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推開他,轉過身看向他,主動的輕輕一吻,低聲說道:「這輩子,你若不負我,我也絕不負你。」

聽到承諾的程傲然,忍不住心中的高興,滿足的笑了笑,握起她的手,低聲說道:「你且放心,這輩子我絕不負你。」

蘇慕蓮對程傲然的愛,在不知不覺中越陷越深,雙臉羞澀一紅,低下頭,轉移著話題。

「明天陪我去山上採藥吧?」 因為地震的緣故,村中許多人都受傷了,往日里蘇慕蓮受到過這些村民的照顧,見她們有難,蘇慕蓮自然於心不忍,打算出分力,幫幫大伙兒,採藥熬藥也是最適合她的。

次日,蘇慕蓮背著一個小背篼,裡面放了一把小鋤頭,便去與程傲然約定好的地方,程傲然早早地便等候了。

「我們村受災情況有些嚴重,許多村民的房子都倒塌了,住在臨時搭建的棚子裡面,而且藥材的價格被抬得很高,知縣也是無能為力。」

蘇慕蓮上著山,擔憂的蹙起眉頭,看著一條條性命垂危,自然有些感嘆,世界上的人最怕的便是天災人禍。

程傲然當然明白她的心情,低聲安慰道:「阿慕,一切都會沒事的。」

「程傲然,我們采一點止血消炎的藥草,有些村民們受了傷,若是傷口處理不好,便會喪命。」蘇慕蓮帶著頗有些嚴肅的語氣,說道。

程傲然點頭,說:「我們去東山看看,上面有許多珍貴的藥材。」

「好。」蘇慕蓮笑著答應了。

東山樹木茂盛,枝繁葉茂遮住陽光滲透,所以走在裡面有些陰森森的恐怖,偶爾有烏鴉飛過,一聲鳴叫,聽得蘇慕蓮驚心膽顫。

越往深處走去,光線便越暗,涼風吹過,蘇慕蓮打了一個寒顫,害怕得左右看了看,連忙加快速度,握緊程傲然的手。

「別怕,有我在。」程傲然緊緊地握住了她,防範的蹙起眉頭,低聲安撫著。

一路上,蘇慕蓮都在看著路過的兩邊,突然驚喜的睜大眼睛,甩開程傲然的手,跑到一旁的草叢面蹲下。

「程傲然,快來看。」蘇慕蓮興奮不已的說道。

程傲然走到蘇慕蓮身邊,看見她采著,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這叫白首烏,消炎止血的,那兒還有,你去那邊兒采。」害怕一無所獲的蘇慕蓮,現在高興得像個小孩子,迅速的栽著。

兩人栽好后,繼續往前走著,蘇慕蓮心情很好的哼著歌曲,走著走著,不知從何處突然出現兩個受傷的人。

蘇慕蓮見他們渾身是傷,臉色蒼白,看上去格外虛弱,連忙上前攙扶著。

「你們怎麼了?」蘇慕蓮低聲問道,還能看見他們的胳膊被割傷流血。

「救救我們。」其中一個男人有氣無力的說道。

蘇慕蓮見后,和程傲然將他們攙扶在樹下坐著,方才採摘的白首烏正好也派上用場了,連忙拿出來為其包紮起來。

「你們這是怎麼了?」蘇慕蓮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歇,擔憂的詢問道。

其中一位男人看上去大概五十歲,中等身材,就算是受傷,渾身也散發出英雄氣概,從他們的衣著上能夠發現,非富即貴,另外一個年紀相仿的男人,亦是如此。

「我們遇上了山賊。」其中一個有氣無力的說道。

「山賊?」蘇慕蓮半信半疑的蹙起眉頭,有些質疑的反問道,看到他們的財物並未減少,而且這些山賊向來劫財不劫命,很顯然是在說謊。

那人點點頭,說道:「沒錯。」

蘇慕蓮更加懷疑,更何況西山上沒有山賊呀。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天而降幾個黑衣人,雖蒙面,可是能看見他們的雙眸兇狠,朝著受傷的兩個男人奔來。

程傲然見了,拿起小背篼裡面的小鋤頭,扔了出去,只見鋤頭在空中轉動著,最後落在一人的心臟處,那人成功倒下。

隨後,程傲然彎腰閃躲迎面而來的一個黑衣人,隨後一腳踹過去,奪過手中的長劍,然後廝打起來。

不一會兒,黑衣人都沒了命。

蘇慕蓮身子不免顫抖一番,心生害怕,防範的望著眼前手上的二人,頗有些不滿的質問道:「這就是你們口中的山賊?」

其中一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我們兩人是京城裡做生意的兄弟,因家中變故,引來對手的追殺。」

蘇慕蓮聽后,原來這兩位是逃難兄弟,自然理解這種心情,連忙安撫著,說道:「你們放心吧,他們都被消滅了,你們現在受了傷,我送你們進城吧。」

其中一個男人連忙阻止道:「不可。」

「為什麼?」蘇慕蓮聽后,疑惑的蹙起眉頭,驚訝的反問道。

那男人有氣無力的說道:「我們身上的盤纏已經沒了,況且進城目標太大,會引人注目。」


「那怎麼辦?」蘇慕蓮看向程傲然,「不如去你家?」

「你忘了?我爹不喜歡與陌生人解除,若是將兩位帶回家,最後也只是被趕出來的下場。」程傲然低聲提醒著。

蘇慕蓮想了想,最後說道:「得了,還是去我家吧。」

「那怎麼好意思!」其中一人喘著粗氣說道。

蘇慕蓮見兩人故意客套起來,心中無語,道:「你們受了傷,若不治療,後果不堪設想。我住在村子裡面,只是昨日發生了地震,不過你們放心,我家好好地。」

說完蘇慕蓮和程傲然分別攙扶起一個男人,下著山。

「你們運氣好,我今天山上採藥,被遇上了。」蘇慕蓮開始自賣自誇,自戀的說道。

「姑娘,您可真是好人,不知如何稱呼。」其中一個感激的笑問道。

「我叫蘇慕蓮,這是住在山上的程傲然。」沒有任何防備的蘇慕蓮,介紹道。

「原是蘇姑娘和程公子,在下名叫費尺,這是皇……尹匡,是在下的兄長。」這位叫費尺的男人解釋道。

蘇慕蓮和程傲然並未細想的點點頭。

「阿慕,前面有動靜,我去看看。」突然停下來的程傲然,擔憂的蹙著眉頭,說道。

「費先生和尹先生。」蘇慕蓮有禮貌的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蘇姑娘你這朋友看上去不大愛說話啊。」尹匡有些好奇的說道。

蘇慕蓮點點頭,說著:「我這朋友性子比較冷淡,不過人很好,還望兩位莫要見怪。」

尹匡似笑非笑的看著程傲然的背影,贊同的點頭,說道:「程公子看上去身手不錯。」

並未多疑的蘇慕蓮,得意的說道。

「我的朋友,伸手必然不錯。」 繃緊面容的程傲然快步回來后,急聲說道:「是李民安山上了。」

蘇慕蓮聽后,本是帶著笑意的臉蛋兒,立馬消失,不滿的蹙起眉頭,說道:「他山上做什麼?真是倒了霉,哪兒都能遇見他。」

「決不能讓他發現我們。」程傲然說著,左右看了看, 傾城蠻妃俏小? ,於是說道,「我們過去藏一下。」

說罷,兩人分別攙扶著受傷的兩人,躲在大石頭後面,幸好這個石頭夠大,能將他們都掩藏住。

不一會兒,便聽見李民安的聲音,憤怒的質問道:「消息準確無誤嗎?」

「少爺,京城的飛鴿傳書,說他們的確來了清遠鎮,並且途中中了埋伏,有人瞧著他們上了西山。」說話的是張全,顫顫巍巍的聲音,生怕惹得李民安更加憤怒。

「那怎麼會不見人影?」李民安一下子暴躁起來,怒聲質問,隨後是一個清脆的巴掌聲,低吼道,「廢物,若是找不到,你們就等著被侯爺問罪吧。」

「是是是,少爺您放心,奴才一定會找到他們的。」張全不敢怠慢,連聲回答。

李民安冷哼一聲,說道:「本少爺可不要什麼保證,把人逮到我面前說話,還不快馬上給我找!」

「還愣住幹什麼,還不快搜!」張全點頭說道,隨後提高聲音,朝著其他下人憤怒的吩咐著。

手下的人,紛紛回應,然後開始搜索起來。


「糟了。」費尺聽后,害怕的皺起眉頭,輕聲說道。

蘇慕蓮連忙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心中也忐忑不安起來,連忙拿過背篼背上。


「阿慕,你想做什麼?」程傲然拉住蘇慕蓮的手,擔憂的蹙起眉頭,輕聲質問道。

蘇慕蓮連忙回答:「當然是用美人計救這兩位了。」

說罷,深深呼吸一下,然後小心翼翼退後幾步站起來,面容換上輕鬆的表情,走了出來,打趣的說道:「喲,這不是李少爺嘛,竟能在這兒碰到你,可真巧!」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蘇慕蓮,蘇慕蓮也快步走過石頭,笑了笑。

兩三個手下衝上,二話不說便來將蘇慕蓮按住,往李民安面前架去。

「你們這是幹什麼?放開我!」蘇慕蓮不滿的怒吼道,「拿開你們的臟手!」

李民安見了,有些著急起來,連忙低喝道:「你們這是做什麼?還不快放開。」

「慕蓮,你怎麼在這裡?」有些驚訝的李民安似笑非笑的望向蘇慕蓮,似乎在懷疑什麼。

撅起嘴巴的蘇慕蓮,不屑的上下看了他一番,反問道:「我跟你很熟嗎?為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

「我說你這娘們!別不識抬舉」張全上前抬手怒罵。

「給我住嘴!」李民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聲怒吼道。

「慕蓮,你一個人?」李民安上前一步,輕聲問道,目光卻轉向蘇慕蓮來的地方。

蘇慕蓮看到他的目光最後鎖定在大石頭上,然後虛眯著眼睛,顯然是心生懷疑。

「我當然是一個人了。」蘇慕蓮不耐煩的回到道,單間取下背篼,拿起裡面的白首烏,在他眼前晃了晃,說道,「我來這裡採藥,你看這是消炎止血的。」

李民安接過,放在鼻尖聞了聞,有些驚訝的笑了笑:「你還會醫術?」

「我不過是認識幾種藥草罷了。」蘇慕蓮笑嘻嘻的說道,又將背篼背了回去,疑惑的問道,「這西山的東西可有很多,這不是村民們受傷了嘛,你們也是來採藥的嗎?」

李民安點頭笑了笑:「是呀!」

「我方才從那邊采了過來,正好要繼續山上,那就一起吧。」蘇慕蓮指了指大石頭的方向,笑嘻嘻的說道。

「好啊。」李民安似笑非笑的回到道。

蘇慕蓮的心卻一直都在顫抖著,強做鎮定,她都佩服自己的心態了。

眾人走了幾步,隨後只見一個手下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看向李民安,惶恐的說道:「少爺,前面不遠處死了人。」

蘇慕蓮一聽,驚恐的尖叫起來,慌張的望向他:「前面竟然有死人?」說罷跑到一棵樹下,蹲下后緊緊抱住,身子也跟著顫抖起來。

李民安狠瞪了手下一眼,上前安撫著受到驚嚇的蘇慕蓮,將她扶起來,安慰道:「沒事的。」

蘇慕蓮雙眼恐懼的望向李民安,低聲說道:「自從蘇家的變故后,我現在便害怕死人二字。」


「少爺,看樣子是遇上了。」張全低聲提醒著。

說的話也是半遮半掩,生怕蘇慕蓮聽懂了一番。

只見李民安的面容更加沉重,低聲說道:「還不快去追。」

「追?你們追誰?」蘇慕蓮好奇的眨眨眼睛,詢問道。

李民安迴避了她的問題,微蹙起眉頭,嚴肅的問道:「你採藥的時候,沒看見其他人嗎?」

「我看見的其他人就是你們。」蘇慕蓮說道,緊接著繼續說道,「而且西山連著北山和南山。」

「少爺,我們也是一路上來都未看見,說不定他們去了別的地方。」張全在旁提醒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