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尊恐怖存在齊數現身!

其中有被祖龍點名的、更多是沒有點名的,祂們不可名狀、毫無順序、更吳一絲邏輯可言。

更多的存在則是看不到!

祖龍通過對大道本源的捕捉,還是發現一絲痕迹。

「找到你了,阿撒托斯。」

。《大文豪的克系遊戲日常》第106章【真理圓環】 「怎麼才回來,幹什麼去了?」丁安國在路口等著,見兩人回來,忙上前,「開穎嬸在家,大隊長也來了。」

「誰生病了?你們……」丁安國話還沒說完,手裡被塞了個布頭。

「藏好。」易柔靜看著丁安國說道。

丁安國迅速塞到自己懷裡,隨即才問,「這是什麼?退燒藥和消炎藥?」

「藥用完了。」易柔靜老實回道。

「你們給誰用了?」丁安國小聲問道,「安敏你問開穎嬸借了葯,她擔心,下午就來家裡了,見家裡沒人去找了爸媽,還有我,一直沒你們倆的消息,大隊長都被驚動了,等會兒可得好好解釋一下。」

「怎麼解釋?」丁安敏哭喪著臉看著易柔靜,眼帶詢問。

「實話實說就好了。」易柔靜渾不在意。

「什麼!」丁安敏驚訝得嘴巴遲遲沒有合上。

「我會解釋的,你放心。」易柔靜回頭給了丁安敏一個放寬心的眼神。

丁家小院里,大隊長丁孝定和他的媳婦黃開穎坐著,見易柔靜和丁安敏一進來,黃開穎第一時間站了起來。

「怎麼了,這是怎麼了,怎麼渾身是泥,發生什麼事了?哎呦,心急的我四處找,就是沒看到你們。」黃開穎是大隊婦聯的一員,對女性同胞格外關注,把丁安敏和易柔靜上上下下檢查了一番。

丁安敏有些佩服易柔靜,如果現在人蔘在她們身上,可就被發現了。

「安城媳婦,是你又生病了?」黃開穎瞧著易柔靜的模樣又不太像生病的樣子,有些疑惑。

「開穎嬸,不是我。」易柔靜搖了搖頭,「今日我跟安敏上山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外鄉人,瞧著得有五六十歲吧,還帶著一個八九歲的孫子,那孩子暈過去了,渾身發燙,還一直咳嗽,那位老人在一旁傷心哭泣。」

「我們丁坪生產大隊個個都是樂於助人的,見到這樣的事,我跟安敏哪可能不管不顧,想著開穎嬸家或許有退燒藥和消炎藥,就讓安敏來借了。」

「看著那孩子吃了葯,人也清醒過來了,把人送到家裡,我們才回來,就有些晚了,豬草也沒怎麼割。」

易柔靜的情緒也就低落了一瞬,之後當即高昂起來了,「不過特殊時候特殊行動,明天我們倆人一定會認真掙工分的。」

丁安敏可謂是目瞪口呆,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她今日才算見識到,以前自家大嫂沒心眼,就厲害一張嘴;現在不同了,腦子好使了,嘴也更厲害了。

「安敏,你說是不是?」易柔靜轉頭笑眯著眼問道。

丁安敏渾身一激靈,高聲道,「大嫂說得對,以後我們不僅努力掙工分,還要當樂於助人的勞動人民,爭取給大隊爭光。」

「說得好。」丁孝定起身鼓掌,情緒很是高昂,「你們做的對,全國人民都是我們的好同志,幫助別人就是幫助我們自己。」

「現在看到你們倆沒事,我和你們嬸子也放心了。」丁孝定說道,「快些洗漱洗漱吃晚飯吧。」

「我們還要去倉庫還工具,今兒就是給大隊長、開穎嬸還有曉靜姐添麻煩了。」易柔靜真誠歉意道。

「欸,這些不是事,工具你們也不用去還了,我和你們嬸子回去的路上跟曉靜說一下就好,明日你們上工的時候再把工具給曉靜報備。」丁孝定寬容道。

「太感謝大隊長了。」易柔靜真摯道謝。

「大隊長、開穎嬸,你們慢走,等我們去衛生院買了葯就還上。」易柔靜揮舞著手高聲說道。

「不用了,我們也是大隊的一份子,樂於助人怎麼能少了我們。」丁孝定笑哈哈回頭,也朝著易柔靜揮了手。

把人送走,關上院門,李紅英才關心道,「你們沒事吧,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找安國去幫忙,你們倆姑娘家家的,我們會擔心。」

「好的,媽。」易柔靜笑著點了點頭。

「你不跟爸媽說人蔘的事?」兩人去洗漱的時候,丁安敏低聲問易柔靜。

易柔靜嘖聲道,「怎麼,你還想要宣傳一下我們智斗狼群的豐功偉績?」

丁安敏使勁搖頭,「我們好不容易逃離了狼群,如果被媽打斷腿,豈不是太冤枉了。」

「知道就好。」易柔靜贊同點頭,「說了人蔘的事,就要說其它的事,不說別的,去深山這事,我們就抵賴不掉,那就瞞著吧。」

「二哥……」

「他是賣貨的幫手。」

「這是什麼?」說曹操曹操到,丁安國也走了過來,伸手就要掏懷裡的東西,被丁安敏一把按住。

「怎麼了?」丁安國不解道。

「怎麼了?」丁維和正打草繩,聽到動靜抬起頭來。

「爸,我們買輛自行車吧。」易柔靜突如其來一句不相干的話,卻成功吸引了眾人的視線和心思。

「啊……」丁維和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了,「是該買一輛了。」

「票你那有,錢我給你,你看什麼時候方便,去縣城一趟,把自行車騎回來吧。」李紅英從廚房探出頭來說道。

「錢我這……」

易柔靜的話沒機會說出來。

「之前給你的那些本就是你們夫妻的,如果不是自行車票我們沒法子得,也該我們來的,好在安城自己能幹。」李紅英開口說道。

「安國娶媳婦的時候,自行車的錢我們也給出的。」李紅英補充了一句。

「那大嫂買車回來,我能騎嗎?」丁安國滿臉糾結。

「當然可以。」易柔靜回道,臉上的笑容讓人彷彿如沐春風。

「二哥,你來,我們好好探討一下什麼時候去趟縣城。」丁安敏跳了一下,一把勾住丁安國的肩膀,也成功把丁安國胸前的動靜擋住了。

「去我屋裡說。」丁安敏拉著丁安國進去了。

易柔靜非常自然的跟了上去,還不忘問,「買男士車還是女士車,什麼牌子好……」

「大嫂騎的話,還是女士的比較好,女士的我跟大哥也能騎,男士的大嫂跟安敏騎有些大了。」丁安國分析道。

「東西拿出來。」一進到房間,易柔靜就伸手,丁安國反應了幾秒才回過神,掏出來就問,「對了,剛剛我就要給你們的,這是……啊!」

丁安國的驚呼成功被丁安敏的手心阻止了。 液態金屬附著全身,選用基礎鎧甲形態。

這麼做主要是防止石門打開后,墓室內有毒氣滲出,液態金屬可以實現完美過濾效果,將任何毒氣隔絕在外。

雙手緊貼兩扇石門,不斷加碼力氣。

然而,事情卻遠沒有陳偉想中那麼簡單,這門后貌似存在有什麼機關,想要憑蠻力推開,恐怕得費些精力,時間。

陳偉不是那麼有耐心的人,液態金屬如蝸牛觸角伸出,一圈接一圈纏裹住拳頭……

轉眼,拳頭已是超出原來五倍大小。

抬起手臂,后舉。

轟!

旋即,一拳擊出。

半秒后,裂紋迅速貫穿兩扇石門,幾十米高,轟然倒塌。

若是直播間觀眾能看見,定然會震驚於這一拳的爆發性力量。

精靈翅膀迅速在背後浮現,召喚出一股風浪,石門傾塌的煙塵全部吹開,以免遮擋視線。

全場沒有半點聲音,風聲差不多也已經散盡,可陳偉腦海中,卻是不自覺搭配上高亢激昂的音樂。

一眼望去,整齊排列著至少上千「人」!

他們皆由青色金屬鑄成,與青銅有幾分相像,陳偉沒辦法具體確定。

其中有青銅刀兵,劍兵,槍兵,騎兵,弓箭手……

種類繁多。

不過最顯眼的,還得是擺在隊伍之後,高台之上,那由四匹同樣穿戴甲胄的戰馬,牽拉著的青銅馬車。

四匹戰馬皆是高抬起前蹄,眼中戰意濃郁,並非受驚,而是備戰姿態。

馬車門窗緊閉,陳偉無法看清裡面有什麼。

卻能猜得八九不離十,會是那石門所描述的將軍的棺材。

只因環視四周,沒有看到其它與棺材相近形狀的物體。

以馬車內的空間,想要擺下一副棺材,綽綽有餘。

「這大將軍果然受皇帝器重,死後的場面居然搞得這麼誇張。」陳偉走進其中一名青銅刀兵。

近距離觀察著,「那邊的古代社會會拿活人,家眷澆築成青銅像進行陪葬,不知道這邊是不是也一樣。」

咔嚓!

陳偉正自言自語呢,便看見青銅刀兵臉上,裂開一塊,旋即剝落,露出其中森白的眼眶骨。

「好傢夥,還真是用活人澆築的!」陳偉實在不能理解,這麼做的意義。

但如果有人想把怪物澆築成青銅像留給自己日後陪葬,他倒是不反對。

「要活過來的話早該活過來了,真沒意思,純屬浪費時間。」陳偉往戰馬方向走去,決定先看看青銅馬車內是個什麼畫面,再離開。

碰撞聲。

撩開被金線一塊塊串連起來的青銅薄片門帘,半個身子探進去。

這裡面,果然不出所料,正中擺放著一具青銅棺材。

壞消息是,棺材蓋被打開了,裡面除去一些沾滿灰塵的陪葬品外,空無一物。

棺材蓋上的摩擦痕迹還很新,證明沒打開多久。

那怪物,還在附近!

畢竟唯一的石門出入口剛剛才打開。

危機感應!

陳偉腳一蹬,后跳大步,足足七八米遠。

然後便看見,馬車被平整切割成三份。

三匹戰馬落得同樣下場。

力量之大,在切開馬車,戰馬後,還深入地下幾十公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