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野英雄宮本武藏是葉非,時不時還能聽到他開麥后,英雄傳來的聲音。

「無敵的我,又迷路了!」

一步步看著宮本拿到人頭,壯大自己后,七音放心的離開,去了下路,保護射手去了。

這時下路一塔就剩一半的血了,七音到來之後,局勢一下子就發生了變化。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兩個人也跟的上對方的速度。林樂肖在七音的幫助下,順利的拿下二殺。

但是因為對方的打野到達,所以剩下絲血的他成功被殺。

七音的鯤因為血量足而且不受控制,就這麼逃走了。

「不著急不著急,這波不虧。」七音安慰道。。

林樂肖倒也沒在意,「再來!」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但人們總是在絕望的時候期待救世主的降臨。

酒店依然被圍困着,如今整座伊斯梅利亞的槍聲都集中在了酒店周圍,這種情況反倒是讓城內其他還活着躲藏着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因爲大批的機器行屍不再四處搜索活口,而是三五成羣地朝着五星級酒店的方向涌去,將酒店周圍兩個街區圍了個水泄不通。

酒店頂樓,血鯊代表站在那,俯身向下看去,自言自語道:“如果現在有一批戰鬥機飛來,只需要少量的彈藥就可以將它們全部消滅,或者是發射一個基數的炮彈,那多好呀。”

血鯊代表站在那笑着,彷彿他所期望的炸彈和炮彈即將落下來了一樣,周圍的人互相對視着,都覺得自己的頭兒有點神經質了。

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時,一支帶着怪異鬼怪塗裝的攻擊機、戰鬥機編隊正在靠近伊斯梅利亞。

“這裏是聯合攻擊小隊,我們正在接近目標,預計還有十分鐘接近目標區域。”編隊中的那架預警機朝着本部發回消息。

很快,本部的消息發送回來:“衛星顯示,目標區域有大量的機器行屍,數量龐大,無法計算,但在目標區域沒有發現可以對空攻擊的武器,按照計劃分爲四個區,首先從外圍的d區開始進行掃蕩,務必進行精確打擊,再重複一遍,因爲你們載彈量的問題,請務必進行精確打擊。”

“聯合攻擊小隊明白。”預警機方面回答完畢,轉向編隊內呼叫,“進入目標區域之後,務必進行精確打擊。按照行程簡報原定計劃進行攻擊,完畢。”

“明白。”領頭的那架f22猛禽戰機稍微加快了速度,按照預定計劃飛行在最前方。作爲尖兵帶着兩架蘇su47戰鬥機快速向城區內飛去,他們需要在短時間內繞城一圈。進行詳細掃描之後,將立體圖樣發送回預警機方面,讓預警機按照情況酌情進行任務分割。

三架戰鬥機快速飛離之後,五架殲20戰鬥機立即拉昇高度,以棱形隊形保護好預警機,在他們之後是蘇25、a10和強5四型對地攻擊機組成的攻擊編隊,也是這次聯合攻擊的主力。

在聯合攻擊小隊即將抵達伊斯梅利亞的同時,遠在西班牙一座叫做梅麗爾的小鎮上。一座地下堡壘之中,原抵抗軍空軍司令和一羣高級軍官坐在指揮室中,盯着衛星畫面,手中抓着呼叫器,但不時回頭去看着身後持槍對着他們的那羣在幾個小時前就衝進來的赤晨突擊隊隊員。

詹天涯坐在門口的木箱之上,喝着黑咖啡,眼睛看着旁邊的航空地圖上面,冷笑道:“你們可真聰明,空軍基地依然設在非洲,但是指揮的人卻在西班牙這個小鎮上。有衛星真是方便。”

空軍司令咬牙道:“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裏的?從統帥部消失之後,我們就悄然無息地趕到了這裏,一直保持靜默狀態。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剃刀在旁邊哼了一聲,詹天涯放下咖啡杯子道:“整個歐洲乃至於非洲,從一戰、二戰到後來修建的這類的堡壘,但凡啓用過的,我這裏都有情報,要知道收集這些情報可花費了我們不少的時間和精力,但是值得,你們不傻,知道一旦大戰爆發之後。21世紀之後修建的任何大型堡壘,都會在監控之中。所以你們的目光投向二戰期間修建的堡壘,例如這個。這個可是弗朗哥時代弄出來的避難所,也是整個西班牙最堅固的地下堡壘,從未在世人面前曝光過,傘兵部隊在西班牙,並不聽從你們的指揮,可是你們卻在半個月之前,要求通過傘兵部隊防守的區域,然後通過的同時突然間消失了,我就想,你們除了到這裏來,沒有第二個選擇了,於是帶人來試試,沒想到一找一個準。”

空軍司令顯得很尷尬:“其實不用你們說,我們也會派遣空軍去支援伊斯梅利亞。”

“放屁。”詹天涯上前踹了一腳司令的椅子,“我要是不來,你們會立即轉移空軍,離開非洲大陸,你們的腦子在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只知道自保的王八蛋。”

“詹天涯,所有人都小看你了。”司令冷笑道,“沒想到你還挾持了其他擁有空軍的部隊,來了個什麼聯合攻擊行動。”

詹天涯將自己那隻機械手臂放在司令的肩頭:“下面的飛行員其實都很願意去參加這次的任務,如果不是那樣,你們就算下達命令,他們也可以不執行,其實他們一直在等待着支援命令,你這個白癡。”

“祝賀你!”司令咬牙道,“你現在擁有一支龐大的空軍了。”

“我不需要。”詹天涯站在一側點菸,“這支空軍是你們的,我不會要的,當然,如果你們的飛行員帶着飛機主動投奔我,那就另當別論了,別廢話了,執行任務吧。”

詹天涯重新回到箱子處坐下,靜靜地等待着,等待着任務的開始。

聯合攻擊小隊已經抵達了伊斯梅利亞,飛機飛臨城市上空的那剎那間,城中還藏着的軍隊,以及行進的唐術刑三人,還有五星級酒店樓頂的血鯊代表都聽見了飛機劃破天際產生出的那種聲音。

從前,他們會認爲那是噪音,而現在,這種聲音就像是天神下凡時的吟唱一樣!

“是戰鬥機!是我們的戰鬥!我們有救了!”血鯊代表高舉着雙手,同時,通訊兵也興奮地摘下耳機來看着他。

血鯊代表立即問:“是我們的戰鬥機嗎?”

“是以前空軍的,但是他們聲稱服從的是一個叫什麼唐術刑的指揮,這個人是誰?”興奮之後的通訊兵一臉的疑惑。

血鯊代表也是一臉疑惑,許久後才恍然大悟,想起來唐術刑是誰,但又很奇怪。在他記憶中這傢伙是尚都的密使,爲什麼能指揮抵抗軍的原空軍?

而遠在西班牙小鎮地下堡壘中的詹天涯卻站在地圖跟前,在伊斯梅利亞的方向畫了一個圈。低聲自言自語道:“唐術刑,這次我要讓你變成救世主。成功還是失敗,接下來就看你自己了。”

聯合攻擊小隊到達伊斯梅利亞,對地面情況進行熟悉之後,預警機立即升空,達到制高點之後,開始在上空盤旋,隨即對地攻擊機分成四個小隊,開始對原先劃定的abcd四個區域進行全面攻擊。 前妻,乖乖入懷 精確打擊着街道上的所有機器行屍。

機器行屍因爲擁堵在街頭的緣故,面對天上的飛機,只能揮舞着雙臂,其餘的什麼都做不了,瞬間就被落下的炸彈和火箭彈吞噬,而那些開始奔跑着四散逃開的機器行屍則被攻擊的機炮撕成了碎片。

血鯊代表站在樓頂,和其他士兵一樣揮舞着雙臂高呼着,好像勝利在望一樣,但他們並不知道在城市的外圍很多機器行屍已經涌入建築物之中躲藏了起來。

攻擊持續了近一個小時,預警機掃描中。發現城市中已經只有零散的機器行屍了,而長途飛行導致飛機的油料也快耗盡,只得宣佈任務結束。告知了血鯊代表一聲,隨後帶着飛行編隊掉頭離開。

血鯊代表抓起通話器,不斷詢問着對方唐術刑在哪兒?但是預警機並沒有回答,因爲預警機也不知道,這些話都是詹天涯教地面指揮員所說的。

血鯊代表很納悶,放下通話器,看着自己的手下。

其中一名手下壯膽問:“他們的意思是不是說,接下來我們就要聽從那個叫唐術刑的指揮?”

“這裏說了算的只有我!”血鯊代表不屑道,“就算這小子來了又怎樣!?”

血鯊代表這句話出口不到五分鐘。樓下守衛的部隊就傳來消息——有三個人抵達酒店外圍,詢問之後。發現其中一人自稱叫唐術刑。

血鯊代表愣了,下意識攥緊了拳頭。有些驚訝,覺得自己只是無心的一句話,竟然成爲了現實,唐術刑真的在伊斯梅利亞!?

“怎麼辦?”血鯊代表的副手問道。

“走,下去看看。”血鯊代表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停下來道,“不要將地庫中還有奎恩小隊的事情告知給唐術刑,也不要讓奎恩小隊的人知道唐術刑來了,萬一這兩批人聯合起來,我們就麻煩了。”

血鯊代表說着快速下樓,從二十多層樓一口氣跑下來,站在樓梯口整理了下自己的軍裝,然後帶着微笑走了出去,同時立即招呼人將外面堆積的物品搬開,讓唐術刑三人進來。

當唐術刑、白戰秋和那錦承走進酒店,看到其中如此多的軍人之後,都很是吃驚,畢竟他們也沒有想到在這裏還活着這麼多人,他們原本的推測中,這座大樓中頂多存活的人數也就是一兩百人,但現在來看,數量是從前的幾倍。

而且從他們的帽徽和肩章來看,應該是隸屬於不同部隊的。

“你好,唐術刑。”血鯊代表伸手過去,“我是血鯊軍來伊斯梅利亞的代表。”

“你好。”唐術刑握了下對方的手,發現對方的手心中全是汗水,他知道若不是先前那批戰鬥機的關係,恐怕這傢伙已經徹底絕望了,即便是手下還有這麼多可以戰鬥的士兵。

當然,唐術刑也從對方的話語和行爲中,發現了一點不對勁——即便對方知道自己是誰,爲什麼會這麼熱情呢?對方難道知道自己不是敵人?亦或者是之前這裏發生了其他的事情?

唐術刑當然不可能知道,遠在西班牙的詹天涯爲他做了什麼,更不知道,在飛機編隊離開伊斯梅利亞之後,大批的機器行屍又從建築物中鑽了出來,在城市外圍進行集結……(未完待續) 打著打著,所有人就發現了一個問題,七音操作的鯤,特別的剛!

七音本身人就是不服輸的性格,某些時候她可能會進退有度,但是大部分的時間裡,她都是特彆強硬的態度。

性格如此,所以每次團戰她沖的最快,幾乎是一個輔助帶著節奏。好幾次大家都差點沒跟上節奏而團滅,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往小了說,就是太好勝了,往大了說,這就是沒有團隊精神。

打團注重的是團隊之間的配合,而七音完全是沒怎麼顧人的狀態。也不是這麼說,就是完全把輔助當成戰士在打,沒有想過去保護後排之類的。

如果是只跟著射手或者打野的話,她還能注意一下,但是一旦團戰,就有點問題了。

「李沐雲學妹,能不能保護我一下?」林樂肖有點心塞,他一個射手被對面的打野針對了,但是自家的輔助一個勁的想打人,能不能看看身後殘血的他?

七音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大家已經死於對方手中。

現在己方英雄只剩莊周,敵方英雄剩個上單凱。

「我下次注意點。」

七音皺了皺眉,把兵線清了之後仔細想了想,她確實沒有什麼團隊精神。

她獨來獨往慣了,即便是建立了天音閣,她也是一個人。手下們要麼出任務,要麼出去賺錢,並不怎麼待在閣中,這也是為什麼趙心妍可以輕輕鬆鬆進入天音閣而不被趕出去的原因。

生活習慣要想改過來,還真不容易。

不過一個遊戲而已,她注意一點,應該可以,沒問題的吧!

十五分鐘過去,雙方的上中下三路的一塔都沒有了,而我方已經拿到了大龍,經濟上暫時領先。

而注意到自己沒有團隊精神的七音,等隊友活過來之後,全程跟著射手,順便保護一下法師。

反正兩個血脆的她保護著就是了。

莊周不像程咬金,它的大並沒有給自己加血的功能,所以有時候還是會有點差錯。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不過己方英雄會玩,所以也不用太擔心,基本上發個信號就行了。

「一波一波一波,趕緊解決這一波,打贏這一波咱們就贏了!」單倫在敵方野區拿下野豬后,躲在了草叢裡。

七音跟在射手身邊,等待著開團。

敵方英雄也是謹慎,並沒有一窩蜂的跑了出來,而是在野區里試探著,轉一圈就回去了。

敵方的高地已經沒有了,只要打贏這一波,這局鐵定贏!

成敗在此一舉了!

雙方對峙了很久,誰也沒有開戰,對方縮著不出來,我方只能在野區等著,刷刷野,開開龍。

最後七音實在是不想等下去了,「你們跟著我,注意一下後排,在拖下去怕是局面會有所改變哦!」

鯤遊走的很快,在水晶下遊盪了一會,把人吸引出來后,隊友迅速的上前,開戰

敵方甄姬想要將所有人凍住,但是七音一個大開出來,解了這技能。

「淦!」

[acekill]。

對方團滅,這一波,我方贏了! 「下一場別讓我打輔助了,道理你們懂得!」七音出去后第一句話就是這樣。

獨步後宮:妃不出皇城 「得!學妹玩什麼?我去玩輔助!」單倫說。

平常其實也是他跟林樂肖打配合。

他們當中,程華擅長的是上單,單倫擅長的是輔助,主要是為了配合林樂肖這個射手才被迫擅長的,而葉非擅長的是打野。

妖王她立志做好人 至於法師這個,大家都會,沒必要擅長不擅長,只要這個英雄你會,你就擅長,

「我法師吧!」七音突然想起了她的武則天,到現在也沒玩過幾局。

但是當她要選的時候,敵方給ban掉了。

「嘖。」七音撓了撓頭,最後選了個妲己。

傳說中草叢三婊中的其中一婊!

七音也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所以她得練習一下什麼叫做「猥瑣」。

妲己這個英雄前期不算強,但後期發育起來絕對可以,但問題性在於,能不能發育得起來?

這就體現出什麼叫「猥瑣」了。

敵方法師是上官婉兒,就是「滋滋滋」在天上噴墨的那個法師。

上官婉兒的大,當她飛在天上的時候,還真沒辦法直接攻擊。唯一的辦法就是壓制,死命的壓制住,不讓她發育起來。

成人之美 剛巧,隊友單倫選了個東皇太一,帶的是眩暈。

七音能發育起來也全靠他,沒回上官想要過來飛一飛,都被東皇的暈眩暈住,然後一個大過來,頓時成了個廢廢。

【全部】你想吃屁(上官婉兒):這個東皇也太噁心了吧!

【全部】你想吃屁(上官婉兒):妲己有本事單挑啊!

【全部】六界大魔王(妲己):你叫我單挑我就單挑,我不要面子的嗎?

【全部】你想吃屁(上官婉兒):切,渣渣!

後期的上官婉兒傷害大,但飛起來還是需要一兩秒的時間,而七音就在這兩秒的時間裡,直接把她給秒殺了。

飛都還沒飛起來,人就已經倒地不起了。

敵方的猴子更是,看見妲己出現,嚇得立馬就跑,不管她是不是一個人,只要看到影子,跑就是了。

【全部】做你懷中貓(孫悟空):誰把妲己送起來的?養的這麼肥?

【全部】六界大魔王(妲己):你才肥!你全家都肥!

【全部】你想吃屁(上官婉兒):猴子你可別丟人了,見到妲己跑都跑不贏,真是逗笑我了。

【全部】做你懷中貓(孫悟空):你還好意思說,不就是你把妲己養肥的嗎?

【全部】你想吃屁(上官婉兒):你可別再說了,我都要吐了。嘔!

七音樂呵呵的看戲,這還沒打完呢,就開始窩裡鬥了。

現在的小年輕,脾氣可真暴躁!

小六子:呵呵,你看看你自己再說吧!

「一波一波,賽點了賽點了啊!」林樂肖興奮的來到敵方野區,清早一波兵,來到草叢中。

「往後稍稍,該我上場表演了。」

主要是對方技術也差,所以林樂肖的態度異常的囂張。

「小心別被鍾馗的鉤子給鉤過去了。」七音忍不住潑了一盆冷水。。

「呸呸呸!這局一定贏!」 血鯊代表將唐術刑等人迎到二樓的餐廳之中,叫人將食物和酒水端上來,他的熱情讓唐術刑等人覺得可疑,但血鯊代表也在心中盤算,如何才能讓唐術刑道出計劃來,他又是如何讓空軍方面來解救他們的。

“這裏的食物很安全,我們都檢測過,所以,請放心食用吧。”血鯊代表笑道,第一次露出自己那口噁心的金牙。

唐術刑搖頭:“讓你的手下吃吧,我不吃,我們有乾糧,來之前吃過了,現在不是吃飯的時間,我想請教您幾個問題。”

血鯊代表立即道:“好好,您說?”

“這座樓中還剩下多少人?”唐術刑問道。

血鯊代表早就在心中想好了這個答案,回答:“幾次戰鬥下來,大概還剩下六百來人吧。”

“人數不少。”那錦承在旁邊低聲道,白戰秋微微點頭。

“你們有多少車輛?”唐術刑再問,“飛機肯定是沒有的。”

“車輛還有點,不過飛機嘛,這裏沒有民用機場,以前修建過一個臨時的,但那裏沒有飛機了,只有法伊德地區有個軍用機場,那裏藏着兩架大型的空客。”血鯊代表微笑道,“唐先生是什麼意思?”

“港口有船嗎?”唐術刑再問。

血鯊代表越聽越不對勁,點頭道:“應該有,民用船隻不少,貨船也不少,軍艦極少,只有兩艘,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

唐術刑回頭看了一眼白戰秋,白戰秋會意,走到角落中去聯絡阿玥他們,讓他們安全趕到港口之後。立即去查明白到底有什麼船隻是可以使用的,畢竟法伊德地區離這裏太遠了,如果要找飛機的話。根本就不用進入市區這麼麻煩了。

“我們要離開這裏,這種庫拉1號傳染病很麻煩。現在都沒有解藥,但只對一種人免疫,我就是這種人,所以在這裏長期呆下去只有死路一條。”唐術刑只得對血鯊代表實話實說,畢竟他也不想這麼多人就白白死在這裏,即便這些人不會跟着他走。

血鯊代表見唐術刑這麼瞭解這種傳染病,下意識問:“這種病是尚都搞出來的?”

“不是,我知道。你認爲我是尚都的密使對嗎?”唐術刑笑道,“錯了,這種所謂的傳染病是抵抗軍內部研製出來的,我只能告訴你這些,其他的我什麼都不能說,你只需要知道這麼多。”

血鯊代表一下陷入了混亂之中,庫拉1號是抵抗軍內部搞出來的?這有什麼意義?

“你是說,原本抵抗軍研製出這個來是準備對付尚都的?沒有想到這種東西泄露了?”血鯊代表的腦子還是沒有轉過來。

唐術刑搖頭:“屍化者對這種病毒免疫,所以這種東西不是用來對付尚都的,你想多了。廢話不多說了,現在給你兩個選擇,帶着人跟我突圍到港口。上船離開,要不就是你們自己選擇,留下來或者是去其他地方。”

血鯊代表笑道:“唐先生,我都不知道你是來做什麼的,不過如果你非要讓我選擇的話,我選擇自尋出路。”

“太好了。”白戰秋在一旁冷笑道,“你們人多,跟着我們目標大,我們也會被牽連進去。你們自尋出路當然更好了。”

那錦承也在旁邊笑道:“不跟着我們更好。”

“那就借我們一輛車吧,只是一輛車。如何?”唐術刑問。

血鯊代表剛要答應,但想到汽車在地庫之中。他們去必定會發現奎恩小隊這批人,他其實還是想留下奎恩等人,畢竟這些人能活着從幾公里外平安地走到酒店的周邊地區,這就說明他們也算是有較強作戰經驗的士兵,留下來還有利用價值,不能讓唐術刑帶走他們。

頓了兩秒,血鯊代表道:“沒問題,我會叫人準備的,等會兒將車開到酒店門口,你們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

說着,血鯊代表起身就走,其他的士兵也跟着離開,只留下唐術刑三人。

等血鯊代表離開餐廳之後,唐術刑扭頭就對白戰秋和那錦承道:“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

“什麼?”那錦承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