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斬將飛刀散發著一股荒涼的氣息,彷彿這是一件來自遠古洪荒的神器。

文凌波已經在這裡待了三天,這三天的時間裡面,她親眼見證了斬將飛刀的煉化過程,武浩對斬將飛刀的煉化完全超出了她的認知體系,這是一種全新的,聞所未聞的煉化體系,全面超越現行兵器打造體系的特殊體系,這種體系屬於華夏的修真之術,和這個世界打造兵器的方法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起!」武浩一聲大喝,他身後浮現出巨大的黃色葫蘆幻影,這是斬將飛刀的器魂,此時葫蘆的實體已經成型,接下來就是煉化工作最重要的部分,將斬將飛刀的器魂和葫蘆的實體合體,成為一件完整的、有靈魂的神兵。

黃色的葫蘆幻影化作一道黃光,完全融合到了實體之中,時間一瞬間靜止了。

文凌波和凝珠有一種錯覺,面前的斬將飛刀似乎是一件生命體,一件正在熟睡之中的生命體,他一旦醒來,必然是血雨腥風一片。

不知什麼時候,斬將飛刀上面出現了一片七彩色的雷雲,一絲絲七彩色的閃電在雷雲之中醞釀。

文凌波忽然想起了門派之中流傳的傳說,似乎當一件逆天的神兵或者魔兵誕生的時候,其超越普通兵刃太多的逆天能力必然會遭到上天的妒忌,上天會降下雷電對神兵進行懲罰,兵器如果能扛過去,那就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成為傳說之中的至寶,而如果抗不過去,那就會毀滅在雷電之下,化為烏有,難道武浩正在打造的這件大葫蘆已經強大到了如此的地步?要知道就算是天武者用心打造的兵刃也未必能有如此神威啊!

似乎是在驗證文凌波的猜測,雷雲風雲突變,咔嚓一聲,一道手指粗細的七彩色閃電蜿蜿蜒蜒地從雷雲之中劈下來,正好擊中了斬將飛刀的本體,大葫蘆一陣震顫,他那一雙眼睛猛地睜開,爆發出一陣精光。

文凌波和凝珠雙雙後退了三五步,兩人都是見過識廣之輩,個人實力也皆傲視同輩,但是還是第一次見識如此魔性的神兵,他們感覺面前的大葫蘆是一尊殺機無限的魔。

一股股駭人的氣息從斬將飛刀之上蕩漾,而此時的雷雲也似乎被激怒了,一連八道閃電從雷雲之上劈下來,一道比一道強大,一道比一道粗壯,就算是天武者在這八道雷點之中估計也不少受。

「請寶貝轉身!」武浩一聲低喝,斬將飛刀的眼睛之中猛的爆發出一道精光,鎖定在頭頂的雷雲,然後大葫蘆之中飛出一陣刀光,如同匹練,又像是璀璨的銀河在天空之中劃過!

刀光耀花了人的眼睛,那是一種直透靈魂的冰寒,僅僅是看一眼,似乎就能切割人的靈魂。

天地一瞬間安靜下來,雷雲居然被斬將飛刀的刀光劈成了兩半,文凌波倒吸一口涼氣,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那件神兵或者魔兵可以毀滅考驗他的雷雲。

武浩大笑一聲,長身而起,斬將飛刀落入了他的掌心,雖然滿臉的疲憊,但是臉上的興奮是遮掩不住的。

七天的時間,至寶成,這意味著武浩又多了一件和天下高手爭鋒的依仗。

「武浩哥哥,她說要挑戰你的大葫蘆。」凝珠對著武浩嫣然一笑,隨口就把文凌波推到了武浩的面前。

「我什麼時候說過?」文凌波一陣無語。

武浩這件大葫蘆讓她感到一陣邪性,她倒是未必就怕了,但是沒有必要拿自己的小命冒險,她可不想讓武浩一句輕寶貝轉身就把自己腦袋割下來,真要那樣的話虧不虧?到時候找誰去說理?

「文姑娘有什麼指教嗎?」武浩看著文凌波問道。

「沒有,只是好奇,所以過來看看。」文凌波嫣然一笑,「武公子打造的這件神兵,倒是真讓我大開眼界。」

「呵呵,文姑娘客氣了。」 總裁老公好霸道

「一起出去把,外面肯定已吵翻天了。」文凌波說道。

武浩和凝珠對視一眼,答應下來。

只見朱雀、白虎、饕餮三位獸魂化作三道流光消失在了武浩體內,而金鰲也從凝珠的魔爪之中掙扎了出來,趴到了武浩的肩上。

雖然早就看到了三隻獸魂的存在。

雖然早就聽說武浩擁有三隻獸魂。

但是當看到三隻獸魂同時消失在武浩體內的時候,文凌波還是感到驚訝,她不得不承認,所有有關武浩的傳說都是真的。

三人一龜從迷霧林之中走了出來,上官無敵先是給了武浩一個詢問的眼神,武浩對其點點頭,示意事情已經辦妥了,而後上官無敵看到文凌波之後一陣驚訝!


「這人是什麼時候進到迷霧林的?」上官無敵心中琢磨。

凝珠精通空間力量,神不知鬼不覺進入迷霧林太正常了,可是文凌波是如何進去的?不過這麼多人在場,他也不好詢問。

「好了,軍方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眾位可以進入了。」上官無敵對著周圍的人說道。

還進個屁啊,不少人心中暗罵,這都是第七天了,好東西的毛都沒有了,這個時候進迷霧林幹什麼?蒸桑拿啊?(未完待續。。) 「我真的不知道。」許靜艱難的搖了搖自己的頭,好似想到了什麼痛苦的事情一般,緊緊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不肯面對許明若和許惠。

許明若看到許靜這個樣子,真是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如果許靜是兒子,他早就上板子逼問了,偏偏許靜是個嬌滴滴的女兒,而且此刻還重病在身,他就是再生氣,也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教訓人。

許惠畢竟是許靜的親生姐姐,清楚的知道自己妹妹的性子,看到許靜的這個反映,再聯想一下許靜被徐明菲救回來時的情況,心中便有了一些猜想。

她先朝著萬分著急的許明若投去一個安撫的眼神,接著伸手輕輕的順了順許靜的被,溫柔的道:「靜兒莫怕,三叔也只是關心你,關心整個許家而已。你私奔的事情如果傳出去了,不管是對你,還是對那個男人來說都不是好事。他既然願意帶著你私奔,定然是將你放在心上的,與其以後你們躲躲藏藏一輩子,還不如將他找出來,讓他親自去向爹娘求親,讓爹娘成全你們。」

聽到許惠這番話,還不待許靜反應,旁邊的許明若倒是先嚇了一跳。

別的不說,就沖著他們許家的家風,如果許靜回去之後執意還是要與跟她一起私奔的男人在一起,只怕鬧到最後,許家寧願把她送到家廟去青燈古佛一輩子,也不會做出那種有辱門風的決定。

這許惠,顯然就是在信口開河的哄騙許靜!

誰知就在許明若以為許靜會對許惠說的話動心的時候,許靜好似受了什麼刺激一般,縮在許惠的懷中,神情激動的大叫道:「不要不要,我不要嫁給他,我不要!」

「好好好,靜兒你別激動,有話好好說。你可是我們許家的千金小姐,有什麼事情許家一定會為你做主的,你什麼都不用怕。」許惠似乎對許靜的這番話毫不驚訝,溫柔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蠱惑。

許靜抬起頭,看著一臉溫柔的許惠,鼻頭一酸,心中的千言萬語就只剩一聲:「姐姐……」

「怎麼了,可是他對你不好?」許惠輕輕的拍了拍許靜的背,又接著問道。

「姐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許靜低聲嗚咽,「那個人,那個人他……」

「他怎麼了,欺負你了?」許惠的聲音提高了幾分,「你告訴姐姐,他做了什麼事兒,姐姐和三叔為你做主!」

說完,許惠偷偷的給站在一旁的許明若使了一個眼神。

看到許惠的這個樣子,許明若終於是明白了許惠的意思,立馬配合的道:「你姐姐說的沒錯,這次我們出來,最主要就是把你給找回去,你爹那邊也鬆動了,許家也不是那種攀龍附鳳的人,只要你好好的,你和那個書生的事情也可以商量。」

「不,不,我不嫁,死也不嫁給他!」許靜再次搖著頭道,哭著道,「是我瞎了眼,錯把魚目當珍珠,以為自己找到了這輩子的良人,結果卻招了一頭中山狼。」

「你這是什麼意思,發生了什麼事情?」許明若沒想到許靜會說出這種話,不禁開口問道。

許靜抽泣了兩聲,看著許明若和許惠道:「我跟著他偷偷出府以後,他說他在南邊有親戚可以投靠,就帶著我坐船南下。結果剛走了沒兩天,我無意中聽到他和船夫說話,說是到了南邊就把我給賣了,我心裡害怕就在停船補給的時候偷偷跑了。」

「什麼,他居然想賣了你?」許明若大怒。

許靜這種嬌滴滴的千金小姐,特意帶到南邊去賣的話,顯然不可能是賣做下人。

南邊民風開放,煙花柳巷之地更是數不勝數,那個誘騙許靜私奔的混蛋東西肯定是準備把許靜賣到地方去。

想通了這一點,許明若的背上不禁冒出了一層冷汗,心裡暗罵那個混蛋狠毒之餘,更多的則是后怕。

一旦許靜被賣進了煙花柳巷之地,不管她最後到底有沒有收到侮辱,許靜的清白肯定是完了,許家也會因此遭受到牽連。

要是被人知道堂堂許家嫡出小姐,居然淪落風塵,這樣的事情只會比私奔更加嚴重!

許惠明顯也被這樣的事實給驚住了,她原本想著那個男人最多是騙了許靜的私房錢,然後自己帶著那些銀錢偷偷的跑了,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居然惡毒得想把許靜給賣了!

這種惡毒的事情要是真的成了,那簡直是比殺了許靜還讓她難受。

「那你怎麼會跑到錦州來的?」過了好一會兒,許惠才再次開口道


「我用手上的鐲子上了另外一條船,走了幾天之後就迷路了,到了錦州之後就開始生病,然後……」許靜低下了自己的頭,抽泣道,「我本來以為這次肯定會熬不下去了,別的我都不想,我就是覺得對不起爹和娘。」

「既然你都到錦州來了,那你怎麼不找來徐府求助?」許明若問道。

許靜看了許明若一眼,小聲道:「我怕給家裡惹麻煩。」

儘管許靜也只有十五歲而已,但她也知道許惠馬上就要和徐大爺定親了,要是她私奔的事情被徐府的人知道了,恐怕這門親事會有波折。

她被人騙著私奔已經是做錯了,如何還能為了自己去破壞許惠的親事?

只可惜,到了最後徐府的人還是什麼都知道了。

「剩下的事情你別管了,好好養病,等你病好了我們立刻會許家。」許明若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走出了房間。

既然從許靜這邊得不到有用的消息,那他只有順著船隻的方向往下查了,通州往南邊的船就那麼幾艘,仔細排查的話,定然能夠查到那個混蛋的下落。

看著院子中的一顆桂花樹,聽著從屋中隱隱傳來的哭泣聲,許明若半眯著眼睛,心中發出一聲冷哼。

雖然那個混蛋不是個好東西,但嚴格的算起來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如果許靜死心眼的念著那個混蛋的好,他可能還會有所顧忌,既然現在許靜已經認清了那個混蛋的真面目,那他就不用客氣了。

等他把那個膽大包天的混蛋給抓回來,一定要讓那個混蛋知道,通州許家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惹得起的! 十五月圓之夜,岳陽城,城南,亂石崗!

再華美的城市也必然有其荒涼的地方,帝都岳陽城也不例外,亂石崗本來是一座小型的石山,後來不管是帝國的城牆加固,還是宅院的興建,亦或是普通百姓採石蓋房,都從這裡取石,常年累月,此地也無人管理,漸漸地形成了今日的亂石崗。

一襲白裙,一個只應該出現在畫中的女子站在亂石崗一塊巨石之上,她身後就是皎潔的明月,白衣白裙、飄渺的氣質,配上身後皎潔的明月,這簡直就是廣寒宮的仙子降臨人間。

此人正是凝珠,海族的人魚公主。

雙手划動,一道道空間漣漪在她周圍蕩漾,大約過了五秒鐘,凝珠嫣然一笑,空間力量歸於平靜。

又過了五秒鐘,虛空之中一陣長嘯,一道紫色的光芒流星一樣從遠處飛來,落到亂石崗之中,這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將軍,身穿一陣紫色的甲衣,甲衣之上有紫色的血跡斑斑,他手中握著一桿斷裂的半截三叉戟,正是一隻滿天下追殺凝珠的紫甲神將。

「公主還是跟我會神廟受罰吧,任何人都不能逃過瀆神罪的懲罰。」紫甲神將冷冰冰地說道。

「大祭司的走狗,紫甲神將共有十三位,號稱十三人合體,天下無敵,你是其中的幾號?」凝珠歪著腦袋問道。

「我是曾經的第十三。」紫甲神將冷冰冰地說道。

「原來是倒數第一啊,你說你一個倒數第一憑什麼這麼牛氣?」凝珠笑眯眯地說道:「你認為你一個人就能將我帶走嗎?」

「我知道公主是故意將我引來的,也知道公主找了幾個幫手,不過就憑公主這幾個人就能攔住我嗎?」紫甲神將冷酷地一笑,「公主太高估自己的幫手了。」

「有沒有高估,你馬上就知道了。」武浩和上官無敵走出來,武浩的肩上還趴著一隻金色的烏龜,正眨巴著綠豆大小的眼睛在研究天上的明月。

「兩個地武者。一個被封印的烏龜,差的太遠了。」紫甲神將看了一眼武浩,滿臉的蔑視。

「是嗎?」凝珠嫣然一笑,「那再加上我呢?」

「公主的實力,眾人之中最強,但是還是不夠。」紫甲神將淡然一笑, 霹靂驚鴻皎梨仙子

空間力量發動,凝珠的身影原地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到了武浩的面前。而此時她站立的位置已經被紫甲神將轟擊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紫甲神將向著凝珠的方向飛來,武浩肩膀一抖,將趴在他肩頭的金鰲扔了出去。

紫甲神將冷笑,渾然沒有將金鰲看在眼裡,不過是一個封印的天武者而已,如果沒有封印的話,倒是一個大敵。

飛在半空之中的金鰲一身吼嘯,一道岳陽照耀到了金鰲的龜殼之上,只見它的身體像是吹氣球一樣迅速膨大起來。一丈、五丈、十丈、三十丈……

男神擒獲記︰甜蜜不會只在回憶里 ,將他砸飛出去。

紫甲神將身材魁梧,但是此時的金鰲更加魁梧。這是一隻兇悍一場的大烏龜,身高足足有三十丈,手裡拄著一對直徑在三米之上的狼牙戰錘,正凶神惡煞地看著紫甲神將。


「我倒是忘了。今天是月圓之夜!」紫甲神將擦了擦嘴角的紫色血跡,「六成到七成,沒有想到藉助今晚的圓月。你居然可以破開大祭司的封印,發揮出六成到七成的力量,我本來以為你最多可以發揮五成實力的。」

「嘿嘿,再過一段時間,本人就可以發揮出十成實力了。」金鰲嘿嘿一笑,手中的狼牙戰錘沒頭沒臉地砸下來。

就在金鰲發動攻擊的時候,凝珠、上官無敵、武浩三人也各自醞釀自己的攻擊。

上官無敵一聲大吼,他身後飛舞出一條十丈多長的蛟龍,這是不同於西方大蜥蜴的龍族,倒是和東方的華夏神龍有點神似。

這是上官無敵的獸魂,上官無敵一上來就動用了自己的獸魂,可見他對紫甲神將的重視。

同時上官無敵身後浮現出一道一丈多長的光影,這是他的長槍器魂,器魂和他手中的長槍迅速地融合在一起,他手中長槍的氣勢增加了三倍以上。

「龍槍合體!」上官無敵一聲大喝,他身後的獸魂一聲龍吟,居然和他手中的長槍融合在一起。

蛟龍是獸魂,而長槍是兵器,將獸魂和器魂以及兵刃融合在一起,這是一種武浩聞所未聞的戰鬥方式,身為楚國七雄之一的上官無敵,名副其實啊,此時的長槍攻擊力之強絕對是天武者級別的。

「殺!」上官無敵一聲大吼,手中的長槍居然被他像是投槍一樣扔了出去……

此時紫甲神將剛剛把金鰲打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