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琴獻寶似得的打開後,只見一個漆盒中盛放的是一對鑲寶金絲手鐲、一對碧玉釵和一對珠釧。

另一個漆盒中,盛放的是一個龍鳳金項圈,還有六個如意八寶金錁子。

看到這些東西,賈母和薛姨媽還有李紈的面色都微微一變。

這是尋常富貴人家,最常用的添妝首飾……

賈母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和擔憂起來。

雖說世道就是這樣,男人死了,女人守寡天經地義,爲人彰贊。

尤其是大戶講禮的人家,通常都不會讓家中少寡再嫁。

可是,若是男人死了女人,尤其是有孩子的家主頂樑柱。

那麼按禮,這邊妻子出了殯,那邊就該儘快論再娶之事了。

名義很簡單,不能少了孩子的教養,更不能失了對長輩的孝道……

這就是煌煌禮教!

可是,哪個女人心裏喜歡這樣?

若真是自家兒子遭遇這種不幸也還罷了,可是,如今是別人這般,自家人卻想着讓自家人去填坑。

就算他將來是親王是宰相,這幅上趕的模樣也太難看了些……

元春這丫頭,心裏也有自己的打算啊。

莫不是,她是爲了肚子裏的……

只是,你還是不瞭解咱們如今這個家……

賈母心裏嘆息一聲,就想趁着賈環和賈迎春還沒回來,將抱琴打發出去。

待下月初進宮探望的時候,再好好跟她說道說道……

然而,沒等她開口打發,忽然,門口處傳來一陣動靜。

竟是……賈環回來了!

這……

就在賈母面色一變,緊張起來時,賈環呵呵笑着,挽着賈迎春的手,姐弟兩人走了進來。

“什麼事,這般熱鬧?”

賈環臉色雖比走前還不好,但語氣還是輕快。

“奴婢見過三爺。”

抱琴喜滋滋的說道。

賈環看到抱琴之後,眉尖輕輕一挑,再看着她身邊兩個宮女捧着的漆盒中的東西,心裏哪裏還有不明白的道理?

這些首飾玩意兒,是當初賈元春初封貴妃後,賈環親自過目挑選出來送進宮的。

“呵呵。”

幾乎是無意識的呵呵了兩聲後,賈環鬆開賈迎春的手,輕輕捻起了一根碧玉釵。

“環兒,怎地這早就回來了?”

連賈母都不知該說什麼時,林黛玉忽然輕笑着問道。

賈環眼睛微眯,而後恢復正常,對林黛玉笑道:“事情辦完了唄,又不在他家過年……”

說罷,不顧林黛玉的惱視,賈環又對賈迎春道:“姐姐,你帶姊妹們先進園子裏去,今天的事,我得和老祖宗說一說。”

賈迎春有些迷迷糊糊,雖然感到氣氛有些不大對的樣子,卻也想不出什麼。

以爲真是今天的事不好當着姊妹們的面講,便難得當回大的,招呼着姊妹們離去。

林黛玉、史湘雲和薛寶釵等人聰慧一些,臨走時都有幾分擔憂的看着賈環。

待她們離去後,賈母想打個圓場,道:“環哥兒……”

話未說盡,賈環伸手攔住,他正色看向已經唬的變了臉色的抱琴,道:“大姐把這些嫁妝還回來,是打算跟家裏劃清界限嗎?”

抱琴本來唬的跟什麼似的,聽到這話,卻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還嗔道:“三爺,您這是哪裏話?娘娘在宮裏天天都念着家裏,怎會和家裏劃清界限呢?

這不是之前娘娘給陛下建議,讓咱家二小姐去給將軍夫人梳頭,今兒聽陛下說……”

“好了!”

眼見賈環面色瞬間鐵青,賈母連忙喊住了抱琴,連連打發鴛鴦道:“去,帶抱琴她們下去用個飯,再給個大封,就送她們回去吧。快去快去……”

鴛鴦看着賈環的臉色也害怕,連忙走下去,帶着面色煞白的抱琴和兩位小宮女出去了。

待她們剛剛出門,賈環就把手裏的碧玉釵一把貫在地上,“啪”的一聲摔成了粉碎。

他雙眼發赤,新仇舊恨齊齊涌上心頭,恨的快咬碎銀牙,一字一句低吼道:“我真是瞎了眼!竟去親近那賤婦之女!!”

此言一出,簡直如驚雷一般劈在了高堂上兩人的頭上。

賈母整個人差點都崩潰了,大哭道:“環哥兒,那是你大姐啊!她也是爲了你着想哪!”

薛姨媽也哭道:“環哥兒,大丫頭只是犯了糊塗,沒有壞心哪!”

賈環大恨道:“她的好心,就是要將家裏的姊妹,嫁給一個鰥夫嗎?”

……

ps:說兩句。

應該說,(www.uuahu.m)將迎春嫁給十三,是很早之前的想法,當時還在構思後續大綱。

但這個想法和書友討論後,就被斃掉了。

因爲書友實在無法接受將這樣一個溫柔可親的姐姐,嫁給一個老頭子,儘管他將會是一個親王。

所以不會出現你們想的那樣。

當然,原因不只是如此,下一章會講清楚。

而之所以設計這段劇情,是爲了這一卷的主題。

後面會見到。

不解釋一下不行,感覺快炸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皇城,鳳藻宮。

此刻殿內的氣氛,與之前的暖意和煦截然不同。

隆正帝面沉如水的看着他手下的中車府頭子,朱正傑,冷聲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一旁處,賈元春已是花容失色。

朱正傑躬身道:“主子,寧國侯賈環去了鎮國將軍府後,十三爺聽到了賈家二小姐的聲音,便魔怔了,想要進入後堂去看,卻被寧侯攔住。

雙方發生了些衝突,寧侯吃了點虧,之後,寧侯手下的那員武宗烏遠,進來將十三爺擊退。

而後,寧侯大罵十三爺爲不忠不孝之人,還要幾位誥命夫人和賈家二小姐走人,不給將軍夫人殮妝。

將軍府世子贏普跪地痛哭亦無用,後來,還是十三爺親自跪下,並自己重傷了自己賠罪,幾位誥命夫人才留下來繼續爲將軍夫人殮妝容,寧侯則帶着賈家二小姐走了……”

應該說,朱正傑還算清楚的將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但顯然,立足點明顯站在贏祥這邊的。

當然,他知道,隆正帝也是站在贏祥這邊的。

如果說,天家還有一份親情在,或許,就是這一對手足間的親情。

儘管這份親情中,也有許多算計和瑕疵,但毫無疑問,這份親情是存在的。

因此,

聽聞贏祥被逼成這般,甚至到了下跪自戕的地步,隆正帝勃然大怒咆哮一聲:“混賬!”

一旁的賈元春聽聞此言後,早已唬得站不住,跪倒在地,哀求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此事皆賈環年幼不懂事,還請陛下……”

“住口!”

隆正帝面容都有些猙獰,心中恨急,擡起腳就想朝賈元春身上踹去。

臨身前才記起,她現在懷有龍種。

堪堪收住腳後,更氣,罵了聲:“癡蠢愚婦,壞我大事!”

而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在這個時代,像賈環那般呵護家中女人的男子,百中無一。

若是放在貴族圈裏,則是萬中無一。

賈璉的性子夠軟和了,平日裏都讓着王熙鳳,不願起衝突。

可火氣上來,也拿着把劍,想要砍了那黃臉婆。

更何況是隆正帝這種從不缺美人的人間帝王?

若非賈元春身後有一個賈家,還懷有骨肉,隆正帝方纔那一腳下去,能踹廢她……

看着隆正帝頭也不回離去的身影,賈元春心如刀絞,淚流滿面,泣呼一聲:“陛下!”

……

怒氣衝衝的回到上書房後,隆正帝拿起茶盅,很灌了兩口後,就將茶盅狠狠的摔在地上。

在一旁一直爲他整理奏摺的帝師鄔先生見狀,朝朱正傑擺了擺手。

朱正傑躬身退下後,鄔先生才笑道:“陛下,何以如此大怒?當心龍體纔是。”

隆正帝怒聲道:“真是好大的膽子!”

說罷,又瞪向鄔先生,道:“朕就不信,你還不知道此事。”

可以說,鄔先生是隆正帝真正最信任的人。

中車府送上來的消息,從來都是一式兩份。

一份呈給隆正帝,另一份,則呈給鄔先生。

故有此說。

鄔先生卻呵呵笑道:“陛下,臣卻不覺得,有何值得陛下如此着惱之處啊。

陛下本就沒有想過,讓賈家那位姑娘,嫁給十三爺當續絃。”

隆正帝聞言後,眼神一凝,覷目看向鄔先生,道:“此言何意?”

鄔先生呵呵搖頭笑道:“陛下,日後十三爺是一個地位清貴的親王,還是一個佐政親王?”

隆正帝聞言,嘴角抽了抽,哼了聲,道:“十三弟允文允武,能力出衆,又自幼與朕親厚。

只擔一個親王的名頭虛度光陰有何益處?

朕自然是要封他一個佐政親王的。”

鄔先生哈哈笑道:“那就是了,日後寧侯賈環必定是軍中大員,陛下虎將,掌軍機大權。

若是再與十三爺結親,呵呵呵……”

“哼!”

隆正帝沒好氣的瞪了鄔先生一眼,道:“他們二人,還能勾結謀反不成?”

鄔先生搖頭,笑他嘴硬,道:“不過是防範未然罷了。”就差沒說這是帝王心性中的多疑屬性……

隆正帝又瞪了他一眼,氣道:“朕雖然沒想過讓他們兩家結親,卻也沒想過讓他們二人成不死不休的仇人!尤其是這個關頭,十三弟竟自戕己身,身受重傷。

聽信婦人之言,誤朕大事!”

鄔先生卻微微一搖頭,面上笑容斂去,輕聲道:“陛下,十三爺的武功,當真深不可測哪。”

隆正帝聞言一怔,皺眉道:“先生此言何意?”

鄔先生手中拿着一份紙箋,道:“以烏遠之能,趁十三不備,重擊一拳,也只能將十三爺擊退數步,卻不能傷之。這……着實了不得!”

隆正帝聞言,接過鄔先生手中的紙箋,認真看了一遍後,微微吸了口氣,面色微變,輕聲道:“朕早就知道,老十三是太上皇諸皇子中從武根骨第一之人,其悟性,亦是個中翹楚。這也是太上皇當年深愛之緣由所在……

卻不想,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嗎?”

對於真正的頂層人物而言,高深的武道,代表的並非是強大的單兵殺傷力。

到了這個層次的人,這種殺傷力聊勝於無,他們也不會無聊的和賈環一樣,去找一些紈絝們幹架……

但是,這並非是說,武道深淺就沒用了。

若真這般,太上皇也不會選擇閉死關……

對於最頂級的人物而言,武道最大的用處,就是能延長壽元。

只是,武宗以下,沒什麼顯著效果。

甚至,還會因爲過多勞損,使得壽元減少。

將門世家,多的是年不過六十的短命鬼……

而想突破武宗,需要的,絕非是財力、權利和地位就能達到的。

也因此,世間貴人,即使戀長生者,也少有往這方面動腦筋的。

因爲十有**,這樣死的更快。

但是……

鎮國將軍贏祥,顯然已經達到了極深的層次。

他本就比隆正帝小十歲,若是日後……

那……

想的極深,隆正帝眉頭緊緊蹙起,忽地,他一擡頭,高聲道:“蘇培盛!”

一直守候在外間的蘇培盛聞言,忙走了進來,躬身道:“奴婢在。”

隆正帝沉聲道:“拿着朕的金牌,去供奉院請梅供奉,往將軍府走一趟,給十三爺看傷。”

一旁,鄔先生聞言,面色微變,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寒意……

蘇培盛躬身一應後,就要退出,又聽隆正帝咬牙道:“再去寧國府,將賈環那個混賬召來!”

“喏!”

……

“她的好心,就是要將家裏的姊妹,嫁給一個鰥夫嗎?”

賈環的話,讓賈母和薛姨媽都不能答。

然而,就在兩人猶疑間,忽然看到賈環身體晃了晃,嘴角一抹刺眼的紅,緩緩流下。

賈母大驚,忙招呼早就怔在一旁的李紈道:“快,快扶住你三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