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在投出了簡歷以後.當晚我這頭牛使出了所有的招數.狠狠的將兩塊田耕了一遍.一直耕得她們苦苦求饒這才罷休.

第二天上午.由於我跟胖子的手機都是沒有信號.只能是果兒給安然打電話.約了胖子十一點去手機店.

到了手機店.這才發現手機店裏麪人山人海.開始還以爲是搞促銷.進去才知道.這些人都是手機沒信號.過來討要說法的.大廳中一片羣情激奮.

“我還以爲只有我的手機沒信號呢.走過來一看.哇靠.敢情大夥的手機都沒信號……”

“賣的時候說什麼大品牌值得信賴.靠.什麼玩意. 我家鄰居買的國產香蕉手機.都掉水裏三回了.吹風筒吹吹就能用.我這個掉水裏一回.直接黑屏.走到售後維修了六百多塊.抱怨一句價格太貴.還他嗎的甩臉子.說愛修不修.咬咬牙掏了腰包.尼瑪.這纔剛用了兩天就沒信號了.這是人乾的事情嗎.”

“你那算什麼.老子在等一個重要的電話.我的初戀啊.從大洋彼岸飛回來.只爲了跟我重溫下舊夢.好了.整整一個晚上.老子愣是一個人在賓館裏面重溫了各種電視頻道的祝你晚安……”

“都說橘子手機有多屌.還說有錢人都用它.媽的.老子賣了一個腎纔買這麼一個手機.這才用了不到一個月.這他嗎的什麼玩意.”

……

我跟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場中衆人.原本以爲自己的怨氣已經驚天動地.沒想到跟這些人比起來.我們倆幸福得就好像是在蜜罐里長大的孩子.

鬨鬧了好一會.店裏走出來一個面容頗爲滄桑的中年男子.旁邊跟着一個瘦削青年.見到衆人都是亂哄哄的.中年男子從一個導購小姐手中拿過一個耳麥.噗噗的吹了麥克風兩下.乾咳了一聲:“諸位.對於這次橘子手機出現失去信號的情況.我們已經聯繫總部.到時候自然會給大家一個說法.”

見到有人出頭.衆人稍微安靜了下來.想聽這個中年人有什麼下文.

“現在大家先行登記.這個事情的處理結果出來以後.我們會一一的通知到大家.”中年男子神情木然.

一聽說這樣.人羣頓時又開始轟然.有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叫道:“就是趁着現在人多.你得給我們一個答覆.鬼知道你們會拖延到什麼時候.”

“對對對.”人羣中頓時一片附和聲.然後又開始喧譁.

“再不解決.我就找人爆料.”一個臉上略有雀斑的女子尖聲叫道.

“爆料.你可以打電話去報社.看看他們會不會派出記者過來.”中年男子聽雀斑女這麼一說.臉上浮現出一絲鄙夷.

“這話是你說的.不要後悔.”雀斑女大怒.拿出一個很古老的手機開始撥號.口中兀自喋喋不休:“害的我用這種老古董的手機.你們還有理了.”

那名瘦削青年見狀一動.中年漢子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冷笑着搖頭.竟似一點都不在意雀斑女的威脅. 251 盛情難卻

“這個橘子手機的經銷商大有來頭.人家上層路子走得好.報社是不可能報道這個事情的.”難得旁邊有一個儒雅中年人在我身邊搖頭嘆息:“沆瀣一氣.不外乎如此.”

“你怎麼知道叫不來呢.”我衝那個雀斑女努努嘴:“你看.人家已經在撥打電話了.而且看樣子她在報社應該也認識幾個人.”

“認識蝦兵蟹將有什麼用.最少要認識報社的社長之類的人物.你看這個店老闆這麼篤定.有可能社長都是他的老關係.所以他一點都不在乎.”

似乎在驗證儒雅中年人的話.那個雀斑女哇啦哇啦的說了一通.過了半響.一臉悻悻的掛了電話.見到衆人都是看着她.臉上一紅.乾笑一聲:“我熟人現在出差.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說完.掩面飛奔而走.

“你們還有誰要曝光的.繼續.”中年漢子冷笑道:“或者.你們可以嘗試打電話去消費者協會.質監局也行.要不治安大隊.都試試嘛.總有一些關係我沒有打點到的.”

一聽這中年人這麼裝逼.我不禁有些來火.隨口跟儒雅中年人說道:“你有沒有手機.借我打個電話.”

儒雅中年人看了我一眼.拿出一個破破爛爛的手機遞給我.笑道:“雖然拿來砸過核桃.但還能湊合着用.信號更是沒問題.”

我笑着接過手機.走上前.衝那個中年漢子說道:“你確定要讓我找媒體來爆料嗎.”

中年漢子冷哼了一聲:“歡迎廣大記者來搞.也歡迎你來搞.”

既然你這麼盛情難卻.那我可要照臉打了.撥通了凌風的號碼.直接就是一句:“我要找媒體爆料橘子手機.”

凌風楞了一下.也沒問我是什麼情況.笑着問道:“你需要哪些媒體.”

“你有什麼媒體資源.”

“星城商報.星城晚報這些媒體完全沒問題.一直都想巴結我.我都沒給他機會.星城日報雖然是黨政喉舌.但問題也不大.恩.星城一臺我也可以叫人過去.但是省臺的話.那個必須要我爸爸出面才行.對了.你可以打電話給婁巍啊.反正他已經欠你無數個人情.這輩子都還不清了.”凌風笑道.

“有商報晚報都夠了.更別說還有日報、一臺.呵呵.省臺就算了.”我笑着掛了電話.

這話也不是亂說.商報晚報什麼的.偏重娛樂一點.平時的賣點更側重於影星嫖娼歌星吸毒以及各種狗血小三婚外戀之類的新聞.大夥看這種報紙就是圖一個樂呵.但日報的話就不同了.那可是黨政的喉舌.沒有關係的話.你再多錢都上不了星城日報.反過來說.能夠上日報的.那就沒有小事.

中年漢子見我這麼說.臉上更是鄙夷.想來他以爲我只不過是在噓聲恫嚇而已.我也懶得理會.將手機還給了儒雅中年人.笑道:“待會吧.最多半個小時就會有人來.”

不一會.中年漢子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接通電話沒說幾句.他的臉色就變了.掛了電話.陰晴不定的看着我.最終乾咳一聲:“這位兄弟怎麼稱呼.”

“誰跟你兄弟.”胖子積累了許久的怒火.這一刻終於爆發:“你都一條腿伸進棺材的人了.居然跟我們花季少男稱兄道弟.你是想咒我們早點死麼.”

說他一條腿進了棺材.那是指這個中年男人面相顯老.對於看不順眼的人.胖子從來不會嘴下留情.

旁邊那名瘦削青年一聽.勃然大怒:“胖子.有種再說一遍.”

“嘖嘖.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居然還有上杆子找罵的.”胖子哈哈大笑:“都他麼的什麼玩意兒.不過呢……人生何處不相逢.相逢一炮泯恩仇.媽的.是相逢一笑泯恩仇……日.我剛說到哪了.你們倆個傻/逼.要找死的話.放馬過來.”

周圍衆人一陣鬨笑.一時間都是自發的站在我們身後.支持的味道不言而喻.

瘦削青年頓時怒不可遏.一個箭步衝了上來.衝着胖子就是一記直拳.勢大力沉.拳風呼嘯.圍觀的人都是發出一聲驚呼.紛紛後退.

我卻是一點都不在意.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雖然瘦削青年揮拳速度快.而且拳風也挺嚇人.但是我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胖子的對手.

果不其然.胖子直接一腳就把瘦削青年給踹倒在地.威風凜凜狀若天神的指着他:“起來.別說我欺負你.我讓你兩個手.”

旁人一看.都知道胖子功夫遠在瘦削青年之上.頓時又圍攏上來.更有好事者已經在起鬨:

“起來啊.人家都讓你兩個手了.怎麼也得拼一下對不對.”

“爲了戰士的榮耀.擼一管吧.少年.”

……

瘦削青年爬了起來.看了胖子一眼.正躊躇着要不要再試試.他背後的中年人輕咳了一聲.拉住了他.低聲說了兩句.瘦削青年點了點頭.掏出一個手機就開始打電話.

身旁的儒雅中年人低聲道:“他們這是在搬救兵.你倆趕緊走吧.這種臨街的大門店.肯定跟黑社會有勾結.你們功夫雖然厲害.但架不住對方人多啊.雙拳難敵四手.古人誠我不欺.”

我笑了笑:“沒事.正好我也認識兩個黑社會.”

在星城.最大的黑社會老大就是唐老爺子.因爲唐家的靠山黃老病逝的關係.唐家面臨着解散或者被專政的危機.而我通過婁巍將其介紹到了凌家門下.唐家這才得以保存下來.光從這一點來說.唐老爺子就欠了我一個好大的人情.如果這傢伙是要叫黑社會的話.我還真不怕他.

很快.門外一陣騷/動.有人在大叫:“居然在我肥仔的地盤上鬧事.你們是不是活膩了.”

咦.這個黑社會的出警速度還真是快啊.

儒雅中年人聞言臉露苦笑.低聲說道:“你們小心點.我聽說過這個肥仔.他是雨花區扛把子.”

說完.他稍微退後了一點.周圍衆人也是紛紛讓出了一條通道.外面大步進來六七個人.當先一人是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而他旁邊的人一頭紅髮.竟然是我們昨天見到的阿豪.

“肥哥.”瘦削青年快步走到那個肥仔身邊.指着我跟胖子說道:“就是這兩人在我們場子搗亂.”

肥仔哼了一聲.手一揚:“給我……”

話音未落.紅髮青年阿豪連忙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大聲衝我叫道:“鬼哥.”

肥仔正一頭霧水.聽得阿豪這麼一叫.手足一頓.阿豪在肥仔耳邊低聲說了兩句.肥仔頓時臉色大變.駭然看向阿豪.眼中盡是問詢.阿豪點頭肯定.這才鬆開肥仔.徑直走到我們面前.笑道:“鬼哥.怎麼你也在這.”

“我在這買了個手機.出了毛病要求退貨.然後這個老闆很牛逼.說是歡迎我來搞.”我笑眯眯的指着中年漢子:“盛情難卻啊.我只好勉爲其難的搞他一下咯.”

“鬼哥.”阿豪面露難色:“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不.我有個毛的面子.能不能給賢哥……給唐老大一個面子.畢竟這家手機店也是我們罩的.收了錢不辦事也說不過去啊.”

“你老大曾小賢管的不是清河區麼.雨花區的事情你摻乎個什麼勁.”胖子皺眉道.

“清河區雨花區都是唐老大的地盤呢.而且.我跟肥仔關係好.剛纔就在隔壁湘菜館裏喝酒.要不然我們哪能這麼快趕到.既然遇上了.不出頭也說不過去對不對.”阿豪苦笑道:“要不然.鬼哥.你把我打一頓算了.這樣我對肥仔有個交代.對手機店馬老闆也有一個交代.”

媽的.星城這麼大.怎麼到處都是熟人呢.有心不給阿豪面子吧.可他身後站的是唐梓安跟唐老爺子.嘖嘖.真是糾結.

只得無奈的說道:“現在是你們要上來揍我.我怎麼給你面子.難不成我站着不動讓你揍一頓.”

“呵呵.鬼哥說笑了.我們大家都不動手不就行了.反正我也打不過你.”阿豪笑道.

“好吧.我給你面子.我就不用武力好了.”我朝馬老闆揚了揚下巴:“待會有媒體記者要過來.這可是馬老闆他自己強烈要求的.這一點沒的說.媒體必須爆料……嗯.你還不能威脅我叫來的記者.

阿豪臉上更是皺成苦瓜一般:“那你還是打我一頓好了.我們收保護費的.不就是要處理這些糊糊事麼.”

胖子二話不說.直接一腳將阿豪踢開.笑道:“打你就打你.好了.從現在開始你已經身受重傷了.”

阿豪頓時捂住肚子.滿臉痛苦.蹣跚着走了回去.跟肥仔說道:“不好.敵人太厲害.我們先回去搬救兵吧.”

真他嗎的不專業.胖子明明踢中他的臀/部.他卻捂着肚子.

肥仔會意的大力點頭.衝手下一招手.手下頓時一擁而上.然後紛紛被胖子‘打成重傷’.一個個相互攙扶着.肥仔衝手機店老闆大叫了一聲:“馬老闆.你也看見了.不是我們沒出手.而是對手太厲害.你先撐一會啊.我們這就回去搬救兵.”

說完.衆人一涌而出.阿豪走到門口.回頭咬牙切齒的大叫了一句:“那誰.你們倆有種就別走.”

太不專業了.我搖頭嘆息着阿豪等人的演技.

還沒等手機店的馬老闆回過神來.肥仔等人就消失在門外.與此同時.門外又是一陣喧譁.這一次是記者到了. 252 美女面試

記者一來.事情發展就有些不受控制了.顧客們自然知道這個店老闆已經草雞.落井下石誰不會.於是紛紛搖身一變.一個個都說自己是成功人士.分分鐘都是幾百萬上下的主.因爲手機信號不好.損失了大筆生意.不說賠償那些上百萬的生意.但是這個手機……媽比的.能不能給退貨啊.

原本老闆還想着不理會.沒想到又接到一個電話以後.臉色都白了.大聲宣佈所有的手機都無條件退貨.衆人一聲歡呼.紛紛去登記退機.

馬老闆訕訕的走到我面前:“兄弟.沒有必要搬出市委書記來吧.剛纔市委劉大祕給我打電話.說領導很關注……我認栽了.要怎麼樣你給個話吧.”

我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訝然.光憑凌風.要搬出市委書記是不可能的.你凌風再怎麼牛逼.最多就是一個市委常委.而省會城市的市委書記肯定兼任着省委副書記.怎麼也是一個省委常委.等級的差異擺在那呢.沒可能一個市委常委還能衝一個省委常委發號施令.市委書記出面的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凌風的家族發話了.二是婁巍找人發話了.

眼前這情形.最大的可能就是凌風告訴婁巍了.婁巍趁機還我人情.事後我打電話問.也確實是如此.

當下我呵呵一笑:“早這樣不就沒事了.我這邊沒事了.善後的事情你自己處理吧.我要去換手機了.”

“可我也是受害者啊.我只是經銷商而已.”馬老闆在我身後叫屈:“橘子總部說是我們這邊運營商的問題.移動聯通說是手機的問題.雙方一扯皮.我誰都得罪不起.”

我聞言大怒:“所以.你就要綁架我們這羣刁民是吧.”

“不敢不敢.”馬老闆連忙抱拳作揖:“我這也只是發下牢騷.”

哼.什麼玩意.我跟胖子走向櫃檯.那邊已經是人頭涌涌.身後傳來馬老闆的嘆息:“還好.這一次出現問題的只是橘子4S.要是所有的橘子都出問題的話.那我就要傾家蕩產了.”

我跟胖子將手機卡取出來.刪除了手機裏面的各種信息.把手機還給了手機店.拿着退給我們的錢走到另一家手機店買了手機.

很明顯.另外一家手機店的售貨員非常的幸災樂禍.所謂同行是冤家嘛.他們一點都不吝嗇自己的刻薄:“仗着自己有個品牌.就爲所欲爲.手機畢竟是通話爲主.再高端的產品.不能打電話有什麼用呢.”

我很是認同這個售貨員的觀點.信號不好的手機有什麼用呢.當MP3還是當小說閱讀器.看來.這個橘子手機也不咋地嘛.

開機以後.祕書檯發來信息.提示有一個未接電話.趕緊撥過去.音樂聲中.柔美的女聲響起:“歡迎致電天瑞服裝有限公司.請直接按分機號.查號請撥0.”

天瑞服裝有限公司.不就是唐梓安的公司麼.

摁了一個0鍵.響了幾聲.一個女子接通了電話:“您好.這裏是天瑞服裝有限公司.我是行政人事部彭欣.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呃.我手機顯示有人用這個號碼給我撥過電話.當時沒接到.現在回撥過來的.”

“這樣子啊.請問您跟我們公司裏面哪一個部門有過接觸呢.”

“沒接觸啊……哦.對了.我昨天投了貴公司的簡歷.”

“能告訴我您的名字跟應聘的職位麼.”

一一回答以後.彭欣要我稍等.過了一會.這才把我的電話轉接到了人事部.

“您好.我是天瑞服裝有限公司行政人事部的饒美英.鍾正南鍾先生是吧.”這個女孩的普通話很是標準.

“恩.是的.我是鍾正南.”

“我在人才網上看到您的簡歷了.覺得您的資歷很符合我們公司市場部平面設計師這個職位.請問您今天下午有時間嗎.”

“有的.”

接下來饒美英跟我說了時間跟地點.並提醒我攜帶相關作品.掛了電話以後.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胖子:“去應聘平面設計師還要作品.特麼的我去哪找作品.”

胖子也是一臉愕然:“連這個都不知道.作品就是看你以前的成功案例.你以前有過什麼案例.”

紫薇天帝 我怒道:“你跟我在一起這麼多年.還不清楚我麼.他嗎的.用毛筆在牆上寫一個收債算不上有過成功案例.”

“嘖嘖.這個有些麻煩啊.”胖子眉頭大皺.

最後.我跟胖子進了旁邊的商場.在那些服裝專賣店裏順了十多張宣傳單頁.挑了其中幾張我能看懂的.揣進了自己的口袋.又趕緊去電腦城買了個U盤.順便在電腦城老闆那上了會網.下載了一些商場POP的宣傳物料圖片.當做自己的作品.萬一那邊要是問起來這個設計很眼熟.我就說天下設計一大抄好了.

平面設計.不就是這麼回事麼.

中午在邦德大廈附近找了地方吃午飯.見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就跑去網吧玩了會遊戲.差不多兩點四十五的時候.我到了天瑞公司的前臺.

前臺美女聽說我是來面試的.將我帶進了一個小房間.倒了杯水給我.又問我要了一份簡歷.轉身出門.坐了約莫三四分鐘.前臺美女將我帶到了另外一間房門口.笑着示意我進去.

推門而入.裏面是一個會議室.面對門口方向已經坐了兩個女士.都是白色襯衣.隱約可見深灰色的套裙.其中一個是瓜子臉.頭髮隨意的披在肩膀上.面前擺放有一臺手提電腦.而另外一個是鵝蛋臉.頭頂扎着髮髻.手中拿着我的簡歷.

長髮女子已經很漂亮了.但那個扎着髮髻女子卻更加漂亮.而且風韻更加迷人.一時間我腦中掠過一絲迷亂.我進來的是一家服裝公司還是美女公司.

見到我進來.兩人都是衝我微微一笑.長髮女子衝我笑道:“鍾先生.請坐.”

我笑着反手關上了玻璃門.一眼就瞥見了地上有一個紙團.

靠.這種老掉牙的把戲也跟我來玩.丟一個紙團在地上.然後觀察被面試的人會不會撿起來……切.撿起紙團以後就說明我有公德心.有歸屬感.

去他嗎的.老子偏生不信邪.這個紙團我還就不撿了.我隨意的一腳.就將這個紙團踢進了會議桌桌底下.然後若無其事的走到兩女對面坐下.笑吟吟的看着她們.

見到我將紙團踢進會議桌.兩女都是一愣.然後是長髮女子笑道:“鍾先生.你好.我是行政人事部的人事經理饒美英.我身邊這位是市場品牌部總監肖琳女士.”

“你好.肖總.你好.饒經理.”我分別招呼以後.收起笑容.目不斜視.正襟危坐.嚴肅點.可不能再嬉皮笑臉了.現在是面試呢.

“我想知道.你爲什麼要將那個紙團踢開.而不是撿起來丟進垃圾簍呢.”肖琳笑意盈盈的問道.

“呃……”我清了清嗓子:“是這樣子的.作爲一個設計師.有些時候就要打破桎梏.不能墨守成規.如果我彎腰撿起來那個紙團.或者視而不見.那跟普通人有什麼兩樣呢.”

“恩.這個理由我可以接受.可是.你踢的紙團飛到我腳上了.”肖琳臉上沒有任何不愉.依舊笑意盈盈.

“呃……”我不由一怔.腦中飛轉.乾笑了一聲:“那啥.我剛纔也說了.設計師講究的就是一個叛經逆道.我將紙團踢到你身上.可以測試出你的態度.如果你能容忍.那就說明……”

“說明我很好欺負.”肖琳笑着接口.

“呃.不是.說明你對屬下能夠……包容.”我措辭了半天.纔想出包容一詞.

“你確定你是這麼想的.”肖琳笑道.

“好吧.只是隨意的一踢.飛到你腳上那就是一個意外.”我不由的揉了揉鼻子.

“我們進入正題.接下來請你做一個自我介紹.”長髮女子笑着說道.

總算昨晚百度了一下面試要注意的事項.知道這個時候應該怎麼說.當下輕咳一聲:“我從事這一行的經歷.在簡介上都有.我只想強調一點.我這個人動手能力很強.善於跟客戶打成一片.”

這話我沒有說謊.以前收債的時候.我確實動手能力很強.經常把欠錢不還的人打得鼻青眼腫.

但是在對面的兩女聽起來.味道就變了.恩.這個傢伙善於哄客戶.而且在超市的POP佈置方面有一手.

兩女對視一眼.又問了我十來個問題.無非就是爲什麼要離開上一家公司.對加班有些什麼看法之類的問題.我都一一回答.最後肖琳笑眯眯的說道:“你有什麼作品可以給我們看麼.”

我站起身將U盤遞給了她.肖琳接過U盤.遞給饒美英插/進手提電腦.兩人看了一會.饒美英將U盤取出來還給了我:“如果可以的話.你能夠什麼時候到崗.”

“隨時.”我笑道.

到了這個時候.我也清楚面試已經結束.接下來就是看面試結果.說什麼回去等通知的.基本都是沒戲的.而饒美英這麼問我.那就說明有戲.

果然.肖琳衝饒美英點了點頭.然後饒美英笑道:“那麼.後天你就來公司報道吧.待會我會給你一張紙條.上面會提醒你後天報道需要準備一些什麼東西.無非就是一些身份證複印件.體檢表.銀行卡之類的.恩.現在天氣不是很冷.記得穿黑西褲跟白襯衣.”

“呃.你們還沒跟我談工資呢.”我訝然道.

“不用談了.就按照你簡歷上的期望月薪就好了.”饒美英微笑道.

“早知道我就多寫兩千.”我頓時後悔不迭.

肖琳跟饒美英都是莞爾一笑.先後站起來跟我握手:“歡迎加入天瑞.” 253 英雄救美

第三天上午,我按時來到了天瑞公司的前臺報到,彭欣笑着帶我走完了流程,將我帶到了一個大辦公室門口。

整個天瑞公司的結構呈一個回字形,中間是一個大辦公區域,裏面用隔斷格成各種小辦公間,每一個辦公間都是一桌一椅一電腦,外圍是各種辦公室,恩,好像時下挺流行這種格局。

大辦公室虛掩着,門上掛有一不鏽鋼門牌,上面寫有市場品牌部,彭欣敲了敲門,徑直推門而入。

裏面坐有五六個人,其中肖琳遠遠的坐在角落,見到我跟前臺進來,笑道:“來了?”

前臺笑眯眯的跟肖琳說道:“肖總,我把鍾正南帶到了,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肖琳點了點頭,笑着道謝,前臺這才轉身離去。

“給大家介紹下,這是我們新來的設計師——鍾正南。”肖琳笑吟吟的跟其他同事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