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周鬆變成了靈體,雖然周鬆佔據了主導地位,但是林楓可是有着整個玉令,所以一點也不虛直接開始了戰鬥。

“不,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會在這裏用這麼大的能量,這絕對不可能的!”

“看來這一個空間,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如果有機會的話,那麼以後一定要抽出時間來,把這裏全部都探索完畢,到那個時候,也就不用再害怕,會突然的出現這種那種的問題。”

林楓將剛纔,那一個準備了很久的周鬆的靈魂給消滅以後,從他的記憶當中,看到了一些他原來並不知道的東西,那就是,關於這一些東西的來歷。

但是這其中的一些東西,非常的模糊,根本就沒有辦法變成一個完整的來歷聯合起來,只能夠從一些片段當中,可以看出無論是玉佩還是這一個玉令,都是經過一場大的改變以後被遺留了下來,而這些人的原來的主人,也在那一場大災變的時候,全部死了。

使勁的搖了一下頭,將周鬆的記憶全部都拋於腦後,既然這些模糊的影像不能夠帶來一些重要的情報,那麼留着這些也沒有什麼用處。

更重要的是,對於周鬆的記憶,林楓感覺到非常的煩,他從周鬆的腦海中得到的記憶,除了這一些零星半點以外,更多的卻是他是如何的設計,如何的讓那些姿色不錯的女人,乖乖的趴在他的牀上的場景。

這讓接受了他的記憶的林楓,心裏面除了一些憤怒以外,還帶來了一陣的火熱。這些記憶就彷彿是他所幹的一樣,弄的他渾身的燥熱。

“看來這裏面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了吧,如果再有的話那是不是太倒黴了。”

剛剛打開門就有如此大的驚喜,進去以後還不知道會面對什麼樣的情況,於是在這個時候,林楓心裏面產生了一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就這樣再進去。

不過時間可不等人,在這裏面多耽擱一會兒,那麼誰知道外面,自己的身體會出現什麼變化?

那一個小道士,雖然看起來天真無邪,但是對於他師傅的話,還是非常的聽話的。因此從目前看來,那一個小道士一定會殺他的。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什麼別的愛好,如果有別的愛好,那不是還留在外面的身體會非常的危險嗎?

一想到外面自己的身體,有可能就此被毀滅,那麼就算自己出去,也沒有什麼辦法能夠重新找一個屍體,到了那時候,那不就變成了一具孤魂野鬼,只能夠飄蕩在這個世界,還不能夠被其他人看到嗎?


一想到那樣的後果,林楓就會感覺到渾身的難受,於是在等待了大概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看到裏面還是沒有見到有什麼動靜,於是非常快速的走了進去。

萬幸的是這一次並沒有出現什麼幺蛾子,林楓非常安全的走了進去。當林楓擡頭看向這一個屋裏面的東西的時候,發現這裏就像是一個,出去訪問好友的房間。雖然這裏的一切都變得有些灰塵,但是這些灰塵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是沒有辦法注意到的。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林楓心裏面充滿了疑惑。

正在林楓準備坐下去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於是將快要落下去的屁股擡了起來。

有些驚疑的看着周圍的景象,只見周圍的那一些以前的東西,全部都變成了灰燼。哪怕是在外面看到的,非常的精緻的茅草屋也變得有些搖晃。

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哪裏敢在屋子裏面有什麼的猶豫,直接快速的跑了出去。

也幸虧這一次林楓反應都比較快,否則的話一定會被這一些灰塵弄得全身都是。

當眼前的這一切全部都塵埃落定的時候,呈現在林楓面前的,只剩下了一些灰塵,還有就是一些還沒有變成灰塵的茅草,不過這些茅草,也可以在肉眼可見的情況下,慢慢的變成了灰燼。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難道我的運氣就這麼差嗎?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走出去的地方,怎麼唯一的一個茅草屋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林楓翻了一個白眼,感覺到非常的鬱悶,沒有想到經過艱辛萬苦才找到的地方居然變成這幅模樣,真的是有一些想要打人的衝動。

不過對於剛纔發生的情況,林楓還是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所有的東西都抵不過歲月的流逝,哪怕是在玉令當中的一些東西,也不可避免,而這一個茅草屋,是在接觸了他打開房門以後,流進去的空氣纔會導致這樣的變化產生。

“唉,看來只能夠去找尋別的出路了,希望還能夠有出路,要不然的話就真的就可能被困死在這裏面。”

繼續待在這裏,不過是在浪費時間罷了,沒有別的任何的作用,林楓深刻的明白這個道理,於是毫不猶豫的轉過身。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從他的眼角處看到了一個與其他地方不一樣的東西。

“什麼東西居然可以沒有被風化?”林楓非常的驚訝,沒想到居然會有東西能夠抵擋住歲月的流逝,保存了下來。這一個與衆不同的東西,還真是給了林楓一些驚喜。

“九字真言?是什麼東西,難道是一本非常厲害的祕籍嗎?“林楓看到這一定下來的一本書上寫着四個大字有些不知所措,難道一些武俠故事裏面的東西,也能夠出現在現實社會裏面嗎?不過一想到自己身上也有着太多的不合理,也就變得有些釋然。

懷着激動忐忑的心情,林楓輕輕的打開了這一個祕籍只見祕籍上面第一頁寫着“欲練此功必先自宮”八個大字。

這八個大字讓林楓猛地翻了一陣的白眼。“當我是傻子,一看這就不是那種專門割那裏的地方的功夫,誰要是看到這八個字這幾個就下手的話,那麼一定會被這本書給耍了。”

搖了搖頭,林楓對於寫成這本九字真言的人心裏面充滿了怨念,沒有想到寫成這本書的這個人居然還是如此的逗逼,在開始的時候,寫上這八個大字,好像是非得逼着人變成一個太監一樣。

仔仔細細的翻了一遍,林楓感覺到這本書實在是太厲害了,調動的身體裏面的功力,然後以特定的手段,還有特定的咒語,就可以施展出一些威力巨大的音符,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變化。

有的可以增加攻擊力,有的可以形成一個非常強大的攻擊手段,甚至有的可以增加抗擊打能力,雖然僅僅只有九個字,但是卻包羅萬千,彷彿是天下間,所有的手段全部集中在這裏一樣。

不過在這個時候,林楓可沒有心思仔細的去看裏面的所有的內容,他先是在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看到了剩下的七個字,如果自宮練不成。


有些無語的看着寫在那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的字,林楓現在只想把寫這一本書的那一個人,弄到他的面前,然後噼裏啪啦的打他一頓。

坑人不帶這麼坑的,也幸虧他不相信這件事情,要不然的話那麼有可能會被氣死。

就在林楓不斷的翻閱着這本書的時候,這一個小空間突然發生了一些變化。玉令和林楓心意相同,雖然這裏非常的隱蔽,但是還是發現了這裏,於是在這一刻的時候,發起了猛烈的進攻,失去了後續力量的囚籠空間,根本就沒有辦法來抵抗玉令的攻擊,只能夠被摧毀完畢。

“還是在我所在的空間感到好,在一個小空間實在是太壓抑了。”僅僅過去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這一個地方就被完全的摧毀,而這個時候,林楓也能夠感受到,玉令彷彿是鬆了一口氣一樣,就這一股輕鬆的氣息飄蕩在整個空間當中。

“算了,看看有什麼辦法能夠有效的擋住外面那一個小道士的攻擊吧!”

算算時間差不多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林楓心裏更加的着急。他並不知道外面的身體被一層青色的光芒給圍着,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危險。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以我現在的能力只能夠學習第一個字的所有的變化,那就從這一個字開始吧,希望這一個字可以幫助我度過這一次難關。”


在剛纔翻看的時候,林楓大致估算了一下,發現自己現在的精神力,還有體內的力量只能夠練成第一個字。

至於後面的,那根本就不是他現階段能夠使用的,當下最重要的,就是把外面的事情圓滿的解決掉,至於後面的事情到了以後再說。

不知道是不是幸運女神看見林楓已經非常的倒黴,於是施捨了一下他,將一些越幸運傳遞到了他身上。 因此在這一次練習的時候沒有任何的阻力,彷彿這一本祕籍專門就是爲了等待她而設計的,沒有花多長時間就走過了第一個字的所有的變

“我胡漢三又回來啦!”當林楓感覺到這一個字的變化已經全部的運用自如的時候,時間又過去了半個小時,而這個時候原本圍繞在林楓周圍的那一些金色的光芒彷彿到了極致,變得有些搖搖晃晃的,而且非常的不穩定也沒有那麼的深。

反正打了兩個多小時的小道士,終於看到了這樣的變化,心裏面更是非常的高興,經過如此高強度的運動,哪怕是他也有點兒吃不消了,現在看到勝利在望,哪裏有不高興的時

然而正準備加把勁兒準備一下把這一個破罩子給打破的時候,林楓突然睜開了眼睛大聲的喊出了這一句話,一下子嚇的小道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來來來,小道士,你不是特別的厲害嗎?我們兩個是不是很痛快的打一場,看看到底是誰厲害,可不要說我以大欺小,不給你機會哦。”

林楓變得非常的囂張,終於有了一些自保的能力,如何不使得他高興。

“你,你,哇,哇,哇。”

突然的,從林楓前面的坐在地上的小道士哭了起來,那哭的傷心的叫做一個驚天地泣鬼神,哪怕是剛剛出來,還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林楓,也是一臉的懵逼,不知道這一個非常高傲的小道士,怎麼會突然坐在地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流沙式屁股着地?

“你沒什麼事情吧?我也沒有怎麼打你啊,你怎麼着突然的出現在地上呢?”

四下看了一眼沒有其他的人,林楓感覺到有些納悶,怎麼一出來就遇到了一個愛哭的小道士呢,與剛纔自己進去之前,看到的景象是那麼的不相配啊。

不過看着他哭的樣子,林楓覺得這纔是一個小孩子該有的表情,雖然眼前的這一個人已經有十四五歲的模樣,但是在林楓面前還是一個小孩子。

這事讓別人知道,看到眼前的這一個畫面,還以爲是自己欺負了他呢。林楓感覺到有些無語,其實真實的畫面應該是自己被打哭了好不好,這個小道士的武力值又不是那麼的低,怎麼可能會被自己給打呢?

“你就是一個大壞蛋,我不跟你玩兒了,我回去告訴師傅,讓師傅出來給我報仇。”

林楓哭笑不得的看着,這一個有些無理取鬧的小道士,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明明是你過來欺負我的好不好?怎麼弄到了現在彷彿是我在欺負你,你講點理由好不好。

心裏面的這句話他可不敢說出來,如果說出來的話,林楓害怕眼前的這一個,已經哭得這麼傷心的小道士,會更加的傷心。那樣的話還不知道會招來誰呢!

而在不遠處的那兩個狙擊手,看到這一個場面也是感到非常的驚訝,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前兩個多小時之內,只見到那一個小道士在不斷的打擊着突然冒出青光的林楓,從一開始的驚訝變成了淡定,直到他們兩個人感覺到有些昏睡的時候,怎麼畫面突然改變了變成了這個樣子,真的是世事無常。

“你別哭了行不行,再哭我就把你扔進火裏面,讓你好好的享受一下什麼叫做皮肉苦,就不信這你都不怕。”

還以爲一出來就會有一場非常艱難的戰鬥在等着他,但是沒有想到剛一出來,就看到一個光會哭鼻子的小道士,如果不是剛纔林楓看到那八個人還在原地躺着,不知道生死,還以爲已經換了一個場面呢。

“師傅,有人在欺負我,你趕緊出來呀!”林楓心裏面有些緊張,在聽到這句話以後,他有些緊張的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並沒有任何人來這裏,於是稍微放鬆了一下心情,有些無奈的看着這一個,在他的心目當中已經升級爲熊孩子的小道士。

“哼!有種你就在這裏等着,等我的師傅來了以後,看我師傅怎麼收拾你!”

稍微等待了一會兒,林楓和熊孩子兩個人大眼瞪小眼,除了頭上有一隻小鳥在不斷的飛翔以外沒有任何的動靜。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師傅在哪裏,我怎麼感覺有點兒不太對勁呢?你師傅這次來了沒有?”

林楓對於眼前的這一個熊孩子已經徹底的無語,他沒想到剛纔那一個有種高手風範的小高手瞬間就變成了一個萌萌的熊孩子,這樣的畫風實在是讓他有些受不了。

熊孩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整個人睜着一雙純潔的眼睛,靜靜的看着對面的林楓,現在的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更不知道該如何做,就連他身體裏面,強大的能量也忘記了,整個人顯得非常的癡呆。

“你說現在該怎麼辦,這兩個人都在那裏,他們到底在幹什麼,我們該如何處理這些事情。”

就在林楓和這一個熊孩子,在那裏玩大眼瞪小眼的遊戲的時候,出現在別的地方的那兩個狙擊手,小聲的談論着該如何辦。

現在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陷入了僵局,最起碼從明面上看的時候是那一個老闆請來的小道士落入了下風。


“老闆的意思是讓那一個叫做林楓的人,今天務必死在這裏,爲了能夠達成這個目標,無論是付出怎樣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另一個狙擊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他的老闆就是這麼的吩咐的,那麼在執行的狙擊手看來,這個工廠裏面所有的人,包括那一個被老闆請來的小道士,全部去和林楓做陪葬也是可以的。

“需不需要請示一下老闆,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冒險,你知道當時這個人來的時候,老闆可是非常的討好她的,更是有些卑躬屈膝。如果咱們就這樣把他給炸死了,那麼到了後面,這個鍋該誰背呢?”

聽到了這一個人的話,另外一個狙擊手狠狠的嚥了一口唾沫,還是不敢相信,這句話居然是從他的搭檔口中說出來。

“不用了,如果現在打電話的話,誰知道對面的那兩個人會不會察覺,到那一個時候不僅咱們兩個人都得死,恐怕連老闆都會受到牽連。

還不如就趁這個機會一同將他們兩個人全部送上西天,那樣的話就算是老闆把咱們兩個人拋棄了,最起碼咱們的家人也會過上非常舒服的生活,你說不是嗎?”

決定將他們全部炸飛的那一個狙擊手,臉上露出了一些狠辣的神色,他不是不想過要爲自己的生命考慮過,但是,他非常的清楚他們的老闆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對於那一些不能夠完成任務的手下,在老闆那裏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價值。只不過那最好的結果不過是一人做事一人當,把那一個人給投入海底而已,但是如果老闆心裏不爽的話,那有可能還會禍及到家人。

想到家裏面剛剛出生的孩子,他己經明白他沒有了任何的退路,老闆下的死任務就是要林楓死,如果完不成的話,除了自己,還不知道老闆會如何的對待他的家人。另外一個狙擊手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於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這一件事情。

“三,二,一。”既然已經決定了要這樣做,兩個狙擊手也不是什麼信男善女,於是悄悄的摸到了更遠的地方,然後快速的按下了定時器,靜靜的等待着爆炸的時刻的到來。

“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我的心裏會那麼的發慌,好像一個有一個不好的事情已經到了一樣。”

林楓忍不住過喊了起來,這已經是第二次心裏出現這樣的感覺了,如果說一次的話還可以解釋,但是兩次的話就一定有些不平尋常了。

“哼!一定是我的師傅過來了否則的話你也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坐在地上的熊孩子顯然聽到了林楓的話,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既然對面的那一個人,感受到了一些不安,那就說明了一定是自己的師傅,在暗中給了他不少的壓力,否則的話這個人是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要知道熊孩子的力量可是比林楓強的太多了,他沒有什麼危險的的感覺而林楓有了危險的直覺,那麼不正是自己的那位師傅出手了嗎?

“真的是這樣嗎?爲什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呢?你確定你的那位師傅就在旁邊嗎?”

林楓對於這樣的一個熊孩子的話再也不相信了,也許他是口中的那一個師傅正在哪裏快活的逍遙呢,又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突然來到這裏呢?

不過爲了防萬一,爲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林楓快速的來到了熊孩子的身邊,然後一下子握住了他的命脈,把他制服住。

“你幹什麼快放開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師傅是誰?如果讓我的師傅知道,我受了那麼多委屈,那麼你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的,就連靈魂轉世的機會都不會給你。”

現在這一個熊孩子對於他的師傅是非常的有信心,於是毫不猶豫拿出來嚇唬一下林楓,讓他能夠立刻自己給放了。

如果不是現在自己的命脈被別人給抓着,渾身用不出力氣來,熊孩子真想給林楓一個耳瓜子,讓他知道花兒爲什麼那麼紅。 “不要吵!”不知道這裏到底是什麼聲音,滴答滴答的聲音響?

僅僅是隔了幾步的距離,林楓就聽到了一陣急促得滴答的聲音,心裏面非常的疑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不斷的響着,但是他的心裏面非常的確定這一個危險就是來自於這一個響着的東西。

“真的,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是有一個這樣的聲音在不斷的響着,這是什麼聲音呢?”

林楓心裏面的那一股危險的氣息逐漸的逼近,在這一個時候要注意想起來了這樣的聲音到底是什麼,那這是**的最後的倒計時。

臉色立刻就有了變化,他沒有想到背後的那個人居然這麼的恨他,設計的圈套一個接着一個讓人防不勝防,如果不是這一次聽到了這一個的聲音的話,恐怕就真的是有點抓瞎了。

“快走啊,如果再不走的話就來不及了。”這一個時候,林楓顧不得兩個人現在還是對立的關係,直接一把抱住這一個熊孩子,然後飛快的朝着後門走去。

他非常得肯定在外邊一定有着其他的埋伏,一個**的威力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尤其是聽那樣的聲音已經來不及找尋,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帶着一個熊孩子從後門先行撤離,這樣的話就避免正面的交鋒,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傷

被抱起來的熊孩子,在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什麼了,一聲也不吭,緊緊的抓住林楓,這一個時候什麼恩怨情仇都被他拋在了腦後面,什麼強大的能量也被他放在腦後面,就彷彿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一樣,只能夠默默的等待着命運的到來的那一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