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老朽這裏雖然不是什麼寶地,但是暫住幾天倒不是什麼大問題,想必等到拍賣會開始的時候他們自然也就散去了,不會爲難於你,到時候爾等方可離開。”木大師笑着說道,語重心長,讓宋陽等人心中一陣感激。

畢竟結界之中十分殘酷,弱肉強食,哪裏會像木大師一樣對宋陽等人如此關照,要知道他們露出來的也只是高級武者修爲罷了,以木大師這等修爲完全不必理會死活。

“原來那個老嫗是獸宗長老,我聽聞獸宗強者修行《獸王訣》,是一種能夠朝着野獸蛻變的可怕古武,一旦修煉了《獸王訣》將會變得十分兇殘,所以這個宗門之人很少有人會去接近。”劉清揚面色有點難看的說道,他是結界中人,對於這些自然知曉,一想到關於獸宗之人的殘忍,便是有點納悶。

“獸宗……”宋陽眉頭微皺,自言自語道,他沒有想到還有這等宗門,不過最讓他擔心的並不是獸宗之人,就算對方再怎麼強大也只是一個人,就算打不過宋陽也可以依靠自己鍛體流的優勢逃跑。

而真正讓他擔心的則是那個籠罩在斗篷之中的男子,給他一種陰森的感覺。

忽然,宋陽一抱拳朝着木大師感謝道:“多謝大師相助,不過在下等人還有要事必須離去,所以並不打算久留。”

聽着宋陽的說法,木大師微微一愣,隨即露出苦笑,卻並沒有阻攔,反而說道:“既然如此老朽也不好太過阻攔了,不過還請三位跟老朽過來,老朽帶你們從後門離去……”

(本章完) 蒼城,那座剛剛舉辦了以物換物交流會的大宅之中,木大師緩緩走進一個房間,房間內不擺設頗爲古樸,別有一番風韻。

房間之中有着一道屏風,上面畫着梅花,頗有韻味,房間之內同樣擺放着各種類型的筆墨紙硯,但是所畫出來的卻永遠只有一種梅花,顯然這個房間的主人對於梅花有着一種近乎嗜好的偏愛。

推開門,木大師緩緩走了進去,當看清楚那屏風後面背對着自己立着一道身影,此人一身黑袍,身形偉岸,雖然只是一個背影卻給人一種萬丈高山的感覺,讓人不禁尊敬。

“主人……”

木大師朝着那屏風後面的背影抱拳,恭敬的喊道,如果有人在這裏一定會驚駭的說不出話來,因爲號稱整個蒼城前五的超級強者,大師級大成的恐怖存在,竟然恭敬的稱呼眼前的男子爲“主人”!

要知道木大師可是超級強者啊,據說他在突破大師級大成之前就殺過數名大師級強者,可謂兇名赫赫,這等超級強者雖然已經多年不曾出手,但是沒有人會認爲他一個老頭子已經到了遲暮之年,手無縛雞之力。

聽着木大師的聲音,那名男子微微撇過頭,但是由於屏風的原因看不清真容,一道渾厚的聲音緩緩傳來:“木老,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回主人,屬下已經將龍門玉佩拍賣出去,按照之前主人所交代的,有一名高級武者花費了兩萬晶幣將其買走了,如今已經離開府內。”木大師恭敬說道,順便將龍門玉佩拍賣的時候情況說了一遍,包括宋陽得罪了獸宗和斗篷男子,不過那名斗篷男子的實力木大師倒是並未放在心上,在這裏,沒有大師級水平根本不值一提!

“高級武者?沒想到區區一名高級武者竟然將其買走,兩萬晶幣,這個高級武者的身份不一般啊,而且既然肯出手如此大方,必然是發現了龍門玉佩的一些奧祕,給我派人盯緊獸宗之人,獸宗睚眥必報,一定會對此人出手,若是必要時候暗中幫助一下,避免此人在解開龍門玉佩謎底之前被殺!”

男子幽幽開口下達命令,聞言,木大師頓時恭敬的點頭,站起來離去,顯然是按照此人的要求出手了。

當木大師離去,房間的門再次關了起來,安靜的落針可聞,神祕男子緩緩擡起頭,透過窗戶看向外面的風景,自言自語:“龍門、龍門……本座研究了十多年一無所獲,希望這一次有人能夠將其解開吧……”

…………

大宅外面,宋陽三人按着木大師所指明的方向快速離去,走過了幾條巷子方纔饒了出來,這裏竟然是蒼山的城角,尋常極少有人會到這裏來。

宋陽三人站在原地,看清楚周圍的環境之後頓時皺起了眉頭,此處人跡罕至,他們對蒼城都不是很瞭解,並不能利用地形優勢,如果此時有人過來找麻煩,那麼他們將十分被動!

“小七、清揚,你們帶着納氣果先回客棧,我們分開走。”宋陽說道,清點了一下東西,將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拿了出來,自己留下了那塊龍門玉佩,其餘的則交給兩人帶走。

“老大,那你呢?”小七面色一變,他

對宋陽太瞭解了,既然對方這麼說顯然除了什麼事情,但是號稱“夜梟”的自己卻一點都沒有發現異常!

“是啊宋陽,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麼?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木大師讓我們走這條路,這裏必然不會有人知道,應該不會有問題。”劉清揚也是說道,他對木大師的爲人十分信任,覺得對方如果要加害自己等人完全沒有這麼麻煩。

聽着二人的問話,宋陽面色平靜,搖頭道:“我還有一點事情要去處理,你們先回去,待會我將事情處理完了就回來,記住,你們千萬不要跟過來,速速回去客棧!”

聞言,二人皆是面色一變,雖然沒能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卻很肯定必然是出了問題了,否則宋陽不會說出這種話來,顯然是擔心自己二人會不聽話悄悄跟過去。

“不對,這裏是出城的道路,宋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竟然打算出城?”劉清揚面色一變,十分凝重道,第一次收起了嬉皮笑臉的態度,如臨大敵。

他知道,宋陽必然是真的遇到了大敵,否則絕對不會出城的,想來應該是那名獸宗的老嫗跟了過來。

“老大,難道木大師給的路線有問題?”小七也十分疑惑,面色焦急,但是自己實力不夠,目前還幫不了宋陽。

宋陽微微搖頭,目光深邃緩緩開口:“木大師給的路程的確沒有問題,不過他卻是小看了一個人,一個與野獸爲伍的大師級強者怎麼可能沒有一點手段,又或許木大師已經知道,但是卻沒有點明……”

“你們放心,我宋陽可沒那麼容易死掉,就算來者不簡單,我又豈是吃素的?”宋陽目光平靜,安慰兩人道。

劉清揚跟小七相視一眼,彷彿下定了決心,點點頭,帶着東西快速離去,知道二人消失在了視線之中,目送兩人離去,宋陽方纔稍稍安心一點,嘴角緩緩掀起,勾勒出一抹莫測的弧度。

半個小時之後,宋陽離開了蒼城,一路向西朝着野外走去。

蒼山結界地域十分寬廣,不知道有幾千裏,一眼看過去根本看不見邊,除了蒼城,結界之中更多的地方則是荒郊野外,這裏人跡罕至,而且十分兇險,甚至有懸崖存在!

就算是大師級強者也很少來到野外,畢竟這裏太過兇險,說不定遇到一些實力高超之人,一不小心就埋骨荒野了。

宋陽走過一條小溪,身形靈動,落在一株桃花樹下,環視了四周的環境,此處的確人跡罕至,但是宋陽並沒有因此放鬆,反而更加小心起來。

繼續向前進發,宋陽直至到了一處山巒地帶方纔停下,這裏一處一處的都是小山坡,宋陽走到一塊巨大的岩石前方停下腳步,看着岩石之上的字體念叨:“青山葬”。

此處雖然風景優美,但是卻顯得有點荒涼,不知道爲何,宋陽一到這裏便是感到心中有一股悲意,不可抑制的感到有點難受。

“奇怪了,明明沒有任何奇怪之處,爲何卻有一種悲意,彷彿從心底升起。”宋陽喃喃自語,看着岩石上面的字體總感覺此處有點怪異。

忽然間,他的面色一變,陰沉着臉看向一個方

向,一塊巨石之後,一道佝僂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籠罩在黑袍之中,來人擡起頭,露出一張滿是褶皺的臉,眼中帶着陰寒的殺意!

正是那名獸宗的老嫗!

對於這名老嫗的到來宋陽並沒有任何的奇怪,他從一開始就已經察覺到了此人留下了後手,在自己的身上種下了一種奇異的香氣,尋常人根本難以察覺到,只有長期與野獸爲伍的獸宗之人才能聞到。

宋陽若不是有金絲眠蠱,自己也無法察覺這種香氣的來源,原本他打算將這種味道祛除,但是想了想還是作罷,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既然如此還不如將計就計將對方引過來。

正如傳聞中的,獸宗之人睚眥必報,十分的記仇,宋陽在交流會上槍了此人的龍門玉佩,她便一路跟了過來,爲的就是殺人奪寶!

“桀桀,怎麼不繼續逃了?難道你以爲你區區一個高級武者就有資格逃離此處了?未免太異想天開了!”老嫗冷笑,眼中殺機涌動,笑容都十分陰森。

宋陽並沒有說話,而是平靜的看着此人,他知道今天一戰是在所難免的,如果不解決這個傢伙,小七和劉清揚都會遇到危險,那時候纔是最糟糕的!

老嫗緩緩走過來,笑容十分陰森,伸手露出一隻仿若枯木般的手臂,上面竟然滿是褐色的毛髮,看上去十分陰森恐怖。

與宋陽遙遙相對,老嫗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最終將視線落在岩石之上的三個大字,陰森一笑:“桀桀,原來這裏是青山葬,倒是一個不錯的埋骨之地,既然如此就在這裏殺了你吧!”

老嫗十分陰毒,顯然沒有打算放過宋陽,甚至連欺騙的話語都懶得說,直接打定主意。

青山葬在蒼山結界並不是什麼無名之處,據說這裏曾經隕落過一名宗師級強者,死的時候充滿了不甘,隕落在此處,這座岩石上的字體就是那名宗師級強者所留!

之所以名爲青山葬,原因便是那名宗師名字便是青山,是一名極度強大的古武修煉者,隕落在此處留下一股悲意。

不僅如此,青山葬之後也有不少強者莫名在這裏隕落,甚至連大師級圓滿的強者都隕落過兩人,所以此處被稱爲不祥之地,沒有人敢深入,生怕遭到無妄之災,莫名死去。

“青山葬,能夠與宗師大師強者葬於一個地方也是你的榮幸了!”獸宗老嫗陰森說道,眼中殺機一閃,一股極度森冷的氣息緩緩傳了出來。

大師級強者!

雖然還只是大師級小成,但是身上那股強大的壓迫也是十分可怕了,不僅如此,此人身上陡然出現一些褐色毛髮,十分可怕,褐色的內勁緩緩流出,將老嫗包裹住,陰森的朝着宋陽一笑,身形一下子閃爍起來,竟然如野獸一般四肢着地,急速奔跑起來!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老嫗陰寒的聲音緩緩傳來,整個人化作一道灰色影子,奔跑之間竟然引發一陣大地的轟鳴!

見狀,宋陽面色漸漸凝重,深吸一口氣,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殺機,冷冷開口:“今天是你死還是我亡還是未知數,就讓我斬了你這人不人獸不獸的老妖怪!”

(本章完) 獸宗在結界之中名氣也頗大,倒不是因爲這個宗門的實力有多強,實際上獸宗結界之內並沒有宗師級強者坐鎮,只有寥寥幾名大師級強者。

這個宗門之所以出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獸宗的修煉法門十分詭異,與野獸有關,越是修煉甚至變得人不人獸不獸,十分的另類,就像眼前的老嫗,明明是一個人,身上卻長出了野獸的毛髮,十分滲人。

“真是一個噁心的宗門,既然如此也沒有必要存在了!”宋陽冷冷的看着老嫗,深吸一口氣,他已經動了真怒,對於這種心胸狹窄而且噁心的人,宋陽絕對不打算留手!

“牙尖嘴利的小子,今天送你上路,取你心頭之血飼養蠻獸,讓你知道與本人本座的後果是什麼!”

老嫗陰測測的說道,森寒的殺氣不斷涌出,灰褐色毛髮越長越多,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人形的怪物,十分可怕!

老嫗的內勁呈現灰色,充滿了森寒之意,而且從那股內勁之上,宋陽聞到了一股惡臭,就像是野獸堆裏面的味道,十分難聞。

“爲了得到力量竟然喪失了人性,如此宗門實在可悲!”宋陽不禁感嘆,這個世界上果然是什麼人都有,有些人爲了得到力量已經失去了人性,不得不讓他感到悲哀。

老嫗速度極快,身上的灰褐色毛髮更是茂密起來,整個人竟然快速佈滿了這種野獸纔有的毛髮,像是一頭人形野獸。“給本座去死!”

老嫗化作一道灰色殘影,迅速來到宋陽身邊,作爲一名大師級的強者,在對戰的時候不會有絲毫的輕敵,只有確認了敵人已經死去方纔會罷手,哪怕是面對一名高級武者也是如此!

五指張開,老嫗的手掌此時竟然如獸爪一般可怖,一道道鋒利的指甲散發着森寒之意,陡然間劃破空氣朝着宋陽的胸口抓去,雙掌猛地發力,一起向着兩邊猛地一扯,要將宋陽開膛破肚,直接撕裂成兩半!

宋陽瞳孔微微一縮,身形陡然間爆退,腳尖輕輕一點地面飄然離去,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輕盈的落在後方,臉上越發凝重起來。

雖然這個老嫗已經是雞皮鶴髮,十分蒼老,但是此刻速度極快,甚至比起一般的大師級強者都要快,當真如野獸一般!

宋陽與李瑾交手過,對方的速度便是弱勢,而這個老嫗完全不同,就像是一頭野獸,不僅速度快而且出手極狠,宋陽相信只要被對方攻擊到恐怕立馬便是開膛破肚的下場!

躲過老嫗的一擊,宋陽面色凝重起來,仔細觀看了老嫗的速度,雖然比起李瑾要快但是跟自己比起來還是差了一點。

獸宗強者修煉古武朝着野獸發展,老嫗的速度之所以快也是因此,但是宋陽對這種修煉之法不敢苟同,追求力量有很多種方法,鍛體流也會加快速度和身體強度,確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一擊沒有得手,老嫗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咧開嘴陰森一笑,冷冷道:“原來是有些門道,難怪敢如此囂張,不過即使如此今天你也是必死無疑,高級武者永遠不要妄

圖與大師一戰!”

聞言,宋陽卻是反脣相譏道:“你也配稱爲大師級強者?一頭畜生罷了,今日斬你!”

“牙尖嘴利的小子,今天本座一定要將你撕成碎片!”老嫗抓狂,修煉獸宗的古武會變得如此造型本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即使如今遲暮之年,但是老嫗也層位花季少女。

試問哪一個花季少女不愛美?但是修煉了獸宗的古武卻讓這一切成了泡影,所以老嫗的心裏有些扭曲,終年穿着黑色長袍,若是有人看到她身上的會褐色毛髮,那麼此人必然會被她殺死!

“嗷吼~~~”

一聲獸吼陡然從老嫗口中發出,此時的老嫗四肢着地,面目猙獰,就像是一隻獵食的野狗,眸子都漸漸變成了綠色,十分可怕!

隨着這聲獸吼發出,老嫗整個人化作一道灰色殘影,瘋狂的朝着宋陽撲去,後肢猛地蹬在地面之上,兩個巨大的腳印頓時出現,老嫗的內勁一瞬間爆發,竟然將地面都震的塌陷下去!

這種場面並不算很稀奇,李瑾當初舉手投足都能依靠內勁將地面震的塌陷下去,這獸宗老嫗在力道方面更是可怕,內勁伴隨着強大的體魄,擁有極大的毀滅之力。

宋陽面色凝重,深吸一口氣,死死地盯着那道疾馳的身影,內勁猶如潮水一般涌了出來,強大的感覺充斥着身體,緩緩擡起頭露出一張俊朗的面龐,嘴角依舊掛着淺笑。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力量強,還是我的身體更加強大!”

聲音落下,一陣炒豆子般的骨爆之聲在宋陽體內迅速傳來,一道道青筋迅速浮現出來,一步邁出,雙拳朝着前方揮去,直直的與老嫗的雙拳撞擊在一起,可怕的勁道一時間爆發開來!

轟!

可怕的勁風傳出,一道道氣浪翻滾,宋陽雙拳保持向前的姿勢,滾滾氣浪在兩人對撞之處涌動,轟然間爆發開來,一道身影踉蹌後退,正是獸宗老嫗!

老嫗踉蹌後退,雙掌都向下彎折,顯然剛纔那一擊直接讓她受到了重創,他沒有想到對方的力量竟然如此可怕,比起自己獸化之後還要強大,足以徒手震碎一塊大石!

濃濃的驚駭之意迅速爬滿老嫗的瞳孔,一絲不敢置信出現在老嫗的臉上,更有一絲絲怨毒,駭然道:“你不是高級武者,你是……大師級!”

老嫗駭然,她竟然沒有發現宋陽是大師級強者,那種波動分明屬於高級武者,但是對方卻能夠將自己震退,如果說這是一名高級武者的話那麼就算殺了她也不會相信的!

高級武者與大師級強者差距極大,拍馬都趕不上,怎麼可能與自己對碰還能取得優勢,自己那一擊足以撕裂任意一名高級武者。

“這不可能,本座修煉的乃是《獸王訣》,無論是體魄還是速度都要超過一般的大師級強者,怎麼可能會這樣!”老嫗抓狂,她沒有想到宋陽竟然不是高級武者,而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大師級強者,原本以爲對方只是一名肆意虐殺的螻蟻,現在看來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不僅如此,這個傢伙在身體和速度上比起自己更勝一籌,這讓他引以爲傲的資本一下子不復存在,優勢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濃濃的驚駭與錯愕!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獸王訣》的確不弱,要怪只能怪你學藝不精了。”宋陽露出笑意,他修煉的乃是《龍圖騰》,那是一種將身體素質都向着神龍發展的鍛體流古武,豈是區區《獸王訣》可以相提並論的?

不僅如此,老嫗修煉的《獸王訣》畢竟是旁門左道,武者要強大應該自身強大,人類本就是最強的種族之一,具有相當大的潛力,也是世界的主宰,何必朝着野獸的方向去發展?

“不對,你的內勁還只是高級武者,這點絕對沒有錯,以本座修煉《獸王訣》的感應力,你還沒有達到大師級,但是……你的速度和體魄都要強於大師級強者,難道說……你是鍛體流?”

老嫗駭然,驚訝的看着宋陽,這一刻她終於想通了,畢竟是大師級強者,眼力過人,一下子就能想清楚原委。

對此,宋陽倒是一點都不奇怪,只要用心去想就會想明白,咧嘴道:“這都被你看出來了,老妖婆,看來你也不算太笨啊!”

“牙尖嘴利,接下來纔是正式開始,讓你見識見識真正的《獸王訣》!”老嫗森寒道,瞳孔驟縮成一根針粗細,一絲猙獰之色陡然浮現出,一條條青筋就像是蚯蚓一樣迅速不滿了老嫗的面龐!

看着這一幕,宋陽眉頭微皺,《獸王訣》太過霸道,居然強行改變一個人的體質,朝着野獸的方向發展,就如現在,老嫗的身形迅速變得矮小起來,四肢也都發生了改變,一道道青筋迅速浮現。

老嫗此時越來越接近野狗的樣子,身上灰褐色的毛髮越來越多,濃密異常,看上去十分恐怖。

灰色內勁流轉,將老嫗包裹住,彷彿給老嫗穿上了一件盔甲,緩緩擡起頭,一雙泛着幽光的眸子直視着宋陽,儘管此時老嫗已經大變樣了,但是卻可以看出那雙眸子之中的殺意!

“真是一個邪門的古武,既然如此那我也要認真起來了,龍圖騰……龍戰於野!”宋陽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伴隨着他的低吼,一道嘹亮的龍吟陡然間從他的體內傳出,傳遍四方!

當這道龍吟傳出,宋陽的身體之上迅速泛起一道濛濛的光澤,彷彿灑下一層月輝,甚至連皮膚都變得光滑起來!

《龍圖騰》既然是鍛體流的古武,自然可以使身體變強,而龍戰於野便是《龍圖騰》第一招,一旦使出,武者的體魄將會急劇變高,如神龍一般無堅不摧!

神龍有鱗片,是天下最堅硬之物,非神兵利器無法破開防禦,龍戰於野雖然沒有能夠達到龍麟的硬度,但是卻能夠使得身體強度大幅度上升,彷彿一頭人形暴龍!

施展了龍戰於野,宋陽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精芒,一腳邁出,腳下生風,化作一道殘影,一拳轟出!

周圍的空氣此時就像是薄膜一般,隨着宋陽的拳頭爆發,一瞬間凹陷下去!

(本章完) 蒼山結界,距離青山葬約莫一里之地。

一名籠罩在斗篷之中的男子緩緩行走,步伐穩健,手持一柄灰褐色長槍,這柄靈寶級別的長槍雖然已經受損,但是依舊散發着銳利之氣,看一眼都覺得眼睛一陣刺疼,承受不住!

而在斗篷男子的身旁則是那名鷹眼男子,此人身材消瘦,身上籠罩一層陰翳之氣,讓人極度不舒服。

男子手持一柄重劍,這柄重劍正是在交流會上出現的柄受損的靈寶,據說與灰色長槍對立,或許是當初它們的主人手持長槍重劍一戰,將兩柄靈寶都打的受損,最終那兩人卻不知爲何消失不見,只留下兩件武器。

“看來你的長槍的確比我的劍厲害很多啊,只可惜似乎你對槍法一竅不通,否則這柄槍在你的手中足以與大師級強者一戰而不落下風!”鷹眼男子頗爲感慨的看着對方,幽幽說道。

相比起那柄灰色長槍,同樣都是受損的靈寶,但是他的重劍卻沒有絲毫的氣勢,不像長槍那般耀眼!

“如果你喜歡,我可以跟你換……”沙啞的聲音從斗篷男子口中傳出,聞言,那名鷹眼男子卻是搖搖頭。

“我對槍法也是一竅不通,我的生命都給了我的劍,哪怕現在的它沒有絲毫的氣勢,但是隻要在我的手中它便是最強的!”鷹眼男子十分自信道,有一種睥睨天下的霸氣。

“對了,你是師尊的人,怎麼以前師尊從未跟我提起過?”忽然鷹眼男子目露思索之色,看着斗篷男子,眉頭微皺,實際上他認識此人也不是很久,對方似乎與師尊有關,接受了一項祕密任務,就連他也不好過問。

聽着鷹眼男子的話,斗篷男子忽然停下腳步,過了片刻沙啞的聲音方纔傳出:“不該你多問的事情就別問,否則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你連怎麼死的都不清楚……”

鷹眼男子皺眉,他是貨真價實的大師級強者,身居高位,尋常高級武者見到他早就嚇得兩腿發軟頂禮膜拜了,哪敢對他這般說話,但是此人仗着與師尊有關,竟然對自己發號施令。

超級農業強國 不過不爽歸不爽,鷹眼男子也是頗爲無奈,他知道師尊的脾氣,如果敢得罪他老人家必死無疑,要知道當今世上都沒有幾個人敢觸碰他老人家的逆鱗!

而且在所有強者之中,師尊的脾氣那是公認的最火爆的一個,甚至有點蠻不講理,就算是他也不敢過問師尊的事情。

忽然間,一聲嘹亮的龍吟之聲陡然傳來,清澈入耳。

“這是……”鷹眼男子面色陡然一變,駭然的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整個心臟都跟着劇烈跳動起來!

“這是何等聲音,難道是怪獸?”他十分駭然,這道龍吟之聲十分嘹亮,充斥着淡淡的威嚴,讓他從心底有一種震撼,

聽到這道聲音,斗篷男子身形陡然一顫,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直立,過了片刻方纔緩緩開口:“就是這裏了,他們就在前方,剛纔那道聲音…

…沒有錯,師尊的命令便是……殺了此人!”

“殺了此人……你的意思是……剛纔那是人發出的聲音?”鷹眼男子駭然,他實在不敢相信那種類似於野獸中的王者吼聲竟然是由一個人類發出來的。

“是龍麼,應該沒錯,這世間只有龍吟之聲方纔如此,但是一個人怎麼可能會發出龍吟……”鷹眼男子猜測,心中十分不解,感覺這有點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更讓他費解的是,他身旁這個高級武者似乎知道的事情過於多了,甚至連他這個大師級強者都捉摸不透。

正在他思索之間,斗篷男子再次踏上行程,朝着龍吟聲傳來的地方走去,步伐堅定,一邊問道:“前面是什麼地方?”

“前面正是青山葬,是一處絕地!”鷹眼男子回答道。

“青山葬麼……此地不錯,正適合埋骨……”

…………

轟!

一道巨響傳出,一道灰褐色的身影陡然間被砸飛出去,狼狽的砸在一塊巨石之上,頓時將那塊巨石都擊成碎片,碎石飛舞,塵土飛揚,當一切散盡露出老嫗的身形。

“咳咳咳……咳咳……這不可能!”老嫗眼底滿是駭然,不敢相信的看着宋陽,此時對方通體散發着溫潤的光澤,十分神異,緩緩走來猶如戰神降臨,給她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我已經是大師級強者,修行《獸王訣》,怎麼可能會在肉體上輸掉……”老嫗不甘,氣的大吼一聲,竟然不是人類的叫聲,而是類似於狼嚎,身上的灰褐色毛髮不曾散去。

重生之側妃奪宮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就算是《獸王訣》也不可能強大到無視一切,在鍛體流強者面前,《獸王訣》不過是一個笑話!”宋陽的聲音冷冷傳來,透出一絲傲然。

他堅信唯有人類自身才是最強的,其餘藉助外力或者是朝着怪異的方向發展而去都只是一時強大,唯有遵從己身才能問鼎大道。

“剛纔那是……那是什麼古武!”老嫗眼中滿是不甘之色,劇烈咳嗽,感覺自己胸前至少有兩根肋骨斷了,剛纔與宋陽對拼一擊,對方的力量太過恐怖,竟然摧枯拉朽的將自己擊敗!

律師小姐你別跑 她的手骨現在都已經彎折了,兩者交手力道太過可怕,足以將巨石碎裂,更別提血肉之軀了,直接將老嫗的手骨震得斷裂開來,一時間無法恢復,而在高手交戰時候出現這種情況等待的結果無疑是悲劇的。

“我只會告訴強者,弱者……是沒有資格問問題的,不是麼?”宋陽燦爛一笑,睥睨她一眼說道,慢悠悠的朝着老嫗走去。

宋陽走得很慢,但是每一步落下彷彿都能引發一陣轟鳴,竟然在老嫗心頭產生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彷彿要將她的靈魂踏碎!

“呵呵……呵呵呵……衆人都說鍛體流武者弱小不堪,無論是修煉速度還是實力都遠遠不如納氣流,我看未必如此,或許終有一天他們會發現這是多麼可怕的錯誤!”老者大哭大笑,淚水流了

滿面,裝若瘋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