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戰投也即將打響,

新的輝煌也定將如日中天的到來!

。。。。。

“啪啪”的籃球聲在空蕩的夏洛特競技場裏迴盪着。

汗如雨下的張若寒逞大字型躺在球場正中央,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雖然以四比零敗給邁阿密熱隊並不是他一個人的錯,但他總覺得是因爲他的左手有傷,纔會讓山貓隊四比零敗給熱隊,否則至少會勝幾場的,哪怕是一場。

緩步走到張若寒身前的奧卡福,望着張若寒那緊鎖在一起的眉頭,心下知道眼前這個總是喜歡把一切過失包攬在自己身上的隊友。肯定又在暗自責怪着自己,於是大聲嚷嚷道,

“張。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這並不是你的錯了,幹嗎老認爲這是你的錯啊,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做很過份嗎!你擺明是在想搶我的功勞!要知道球隊能闖進東部的總決賽,可全是我埃米爾奧卡神福一個人的功勞。之所以會四比零敗給熱隊,只是因爲我太疲勞了,以至於完全沒有狀態,纔會四比零敗給他們。與你根本沒什麼緊要的關係!”

睜開眼晴的張若寒,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後。盯着奧卡福那一臉不滿的表情,不禁輕輕的抿嘴一笑。心中的自責和鬱悶立即隨之散去了不少,開口道,“知道是你的錯,都怪你,都怪你的狀態不好,才讓我們四比零輸給了熱隊,這樣行了吧,我們山貓隊的大英雄,頭號功臣埃米爾同志!”

“這還差不多!”奧卡福把頭一橫,非常滿意的道。

“喂,我們的大英雄同志,你不是要和克里斯汀娜去夏威夷渡假嗎?怎麼還沒走?”站起身,向遠處地板上的籃球走去的張若寒,隨口問道。

“還沒到點。我有些怕你搶我的功勞,所以在走之前過來看看你,果然不出我所料,你這小子還真在搶我的功勞,根本沒有必要的自責着呢,實在太可誤了!”奧卡福走到張若寒的身邊,摟住張若寒的肩膀,大場叫道,“別在這樣了,如果讓別人誤以爲輸球是因爲你,我一定饒不了你!”

“知道了,知道了!”掙開奧卡福手臂的張若寒,撿起地板上的籃球,轉身向籃框走去,準備再多練一會籃球。

“好了,那就這樣吧,回見,我要開始我那幸福而浪漫的渡假了!”眼中露出無限嚮往目光的奧卡福,轉身向球館的出口走去,一臉陶醉的叫道“大海,沙灘,克斯斯寶貝,讓我們打造一個美好的夏日吧!”

“謝謝!”

一聲感激的話語,打斷了奧卡福的夏日憧景,他回過頭,向發出聲音的張若寒望去,見到滿臉感激的張若寒,正深深的凝望着他,

“雖然,某人這個開解人的方式很大一部份只讓我覺得可笑,不過還是要說聲謝謝!”

“不用謝,我可不是在開解你,只是在說實話而已,好了,就這樣,放下吧,明年我會帶着你一起努力!”揉了揉鼻頭的奧卡福,非常得意的嚷道,然後在張若寒微笑的目光中扭回頭,隨手推開安全門,消失在張若寒的眼中。

望着不住晃動的安全門幾秒鐘後,張若寒轉過頭,擡頭向遠處的那汪橙色的海洋望去!

撩愛成婚 “唰”

一聲輕響!

當那耀眼的的太陽從橙色汪洋中一穿而過時,代表無限友情的一起努力話語聲,再次響徹在夏洛特競技館內。

昨日的輝煌已經落幕,當並肩作戰的隊友再次聚集於揮灑熱血的戰場時。 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定會於一起努力的話語聲中,寫下更加燦爛的明日輝煌·

。。。。。。

“散會!”

硬棒棒的扔下一句不顧他人的話後,鄭禮濤起身向會議室的門外走去。

望着鄭禮滔那得意洋洋的表情。陸其順再也忍不住了,猛然將手中的文件夾向環型的會議桌上砸去。發出了一聲啪的巨響。

“你才從事籃球工作幾年,竟敢在我的額頭上指手劃腳的,實在太不象話了!”

見到陸其順這雙眼噴火的模樣,衆多的中國籃協官員們只是靜靜地坐在座位上,沒有一人吱聲,對於他們來說,一邊是國家體育總局力捧的政壇新星,一邊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得罪哪個都是不智之舉,所以此刻的他們一至認爲保持沉默方是最好的應對之道。

眼見衆人都不吱聲,一個個明哲保身的可氣模樣,心下有些不滿胡加石瞪了衆人一眼後,走到仍自大發雷霆的陸其順身邊,伸手拍着陸期順的肩膀,向其開解道:

“老陸啊,彆氣了,氣壞了自己的身體多不值得!”

“老胡啊,你說我能不氣嗎。哪屆的中國男籃三十人大名單不是由我一手提名的,今屆的中國男籃主任雖不再是我,可我畢竟還是副主任啊。怎就不能過問一下,怎就沒有權力和外籍主教練優納斯一起探討球員人選呢?”

“這些我都知道,我也都理解,可我們畢竟不是今屆的男籃主任,那小子非要獨權操控,我們又能怎麼辦?算了吧,反正有些名氣的球員都肯定是不二的後選,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他要霸權操控就讓他去操控吧。我們要做的只是靜下心,保護好自己的身體。看看新一代的中國球員如何替咱中國人掙光掙臉便行了!”

“說是這麼說,可不讓我們過問。那我們倆這新一屆男籃組委會的副主任又當的有什麼意義?他鄭禮濤不就在國外讀了兩年洋書嗎,有什麼了不起,真不明白上面幹嗎這樣捧他,實在太讓人窩火了!”

陸其順坐回座位上,憤憤不平的罵道。

胡加石苦笑了笑,鄭禮濤擺明是把他們兩人的所有權力架空了,其實早在他們倆個都被任命爲本屆的男籃副主任時,他就開始懷疑會不會被鄭禮濤架空,果然該來的還是躲不掉,一代新人換舊人的命運最終還是落在了他們這兩個老革命的身上,至於上面爲什麼要捧鄭禮濤那還不簡單嗎,鄭禮濤是受新思想薰陶的新人,處於風華正茂的壯年時期,而他們兩個則是跟不上時代的老人家,是讓人反感的老頑固。

“都還坐在這裏坐幹嗎,沒聽到鄭禮濤主任同志說已經散會了,既然散會了,還不都給我出去,還留在這裏幹嗎,難道還想讓我表揚你們的沉默,請你們吃晚會不成嗎?”

胡加石橫眉冷對着眼前那些連大氣都不敢多出一聲的手下們,非常不滿的吼道。

平日裏官威十足的籃協官員們,頓時如得赦令般從會議室裏一涌而出,再也沒有半點耀武揚威的官威。

待到最後一個走出會議室的記錄人員,順手帶上會議事的大門後,胡加石邊自顧自的的搖頭苦笑,邊爲自己和陸其順各自點燃了一支香菸,當那香濃而微麻的濃煙,吞食掉些許心中的窩火和不快後,胡加石方纔向陸其順嘆道

“我們已經老了,老到有些礙眼了,上面也許早就想讓我們下臺了吧,只是礙於我們的功績,不知道如何開口,哎,我們能夠說話,作做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再氣,再不甘也沒用,就這樣看着吧,看着小怪物和他的新隊友們把咱中國人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幾十年的美夢給實現。到哪時,咱就可以痛痛快的離開這裏,再也不用受任何人的任何氣了!”

望着胡加石那並不比自己好過到哪去的苦笑表情,陸其順點了點頭,沒有說任何話,只是用力的吸了一口煙,其實胡加石說的這一切他心裏都明白,可他就是氣不過鄭禮濤那專橫的態度,更有些不想承認眼前這明擺着的殘酷事實。

吐出了肺裏的一口香菸,陸其順扭頭向放在遠處框臺裏,那個讓他心跳加速,那個承載着中國籃球的風風雨雨,悲歡榮耀,那個中國人第一個自己生產的籃球望去,暗自在心中不住的嘆道,

“籃球啊籃球,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可這一眨眼的工會我就已經老到再也打不動你了,有多人少的一生就這樣完全浸進了你的身體裏,你有看見嗎,你有聽見嗎?如果你真的看見了,聽見了,就不要再讓我們失望了,我們苦我們累我們委屈是爲了什麼,你應該知道,你應該明白,那麼,就請回報我的們的誠心,回報我們的辛苦,融化在我們的執着裏吧,再也別讓我們失望了

再讓也別讓。。。。。。。!

再次看了一眼空蕩蕩的籃球館,張若寒終於邁出了離去的腳步,都走了,都不在了,對於不參加國際大賽的nba球員來說,一年中最寶貴,最重要的事情,便是這爲期幾個月的休假。

“再見了nba,再見了美國,讓我們下賽季見吧,現在,我要回到最懂我,最愛我的人們身邊。”

在會讓自己心跳加速的心語聲中,張若寒和家人踏上了駛往故鄉的飛機。

遠處是那最可愛的地方

遠處是那夢開始的地方。

ps:小鬱好久沒上網了,因爲小鬱畢竟還不是職業寫手,寫東西收費,只是想掙點電費網費,最近忙於找工作的事情,一直沒有再次動筆,實在有愧於支持小鬱的大家啊。在大家的不斷要求下,小鬱決定不管怎麼說也要抽空把本書寫下去,其實,小鬱也並沒有想就這樣把本書就這樣結束,畢竟這是一個美麗的夢,是夢就總會有頭,總會有完結,只不過一直沒有時間而已,但爲了大家小鬱還是再次寫了,就算忙於考試,忙於找工作,小鬱也會盡全力的寫本書,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小鬱。謝謝!

小鬱2006-3-7 從芝加哥奧海爾國際機場起飛的“協和”飛機上,一身清涼打扮的張若寒,鼻樑上架着別緻的藍色太陽鏡,很是愜意的聽着從耳塞中傳來的流行音樂。

再過十幾個小時,張若寒便可踏上久違故土,和提前回國的父母、江娜會合,向讓他牽腸掛肚的小云等女孩一吐離別之苦,當然,當然,當然更可以

。。。。。

一想到這裏,張若寒的心中便會涌起一股無法抑制的巨大沖動,哪怕他是最耀眼的nba全明星mvp球員,哪怕他是幾乎僅憑一人之力,便將惜日的魚腩球隊病貓,變成如今兇猛戰貓的絕對巨星,但是,但是,只要一想到馬上便能夠將最讓自己心動的中國二字,寫於自己的後背之上,張若寒還是會忍不住的想要放聲高呼,想要痛聲吶喊,因爲只有那樣,才能宣泄出他心中的些許衝動,些許激動!

。。。。。。.

發出呼嘯破空之聲的協和飛機,正以那最狂爆的力量,瘋狂的撕扯着擋在眼前的引力,擋在眼前的音障,拼命的向上飛去,而在它的身體內部,那顆最熾的的中國心,更在以無窮的焚天烈火,燃燒着對於中國二字的無限嚮往!

此刻,他們正飛翔在萬里的高空之上,已經飛得很高,已經飛得很遠,但是,眼前的一切,只是前人努力拼搏的結果,並不真正屬於他們,因此,此刻的他們正擡頭仰視高空,正用力伸展翅膀,不管頭頂上的尋夢高飛之路會有多麼困難。他們始終堅信,終有一天,他們會踏着前人的肩膀向上飛去。飛到那傲視一切的更高空間,飛到那隻屬於他們的最高之處!

中國隊!

我來了!

讓我們一起讓全世界球迷記住你的名字。讓我們一起站在全世界的最高點吧!

……

提前回國的江娜,好不容易讓那個戀姐情節頗重的寶貝弟弟江文,渡過了十幾天飯來張開,衣來伸手的皇帝式生活後,終於在今天夜裏開始獨自收拾起行禮,打算明天一早便登上飛往上海飛機,去接明天下午14時15分抵達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張若寒。

對於江娜來說,張若寒是比她生命還重要的人。她的最大幸福便是陪在張若寒的身邊,因此,她無法再向從前那樣和江文相依爲命,待在江文的身邊,只能一次再一次的離開江文,回到張若寒的身邊,但是,每次離開幾乎是被自己養大的江文時,江娜心中總會有內疚和不捨的感覺,因爲在江娜的眼裏。江文使終是那個因父母的離異而躲在自己懷中放聲哭棄的小男孩,是需要她去照料,需要她去疼惜的寶貝弟弟。

所以。每當江娜離開江文的時候,她總會選擇默默的不告而別,只是在那充滿她的愛心和關懷的早餐旁邊,留下一張很長,又很羅嗦,卻更讓江文感動的紙條。

今夜,收拾好自己行禮,又把整個屋子從到到尾料理了一遍的的江娜,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後。再再再次的坐在自己的寫字檯前,隨手撕下了一張輕薄的便條。開始寫下心中那不盡的關懷,直到那八開大小的紙條几乎被寫滿的時候。江娜方纔意猶未盡的放下手中的鋼筆,起身走到牀邊,睡倒在牀上,伸手按向了牀頭一側牆上的開關。

啪。

一聲輕響,剛剛還一片通明的房間,頓時變得漆黑一片,唯有江娜那顆溫柔似水的玲瓏之心,還在輕輕的跳動着

“下一次,下一次,再見面時,我一定要對小文更好一些,更關心一些。”

這是江娜每次即將離開江文時,便會懸於腦海中的話語,這一次,亦同樣毫不例外的圍繞在江娜的心間,直到良久後伴隨着濃濃的睏意,一起合上了江娜的雙眼,閉上了江娜的心靈。

…….

“鈴。。。。。”

一陣急促的鬧鐘聲,將睡得十分舒暢的江娜喚醒過來,隨手按停了鬧鐘的響聲後,江娜抒了抒睡眼惺忪的雙眼,準備起牀替江文做早點,然後靜靜的離開。可是,當正在穿衣服的江娜,無意中掃過鬧鐘上的時間時,江娜立刻便傻眼了

明明把鬧鐘對在五點半鐘的她,居然在八點半鐘才被鬧鐘叫醒,一個小時後,她就必需坐在飛機裏了,這下,她還怎麼幫江文做早點,還怎麼靜靜的離開啊。

看來今天是無法幫小文做一頓豐盛的早點了,

哎。

嘆着氣的江娜,飛快的梳洗完畢,提起自己的行禮箱,隨手拿起放在寫字檯上的便條,向房間外走去,然而,讓她怎麼也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等着她。

當一份精緻的西式早餐,烤麪包片,煎雞蛋,鮃牛奶,伴隨着一張便條放在江娜眼前的餐桌上時,江娜再次傻眼了。

這是!!!

心中懷着一股莫名的激動,更多是不敢置信的江娜,放下了手中行禮箱,緩緩的走到餐桌的旁邊,拿起了那張彷彿重達千均的便條,低頭向便條上那不是很多,但卻寫得很用力的方塊字望去。

致全世界最笨,最羅嗦,最重夫輕弟的老姐。

睡不着的本帥哥特在今天早上起牀後,把你的鬧鐘時間向後撥了撥,然後給自己做了份早餐,結果一不小心就做多了,所以留了一點給你,算是便宜你了,你可以喝完牛姐後,拿着麪包雞蛋出門,然後快點去找姐夫,不要在家裏煩我了,要知道因爲你回來,害我都不能帶女孩回家,怒啊!

還有,每次都是這樣,真是一點新意都沒有,

煩!

全世界最帥的男人,江文上!

“嗒”

一聲輕響。

止不住的淚水。奔出了江娜的眼框,滴打在江文那字跡大的嚇人的便條上,更有幾滴淚水順着江娜的臉龐。滑進了江娜的嘴裏。

明明應該很鹹的淚水,在此刻的江娜嘴裏。竟比什麼都還要甜。

眼淚汪汪的江娜喝完了世界上最美味的牛奶後,拿着夾着煎雞蛋的兩片面包,提着黑色的行禮箱,走出了這個讓她不盡牽掛的家。

家中的男孩雖然還是那個讓她永遠不能不去關心的人,但是,此刻的江娜已經明白,那個男孩已經長大,變成了一個溫柔可靠。懂得什麼叫做關心的男人!

……

明明沒有把自己的歸國日期通知媒體的張若寒,剛剛走出機場的出口處,便被一陣空如其來的閃光燈給晃傻了。

只見幾百名消息靈通的記者和球迷們,圍堵在上海浦東機場的出口處前,對着走剛剛露出半個身子的張若寒,就是好一氣的閃光轟炸。

訊速從驚訝中恢復過來的張若塞,雖然還沒有想明白爲什麼這些人會知道自己回來了,但還是立刻便掛上一副職業性的微笑,一邊隨口應付着記者們的提問,笑眯眯的笑球迷們揮手致意。一邊用手機和前來接着自己的江娜聯繫。

直到事後,有知情人告訴張若寒時,張若寒才知道。原來打從山貓隊的比賽全部結束後,很多有門道的球迷和記者們便開始盯上了從美國回來的旅客名單,就是不想讓向來喜歡低調處事的張若寒,偷偷的從他們的眼前溜走。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原本想偷偷回國的張若寒,被他們逮了個正着,落進了張開n久的衆多惡虎口中。

“張若寒選手,請問您對本屆中國男藍集訓隊裏的重新歸國的王致治和易見連爭奪頭號大前鋒的事情如何看待。他們二位哪位是您比較看好的球員?”中央電視臺的一名女記者,向張若寒詢問道。

張若寒想了想。說道“這個我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們二人都是很優秀的球員。我很期待和他們一起作戰。”。

“張若寒選手,您今年代領山貓隊取得了聯盟第四的佳績,請問您能否透露一下下賽季的目標是什麼?”東方衛視的記者擠到張若寒的身邊,向張若寒問道。

“你說呢?”張若寒向這明記者微微一笑。

“呵,我已經知道了。”東方衛視的記者點點頭,露出一個傻笑,顯然有點後悔問張若寒這個問題,因爲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根本不用特意在此刻去問。

“張若寒先生,請走這邊,我們幫你開道。”

早已等候多時的機場保安們,圍到了張若寒的身邊,負責替張若寒開路,讓張若寒身邊的兩名保黑人保鏢鬆了一口氣,雖然兩人都是身高兩米開外的彪形大汗,可在這如此混亂的境況下,根本不夠看的,拼命擋在張若寒身前身後,已把他們累得汗如雨下了。

“謝謝!”

張若寒向機場的工作人員道了個謝,在機場保安們的護擁下,向坐在黑色轎車裏的江娜走去。

“張若寒選手你遲遲不歸,沒有及時參加早已於五月五號展開的中國男籃國家隊集訓,現在隊內戰術已經基本上成形,你又從未和國內的球員有過任何的接觸,更別共同集訓了。因此,你認爲你此刻回來,還有什麼意議嗎?”

就在張若塞準備俯身鑽進車門的剎那,一個很尖銳,話語中沒絲毫有敬意的提問聲,帶着明顯的敵意向張若寒大嚷道,提出了一個讓張若寒很是不快的問題。

“我是因爲有比賽要打,所以無法及時回國參加集訓,並不是不想回來。而且有沒有作用不是你說,我說的,那要看國家隊的教練怎麼說!我只是想盡好一名心繫祖國的球員的本份工作。在國家需要我的時候,便會回來。”

張若寒扭看了一眼那名年約四十出頭,長着一副陰冷麪容的男記者後,不作聲色的回答道,接着緩緩收回了盯在那名記者身上的無所謂目光,彎身鑽進了轎車裏。

張若寒向來知道記者裏有很多討人厭的傢伙,但他還從來沒有覺得有人比剛剛那名記者更加讓他討厭。

那人之所以這樣問,肯定是爲了證明自己的與衆不同,希望在張若寒的身上,編造一些可讓他名聲大燥的新聞。

“若寒,你沒事吧?”

坐在架駛坐上的江娜,一邊開車駛上了寬敞了道路,一邊轉頭向坐在副架駛座上的張若寒關心道。

張若寒望着眼前那充滿關切的迷人臉龐,不禁感到非常幸福,湊過頭,在江娜雪白的臉上深深一吻後,道:

“沒什麼事,只是遇到了一個無良記者。”

“呵,那就好!”江娜甜甜一笑,開始專心架駛起來。

……..

“若寒,你準備幾號去國家隊報道。”剛剛駛上環形線的江娜,向張若寒問道。

“啊~~~~”張若寒一邊伸着懶腰,一邊向江娜說道“大後天吧,陸祕書長叫我先休息幾天,調整一下時差,放鬆一下精神。這下終於有時間好好陪你了。”。

“夠用了,今天陪爸媽,明天去陪小云和昕子,然後後天去找她!”江娜數計着道。

“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張若寒點了點頭,這趟回國他並不是來渡假的,而是爲了踏上圓夢的足跡,投身於火熱而緊張的集訓中。雖然他是在國內很有人氣的籃球運動員,也許人氣能和他相比的只有姚鳴了,但他並沒有對自己能夠入選最終的十二人大名單完全放心下心,因爲張若寒深深的知道,在籃球的世界裏,任何向前的一步都是必需投入全部精力的生死戰鬥,容不得半絲馬虎、懈怠!所以,他必需要好好的珍惜這偷得浮生半日閒的三天時光,把所有想做的事情全部解決掉。

只有這樣,他才能一心一心的迎接爲了圓上最終的夢而展開的,那場先和集訓隊友之間,再和全世界籃球運動員一較高下的最終之戰!

……..

黑色的汽車在上海市的環形路線上駛動着,雖然不是很快,但卻很明確,很平穩的向前駛去,就像是張若寒正踏於足下的圓夢之路。

每一步邁出,都會有一個腳印。

直到印滿腳印的痕跡,最終踏上那無尚榮耀的夢想之顛。

…….

新的風雲,即將展開!

小鬱回來了,不過太久不上,屬於鬱郁林中樹的賬號竟然被人盜了!氣啊。。。只能先在這裏向大家說明了,終於考完了,暫時可以放鬆一下,

好好寫書,力爭兩天最少一一章吧。

謝謝耐心等着小鬱再次復出的朋友們,你們的關懷和支持,會讓小鬱把本書寫完的。

小鬱2006-4-26 。

晚上七點半鐘,正在享用晚餐的安徽移動通訊客服中心的1860員工們,圍聚在食堂的幾臺電視機跟前,三五成羣,或有事沒事的扯着家常,或愜意萬分的邊享受着餐具裏的食物,邊掃視着電視機裏的新聞。

“昕子,小云,要一起回宿舍打撲克嗎?”

一名頭髮染成淡棕色,長着一張蘋果臉,年約二十一、二,被幾名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擁簇在中間的女孩,向坐在電視機前的夜末昕子和小云問道。

“小云她還沒有吃完,我在這等她一時,你們自己先去玩吧,我們過一時就回去。”夜沫昕子向蘋果臉的女孩答道。

”好的,那我們就先回去了,88”

“走了啊,昕子,”

“慢慢吃,小云,不急。”

……

幾名女生分別向小云和夜末昕子道過再見後,有說有笑的推開食堂出口處的玻璃門,接連走了出去。

“昕子姐姐,老是讓你等我,真是不好意思。”

小云把嘴裏的食物完全嚥下去,兩腮有些微紅的向夜末昕子說道。

“這有什麼啊,吃飯吃得慢對身體很有好處,我想學還想不成呢,你就按照平常速度慢慢吃吧,千萬不要急着吃而嚥着了,要不然,我會被你的若寒哥哥罵死的,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