要歇菜了。

此刻,他彷彿又回到了那日在唐人街大戰的噩夢!

他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這個可怕的傢伙!再也不想聽到死神這個名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